“打工爷爷”讨薪采访手记|有一种等待,也会让人泪流满面

澎湃新闻记者 徐其勇 邱萧芜

2015-12-21 21: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记者手记。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编辑 张登(03:15)
我想,很多年以后,我还会记得2015年的这个冬天。
屋外零下20℃。在黑龙江省集贤县那处废弃的工棚里,我们第一次看见62岁农民工邵贵合。他畏缩在铁床一角,牙齿因寒冷打颤……
当我们接到求助信前往集贤县采访时,他们为讨薪(每人2万元左右)已经用尽所能想到的办法:写信,上访,甚至威胁跳楼.....
欠薪顽疾仿佛是建筑业的不治之症。他们没有拿回欠薪,而是陷入无望的等待之中。
黑龙江集贤县一处建筑工地的楼顶,被欠薪的农民工站在寒风中给父母打电话。在这个冰冷的冬季,他们大部分时间靠吃馒头充饥。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图
与我同行的摄影记者程艺辉,在拍摄期间不止一次流泪。工棚里火炉上那些充饥的馒头,“邵贵合们”被冻破的大手,望着我们时那含泪而无助眼神,甚至要下跪的请求……都像凛冽的北风,撕扯着我们的责任感和灵魂。
在集贤县采访的8天里,我们跟随邵贵合们一起在希望与失望中来回折腾。
面对镜头,开发商——黑龙江建成地产公司运营部总经理靳托信誓旦旦保证,11月底全额兑现所欠农民工工资。
然而,至今仍未兑现。
12月1日深夜,我的同事邱萧芜在湖北采访的一名讨薪包工头突然来电求助,欠薪的工程老板带着20多人闯进他们落脚的宾馆,将带头的几名包工头打伤。跟着这些包工头的,是上百名被欠薪的高龄农民工,最大的已经73岁。
次日(12月2日),我坐在房间整理采访资料时,黑龙江的农民工们也突然打来电话——当地警方通知6名讨薪代表过去,询问是谁将欠薪的事情告知了记者。当天,警方以“打标语、喊口号等方式到县政府门前上访讨薪,严重扰乱正常办公秩序”为由,作出对其中5人行政警告、另1人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
这两则消息,让我们的心情越发沉重——承诺,不能只是一个说辞。
唯一的好消息,是澎湃新闻采访后,经集贤县公安局协调,讨薪农民工们拿到5万元。
他们把3万元拿给住院的工友李德均治病,剩下的2万元,不知道够他们支撑多久。
讨薪农民工们能做的,难道只有默默等待,等待开发商良心发现?还是等待相关部门迅速行动起来?亦或等待行业风气改变?
北方的冬天,原本没这么漫长、寒冷。几天前,一场大雪覆盖了一切,邵贵合已经没有废品可捡,换不来钱,他靠吃什么坚持讨薪?
我生于南方的城市,想着那些等待回家、和我父亲一般年纪的高龄农民工,住在那个没有暖气的工棚里,内心酸涩不已。
原来,有一种等待,真能让人泪流满面。
法律
我是农民工维权律师周立太,如何充分保护高龄农民工合法权益,问我吧!
周立太 2015-06-24 213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周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龄农民工,讨薪

继续阅读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