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LGBT人群遭遇职场:有的寻求理解,有的被迫“隐身”

澎湃新闻记者 徐晓林 张颖

2015-12-23 09: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LGBT是由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s)的英文首字母缩写组成。1990年代,由于“同性恋社群”一词无法完整体现相关性少数群体,“LGBT”一词便应运而生。 2015年初,李银河在媒体上大方回应自己伴侣“大侠”的身份,随之走入公共视野的还有特殊的跨性别群体。面对媒体,李银河把这次事件戏称为“跨性别者的伟大胜利”。然而在谈论LGBT群体时,媒体更多关注的是他们的个人生活,而作为职场一员时,面对工作和同事时,他们有的不得不选择“隐身”,有的选择在态度更加宽容大城市或者外企工作。
据媒体报道,在工作人口总量里约有超过5%的人属于LGBT 群体。据国家统计局报告显示,2014 年我国工作人口总数为91583 万人。一家为“WorkForLGBT”的非营利组织发布的“2015LGBT 社会环境调查报告”对在4000 名上班族的访问显示:大多数受访者对“LGBT 群体”持正面看法,近五分之四的人表示“职场上应该尊重每一个员工”。
44岁的金姐是一名跨性别者。他告诉记者,在其成长的那个年代,“人们完全把我们当作精神病患者看待,我只能隐藏起来已保护自己”。他做过电焊工,倒过海鲜、开过网吧,从事的都是“没有同事的”个体工作。2012年他卖掉一套北京的住房,开了一家用他的话来说是“亏钱的酒吧”。他雇佣跨性别者在这个酒吧里担任调酒师与服务员。“这是我们的避风港”金姐将酒吧看的很重,“一名从小离家的调酒师以嗔怪的语气告诉朋友‘在工作,晚点回电话’时,将‘工作’两个字念的很重。”对于很多LGBT者来说,有一份工作,是被社会接纳和认可的开始,是他们从边缘慢慢回归“社会人”的起点。
今年32岁的Joker有着丰富的职场经历。目前是一家现场演出互动平台的文案主编。她告诉记者,在2008年刚入职场时自己都会绕开关于“找男朋友”的话题,这样的职场生活让她一度感到焦虑。2009年,在跳槽到潮流行业后她明显感到行业对“LGBT”群体的看法有了明显的变化。“我感觉周围的同事都开始接受(LGBT)”。做为公司的中层干部,在公开LGBT身份后,Joker坦言自己的工作更放松,但在招聘时“只看能力,不会因为应聘者的LGBT身份而加分”。
23岁的Shane在一家海外新媒体公司负责版权及内容合作。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在大学时代她就是一名校园“彩虹活动”的活跃份子。时尚并多才多艺的Shane深受同事们的欢迎。临近年底,她正利用工作闲暇时间为公司年会准备一场摇滚乐演出。
医药代表张雷在病房外等候与医生交谈的时机,今年27岁的他已经在北京打拼六年。在他看来,相比远在1500公里之外的老家来说,这里对待“同志”群体的态度更加包容、友好。由于药代工作的独立性,张雷选择在职场之外公开“同志”身份。
25岁的Gin在一家互联网搜索营销公司工作。这是她的第二份工作,虽然入职两个月,但周围年轻的同事们并没有丝毫惊讶于她的性取向。交往两年多的女友会像大多数情侣一样来接她下班。
“然然”向心理咨询师一番倾诉之后显得有些疲惫。她已经失业三个月。做为跨性别者,她在职场里会遇到无法想象的困难。2013年大学毕业后她一直以兼职工作为主。近期在应聘一家商场的导购时,主管看过她身份证后以一句“你的形象与我们产品不相符”为由的拒绝让“然然”感到很受伤。
31岁的Sean是一家美资企业的人力资源专员,他曾服务过数家外资企业,在工作不会向同事刻意隐瞒自己的“同志”身份。2013年,刚入职的Sean在内部网络上得知美国总部设有专门的“LGBT”协会,此后他开始积极参与,并在中国公司开展服务“LGBT”同事的工作。
35岁的许喆在办公室里望着窗外林立的大厦。他拥有伯克利的MBA学位,曾在数家国际顶级咨询公司就职。目前,他正在筹备上海自贸区首家外资医院的开业。2013年,他与相伴10年的同性伴侣在美国结婚。做为一名企业家,许喆有力量为群体做更多的贡献。他时常以“彩虹企业家”的身份出席演讲,为“LGBT”人群咨询工作方向,捐助公益活动。
37岁的健身教练Vali在训练场上练习举重。在青春期时,他明确了自己的“同志”身份。Vali在经历过数次工作调整后选择了健身行业。“因为在20岁之前对自己身份的不确定。在迷茫时,是朋友和运动让我重新找回了自己。”“虽然在寻找自我道路上曾经失意过,但是觉得自己有信心去面对彩虹色的未来”,Vali希望自己成为一名健康“同志”生活的推广者,目前他正开始推广一种名为“Corssfit”的混合健身方式,并以此为契机开始创业。
27岁的理财顾问王明海在等待向客户介绍产品。由于同性婚姻无法得到我国现行法律的保护,很多“LGBT”人群在购房、保险等个人金融生活中遇到困难。身为“同志”的王海明感同身受,他注册了一个理财顾问公司,专业帮助“LGBT”群体提供财务规划方案。在家乡,他曾在国有垄断行业内工作,领着另周围人羡慕的薪水。但在那份工作里,他完全无法融入一群年纪相差悬殊的同事们的饭局社交。下班关手机,远离人群让王明海一度患上抑郁症。2015年初,他辞职来到北京开始创业,“这是一份新的工作,也是新生活!”王明海说道。
焦点
我是今年6月到美国加州结婚的刘星,关于同性婚姻的问题,问我吧!
刘星 2015-06-29 108 已关闭提问
焦点
我是Blued CEO耿乐,关于目前中国同性恋者的生存状况,问我吧!
耿乐 2015-06-05 232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江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LGBT,跨性别,同性恋,跨性别者

相关推荐

评论(52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