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调查|江西东乡县警察安排卖淫女进看守所与在押犯性交易

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蒋格伟 周婷婷

2016-01-02 08: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看守所内部。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图
32岁的何玉玲(男),在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县看守所内服刑期间,接受了一次性服务。
2015年5月2日晚,他在“在押人员伙房”内,将大米袋排放在地上,与一名被看守所副所长私带进来的卖淫女,在米袋上发生了性关系,“约20分钟”。
这一高墙电网内的丑闻,因“群众举报”案发。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经调查核实,2015年5月2日(周六)晚值班期间,东乡县看守所副所长雷荣辉安排一名“失足女青年”与在押犯人何玉玲会面,在看守所的食堂内进行卖淫嫖娼活动;案发后,雷荣辉于2015年8月被免去东乡县看守所副所长职务,并被处以党内严重警告。
雷荣辉告诉澎湃新闻,他当晚是遭对方打“感情牌”蒙骗才做出此事的,因为自己违规,他接受组织处理;据他了解,案发后,卖淫女子被处以行政拘留,何良贵(带卖淫女进看守所的社会人员)仅被处以罚款。
因不满官方对外隐瞒高墙内的丑闻,涉嫌轻罚违纪违法的公职人员,知情人于是捅破此事。
重庆市律师协会刑委会主任、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智勇说,从官方调查情况来看,此事性质恶劣,雷荣辉的行为不仅仅是行政违法这么简单,他在法定时间外违规安排人员与在押犯人会面,涉嫌滥用职权罪或玩忽职守罪,且还有涉嫌容留他人卖淫嫖娼的违法行为。
“穿过铁窗去嫖娼”的何玉玲有着怎样的神通?看守所的层层监管为何失效?澎湃新闻对此进行实地调查,试图揭开疑团。
何玉玲老家村头。 以下图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看守所里的性交易
知情人向澎湃新闻发来了一份记录事发经过的“内部材料”,称该材料是自己从东乡县公安系统一位朋友那里拿到的。
该材料看不到抬头与落款,也未见盖公章,知情人称不便提供完整版的材料。澎湃新闻注意到,这份材料行文专业,拍照时被有意隐去了抬头与落款。
不过,东乡县看守所工作人员没有否认材料反映的内容属实。澎湃新闻记者拿此材料给看守所一负责人核查时,对方说“你们都知道了,还问我这些做什么?”
材料写明,2015年5月2日晚,在东乡县看守所值班的副所长雷荣辉、民警艾清水,在分别接受了社会人员何良贵一条软中华香烟后,由雷荣辉将何良贵、女子“露露”带进了看守所。
雷荣辉安排何良贵带“露露”到在押人员伙房去等,其进监区将何玉玲带出,何玉玲一个人单独前往伙房与“露露”约会。
到伙房后,何玉玲将大米袋排放在地上,而后他与“露露”在米袋上发生性行为。材料显示性行为时间约20分钟。
在此期间,雷荣辉怕时间长有些担心,于是叫值班民警艾清水去催促何玉玲“动作快些”,后来,何良贵也到伙房外催促快一些,大约10分钟后,何玉玲和“露露”从伙房回到收押室。

何良贵将“露露”带出看守所后,又将一名曾在看守所羁押过的人员徐某带进看守所收押室,与何玉玲会面。
其间,徐某将一条硬中华香烟分送给在座和经过的人员,剩余几包烟给何玉玲带回了监区。
过了一阵后,雷荣辉才将何玉玲送回监区,何良贵等人此时才离开看守所。
材料中,只有何良贵、雷荣辉、艾清水三人的对话与沟通内容,无“露露”说话的内容描写。
知情人称,何良贵带卖淫女到看守所与何玉玲发生性关系的过程,被人拍下现场画面,后来进行举报,此事案发。
知情人没有向澎湃新闻提供“现场画面”的证据。该证据到底是性爱图片、性爱视频还是其他证据,尚需当地官方揭晓。
东乡县公安局纪委书记何海清告诉澎湃新闻,2015年5月12日他们接到了关于雷荣辉的举报。
雷荣辉说,经调查核实,警方确定当晚与何玉玲见面的女子“露露”是一名“失足女青年”。
他称,自己在东乡县看守所工作了13年,对此事很愧疚,他不清楚举报人是谁,听说是有人从何良贵处得知此事后进行了举报。
雷荣辉告诉澎湃新闻,“露露”很年轻,20多岁。
知情人说,“露露”不是东乡县人,身材、长相他不知。
何玉玲在看守所内接受卖淫女的性服务,嫖资多少?由谁支付?这些详细信息还有待官方公开。
东乡县公安局看守所
卖淫女是如何进看守所进行性交易的?
材料显示,2015年5月2日19时10分左右,雷荣辉在门卫值班室看电视时,接到社会人员何良贵的电话,问其是否在看守所。
雷荣辉一边接电话,一边打开看守所小门。暂等片刻,何良贵就开车赶到看守所大门口处。
当雷荣辉迎上去时,何良贵摇下车窗并递上一条软中华香烟(用档案袋装的,市场价六七百元左右)。
“有什么事?”雷荣辉询问何良贵,何良贵回答说“带了一个女人来让何玉玲会见”。并介绍带来的女子叫“露露”,是何玉玲的女朋友。
何良贵的舅舅告诉澎湃新闻,何良贵与何玉玲年龄相仿,是同村人,关系很好。东乡县看守所所长乐建中说,何玉玲当时因犯开设赌场罪正在看守所执行刑期。
雷荣辉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他与何良贵相识,何良贵是做生意的。
“何良贵当时给我说,露露第二天一早就要外出打工,希望能安排他们俩见一面。”雷荣辉说,碍于情面,他就答应安排何玉玲与“露露”见面。
材料显示,在雷荣辉与何良贵谈话时,看守所民警艾清水驱车从看守所内出门,并主动停车下来打招呼。
临走时,艾清水叫雷荣辉安排一下,他等会就回来。何良贵又从车上拿出一条档案袋装好的软中华香烟递给艾清水。
待艾清水走后,雷荣辉就带着何良贵和“露露”进入看守所内,到看守所大院后,雷荣辉就安排何良贵带“露露”到在押人员伙房去等。并交代“抓紧时间不要等所长来查岗碰到,弄得大家都会挨骂”。
而后,雷荣辉进监区将何玉玲带出AB门(AB门又叫双门互锁,它的作用是当A门打开时,B门无法打开,只有当A门关闭时,B门才能打开;反之,B门打开时,A门无法打开),并交代何玉玲“在押人员伙房有一名女朋友在那等他”,何玉玲一个人单独前往约会。
何良贵见何玉玲带“露露”进入伙房后,就返回看守所办公大楼收押室,与雷荣辉、艾清水了解何玉玲的近况,并拿出500元现金交由雷荣辉让其帮另一赵姓在押人员“上账”(留所人员账户,可用于在看守所内部小卖店消费等)。
到伙房后,何玉玲将大米袋排放在地上,而后他与“露露”在米袋上发生性行为。材料写明,性行为时间是约20分钟。
“铁窗内嫖娼”的何玉玲
何玉玲,1983年8月生,是东乡县小璜镇横山村源头组村民。
澎湃新闻从东乡县人民法院刑庭了解到,何玉玲2014年10月28日因涉嫌开设赌场被东乡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法院审判,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应在2015年7月27日刑满释放。
澎湃新闻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阅何玉玲案同案人判决书了解到,2013年5月,姜某召集何玉玲、于某、陈某甲等十余人在东乡县孝岗镇南边村、邓家乡上杨村等地方开设赌场,从中渔利。
赌场由姜某负责全面管理,包括联系参赌人员、安排场地等,何玉玲负责场子的安全和放哨。赌场的股份何玉玲占10%,邱某、李某和陈某占9%,全面负责赌场的姜某和剩余14人占股81%。
何玉玲供述,在姜某的组织下,他就安排吴某某到姜某的赌场看场子,不准别人闹事,否则就打闹事的人。他偶尔去赌场看看,每天能分到400-600元。
因何玉玲的判决文书没有上网,澎湃新闻未能确切了解到何玉玲的宣判时间,但他一审判决后并未上诉。
东乡县看守所所长乐建中说,何玉玲宣判后的剩余刑期已经少于三个月。依据刑事诉讼法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罪犯在被交付执行刑罚前,剩余刑期在3个月以下的由看守所代为执行。
2015年12月29日下午,澎湃新闻探访何玉玲出生地。这是一个距离东乡县城有着近60里路的山村。源头组因横山水库发源于此而得名,该组村民绝大部分青壮年均外出务工,留下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
何玉玲的奶奶说,何玉玲系家中独子,初中未毕业就随父亲到东乡县城谋生。80岁高龄的奶奶记不清孙子是否已婚,她只是反复强调“很少看到人,每年过年会回来一次,也不知道在县城干嘛”。
一位与何玉玲同年的邻村村民介绍,何初中未毕业就和自己一道在福建一个制衣厂工作,彼时何勤奋好学,胆子较大,好惹事。后不知何故,何玉玲回到东乡。
该同龄村民称,回到东乡县的何玉玲曾一度习武,后又去广东打工;在广东打工期间,曾与人争斗,进了派出所。
“从广东回来后,他一直没有正规的工作,就是在社会上打流,跟着邻村的一位‘老大’混日子。”上述村民认为,“何玉玲在那群人里算不上老大,应该就是个‘小混混’。”
东乡县城多位摩的司机印象中,何玉玲所在的小璜镇人比较“狠”,在县城有一帮人,势力较强,涉足县城的赌场、KTV生意。
东乡县环城路的娱乐场所。
违规的会见
何玉玲通过何种方式让何良贵带小姐进看守所共度春宵一事,材料中并未提及。
知情人提供的材料显示,当何良贵提出晚上要会见何玉玲时,雷荣辉曾说“你今天中午不是会见了何玉玲吗?晚上怎么还来会见”。
按《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规定,人犯在羁押期间,经办案机关同意,并经公安机关批准,可以与近亲属通信、会见。
重庆中西律师事务所主任侯亮说,我国看守所条例中,规定看守所会见参照监狱的制度和规定。但监狱法中,对会见的规定只有笼统的一句话,因此,一般按各地方或各单位自定的规定执行。
江西省监狱管理局官方网站上的“会见须知”显示,罪犯在监狱服刑期间,可会见的对象包括:亲属、监护人、经监狱批准的其他人员;罪犯亲属或监护人来监狱会见罪犯,必须持有效居民身份证和监狱发给的会见证;罪犯会见一般每月一次,每次会见的时间不超过半小时,每次会见人数不超过三人。
“会见须知”还规定,会见人进入会见场所,应当接受安全检查,遵守监狱有关管理制度;双休日、法定节假日不办理会见。
澎湃新闻注意到,事发当天的5月2日正是双休日中的周六。
雷荣辉告诉澎湃新闻,根据他们看守所内部的规则制度,周六周日可安排会见,但晚间不可以,他的确有违规之处。
东乡县看守所一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看守所夜间实行领导带班制度,看守所有1名所长、1名教导员、3名副所长,20多位民警每晚抽3名左右和带班领导一起值班。

由于看守所已建成10多年,当时修建时办公楼和会见区在一起,这在当下其实是不规范的,现在看守所办公区和会见区大多分开,非办案人员不能进入会见区。
同时,雷荣辉在看守所工作10余年,依规不能随便将在押罪犯带出监区后,在没有任何管控的情况下让其单独去会见女人。
“如果知道她是卖淫人员,当时砍了我的头我也不会同意。”雷荣辉说。
澎湃新闻曾到东乡县环城路多家养生场所试图寻找“露露”,无收获。
东乡县看守所所长乐建中说,案发后,“露露”曾到看守所执行拘留,但他没有见过,也不知道“露露”的真实名字。
知情人告诉澎湃新闻,东乡县发生卖淫女进看守所卖淫一事,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东乡县看守所个别负责人目无法纪;二是东乡县城色情服务并不鲜见。
东乡县摩的司机都熟知县城“买春”一条街叫“环城路”。环城路上,有多家“养生会所”、“保健中心”。前台服务员见有澎湃新闻记者进店(未暴露记者身份),不容多说,就领着往封闭带床的包厢走,并一边问有没有熟悉的“小姐”。
摩的司机在搭载澎湃新闻记者时,也不忘推销色情服务。他们说:“除了环城路外,县城一些酒店也是‘买春’的场所,不过需要联系鸡头。”
澎湃新闻入住的商务酒店服务员,曾多次介绍此类服务。这位女服务员说,卖淫女年龄十七八岁到30岁的都有,起价100元/次,他们每成功介绍一起,可以得到40元抽成。
处罚避重就轻?
材料显示,现年58岁的雷荣辉,男,出生于1957年7月5日,东乡县人,大专文化,1976年12月参加工作,1979年4月入党,曾任东乡县看守所副所长,三级警长,一级警督。
东乡县看守所内发生卖淫嫖娼丑闻案发后,警方在处理材料中依旧称雷荣辉是“同志”。
对于雷荣辉的行为,警方调查组认为,雷荣辉利用在看守所值班时的便利,收受社会关系人的香烟,非法安排留所人员“会见”,特别是安排“社会失足女青年”在严肃庄严的看守所内进行卖淫嫖娼活动,雷荣辉同志的行为已构成违纪。
东乡县公安局纪委书记何海清说,雷荣辉被行政撤职,并处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雷荣辉告诉澎湃新闻,据他了解,卖淫女子“露露”被处以(行政)拘留,何良贵仅被处以罚款。
知情人说,民警艾清水被处以行政警告,但该说法还需官方的最终确认。
当事主角何玉玲到底受到何种处罚,外界尚不清楚。
公开报道显示,2010年底,乐建中已任东乡县看守所所长。此次“卖淫女进看守所与在押罪犯性交易”案发后,其依旧是东乡县看守所所长。
乐建中说,雷荣辉比他先到看守所工作,因为是部队转业回来的,雷荣辉人比较淳朴,这可能导致他轻信了别人。
乐建中说,看守所管理工作,也需要有人性、亲情的一面,但也不能没有防人之心;对于雷荣辉的处理,警方内部已开过会。
知情人告诉澎湃新闻,东乡县警方对外隐瞒了这桩高墙内的丑闻,并在随后的“内部处理”时,轻罚了当事的违法违纪人员。如,雷荣辉仅以“违纪”名义受到处理。他质疑:普通人介绍容留卖淫都涉嫌犯罪,为何雷荣辉只是违纪?
针对雷荣辉的处理结果,重庆中西律师事务所主任侯亮和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智勇认为,雷荣辉所做的事情性质是恶劣的,这不单单是仅应受到治安处罚的问题,更可能涉嫌犯罪。
两位律师认为,首先,雷荣辉的行为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容留他人卖淫”的规定,如果经调查不止这一次,那雷荣辉就可能构成容留他人卖淫罪。
雷荣辉未明确外来人员是失足女青年身份,而违规安排其与在押犯人会面,导致卖淫嫖娼活动在严肃庄严的看守所内发生,如该行为引发当地民众对司法机关的严重不满,造成司法机关公信力严重下降,出现恶劣的社会影响,雷荣辉的所作所为可能构成滥用职权罪。
即使雷荣辉主观不明知“露露”是失足女青年身份,误认为该女子是在押罪犯何玉玲的女朋友,导致该女子与在押罪犯发生性交易,主观上的过失,也涉嫌玩忽职守罪。
他们认为,作为卖淫的失足女青年在此事中都被处以行政拘留,只是简单追究雷荣辉的行政责任,显然是避重就轻。
对于雷荣辉处理过程,东乡县公安局政工监督室负责人帅骅说,他们需经过江西省公安厅批准后方可接受采访,未得到批准前,不能接受媒体采访。
澎湃新闻随即联系抚州市公安局宣传处处长洪向峰。洪向峰说,他还未听说此事,并表示将尽快问清原因。
2015年12月31日,江西省公安厅新闻舆情处副处长钟建华表示不清楚此事,表示会去问询。截至发稿,尚无消息反馈。
责任编辑:周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警察,在押犯人,卖淫

相关推荐

评论(1.8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