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特朗普泡沫:看起来前景大好,其实可能是陪跑

金小力

2016-01-05 11: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12月15日共和党第五次辩论之后,CNN 如期推出了最新一期民调。在这份12月23日的民调中,特朗普的支持率继续走高,从11月下旬统计的36%攀升至39%,遥遥领先第二名泰德克鲁兹18%的支持率;在各分项中,特朗普的表现依然强劲,相当比例的共和党注册选民认为特朗普是执掌美国经济、解决非法移民和处理伊斯兰国问题的最佳人选。甚至连他过去表现不佳的领域,如辩论,现在也勇拔头筹。
上表选择性地总结了特朗普在CNN民调中各项的受欢迎度程度。
仅从CNN民调的数据来看,特朗普似乎在共和党初选中胜出前景一片大好。但诡异的是,在同一份民调中,特朗普也是党内获得反对声最高的候选人,相当多的共和党选民认为他“不适合做总统”,对他的政见持不同意见,更不会为他当选而“感到骄傲”。如果把样本放大到全体美国人,情况就更糟了。
上表就展示了特朗普在同一民调中所反映出的不受欢迎程度,表中的第三至第五项均是特朗普与另外两位候选人克鲁兹、鲁比奥对比。
从CNN的民调表我们可以得出两个初步的结论:
1、 特朗普既是党内支持声最高,也是反对声最大的的候选人,截止到目前,约有四成的共和党选民支持,超过1/3的选民反对特朗普;
2、如果民调样本从共和党注册选民扩大为所有美国人,特朗普的反对率大大提升,约有2/3的美国人反对特朗普。之所以会出现如此矛盾的现象,一个可能的解释就是特朗普的民调数据“有水分”,本文就试图从进一步的数据中挤出一些“泡沫”。
第一个给特朗普支持率“注水”的恰恰就是他的支持者们。许多美国人喜欢议政,但参政的热情却并不高。喜欢某个政治人物绝不等同于为之投票。2012年初选,实际投票人数仅仅占所有符合投票资格的选民的17%,即使在已经注册投票的选民中,实际投票率仍然低得出奇。比如在德克萨斯州,约有71.47&的合格选民注册投票,然而真正投票仅有16.33%。
此时我们再回头看CNN最新的民调结果是如何得出的。CNN首先询问所有受访者的投票意向,其中有84%的人声称对在初选中投票感兴趣。然而实际情况是这些受访者中可能有84%-17%≈67%的人是不会投票的。这些最终不会投票而意见却被纳入现在的民调结果的选民中,到底是支持特朗普的居多还是反对特朗普的居多呢?
在支持特朗普的人群中,许多人对特朗普的喜欢多集中在特朗普的个性,而并非被特朗普实际的治国才能所征服。特朗普对圆滑世故的政治人物的攻击抒发了普通百姓长久的不满,对非法移民的仇视则讲出了在政治正确的严威下普通人不敢讲的牢骚。然而,初选投票比大选投票流程繁琐很多,无形中将不少玩票性质的选民拒之门外。
以爱荷华州初选(Iowa Caucus)为例,举行初选的那天正好是周一,想投票的选民须在下班后赶去最近的集合点并停留很长一段时间,直至听完为各个候选人拉票的演讲后再进行投票。任何人在这个需要牺牲自身时间成本的时刻必然会产生要不要投票的犹豫,仅仅是喜欢特朗普反建制性格而不确定特朗普能否领导国家的选民必然会犹豫的更多。这些选民平时对特朗普无成本的口头支持未必会转化成真正在初选投票的动力。
以上的猜想在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的民调中(Quinnipiac University Poll)部分得到验证。昆尼皮亚克民调中心的结果在学术界被广泛认可,与其他民调机构 不同,他们定位的受访者大多是之前有过投票经历的,因此极可能在今年的初选再度投票(likely voter)。在昆尼皮亚克的民调中,特朗普的支持率为28%,虽然仍领跑排名榜,但相对于他在其他民调中逼近40%的支持率可谓降幅不少。这体现了在投票行动力强的选民中,支持特朗普的比重下降。
而之前美国媒体通过多次民调也逐渐摸清了特朗普支持者的特性,他们主要是低收入低学历的白人。而历史上这些人并不是热衷投票的那一类,虽然他们大多是共和党的支持者,但每次选举却没有用实际行动来帮助共和党。共和党内策士就曾指出2012年罗姆尼之所以会输给奥巴马正是因为这一部分支持者呆在家中没有去投票的原因,而这些选民人数预计有六百万之多。这次特朗普虽然成功的唤醒了这些人的政治热情,但能否把他们推进投票站和党团会议的现场也是一个未知数。
如果我们大胆猜测一下美国民众的心态,我们会发现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危机感的差异程度是相当大的。对于支持特朗普的人来说,即使特朗普不当选,建制派人物上台,美国未来4年可能就是维持现状,并不会差到想象之外;然而对反对特朗普的人来说危机感就大大加深,如特朗普当选,他的任意一项政策都可能会引来美国社会的大动荡,且这些改变对某些特定群体的利益影响不可估量(如移民家庭,穆斯林人群),这种前所未有的对不确定因素的恐惧恰恰成了反对特朗普的人在初选中投票的原因。最近共和党的一些大金主就在加州的花车游行中用飞机打出了“选谁也好过特朗普”的口号。
由以上的种种分析可见,支持特朗普的选民未必有动力在初选中投票,然而反对特朗普的选民如果对特朗普当政后的恐慌或厌恶到达一定程度,是极有可能投票以确保特朗普不当选的。
而特朗普的一路高歌猛进不仅引发了共和党内部的恐慌,甚至进一步刺激了独立选民和民主党选民,而美国某些州的初选制度恰恰给了这些“外人”进来搅局的机会,很可能进一步压缩特朗普的优势。
美国的初选形式大体分为3种。第一种是如佛罗里达州采取的封闭式初选(close primary),规定只有该党的注册选民才能投票。第二种是如南卡罗来纳州采取的开放式初选(open primary),所有选民,不论党派归属都可以选择任意一个党派的初选投票。第三种则是封闭和开放的结合,具体规定根据各州政策而定,不过基本上独立选民如果下定决定要在共和党初选内投票都有机会参与。
今年共和党的各州初选共产生2470个代表,而严格执行封闭式选举的12个州一共仅推出546个代表,不到总代表数的1/4,要想赢得初选特朗普需要获得至少1236个代表,这给坚决反对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的独立选民留下了不小的操作空间。
让我们举两个例子来直观了解独立选民对初选结果的影响之大。第一个例子是2008年共和党初选,如果仅看共和党选民的选票,约翰·麦凯恩在前七个州没有赢下一个州,但由于大部分的独立选民都将选票投给了他,麦凯恩一路位居前列,最终赢下党内初选。
第二个例子是关于西裔美国人的选票(Hispanic or Latino vote)。截止到2013年,西裔占到了美国总人口的17%,对选举结果举足轻重。西裔过去对选举的热情一向不高,根据盖洛普咨询公司的调查,只有51%的西裔在2012年的选举中注册选举,而同时有85%的白人和81%的黑人选民注册选举。但随着西裔对民主参与的提升,西裔的选票被逐渐看做一张决定胜负的王牌,比如在2012年,大量的西裔把票投给奥巴马,很大程度上主导了罗姆尼的失败。由此来看,西裔的选票大有水能载舟也能覆舟之势。
特朗普极端的移民政策和公开的种族歧视,无一不是潜在能将西裔团结起来投票,确保特朗普不当选的动力。客观来说,部分西裔人口聚集的州,如新墨西哥州,举行的是封闭初选,西裔中共和党注册选民并不多,西裔影响选举结果的空间不大。但也有许多允许独立选民投票的州不仅西裔人口众多,而且这些州产生的代表数也多。如德克萨斯州共产生155位代表(相当于5个爱荷华州的代表数),而该州的西裔人口占到了30%还多,特朗普要想锁定这些州的选票,恐怕十分困难。
 
在投票率极低的初选中,有时反对一个候选人比支持一个候选人更会成为选民投票的动力。早期的民调数据之所以不准确,很大程度是因为民调公司无法准确的将样本定位到最后真正会投票的选民。对于特朗普来说,民调数字的一路走高固然可喜,但如何确保青睐特朗普的民众愿意在工作之余走出家门,把支持化为选票才是特朗普竞选团队更应该重视的问题。而特朗普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几天前在新罕布什尔州的活动中公开号召自己的支持者去投票,希望还来得及。
责任编辑:谢秉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大选

继续阅读

评论(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