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费玉清,嘿嘿嘿

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2016-01-11 07: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文能一剪梅,舞能嘿嘿嘿。” 
费玉清最精怪的当然不止“嘿嘿嘿”。
歌迷来看他的演唱会,如果今天没讲段子,或者段子大家觉得不好笑,歌迷手一摊,“完了,今天白来了”,再或者“唱歌的时候人家上厕所了,讲段子的时候回来了”,费叔叔好无奈,觉得“好好笑”。
但玉树临风的费叔叔仍旧是阿姨妈妈们的心头肉。这位歌坛常青树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专访时,声音如清风徐来,全程45度仰角画面无瑕疵,怎么看也看不出他年已六十。
对于新近晋封的“亚洲污王”这个称号,他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啊?什么是污?”“是很黄的意思吗?”“嗯……我是很黄……”
在台湾,费玉清一来,别人会说“黄帝驾到”,现在被称作“亚洲污王”,他表示“还好”,因为“该懂的都懂了”。
费玉清参加《国民美少女》录制。
参加《国民美少女》,算是费玉清在内地的综艺首秀。说到“第一次”,费玉清低眉浅笑,“当然啦,第一次总归会有些不舒服,不那么适应,第二次就会好很多,再后面就会很需要,哦……不,我指的是很愿意来参与这样的节目……嘿嘿嘿。”
此前有些节目来邀请他都被他婉拒了,因为费玉清不喜欢PK环节,“内地有些节目,爸爸妈妈也到场了,爱人也到场了,手都攥成了拳头,你是给好还是不给好?所以我很难面对。这次投票是所有网友参与,我就放心多了。”
和唱歌和当评委相比,要求费玉清说段子的呼声最高。好在现在大家都能接受“动静之间”的他,“我想从这个节目可以略微开始(放开些),但这个节目里边的选手年龄很小,我也会很注意啦,也不太敢说些太露骨的,当然她们的才艺最重要。”
老歌之新意
虽然大家都爱说笑话的费玉清,但他本人最喜欢的还是唱歌。
费叔叔生活里是个很单调的人,不抽烟不喝酒,说话不可以太爆发性,适当的运动,保持充足的睡眠、水分,他会随时准备个热水杯蒸喉咙,业余时间逛花市、看画展,身心都是美美哒。
他感恩这份工作给了他一个正常的生活。
回顾2015年,“脚步还是很轻松愉快的”,温馨之余还不忘逗笑,“年节之下,别人返乡和家人团聚,艺人如果赋闲,肯定会如坐针毡。”
费玉清几乎每年年底都会到上海来开演唱会,年年一票难求。
“音乐分众,我很幸运地活在这一群观众中。”费玉清喜欢唱“有点年份”的情歌,喜欢的观众“也不少”。
2015年11月15日,费玉清在巡回演唱会沈阳站上大讲荤段子,搞笑模仿蔡琴、周华健。  视觉中国 资料图
“我受到他们的滋养,票房很满意,不知不觉也养成一种责任感,每次选歌会给自己很大压力,如何能让这些耳熟能详倒背如流的歌有一点新意,但又不能找不回来原味,我这方面还有小聪明。”
《一剪梅》、《晚安曲》、《千里之外》几乎是费玉清演唱会的必唱曲目,《千里之外》让他又招揽了一批年轻歌迷,“我的歌有点老气,非要咬文嚼字,非要有个因为所以,情歌才会来得深沉”, 比如,“ 因为情歌根据人性来写,所以情歌唱不完写不完。”
独处的世界是宁静不慌张
胡歌曾形容独处的好处犹如杯中清水,更清晰地看待自己和这个世界。
到现在依然独身的费玉清也认为一个人的生活也可以很美好,“不是很多音乐也在描述单身的快乐吗?”
费玉清出生在一个公务员家庭,家风传统。从费玉清的口中,你也能感受到大家庭的温馨。哥哥是台湾主持界大咖张菲,姐姐费贞绫原是艳星,早已出家,法名恒述法师。目前家里只有大哥张菲有了家庭,所以,“我们比较会给哥哥压力”。
费玉清一家,右二为母亲,哥哥是台湾主持界大咖张菲(右一),姐姐费贞绫原是艳星,早已出家。
“有时候叨扰次数多了他态度会有些冷淡,但几天不去了,哥哥也会觉得哪里不对要找我们。”费玉清和大哥样貌还是很像,所以模仿起张菲来无压力,“你们闲云野鹤、飞过来找我取温暖,我有小孩哎,有一大家子都要靠我哎,我说一句你们不爱听的话,我只能给你们50%的爱”。
费玉清先做了一个孩子般不屑的表情,“哼,居然只有50%,”他转而一笑,“但回去想想也是的,最后结论是我们下次不要给他添麻烦。下次再去敲门,他刚好提着行李要离开,我们就会说,没事没事,你忙你的,我们来看看爸爸妈妈。”
费玉清口中的爸爸也是开朗健谈的,老爷子经常会告诉儿女们,“我送给你们儿女最大的礼物就是健康”。每次费玉清回到家,爸爸总会热烈欢迎,“好久不见哦,稀客稀客!来!泡茶!泡好茶!我在电视上看到你唱歌了,好好唱!最近去哪里啦?安徽啊?西湖啊?你要做笔记啊,那是美景啊!”
家庭友爱、工作五彩缤纷,提到“单身”,费玉清认为自己并没有那么多胡思乱想的空间,他觉得“在自己内心强大的条件下,不一定非得找个人来做依靠”。他形容自己有点略带灰色地去看人生。“很多事情自己可能看得太清楚了,连梦都还没做,就已经看穿了”。
费叔叔有能力把一个正式的采访幻化成一个闺蜜趴。“你们说说看,我如果找一个伴侣,是来抬杠和怄气的,还不如不要,或者让你爱得心慌意乱,成天不自觉地要盯着,很多爱情会有甜蜜期,之后耐心不太有,左手牵右手,最后一个打毛线一个看报纸,财富也如过眼云烟,爱情又如镜花水月,亲情碰到生离死别,唉!”
别看他说起来都很消极,但“因此就要我们好好把握现在”,养花养草养小动物,“这也能反射出我是一个人的世界,是宁静并不慌张的。”
费叔叔家里年纪最大的一只小狗已经19岁了,他觉得闲时抱着小狗数奶头也很有趣,他会思考狗为什么有8只奶头?当狗狗说再见的时候当然也很难过。费玉清都会把离去的小狗埋葬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山头。
有一回,费玉清带着已经去世的小狗,包了个布包,搭计程车去山上埋葬,但当时忘记了带铁耙子,“我对司机说,先生你等我下,我去买个工具,买了铁锹之后,我说你再等我一下,最多半个小时”,等悼念完小狗下山回来,司机表情很奇怪,“我们公司要跟你讲话,喂!先生,你刚才干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包了个布包?又买了铁锹?你是在做犯法的事情吗?”
那些笑话 
有些人歌红人不红,歌唱得好,人却没意思;有些人歌唱得一般,但台下做采访时很有趣,很能聊,他一聊,你就喜欢他了。
除了歌唱得好,会聊天也许是费叔叔几十年立于不败之地的原因之一。
“听我讲笑话,就会放松没压力,‘从前啊有一个人……’,就开始挑动他的那根笑筋了。”
但费玉清强调自己是并不自信的。“就拿讲笑话来说,当一开口,发现台下坐着一本正经的老人家,开始蹙眉,我就卡住了,连忙看歌本上的第二套方案,稍微把调子调轻一点,但如果大家都很放开地大笑,那我就会再放得重一点。”
笑话遍地都是,同事会帮他挑选,他也会筛选一下,“太露骨的也不太敢说。好的笑话,我会添油加醋,然后加上肢体语言。”
“有些笑话很奇妙,一听就是来自内地的,有的一听就是西方人的笑话。”费玉清说。
记者问,你能举个例子吗?
费玉清说,“举个例子啊……哎,你吃过‘举个栗子’吗?”
啊?
“有个卖栗子起名叫‘举个栗子’,好好玩哦,你没吃过?”
等费叔叔笑了一阵子,终于想起好好聊天了。
我想做倾听的第三者
台上台下,费玉清都是个愿意传递正能量的人,任何荒谬不可及、无法用言语述说的事情,他都能够包容。
“我是一个充分尊重别人的人,尊重任何人存在的境界,或者任何人应该和不应该的困境,都要给鼓励、给正向,碰到别人示爱,也会婉转地、不让别人受到伤害地拒绝。虽然我不是专家,但凭细腻的观察对人性的了解还蛮透彻的。”
“你说话这么有趣会不会开一档像《金星秀》那样的脱口秀?”记者问。
“ 我一直很想开一档节目,(节目宗旨是)我要了解你的心,你愿意和我倾吐,你要戴面具、写信给我都可以,我希望做个倾听的第三者”。
费叔叔突然冒出了一句不相干的话。“我很喜欢凄凉美。假如碰到旧时的爱人,为什么绝不相见?我是个多情的人,为什么不走上去说,你最近好吗?其实那个时候更美。”
于是话题自然转到了两性情感,费叔叔果然有自己独特的理解。
比如说,“ 我不赞成把老虎伍兹‘阉掉’(指进行戒除性瘾的治疗)”。
“出了那么多事情,他出来道歉,然后同意医生打针,现在好了,性生活正常了,从此再也打不到全世界前三名了,这个荷尔蒙其实是对他有益处的,而现在排名都是几十名向后了。其实这个(性瘾)也没什么不好?如果是你男朋友天天找你,这该是多么愉快的事情啊。我们多想得到啊,你有永远用不完的精力。这是对还是错呢?”
这个例子如果看起来像个笑话,后面还有。
“ 我有个同事,是个舞蹈演员,也有些年纪了,我知道她喜欢的男人是一个军人,那天她和我说了她的烦恼,我也见到了那个男人。天哪,乖乖,真是帅!好帅!女孩子追他很多年了,男的也不是很喜欢她。我就和她说,他这么帅!你愿意做他的奴隶吗?你才能得到他,但是他这么帅,值得啊。这条路很苦,就连有女人打电话给他,她都帮忙接电话,但有一天,她居然跑过来告诉我,那个男的不知道哪根筋搭上了,和她住了一晚,她怀孕了,后来他们还是结婚了,她终于等到了开花结果。这是一条充满坎坷的路。但你知道吗,她看着他们爱情的结晶,有多幸福多甜蜜啊!”
……
对于爱情观,费玉清青睐以自省的方式与爱人相处,“先问问自己能否离开他?如果爱他超过60分以上,那我劝你要稍微忍耐,多给对方空间,睁只眼闭只眼,反而意外的小插曲会让对方有罪恶感,也许之后更会增添甜蜜感,非要逮得死死的,会让他有窒息感,反而海阔天空会让对方对你有了感谢。”
和费叔叔聊完,就好比慢节奏地吃了一顿营养午餐,荤素搭配,最后附赠一款味道奇怪的心灵鸡汤,不知道该嘿嘿嘿还是呵呵呵……
责任编辑:徐崚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费玉清

继续阅读

评论(6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