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育“麻雀学校”的困顿怎么解?让小学老师巡回上课

阎海军 /《崖边报告:乡土中国的裂变记录》作者

2016-01-18 14: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我有一位同学,师范毕业。后来几经周折,才考入教师队伍。他被分派到乡下小学,一肩挑数职:校长、班主任、语文老师、数学老师、英语老师…….十天半月才能进一趟城,每次聊天,他总是情绪低落。他说自己被禁闭在乡野,很压抑,有钱也没地方消费,进城是他最大的梦想。
随着城市化的快速推进,乡土世界在快速沦陷。农村教育问题日益突出。农村学校老师嫌条件差,都想调进城里;教师专业不对口,有的体育生教语文、数学;课程开不齐,音体美教学无从谈起;农村家长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整天琢磨着把孩子送到城镇去上学;有的地方还出现了农村学生失学、辍学的问题。
2015年10月20日,四川资阳市乐至县凉水乡的万家沟小学和鼓楼村小学,是全乡仅剩的两所乡村小学。 视觉中国 资料
农村学校师资配置阻力重重,学生越来越少。“麻雀学校”不断出现在报章网络。一个教学点,三五个孩子,甚至更少,这样的教育到底办不办?怎么办?
2015年,甘肃省秦安县针对以上问题,做了一个大胆的试点改革:在陇城镇建立教育园区,让小学老师巡回走教,学生不动老师动。科教园区建设了办公大楼和住宅楼,全镇130多名小学老师住进园区,白天由专车接送到各村教学点搞教学,晚上回到园区大家一起搞教研。
这个做法乍一听,像是为了让教师少受苦,更加地脱离了村庄,脱离了学生。但仔细一算账、一梳理,这个做法节约了资源,促进了公平。
陇城镇辖区共有小学7所、教学点12个,小学生1958名。这些学校和教学点都布点分散,路途遥远。如果将边远山区教学点学生撤并到规模较大的小学上学,孩子路途太远,步行艰辛。配备校车的话,需要接送的学生387名,共需校车14辆,估算每天费用4200元。但用校车接送园区教师到较远的教学点走教,有3辆就够了,每天费用只有900元。以学生在校一年200天计算,接送老师走教比接送学生走读一年可节约资金66万元。
还有一笔账:在这个镇里,除了四所小学离镇区较近或交通方便,其余3所小学和12个教学点都距离镇区较远。这3所小学和12个教学点共60个班级,如果开齐音体美课程共需456节,基本配齐老师需要42名。但巡回走教一个老师可以给不同的学校上课,开齐课程、开足课时只需21名教师;如果对教学点年级学生数1—5人的班级进行复式教学,巡回走教只需15名教师。巡回走教有效缓解了教师短缺问题,实现了教育资源最大化利用。
尽管农村学生有条件的都设法进了城镇学校,但是,还有不少家境贫寒的留守学生无能力进入城镇学校。留守孩子的未来还迫切需要“灵魂工程师”。而农村学校老师待在村里吃住条件差,有的青年男教师找对象都面临困难,他们很难安心教学。这就形成了教师队伍不稳定的矛盾。有了乡村教师队伍不稳定的因素,就有了乡村教学质量的差距扩大,有了差距扩大,就有了乡村学生向城镇不断集中的择校热。转学现象突出,山区学校学生急剧减少,教师的教学信心越来越弱。农村教育的恶性循环由此生成。
在这个镇的上袁村,村里唯一的学校校门上还挂着上袁小学的牌子,但学校现在不叫小学而叫教学点。学校里目前只有19个孩子,其中还包含了3名学前班幼儿。过去,学校的校长由代课教师杨春霞担任,如今她的身份比较尴尬,但大家依然尊称她杨校长。杨春霞在这里工作了27个年头,她见证了无数孩子的成长,也见证了年轻老师的频繁更换:“很多老师来了干一两年就调走了”。
建立科教园区,解决教师的吃住行,首先稳住了人心。笔者参观了一些教师的家属楼,两室一厅,装修讲究,完全具备现代生活品质。一位教师坦言:“跟以前相比,我们现在的生活条件,住的环境比以前好多了,这是我最高兴的一件事。”
2013年,广州市“最袖珍”的小学——畲族小学,这是一所深藏于广州增城市正果镇大山深谷里的乡村学校。 羊城晚报 资料
其次,建立园区后,使教师打破了校地之间的概念,使他们由学校人变成了系统人,使他们的人事调动权控制在了园区,园区根据各个教学点的需要配套师资力量,可以最大程度满足边远山区对课程和老师的要求。
杨春霞说,给山里孩子上音乐课,在过去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如今,走教老师的到来,让上袁教学点也有了音体美的教学。“我们校园从此有了欢声笑语,老师多了同学们也挺高兴的。”
陇城镇教育园区主任安让金总结这个创新时说:“最大的社会效益是从根本上阻止了家长择校,由乡下向川去转,由川区向城市转。有效保证了不让农村的孩子失学辍学”。
很多地方的“麻雀学校”增多,教育部门急急忙撤校并点,不但没解决根本问题,反而让留守孩子的上学路变得更遥远了。
城市化汹涌澎湃,舆论和社会意识形成了惯性思维,认为乡村没有希望,离开乡村才会进步。城市化是一种趋势,也是一种必然,但这个过程必须是漫长的、有序的、符合经济社会发展规律的推进,必然要符合历史条件的生成。 
有一个数据极端重要:未来中国人口峰值达到16亿人,届时中国城市化率达到发达国家70%的水平,中国依然有5亿人是农民。这就提醒我们,中国不可能让全部农民都城市化。所以,农村的事一样都不能耽搁,教育作为点亮民族希望之光的火炬工程,更需要加强。
山村只要有一个孩子需要上学,政府就要为他提供教育资源。
“麻雀学校”到底怎么办,令很多地方的教育机构头疼。秦安县的这个做法,在促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方面,应该说提供了很好的探索。越来越多的人朝向城市,它更大的意义是对乡村意识幻灭的积极拯救:不抛弃,积极保育。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乡村教育

继续阅读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