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为中国养子寻亲的美国母亲:他若坚持留下,我会移民陪他

澎湃新闻记者 姚似璐 发自宁波

2016-01-13 18: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月12日,来自美国西雅图的Molly Sano在哥哥Benjamin Nixon的陪同下抵达浙江宁波市,为她2年前在宁波恩美福利院领养的先天失聪、最近又查出患有罕见遗传性疾病的中国养子淼淼寻找亲生父母和哥哥。
“我和丈夫2014年2月收养淼淼,当时他还不到2岁。去年12月,他在美国被查出患有先天性聋-视网膜色素变性综合征(Usher Syndrome Type IB),将在10岁时夜盲、20岁前失明。这次来中国,是希望加快为他寻亲的进度,让他在失明前见上亲人一面——而且,他哥哥也可能同样患有Usher综合征而不知情。同时,想拍些照片、视频带回去,让孩子了解他的出生地。”12日晚,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在Molly入住的酒店见到了这位母亲。
Molly与捡到淼淼的保安宋师傅一起回看Molly寄给宋师傅的感谢信和照片。
澎湃新闻:你为什么选择领养中国孩子?
Molly:没有特别的理由。在美国,很多家庭偏爱收养不同种族的孩子,我们比较喜欢亚裔男孩。之前在网上看了很多孩子的照片,但就是第一眼爱上了淼淼。
我们的亲生女儿比淼淼大一个月,怀孕时,我和丈夫都有强烈的感觉:怀的是双胞胎,但生下来只有一个女儿,所以特别想再要一个年龄相近的儿子。加上家里的第一语言是美国手语,就想收养一个失聪的孩子。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着手帮淼淼寻找亲人的?
Molly:从领养他的时候就开始了,已经通过网络和在中国的朋友找了一年半,一直没有消息。去年11月,通过朋友联系上在宁波从事过英语培训工作的叶先生,在他提议下,目前希望从Usher综合征入手——它是遗传疾病,可能有地域性分布,可以缩小寻找范围,不过,到今天还是没有进展。
澎湃新闻:Usher综合征的遗传概率有多高?
Molly:听医生说目前还没有准确数据,我只能肯定不是百分之百。
澎湃新闻:淼淼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Molly:其他都很健康,就是夜间已开始出现一些看不清的情况。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知道淼淼还有个哥哥?
Molly:领养后三个月,福利院告诉我,淼淼的襁褓中有生父留的信。信中说,淼淼有个2004年生的哥哥,2岁时发现听不到、不会讲话,医生说要做人工耳蜗,可他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2012年淼淼出生,也是先天性耳聋,他们没能力做人工耳蜗,实在没办法,希望有好心人能救救可怜的小生命。看过信后,我们才知道,他父母当初这么做是事出有因,希望社会不要对他们进行道德谴责。
澎湃新闻:如果找到淼淼的哥哥,你愿意提供什么帮助?
Molly:首先当然是告诉他这个病的严重性,要尽快就医。另一方面,个人的能力也有限,呼吁公益组织、企业、医院帮助他。
澎湃新闻:如果一直找不到淼淼的亲生父母怎么办?如果找到、他们想把孩子要回,你们又会怎么做?
Molly:我们知道寻亲是漫长的过程,所以从开始就抱着乐观、平和的心态。
如果找不到,我们永远不会放弃。
如果找到、对方想要回孩子,我们不会同意。因为国际领养法规定,只要领养手续完成,淼淼就相当于我的亲生孩子,我有法律义务照顾他直到成年,否则就犯了遗弃罪。
淼淼已经完全适应在西雅图的生活,与同学、邻居用手语交流很顺畅,而且,西雅图治疗Usher综合征的硬件比中国好。因此,在他成人前不会将他送回中国——当然,前提是他自己想回来。但如果他在回来看过出生地的环境后坚持要留下,我会全家移民来陪他,因为他是我儿子——这是我个人的想法,在你问我之前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没有跟家人沟通过,但相信全家会支持我的决定。
澎湃新闻:在中国,被收养的孩子回访亲生父母的比例很低,而涉外收养中有寻亲回访意向的比较普遍——你觉得这种差异的原因是什么?
Molly:一方面是收养方式的不同。美国的收养分三种:被收养者对亲生父母的所有信息全部了解、半了解、完全不了解,因此,在美国,领养孩子寻亲回访是平常的事。
另一方面,美国是移民国家,种族构成复杂,探寻我从哪里来、祖辈是哪里人,是十分自然和正常的,我想让淼淼找到他的根。但中国好像很少有养父母会告诉孩子自己是被收养的,也不愿意他们去找亲生父母,坦白说,我并不理解是为什么。
责任编辑:张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养母,寻亲,对话

继续阅读

评论(6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