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博士杨冰之死:女性如何不沦为生育机器?

高富强

2016-01-19 16: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4岁的杨冰女士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博士生,是中国顶尖科研单位中国科学院理化研究所的青年科技骨干,她主攻的科研项目是发明一种可降解的塑料袋,她曾在世界顶尖科技杂志《科学引文索引》(简称SCI)发表了三篇核心论文,她参与的科研项目,还刚刚获得了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一等奖。年纪轻轻就能取得如此瞩目的成就,毫无疑问,杨冰女士是中国妇女的骄傲,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着,科研领域不是专属于男性的领地,妇女在这个领域同样能放出璀璨的光芒来。然而,这名前途不可限量的女科学家,却死在了中国最顶尖的医疗机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而她死亡的原因,是因为她是一名高危孕产妇。
2015年3月20日,新华社骄傲地向全世界宣称,2014年中国孕产妇死亡率下降至了21.7/10万。就是说,每十万个(次)妇女生育,只有不到三名妇女因此丧失,比1990年的88.8/10万下降了75.6%,提前一年实现了联合国制定的千年发展目标。
去年,针对社会舆论把生育当成妇女不可推卸的天职的说法,在新浪微博,我曾悲情地指出,无论我们把孕产妇死亡的比率降到多少,男性永远都不会因生育而死。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条仅仅是一个常识甚至毫无意义的微博,却引起了广大女性博友的共鸣,她们纷纷转发,甚至有博友还表示,要把这句话印到自己的体恤衫上。
是的,仅仅因为你是个女人,仅仅因为你长着子宫,你就得必须生育,尽管生育是一件有可能丢掉性命的事情。当然,中国孕产妇死亡的比率很低,已经提前一年实现了联合国制定的目标,但是对于摊上死亡的妇女而言,就个比例就是百分百。
翻看中国的法律,无论是妇女法,还是婚姻法,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妇女必须生育,但是,社会规则就是默认你必须生育,你如果胆敢不生育,那一定是对抗社会规则,你一定会被唾沫星子淹死。这种舆论与规则,已经内化到了每个人的内心,即使是明知自己不适合生育的妇女,也要怀着侥幸的心理与自己的命运搏一把。
就像中国科学院理化研究所青年科技骨干杨冰女士一样,即使有十多年的高血压病史,还是冒着生命的危险怀上了孕。在互联网上,有网友指责杨冰女士的丈夫一而再再而三地让妻子做生育的机器,有真假难辨的消息称,杨冰女士五年内四次怀孕,一次早产,一次胎停,一次宫外孕,最后一次母子双亡。
杨冰女士的丈夫张自强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称,网帖中说他们“这五年没干别的就一直生孩子”的说法令他寒心,他说,除了漫长的求子路外,杨冰女士这几年还攻读了一个博士学位,毕业论文都写好了,以此证明这五年来他们并不是“没干别的”,并不是“一直生孩子”。
毫无疑问,这是在玩文字游戏,如果真的五年怀孕四次,别人说“没干别的就一直在生孩子”,无非是对事实的一种愤怒表达。就像有人指责一个烟鬼,说“你成天啥也不干就知道抽烟”,他突然跳出来反驳说“我还吃了饭”一样荒唐。
五年内怀孕四次的指责需要继续深挖求证,但杨冰女士第一次怀孕就差点丧命则是铁一样的事实。财新网的报道称,杨冰女士五年前曾在北医三院经试管婴儿技术怀孕,但妊娠中因妊高症引发重症子痫,早产下一名女婴。该女婴在医院喂养过程中出现窒息意外,院方建议不再救治,他们夫妻获赔45万元。重症子痫,那是要命的病!
从已有的报道来看,杨冰女士五年内至少怀孕两次,至于是自愿怀孕,还是被迫怀孕,因杨冰女士已经去世,任何人的指控都缺乏说服力。但是,杨冰女士的丈夫张自强显然是脱不了责任的。当然,我是不会相信,张自强会把刀架到妻子的脖子上逼迫杨冰女士怀孕生育的。
问题就可怕在这里,张自强有生育的意愿,而作为他的妻子杨冰女士,即使明知生育对自己有莫大的风险,但也必须冒险走一遭。根据报道,杨冰女士五年前在北医三院是做的试管婴儿手术,就是说,她患有不孕不育症。我们无从得知杨冰女士有多强烈的生育意愿,但至少,张自强先生是不太反对妻子生育的。否则,试管婴儿手术是不可能做成的。
重度高血压患者不适合怀孕,这个应该是基本的常识,容易引发妊娠高血压综合症。如果说杨女士第一次怀孕是没有料到会有太高风险的话,那么,经历了一次重症子痫后,这次怀孕说白了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了。北医三院的声明称,杨冰女士在妊娠26周时,因高血压合并子痫前期住院,除此之外,她还有胆囊结石等症状。
我一直在想,既然五年前就遭遇了一次生命危机,为何这次非要继续生育?根据报道,与五年前做的试管婴儿手术不同,杨冰女士这次属于自然怀孕。是不是夫妻俩觉得杨冰女士患有不孕不育症而没必要采取避孕措施呢?显然不是,杨冰女士的丈夫说的非常清楚,他们这些年来一直“奔波在漫长的求子路上”。
就是说,即使你是高血压患者,即使你身体还有其他疾病,即使五年前已经遭遇过一次惊险的怀孕,即使你是女博士,即使你是中国顶尖科研机构的青年科技骨干,即使你不适合怀孕,即使你怀孕的风险要比其他女人高,但是这个孕你必须怀,这个孩子你必须生。
北医三院是中国顶尖的医疗机构,其妇产科常年爆满,是北京市海淀区危重孕产妇及围产儿转诊救治中心,接收对象是来自全国各地转诊的疑难及危重孕产妇。五年前,技术高超的医生们把杨冰女士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而这一次,尽管她住院时只是高血压合并子痫前期,且经治疗病情相对平稳,但因遇到了主动脉夹层破裂,即使中国顶尖的医疗机构多科室联合抢救,她还是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悲剧发生后,应杨冰女士丈夫的请求,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发出公函,要求北医三院做出公正、透明、详实的调查,给出一份真实、完整的结论。这份霸气侧漏的公函,在社交媒体被广泛转发,媒体称之为“中科院大战北医三院”。
同时,网络盛传,杨冰女士的丈夫雇佣专业医闹,聚集50余人打砸医院,追打医护人员,向北医三院提出索赔1000万的高额要求。杨冰女士的丈夫对此予以否认,说这是无中生有恶意中伤,请北医三院公布相关视频。
无论热度多高的新闻事件,总有归于平静的一天;无论杨冰女士的丈夫此刻多么悲伤,总有将伤痛放在心底的时候。或许用不了两年,在杨冰女士住过的卧室,张自强先生将会娶一位新太太,而他的新太太,十之八九还是要生育的。
这个怪圈,才是我们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号“女报”(nvbao110)2016年1月19日版,原题《女博士杨冰之死——兼评中科院大战北医三院事件》,作者授权澎湃新闻转载。)
健康
我是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血管外科主任,关于动脉夹层破裂等血管疾病,问我吧!
何春水 2016-01-19 128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谢秉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权,生育机器,直男癌

相关推荐

评论(31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