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GDP增速不会大降,增速拐点最快2018年到来

澎湃新闻记者 陶宁宁

2016-01-19 20: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目前,市场对中国经济未来将呈“L型”增长已经有了普遍的共识。 寇聪 澎湃资料
2015年的中国经济成绩单1月19日发布,GDP增速为6.9%。这一成绩并没有给市场带来惊喜,却也没有造成多大的惊悚。目前,市场对中国经济未来将呈“L型”增长已经有了普遍的共识,但关注的焦点在于“L型”的拐点究竟何时才能到来?
在国家统计局公布了最新经济数据之后,澎湃新闻记者(www.thepaper.cn)采访了多位分析人士均表示,2016年、甚至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仍将进一步下滑,“L型”拐点或许要到2018年才会出现。
关于2016年中国经济的最大风险,分析人士的预测虽各有不同,但他们普遍表示,未来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等经济“工具”的操作空间正在变小。
乐观估计明年房地产市场或许就能转暖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固定资产投资全年增速从2014年的15.7%下跌5.7个百分点至10.0%,其中房地产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出现明显下滑;工业生产增加值同比增速从2014年的8.3%下滑至6.1%;即便是最令人放心的消费数据也不及上年,2015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为10.7%,略低于2014年的11.9%。
对于2016年中国经济的预测,摩根士丹利的预测较为乐观,然而,其最新报告也显示已经调低了对于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期至6.5%-6.6%左右。而此前,摩根士丹利对于中国2016年GDP增速的预测达到6.7%。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调低预期是考虑到去过剩产能的力度将会加大,与此同时,消费、投资与出口“三驾马车”在今年的表现都会较为乏力。但章俊认为,今年固定资产投资依然能保持10%的增速,原因是房地产去库存取得一定成果,而新开工情况也或将迎来转暖,从而使得固定资产投资一项不会再对经济增长造成过多拖累。
相对较为悲观的预测也不在少数,例如瑞银对于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测仅为6.2%。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张敏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通缩的风险会进一步影响到企业投资的意愿和能力,因此预计今年固定资产投资中包括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等领域仍然会继续对经济造成拖累。此外,出口受外部环境,如美联储加息的幅度与速度以及人民币汇率的前景走势的影响也存在不确定性;而即便是表现相对较好的消费,受经济增速放缓引起的收入增速放缓影响,增长后劲不足,对经济的带动能力也比较有限。
受访分析人士均表示,中国经济增速继续放缓的趋势将持续至2017年,若改革进程顺利,“L型”拐点或最快在2018年出现,并保障中国经济在“十三五”期间实现年均6.5%的增长目标。
相比经济基本面,政策被市场误读造成的风险更大
受访分析人士同时指出,2016年经济的复杂形势会让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空间变得更加狭窄。
今年财政赤字的扩大已经可以确定,但另一方面,政府债务问题也被认为是中国经济的潜在风险之一。对此,章俊认为,相比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操作空间还相对较大。“政府债务问题主要集中在地方政府,而中央政府的财政状况则较好。从财政政策上来说,地方财政需要去杠杆,而中央财政则可以适当加杠杆。”
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则会更小。原因是美联储进入加息通道后,将会加剧新兴经济体的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压力,从而使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货币政策陷入两难。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今年在货币政策的运用上,降息的次数会很少,而降准的次数则可能较多。“降准可能2-4次,每次0.5%,降息会较为谨慎。”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
多位分析人士都将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的压力列入了2016年中国经济的巨大风险之一。但在章俊看来,比起汇率波动本身,政策层面不透明造成的市场误读可能会造成更大的风险。
“例如在人民币和美元脱钩,转向盯住一篮子货币的时候,引起市场的大幅波动。其他的政策也是如此,市场对于经济基本面已经有所预期,所以相比基本面,政策不能被市场正确理解的风险更大。”章俊举例,2016年对于政策预期管理的要求将会大大提高,而政策应对是否及时、透明将极大地左右市场的反应,并构成潜在的风险。
就业压力构成风险,但行业分化加大
在2016年以及之后一段时期,就业压力也可能会对“去产能”的任务构成一定矛盾,并将一定程度影响稳增长政策的力度和经济转型的速度。
在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的报告中指出,通货紧缩(预期)的增加将导致企业的实际债务增加。这将进一步挤压企业实际利润,抑制企业新增岗位的意愿。
不过,从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来看,就业并未构成较大压力。国家统计局局长王保安在1月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2015年中国大城市调查失业率在5.1%左右。对于去产能对就业的影响,王保安表示,一些传统行业确实存在产能过剩以及“僵尸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去产能对就业不可能不产生影响。但他说,“就业政策、失业保险政策的完善,尤其是一系列加大就业推进就业力度的政策,就是为了保证去产能过程是一个平稳的过程,而不至于出现明显的失业现象,以保证中国经济的平稳、中高速的增长。”
根据国际专业人才招聘顾问公司德华士于1月19日发布的对于北京、上海、苏州三个城市调查后的薪资调查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企业确实存在缩减扩张计划,减少新增岗位的现象,而制造业的招聘明显放缓。对于2016年的预测显示,中国企业在扩张和新增人手方面仍然会保持谨慎,但值得注意的是,行业的分化会加大。
报告称,2016年IT业将会成为招聘市场的主要增长来源,制药和医疗保健等行业也将继续增长。而从薪资情况来看,快速消费品行业专职者的平均薪资涨幅将达到20-30%,但制造业的情况则较不乐观,制造业企业高层管理人员的薪资可能不升反降。
“就业市场反应出来的情况和中国经济转型的趋势是一致的,我们认为虽然经济增速下滑会对就业构成一定压力,但并不会波及所有行业。受影响的依然是一些传统行业。”德华士中国区董事总经理王强说。
责任编辑:李跃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GDP,货币政策,财政政策,L型

相关推荐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