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衡阳连环凶杀案嫌犯父亲:我爱他最深,他恨我最多

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发自湖南衡山县

2016-01-20 08: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聂露勇老家住所房间。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图
聂东林至今无法接受儿子
聂露勇连环杀人的事实。他对儿子的情感,从“寄予厚望”、“绝望”,变为如今“只求见一面”。
从1月15日至17日,湖南省衡阳市衡山县3天连发3起命案,致6死1伤——嫌犯,就是衡山县店门镇源添村27岁的聂露勇。
1月16日,在广州做生意的聂东林接到小侄子电话,说聂露勇杀了人,他不相信,还警告小侄子“不要乱说”。大侄子也打来电话,他才担心儿子真的闯祸了。直到看到衡山县公安局的“悬赏通告”,聂东林一眼认出,嫌犯正是儿子聂露勇。随后,他主动拨通民警电话。
当日下午,聂东林匆忙购买当日17时46分从广州出发的高铁,当晚20时到达衡山西站。
想不通儿子为何杀人的聂东林,因为受到打击一度虚脱住进医院。出院后,聂东林“没脸”再住到自己家里,躲到同村哥哥家。
听说儿子住在南华大学附二医院,1月18日、19日,聂东林两赴医院,想再看一眼儿子,但等待几个小时,均未成功。
“我想看他一眼,毕竟他是我的儿子。”聂东林说:“我爱他最深,他恨我最多。”
被聂露勇杀死的师古乡人大原主任罗学云家。
通报:聂露勇有吸毒行为,落网后尿检呈阳性
1月19日,衡阳市“1•16连环杀人案专案组”组长、衡阳市公安局副局长谢先进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通报称,3天3起杀人案,聂露勇动机不同。
衡山县店门镇党委书记颜海峰介绍,1月15日,聂露勇伪装成摩的司机拉载一名女大学生,反方向行驶,试图强奸,被退休的师古乡人大主任罗学云撞见并制止。聂露勇杀死罗学云,重伤女大学生。
谢先进说,聂露勇第一次杀人主要动机为见色起意,意图性侵女大学生。
聂露勇第二次杀人在1月16日。他在逃跑中为觅食充饥,潜伏在旷某华家附近,发现有年轻女子旷某静独自外出,并没有关门。他顿起色心,遂潜入旷家,等候旷某静回家,意图性侵。聂露勇遭遇反抗后,杀死旷某华的儿子、女儿、侄子、侄女4人(最大的19岁,最小的13岁)。
聂露勇第三次杀人在1月17日。他同样为在逃跑中觅食充饥,潜入于宗弟家,被于宗弟发现。聂露勇恐泄露行踪,杀害于宗弟。
衡阳市公安局此前介绍,1月17日,聂露勇在衡山县开云镇师古小学附近被抓获,期间试图自杀未遂,后被送往医院抢救。谢先进表示,聂露勇有吸毒行为,落网后尿检呈阳性;据聂露勇交代,其曾习武,后当了两年兵;聂露勇身体素质很好,虽然受伤了,但精神很好。
谢先进否认聂露勇存在抑郁症,审讯期间,聂露勇思路清晰,对自己作案动机和事实交代详细,供认不讳。谢先进希望媒体不要误导。
聂露勇老家照。
曾习武多年,恨父亲强制其当兵
聂东林今年53岁,除儿子聂露勇外,还有一个大女儿,嫁在本村。
聂露勇在南岳完小毕业后,12岁的他在南岳习武三年,然后又到中国嵩山少林寺所在地河南登封习武数年。
对于儿子小学毕业去习武,聂东林称,是充分尊重儿子的意愿,只要他肯学、有爱好,他愿意砸锅卖铁地供他去学。
聂露勇在登封习武时,聂东林每年去看望一次。“他要生活费我都会给,从不会缺他的钱。”
在这期间,聂露勇患上了鼻窦炎,还引发了胸膜炎。聂东林还带他去宁波、长沙等地的知名医院求医问药,但都没有效果。
聂露勇从登封习武归来,聂东林劝说他去当兵,起初遭到聂露勇拒绝。聂东林的考虑,一是自己自小有当兵梦,希望儿子能帮其圆梦,二是认为部队可以锻炼人,希望儿子去部队得到锻炼。
聂东林称,儿子当兵后,鼻窦炎和胸膜炎加剧,脾气也开始变得暴躁,不愿和父母交流。
聂东林说,儿子最主要的症状就是鼻子通气不畅,晚上睡觉的时候感觉很辛苦。他曾去探望儿子,后者曾表达“恨你硬要送我来当兵”。 
聂露勇的奶奶。
责怪父亲疼爱姐姐,有钱就“失踪”
对儿子涉嫌连环杀人,聂东林内心很矛盾。一方面他安慰自己说,已为儿子倾注全部心血;另一方面,他又自责没带好孩子。
“我给了他我能给的一切。”聂东林说。
聂东林开始后悔不该强迫儿子去当兵。当了两年兵回来的儿子,明显有些自卑,甚至不愿与父母交流。
聂露勇很少有朋友,甚至连同辈的亲属,他也不愿互留电话。
聂露勇曾跟着姐夫在佛山打工,但不到一年,他说不喜欢打工,想和父亲一起做生意。他还抱怨父母对姐姐、姐夫太过关心,忽略了他。
2010年,聂东林把聂露勇带到广州。做生意需要很早起床,而聂露勇因为有鼻窦炎,早上喜欢睡懒觉,父子俩为此没少吵架,每次都是聂东林心软。久而久之,他发现,儿子在生意上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他搞了一段时间就走了,带了钱出去玩,也不和家里联系,我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聂东林说,但过不了多久,等把身上的钱花光,儿子就会回来。从2010年到2015年,聂露勇重复着这样的生活:有钱的时候找不到人,没钱了就找父母要,后来甚至发展到“偷”。
聂东林记得,有一次聂露勇刚刚从外面回来,当晚睡在家里,第二天却不见了踪影。家人清点做生意的“流水”发现,他又带走了几千元钱。“我拿他没办法,不给钱又怕他在外面犯错误。”回忆这些往事时,聂东林多次叹气。
澎湃新闻询问聂东林是否知道其儿子吸毒,他没有回应。
案发前曾相亲失败,与父亲不和
2015年10月1日,聂露勇来到广州父母做生意的地方,拿钱回老家相亲。“没成功,他说女孩长得很一般。”几天后,聂露勇又来到广州。
2015年11月初,聂露勇又一次从广州离开,与家人断了联系。
1月13日,聂露勇打电话,问父亲是否回家过年。聂东林回复,我的事情你不要操心,管好自己。话语不和,聂露勇挂断电话。
事后,聂东林发信息给儿子,“你走好自己的路,我们性格合不来,我的事你不要操心”。
这成为了这对父子案发前,最后一次交流。
衡山县店门镇党委书记颜海峰介绍,聂露勇从广州回来时带了1万元,后来又找父母想要1万元,说是要考驾照,但父亲没答应。这一通电话,聂东林还记得很清楚。“说了没两分钟就挂了,他发了很大的脾气”。
1月18日下午,知情者向澎湃新闻介绍,两个多月前,聂露勇回家相亲,“他看不上对方姑娘。”
就相亲一事,聂东林称儿子一直想交个女朋友,但因为性格问题,不善交流与表达,一直没有交到女朋友。
回到衡山县后,聂东林曾私下到三个案发现场,他想表达对死者家属的歉意,但最终没有脸面表露身份;心理疲惫住院后,获悉儿子在南华大学附二医院治疗,他两次来到医院,等待几个小时,想见儿子一面但未成功。
“我把最好的一切给了他,却成为了他最恨的人。”聂东林称,他这几日一直在思考自己对儿子的教育哪里出了问题,但没有结果。
“在教育孩子这件事上,也许全社会都应该反思。”聂东林说:“教育出这样的儿子,我有罪,但我已经尽力了。”
责任编辑:周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连环凶杀案,衡山县

相关推荐

评论(62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