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教授写给女儿的日本史:日本右翼秉持着自慰史观

小岛毅

2016-01-21 15: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小岛毅现任东京大学人文社会系研究科教授,专攻中国思想史,著作包括《中国思想与宗教的奔流:宋朝》(《中国的历史》丛书07,讲谈社)、《朱子学与阳明学》(放送大学教材)。
在《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2》(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6年3月)中,小岛毅接续前作,只选取事件大纲,向 16 岁的女儿讲述错综复杂又充满争议的日本近现代史。作者从比“开国”更早的18 世纪末的宽政教育改革说起,透过近现代史上纷繁的政治事件,关注各个阶层的思想状况及社会文化的变化趋势,围绕尊王攘夷、忠义思想、教育改革、武士道精神、常民心态、国家神道等主题,以思想史家的敏锐,展开对日本近现代史的观察与思考。尤为难得的是,作者正视了 18—20 世纪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通过史实的呈现,敢于向青年一代承认并引导他们反思“大日本帝国”加诸亚洲各国的侵略伤害。
澎湃新闻经授权摘编该书《正视历史》章节。

不要移开视线
悲惨的话题还要继续下去,请忍耐呀!有些人会以避开“不想听的话”为前提,叙述日本的历史(尤其是近代历史)。他们批评,像本书一样呈现“大日本帝国”加诸亚洲各国的伤害是“自虐史观”的表现。但是,我认为这样的批评正好暴露了他们缺乏自信心呢。他们处处搜集“我们(的祖先)绝对不是坏人”的证据,只是为了让自己在精神上感到安心而已。我的形容词或许比较低级一点,但用“自慰史观”来形容他们的历史观似乎是比较贴切的。
话说回来,当大日本帝国并合了大韩帝国后,韩国人对日本的不平不满情绪,便更加高涨了。韩国人认为自己是文化的先进国,自古以来正是韩国把文明(源自中国的东亚文明)传递到日本的。朝鲜王朝五百年的文官系统,很自然地对武士血统心生排斥,不愿意被以军人为主体的日本统治机构(最初的朝鲜总督正是军人出身)的力量支配。韩国人无法从内心去欣赏日本积极汲取的西洋文明。
第一次世界大战就在那样的情况中爆发了(1914—1918)。美国总统威尔逊(Thomas Woodrow Wilson)高举“民族自决”的大旗,于大战中途参战。战争结束后,战败国德国、奥地利、土耳其等帝国解体,欧洲诞生了许多民族国家。
这样的情报当然也传到“朝鲜”。巧合的是,1919年1月,曾经是大韩帝国皇帝的李太王驾崩了,但此时却传出他是被日本人毒死的说法。李太王之死,或许让人想起了之前的闵妃暗杀事件(清日战争后,因为闵妃不屈服于日本,日本便派人在王宫中将她毒死)。在日本学习的韩国留学生们发表独立宣言后,汉城也在3月1日公布独立宣言。之后,许多地方爆发了反日运动,总督府以军事手段激烈镇压,造成数千人的死亡。这一系列的反日事件被称为“三一运动”(或“独立万岁事件”)。
吸取教训的日本,开始任命文官为总督,并且努力开发农业,把笼络人心作为政策的一部分。不过,尽管如此,这并没有改变日本对朝鲜殖民统治的本质。
从“九一八事变”到侵华战争
这一年中国也发生了和殖民地“朝鲜”本质并不相同的反日运动。中国的这次反日运动也以日期为名,称为“五四”运动。“五四”运动是一场针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巴黎和会将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的抗议行动。因为当时中国(中华民国)也是参战的协约国一方,战争结束后中国从战败的德国手中收回山东的权益,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日本却抓住中国当时的政府无法统一国家的弱点,要求履行中日双方在战争中协定的“二十一条”,使日本在战后可以继承德国在山东的权益。日本参与被称为欧洲势力之争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目的,原本就在于夺取德国在山东的权益。日俄战争之后,日本的活跃并不是单纯为了成为亚洲霸主,而是想成为列强的一员,并趁机扩张国势。
所以,当中国出现统一的机会时,关东军(驻中国东北的日本军)便开始处处阻挠。为了守住从俄国夺取的殖民权利,日本支持当地的统治军阀张作霖,但当发现他不与日本合作时,便进行了暗杀行动,于是张作霖的长子张学良便宣布服从国民政府。而为了维护日本在中国东北的权益,关东军制造了铁路爆炸事件,并进行军事镇压。这就是所谓的“九一八事变”。发生爆炸事件(柳条湖事件)的日期是9月18日,对中国人而言,这一天是日本侵略中国战争的开始。这一年是1931年(昭和六年),如果把这一年视为开战起始年,那么直到终战的1945年(昭和二十年),这是一场长达14年的侵略战争。
“九一八事变”到底是驻派在当地的关东军不受控制的行为,还是当时中央陆军首脑授意下的国家级阴谋,如今仍然议论纷纷。但看在外国人的眼中,两者都是日本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擅自发动的侵略行为。国际联盟(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为了维护世界和平而成立的国际性组织)的调查团接受中国方面的报告,断定“九一八事变”是侵略行径。这一判定使日本极为不满,因此宣布脱离国际联盟,更加强势地维护其在中国东北的权益,并在当地建立伪“满洲国”,拥立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为皇帝。高举“五族协和”(指日本人、满人、汉人、蒙古人、朝鲜人等民族融合共存)、“王道乐土”等口号大旗的伪“满洲国”,其实只是日本的傀儡罢了。其形式上虽是独立的国家,实质上却与当时的台湾、朝鲜一样,沦为日本的殖民地。
殖民统治的本质
秉持“自慰史观”的人们认为,日本所做的一系列行为中,有一部分是值得赞许的,虽然也有一部分是必须受到批评的,但“就整体而言,有坏也有好”。他们辩解,与英国、法国在印度或非洲的统治比较起来,日本对殖民地的统治对当地人民更有帮助。“自慰史观”的拥趸认为,在统治殖民地这件事上,日本比欧美列强更重视人道,但“自虐史观”的支持者则从内心深处认为殖民统治本身就是错误的。
没错,日本的殖民统治政策里,可能确实包含着改善当地人民生活的项目。例如使用能够快速产生效益的近代化技术,改善农地、铺设铁轨、建设工厂等,这些都是事实。另外还有仿效日本本土,引入近代学校制度。当时台湾地区与朝鲜的入学率高于同期的印度,这也是事实。从这几点看来,日本对殖民地的统治或许确实是有贡献的。
但是,请想想吧!实施这样的政策是为了什么呢?在东京的中央政府,是因为真心考虑殖民地人民的福祉,所以将日本国民缴纳的税金,投资于殖民地的建设吗?如果这样,不是没有殖民地比较好吗?
真相当然不是那样。如果真是那样,抢夺殖民地的政策就会停止了吧!当然是因为开发殖民地对日本本国有利,才会这么做的。普及教育是为了培养当地近代产业的中坚力量或中间管理层,并不是为了当地的所有人。殖民统治并不是慈善事业,故意避开这一点,而试图正当化殖民政策的言论,就像小偷堂而皇之地为自己辩解。
(和韩国不一样)台湾有一些年长者,可能赞赏日本的“武士道”教育,但是我必须说,那是严重的误导。日本在台湾地区的学校里讲授的武士道和日本国内一样,都在教导人民要成为帝国的臣民,必须对天皇尽忠诚之心。
明治以后,日本在亚洲地区的所作所为,让人越了解就越感到羞愧。其实正因为知道会如此,所以“自慰史观”一派便主张“不要教给青少年那样的事情”,只要让你们看到日本历史中美好的部分就可以了。
但是,我大大地反对他们的这种主张!不管是多么不堪的事,只要那是事实,作为大人的我们,就有义务毫不隐瞒地让你们知道。如果你们因此(就像他们害怕的那样)而厌恶日本这个国家,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不过,不管你们再怎么讨厌这个国家,都无法改变你们出生在这里的事实。请正视这个事实,好好去理解周围的国家是如何看待日本的,然后再以日本人的身份,开始你们的未来。
人无法改变自己的出生,就像你在婴儿时期就是有蒙古斑的蒙古人种一样。或者说,就像无论你多么不愿意,都逃不了你是我的女儿的事实。这是你再不愿意也必须接受的事实。这是宿命的责任,与你个人无关。
如果你已无可奈何地接受身为日本人的命运了,那么今后你要如何与亚洲其他国家的朋友往来呢?你自己应该知道吧?不能将错就错地强辩“我们绝对没有做坏事”。请直视已经过去了的事实,然后以此为前提,好好地开拓未来。
这不是与自己无关的事,我也要这样做。
责任编辑:马睿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2, 小岛毅

继续阅读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