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色》到《九州天空城》,需要多少细节才能飞得起来

澎湃新闻记者 王心仪

2016-01-27 16: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月24日,横店,《九州天空城》开机仪式。卫延侃、张若昀、导演杨磊、刘畅、陈若轩。(左起)
电视剧《红色》的总导演杨磊、视觉导演陆贝珂这对老搭档,转拍青春奇幻片会是什么样?
1月24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在横店参加了企鹅影业与上影寰亚联合出品的《九州天空城》开机仪式。白雪皑皑的山脚下,工人刚刚搭建好的一座名为“风烟渡”的宫殿,屋顶是羽毛形状的轮廓,身披黑袍、蓝色瞳孔的演员们进进出出。导演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色羽绒服,兴致勃勃地向记者介绍,这座建筑是《九州天空城》的羽族的“会所”。
1979年出生的导演杨磊,曾是资深广告导演,后凭借《卧薪尝胆》、《闯关东中篇》等电视剧获得业内认同。2014年播出的《红色》和2015年播出的《乱世书香》,则分别夺得当年年度豆瓣高评分——这两部“口碑剧”,为他在年轻观众里积累了更广泛的人气基础。
杨磊笑称,堪称自己从业史上最高投资的《九州天空城》,终于让他“能玩一把新的东西”。虽然和《权力的游戏》的投资量级不能同日而语,但是,他和“好基友”,也是国内最好的视觉导演之一陆贝珂,终于有了成熟的机会,做一部真正本土的奇幻剧。
“九州”系列小说承袭自一个世界观——九州大陆,它是一个由众多作者联合创作的开放式平台。在这个世界里,“七天神”创造了大陆,人族和羽族是其中最重要的两个种族,他们常年征战,在统一的编年史里,不同的作者可以选择不同的历史区间书写自己的故事。
电视剧《华胥引》原著也脱胎于“九州”系列,制片人樊斐斐在2014年底,与杨磊合作筹备《华胥引》电影版。当时,杨磊和陆贝珂为电影版创造出一个“华胥城”概念,他们通过这个前史,推出一座“天空城”,剧版《九州天空城》便成为电影版《华胥引》前传。在电影版《华胥引》故事里,这座天空城是一段传说与遗迹。
《九州天空城》是发生在羽族最繁华、最鼎盛时期的故事,电影版《华胥引》则是羽族在和人族的战争被打败之后暂时没落的故事。樊斐斐找到“九州”系列重要写手之一,也是在“南九州”、“北九州”之间较中立的唐缺,为《九州天空城》书写一个原创的故事。
制片人樊斐斐剪彩
樊斐斐看来,杨磊和陆贝珂是一对“细节控”,说服他们合作,需要提供尽可能多细节:“《红色》之后的几年,各种大IP和一线的作者都找到杨磊导演寻求合作,但是杨磊导演一直很有原则,像是‘九州’这个题材找到他时,他就跟我说,你首先得说服我相信这个世界的存在,如果它不可能存在,我们要给他找到一个解释。我一定要相信,才能去做创作。”
“杨导的要求就是,所有细节尽量物理化,写实化。”陆贝珂介绍,他们为人族效仿了汉代前的造型、文字。到了羽族,他们重新发明了一套字体。在《九州天空城》的设定里,羽族最早是高山上的民族,无意中在食用了“星流花”后慢慢长出翅膀。张鲁一饰演的机枢制造的“机甲”,同样也做了一套文样和字体。“羽族的皇家飞车,我们设定是被灌注满星流花才可以悬浮起来,下面有两根鹤腿一样的支架支撑,船是有弹性的,落到地面上会弹起来,整个帆会收起来。设计图里,每一层拆开,每一个元件怎么组装,原理是什么,飞起来因为什么移动,动能是什么,我们都是做过力学测试的。”除了人族和羽族之间的大场面战争,“九州”另一个重要种族鲛人,也将第一次在电视荧屏上被视觉化。
《星球大战》导演说过一句话:“要让不懂《星球大战》的人也能看懂《星球大战》。”这句话成为杨磊创作《九州天空城》的基本原则,他们不惜花费大量时间去丰富故事的世界观,尽量呈现一个真实可信的、散布着不同文明及种族的完整大陆。
聊了这么多,最意外的是剧组的每一个成员,都在坦率地“哭穷”。樊斐斐直言不讳地表示:“最大困难,就是我们的资金,中国的观众现在都看好莱坞大片,我们自己的电影《寻龙决》的特效也已经非常厉害。但是放到电视剧上,我们的钱无法支撑这么大的强度。还有一个困难是时间紧张,这个是一个重新架构IP的过程,电视剧、电影、游戏、小说联动。”
陆贝珂参照了好莱坞工业化流程,为《九州天空城》使用了全新的统筹方式,从项目筹划之初就预设特效方案,并进行大量实景拍摄作为基础。他一个人在去年9月份去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拍摄过的甘南扎尕那雪山取景,完成了羽族40%的环境素材。
《九州天空城》预告截图
樊斐斐看来,电视剧版《华胥引》的特效就是一个失败的教训:“当时我们做剧,工业化流程确实都不懂。我们把剧本全部都做好后才请特效公司的人到现场,前期完全都没有沟通。结果,特效公司完全只做了修补工作,没有任何原发创作。现在不同了,我们每一次剧本,制片人、导演、视觉导演、编剧都是一定要在场的。”
《九州天空城》已经定档在今年暑期档于腾讯视频、江苏卫视同期播出。“这是我们整个‘九州’系列计划的第一部作品,我们要把这个仗打漂亮,哪怕不挣钱,也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好。”杨磊和团队秉持这样的原则,从场景、造型到特效,虽然没有那么充沛的资金,但希望在有限范围内用好每一分钱,“希望这部戏出来之后,还能再有人跟我说,你这又是‘良心之作’,豆瓣再给我评一个高分,我就开心了。观众喜欢是第一位的,我们做出来的东西一定要保证能过得去,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对话】
“我们拍奇幻剧一定会追求写实”

澎湃新闻:纸兵工作室出品的电视剧多以现实题材被观众熟知,今年为什么会转换轨道,对《九州天空城》《华胥引》这类奇幻题材剧本产生兴趣?
杨磊:我本人对奇幻题材有感觉已经很多年了,我对比较新一点的技术,包括好莱坞我看过的类似的超级大片,都是非常向往的。我从小喜欢看《星球大战》、《黑夜传说》这种类型的电影,我自己做导演这个职业,也一直梦想着要拍类似的题材。正好碰到了我们的制片人樊斐斐要做“九州”系列,正好是奇幻题材,所以就不约而同地契合在一起了。
澎湃新闻:从严肃题材到青春奇幻片,会觉得跨度大吗?
杨磊:坦白说我过去拍得也不是很严肃(笑),首先我不是一个艺术片导演,我也很少拍纯粹个人表达的作品,我给自己的定位还是一个拍商业片的导演。所以过去我的作品,主要是为我的父辈的状态的观众拍,现在,电视剧的受众年龄越来越小了以后,我可以和小朋友们一块儿拍,我觉得可能更适合我的状态,我原来一直想这么做,但可能市场不允许。
澎湃新闻:你和陆贝珂导演会通过《九州天空城》实现特效方面的新尝试,过去国内的电视荧屏很少有同类先例,能否形容一下这部剧的整体风格?
杨磊:我希望比较写实一点,不想做得特别夸张,不会像其他剧里一样出现风、火这种自然元素,或者手一弄就出来冲击波(笑)。我在开始做剧本的时候就有一个比较明确的想法,要把它做成一个生物体系,羽人是一种生物,人也是一种生物。还是希望让观众觉得,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如果一定要拿一个电影来对比的话,更多会倾向于《指环王》,它没有特别大魔法的对接,而是种族与种族,生物与生物间的对决。所以,特效这方面,我们是自己给自己出难题,反而是风、火、光效什么的效果会比较简单一些。
澎湃新闻:现在国内很多特效电影和电视剧,都有西方的痕迹,但是像九州这样本身设定非常东方的题材,要怎么呈现?你怎么理解“东方奇幻”?
杨磊:《指环王》和《冰与火之歌》的体系是从欧洲中世纪各个朝代里面节选一些美术场景等精髓的东西拼接在一起,变成一个新的世界。你可以在他们的身上看到,这个盔甲是什么时期的,那个盔甲又是另外一个时期的,相互之间差了好几百年,这就是我们在做这部剧经验上的借鉴。我们从自己历史的时间轴上,也有5000年的文化,我们从其中提取一些阶段性的内容拼接组合在一起,变成我们自己的文化。我们没有特别欧式的东西,就是实实在在的中国风,乍一看就是一个中国的古装片。
澎湃新闻:第一次执导网络剧,对你来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杨磊:时间压力,这是最大的压力。我们的播出时间已经定档在今年暑假,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谍战戏或现代戏还好,这个时间是正好合适的。但是《九州天空城》又是一个玄幻戏,有很多特效,虽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进入真实制作了,还是很紧。我有时候逼他们,这个必须要做,他们就说,这个真做不了,你现在就是给钱,也买不了这个时间。这种剧通常拍完后要做半年到8个月的后期,我们这个剧6、7月份就要播,3月份才拍完,挑战是在统筹上,相当于我们要让很多环节前置,包括你看到的概念片里的雪山等镜头,羽族40%的环境素材,都是我们去年9月份实地拍的。这部剧对我们来说,创作统筹方案是有创新的。
澎湃新闻:既然拍摄时间那么紧张,对剧本完整度有影响吗?
杨磊:还好,我主要的精力都在故事上。说实话,因为有陆贝珂导演在,我真的不用太过操心特效的事。他真的很厉害,我们俩又有了差不多八年的“好基友”生活,基本上我要做什么,只说个大纲,他就知道怎么统筹。我们俩的这种默契就是,我可以非常大程度上把工作移交给他,只管跟他对接的部分。因此我的时间就可以大量用在跟编剧开会做剧本的工作上,我们俩拍戏的分工非常简单粗暴,因为太默契了,相处的年头太久了。我们俩在前期只用开一个会,在现场只用说一句话,就会明白,他要做什么,我要做什么。就像齿轮一样,自然会重合在一起,我们这么多年都是这么工作的。
“希望每一个特效镜头都对得起观众的眼睛”
澎湃新闻:今年电视剧市场不止有一部“九州”,比如还有一部《海上牧云记》,相比之下《九州天空城》的优势是什么?
杨磊:我觉得不能说优势。我刚刚进入“九州”创作的时候,发现“九州”有一群特别忠实的粉丝,一个架空题材有这么多人热爱,肯定会有它的魅力,哪怕因为这么多年没有被影视化,已经有些没落,我也希望更多的人能一起参与进来做九州,每个人都能给这个可能没落的世界增加一些新鲜血液,让它日后再慢慢发展起来。
澎湃新闻:《幻城》也定档在暑期档,会担心正面PK吗?
杨磊:我去《幻城》棚里参观过,他们光特效投资就超过了1亿人民币,我也很崩溃(笑),走进去到处都是绿布,我说:“你们这都要做特效啊?”他们回答:“对啊,我们有钱!”我开个玩笑啦,他们投入确实很大,不管是资金还是技术。演员就不用说了,首先,他们满棚都挂着绿布,那肯定要花很多钱,我们肯定也做不到。《冰与火之歌》有1200万美元的制作费,刨去人工比我们国人要贵,技术和水平一定比我们强。我们只有几百万元人民币,怎么跟他们PK,这就是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但是我的原则是,我们有一个“特效票”,就是总共就给这么多特效镜头,咱们只能做这些,但是做出来的每一个镜头,我希望都能对得起观众的眼睛。
这么多年来,我拍《卧薪尝胆》的时候正好有人在拍《越王勾践》,我拍《闯关东2》的时候有人已经拍完了《闯关东1》,总有人问你怎么跟他们比呢?我到现在为止,真的是觉得,一个戏是一个命运。做戏的时候,我们只要管一件事,就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其他的事情,真的不能说去跟别人比,怎么比,真的没法比,确实差很多钱。
澎湃新闻:怎么样用有限的资金做出最优的综合效果?
杨磊:不是说没有钱就做不出好东西来,我从来都不相信这件事。没有那么多钱就做到故事性上好一些,只要做了,哪怕特效不多,或者说只要做到,就一定要做好。我和陆贝珂导演一块做《红色》的时候也是这个理念,《红色》的资金跟《九州天空城》相比更少,几乎跟没有一样。但就是那么一点点钱,陆贝珂导演扛着一个机器跑到上海去拍外滩,我们制片主任一直问,我们在这拍,你老往外滩跑什么,以为他去玩了呢,其实他要想很多办法,(用最节约的方式)把那些东西呈现出来。我们还是秉持这个原则,虽然不能像《冰与火之歌》那么大地做,但只要做了,就一定不能“搂”着做。
《红色》主演张鲁一、刘敏搭档演CP
张鲁一(左)
刘敏(左)
澎湃新闻:你过去的影视作品都是和实力演员合作较多,这一次的阵容出现了很多“小鲜肉”、“小鲜花”,感觉差距大吗?选角方面遵循什么标准?
杨磊:我选角的方法一直都很传统,第一,从相貌上要适合那个角色的气质,第二,一定要会演戏,年龄只要符合都OK。至于差距,我觉得是一样的,唯一不一样的是年轻演员更阳光一些。他们可能少了一些经验,但更有活力。我们家粉丝还天天跟我说,杨导,你拍戏太极致了,演员年龄跨度太大了,要么太老,要么太小(笑),中间那些人哪去了?
其实因为特效预算限制,我们在选角时也主动放弃了对明星的追求,这个其实跟当年我们做《红色》的原则是一样的,干嘛不扎扎实实做一个戏呢?为什么一定非要去做大咖呢?
澎湃新闻:张鲁一和刘敏这对《红色》搭档在《九州天空城》演一对CP,被网友调侃“铁林(《红色》中演员周一围饰演的角色)同时失去了他的男人和女人”,有没有想过把周一围也叫来客串?
杨磊:哈哈,我们的演员阵容公布以后,周一围今天刚刚发了一条微博,是一个不屑的表情,我觉得他已经通过自己的行为强势出镜了。
澎湃新闻:张鲁一这次也为你献出了古装戏处女秀,说服他来《九州天空城》难吗?
杨磊:不难,不过开拍前我们有在一块儿聊,他问我,我的长相这么奇怪,你这回要怎么造我呀?(制片人樊斐斐爆料:张鲁一老师和导演的相爱程度不需要说服,但是导演对于他爱惜的伙伴,不会让他随便去演一个角色,张鲁一的角色一定是我们的杀手锏,是这个剧里的传奇人物。)他在戏中演的机枢发明了很多酷炫的机甲,是一条很重要的故事线,所有故事都是因他而起,所有人都要围着他转。(记者:作为一个80后男演员,演一群90后的长辈很心累吧?)还好还好,他不是长得很着急吗(笑)……(记者:粉丝们都担心,他的脸长会不会占满屏幕?)哈哈哈,我会尽量保护我的演员……
澎湃新闻:观众们最好奇的是,《红色》的导演会拍出怎样的青春爱情故事?
杨磊:其实,当初很多人问我《红色》是抗战剧吗,我都回答不是,它是爱情剧,《九州天空城》的核心也是爱情。(记者:年轻人谈恋爱更轰轰烈烈……)哈哈,我离轰轰烈烈的爱情也不远呀,我现在也会谈轰轰烈烈的爱情(笑)。我觉得像《红色》的那种爱情,一句话也不说出来,哎呀,特着急,我自己是不会那样的(自信脸),《九州天空城》的爱情一定是轰轰烈烈的,绝对不会像《红色》倒数第二集才把信念出来。
澎湃新闻:你自己还会客串,展现灵魂演技吗?
杨磊:嗯,那是必须的嘛,我还没想好演谁呢,我每次一演戏,他们就开始骂我,说你会把整体的演技拉低的,但是,我自信我的客串会把本剧颜值整体拉高的!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九州天空城,杨磊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