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穿越时空,是否就能破解悬案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滚筒洗衣机

2016-02-05 11: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说是收视惯性也好,题材吸引人也罢,tvN金土档在青春剧《请回答1988》终映后,接档的刑侦剧《信号》(Signal)同样开出了红盘:首播6.3%,有线台史上韩剧首播收视率第二,尔后几集的涨幅一度超过了排名第一的《请回答1988》。
《未生》的导演搭配《幽灵》的编剧,连环杀人案+平行时空,给人一种泡菜版《隔世追凶》,或者九回版《杀人回忆》的错觉,再配上忠武路级别的主演阵容,口碑吊打三大台。
《Signal》海报以颜色深浅区隔过去和现在,日历上显示是1986年。
故事由一桩至今仍未侦破、15年追诉时效已过的案件——韩国华城连环杀人案改编。
喜欢侦探剧的童鞋,多多少少都听过这个真实案子。从1986年至1991年间,韩国京畿道华城市太安镇一带,有10名女性依次被杀害,多数为先奸后杀,被害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年龄跨度大(最年长的是71岁),行凶工具多半是受害人的贴身衣物,如长筒袜。
最令人震惊的是嫌疑人特有的作案手法(modus operandi):受害女性的阴部被严重损害,还发现了各种异物(切碎的桃子、圆珠笔、汤匙等)。其中,第八起案件因犯罪现场发现的阴毛这一重要证据,犯人被宣告无期徒刑。可惜并没有明确证据显示这一起案件和其他案件的关联性,所以剩下的九起案件杀人犯始终未被捕,最终成为未解决的杀人事件。
因为犯罪手法残忍、犯罪现场干净,甚至存在模仿杀人、多重人格等可能性,这桩“集齐多个悬疑元素也没能召唤出凶手”的案子,频频出现在韩国影视作品中:1996年舞台剧《Come and See Me》、2003年电影《杀人回忆》、2014年韩剧《岬童夷》,再加上今年tvN这部台庆剧《Signal》。
《杀人回忆》剧照
面团是有了,蒸包子还是煮面条,全看导演这个大厨怎么发挥。
几部作品里,口碑最佳的当属《杀人回忆》。起初打开这部电影,你会以为乱入了什么《乡村爱情故事之谋杀篇》,奉俊昊用古早的画风还原了那个调查手段简陋、蒙昧又有些不真实的“敏感年代”,但随着剧情步步深入,“雨夜+红色高跟鞋+电台情歌”这种午夜凶铃标配,加上“凶手特么到底是谁”的悬念倍增,让观众不由自主跟着揪心。直到多年后,宋康昊饰演的警察重回案发现场,发现小女孩形容凶手不过是一张“普通人的脸”,更给这个没有谜底的故事增添了压抑感。
奉俊昊原本在片中几乎“明示”了凶手身份,但现实生活中华城一案尚未侦破,出于对客观事实的考量和对受害人家属的尊重,最终还是剪掉了这一场戏。没有结局的结局更可怕,因为每个人都有可能是真正的凶手。这种身心灵的折磨,并不会因为15年的年华逝去而消失殆尽,受害者的家属朋友、嫌疑犯、目击者、涉案警察……草草结案的无奈,刑讯逼供的愧疚,折射的不仅是制度之殇,更是数百人牵涉其中的、一场隐形却持久的困兽之斗。
《杀人回忆》宋康昊
类似案件众多,给了韩国一个改变司法制度的契机。以往,韩国杀人犯罪的诉讼时效是15年,2007年,韩国《刑事诉讼法》经重新修改后,其期限延长为25年,并规定2000年以后发生的杀人案件均适用25年的诉讼时效期。据《法制日报》,2015年7月24日,韩国国会以199票赞成、0票反对、4票弃权通过了一项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废除了韩国现行的25年杀人犯罪公诉时效。换言之,今后杀人犯罪案件将被永久追诉直到破案为止,公诉时效将不再是杀人犯罪分子的最后一道护身符。
《岬童夷》模仿犯李准
如果说《杀人回忆》在认认真真讲当年的十个案子本身,《岬童夷》(갑동이,警察给杀人犯起的代号)就是这起连环杀人案20年后的“俄罗斯套娃版”:岬童夷→20年后的模仿犯→模仿犯控制的冒牌凶手→真凶入狱→培养新的凶手。
因为父亲被怀疑成岬童夷而意外死亡,誓死要抓住这个真凶的男孩20年后变成了疯子般的警察(尹相铉 饰),周围不知不觉来了一圈涉案人士:当年逃生的目击者成了精神科医生、监狱病人成了模仿犯(李准 饰)、害死父亲的警察成了自己的上司(成东日 饰),20年后的案情走向,竟然同自己的小跟班画的网络漫画一模一样。
和《杀人回忆》一样,无奈和愧疚折磨着《岬童夷》中的每一个人。《岬童夷》开局很是精彩,模仿犯的几次作案过程把警方玩弄于鼓掌之间,可到了后期编剧竟主动将真凶公之于众,看他成癫成狂,这个开了上帝之眼的神逆转,将真相搅得比雾霾还雾霾,烂尾指数五颗星。
被玩透透的题材,如何翻新?《Signal》只好放大招——不玩时间,玩平行时空!
平日里愤世嫉俗、闲闲没事做分析明星约会时间的小警察朴海英(李帝勋 饰),机缘巧合捡到一个老式对讲机,和1980年代的失踪刑警李在汉(赵震雄 饰)对话,跨时空解决了一个个当年没能侦破的案件。警察局因此成立了长期未侦破案件调查组(类似《失踪的黑色M》),暗恋李在汉15年的辣手madam车秀贤(金惠秀 饰)成为牵头组长,朴海英当上了组里的侧写师——一个时常摆出潘玮柏表情、只查案不跟女助手谈恋爱的薄靳言。
本剧最烧脑的地方在于时间轴:既不是单向,也不是线性,而是随机的时空交错,比如两人的首次联系是李在汉受伤后,第二次联系却在李在汉早年作为协警调查京畿南部连环杀人案时期。几次对话也不是由两位男主主动发起,似乎是危险关头的灵光乍现。接下来,这个梗如果玩得精妙,观众自会拍手叫好,玩不好就扑街了。
《Signal》李帝勋长得很像潘玮柏。
朴海英手上的历史资料帮助李在汉及时赶到第八个杀人案的犯罪现场,救回了受害者一条命,就在那一秒,朴海英资料上的第八起案件,也从“杀人”变成“杀人未遂”。现实与历史的结界因某个物件打开,改变了历史,现实也随之改变。听起来就是一部悬疑版《触不到的恋人》。如果《Signal》的男主再发挥一下主观能动性,控制或调整一下接收信号的时空,就直接变成侦探版《九回时间旅行》了。
一般而言,此类改变历史的穿越题材分为两类:改变历史的大方向——朝代更替、人物生死,通通乾坤大挪移;仅改变历史的小细节——事件A改变了事件B,事件B原本会触动事件C,却因为事件D而让事件C仍然呈现原本的模样。前者的经典例子是《九回时间旅行》,不但男主的命运改变,他和女主的关系甚至一度从情侣变成亲戚。后者以港剧《寻秦记》为例,项少龙(古天乐 饰)在解救嬴政的过程中,嬴政意外死亡,项少龙以为秦国的历史会因此改变,谁知赵盘(林峰 饰)冒充假嬴政上位,仍然完成了统一各国的历史任务。
《寻秦记》林峰、古天乐
说完拍摄手法,再聊下立意。
《岬童夷》中曾出现刑警误以为受害人是杀人犯,害其滚下山坡致死;《杀人回忆》中,警察和媒体有意无意成了犯人的间接帮凶。《Signal》希望通过这个科技穿越,弥补1980年代警方的“不作为”。出发点很赞,但似乎好心办坏事,越帮越忙——当年的刑警根据信号匆匆忙忙救了人,抓到“疑犯”,却让真凶有了契机杀害更多的无辜者。除了粗糙的办案手法,急于立功的心态也受到拷问:无人问津的悬案,一旦有了新进展,其他分局的同事便像看到了香饽饽一拥而上。
和普通穿越剧不太一样,《Signal》中朴海英传递的信号只能远程协助,能不能产生蝴蝶效应,要依靠1989年的接收者李在汉自行领悟。信号传递带来的改变,会促进还是扰乱破案还未可知,但袖手旁观显然不是他们的style,本剧的燃点正在于此。而朴海英这个侧写师,能凭借信息的变化,分析出犯人的心理图谱,救下受害者,甚至拯救当年那个刑警吗?
三个导演,和面的手艺虽有不同,烹调出的内容倒是各有滋味。鸡生蛋,蛋生鸡。这则悬案,是潘多拉的盒子,挑战的是智力,更是人性。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Signal,信号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