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院号贩子自称“看病中介”:缓解了看病难,社会应感谢

参考消息网

2016-01-28 17: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号贩子王超(化名)认为社会应该感谢号贩子。
参考消息网1月28日报道,女孩怒斥号贩子视频在网上发酵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回应称将严厉打击号贩子。一名号贩子表示,社会应该感谢他们,他们没有加剧看病难,而是指出了看病难的解决方向。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月28日援引新华网的报道称,继北京卫计委和国家卫计委回应此事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1月27日表示,不法人员的倒号行为,严重损害了患者利益,严重扰乱了正常医疗秩序,必须坚决严厉打击。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还称,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等医院要引以为戒,进一步加强挂号管理和安全管理,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等部门坚决打击“黄牛倒号”行为,发现问题一律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各中医医院也要进一步加强管理、改进服务,实施好便民服务各项措施,方便群众就医。
1月27日,内地媒体记者在号贩子王超(化名)处,买到了一个事发广安门医院300元(人民币,下同)的专家号,这个专家号在医院挂号处只需要14元。
王超认为,社会应该感谢号贩子,他引用经济学家王福重的说法称,“号贩子是侮辱人的称呼,还是叫看病中介好。尽管名声不佳,但他们缓解而不是加剧了看病难,并且指出了看病难的解决方向”。
王超表示,这个观点在他们的圈子中很受认可,建议记者好好看看王福重的文章《全社会都该感谢号贩子》。
王福重的这篇文章称,号贩子做的,是正常生意,“他们让那些真正需要看专家的患者,看上了专家号,让那些不那么急迫的,不需要看专家的,不看专家,专家号实现了其存在的目的。善莫大焉。”
王福重还认为,解决挂号难,就是要提高挂号费,只要价格提高到一定程度,就能让供求相当,“如果病不是那么急,那么重,完全可以在你的家乡医院,在小医院解决。如果亲人的病真的那么急,那么重,为了救命,还在乎4500块钱?”
另外,《北京青年报》采访到事件目击者吴林(化名),称视频中的怒斥号贩子的白衣女孩曾经与号贩子有过冲突。
吴林说,女孩1月18日晚上就开始排这个专家号,当时排在第二个,前面站着的是大姐,但晚上9点多,来了一个男号贩子,站到了大姐前面,女孩气不过就指责了号贩子,号贩子说“信不信我抽你”,女孩就想拿起手机拍照,结果被号贩子抢去摔在了地上。
吴林称,正因为此事,女孩19日才会那么生气地指责号贩子。
对于女孩遭到号贩子电话威胁一事,吴林说,女孩称自己只在填写医院就诊卡和1月19日报警时留了联系方式,不知道自己的电话怎么流出去的。广安门中医院宣传科目前还未作出回复。
号贩子不仅惹怒患者,也让医生觉得头疼。 《北京晚报》引述一名医院专家称,一次出诊碰到一个60多岁的老者,老人跪下来请求她加号,看到老人年纪大就加了号。但这老人是个号贩子,转手就把这个号卖了3000元。
责任编辑:薛冬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京医院,号贩子

相关推荐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