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南邮研究生跳楼自杀事件调查:曾抱怨“导师不让毕业”

澎湃新闻记者 龚菲 实习生 黄荣

2016-01-29 21: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月25日上午9点,南京市新模范马路66号,南京邮电大学综合科研大楼,计算机学院研三的学生蒋华文从9楼一坠而下,结束了自己25岁的生命。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获悉,就在自杀前夕,蒋华文曾在QQ上向自己的一位朋友倾诉:“好伤心”、“最近好孤独”。
朋友追问他为何会这样,他回复说:“考上个研究生却无法毕业”,“因为导师不让毕业”,“就是快死的感觉。”
蒋华文跳楼事件,很快成为网络上的热点——在知名问答社区“知乎”上,话题“如何看待2016 年1月25日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院研究生跳楼?”,有17500多人关注。对这个问题的其中一则匿名答复,已获得了1.4万的赞同。
网络上,有知情人将蒋华文自杀与其前任导师张代远教授联系在了一起。在“知乎”上,多名自称张代远曾经的研究生发文曝光该教师的一些言行。澎湃新闻记者多次电话或短信联系张代元教授,均未获回应。
蒋同学自杀前夕与同学的QQ聊天。
南京邮电大学官方微博1月27日晚发文表示,“我校研究生蒋同学不幸坠亡事件发生后,网络上出现相关帖子,学校对网帖反映的问题高度重视,已着手进行调查核实,并将依法依规处理。”
1月29日晚上8点左右,南京邮电大学官方微博再次通报称,针对网帖反映的相关问题,学校成立了专门调查组。调查组已找校内外相关人员和张代远进行调查。根据初步调查结果,学校决定:取消张代远硕士生导师资格,停止其一切教职活动,并接受学校进一步调查。学校将根据最终调查结果依法依规严肃处理,并将处理结果向社会公布。
白发人送黑发人,家属称小伙子不可能患抑郁症
1月28日清晨6点多,南京上空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坐在南瑞路9号某酒店大堂里的田三林,满脸茫然。她被一群亲戚围在中间,身边一个清瘦的中年男子呆呆地坐在她身边。
蒋华文的一位亲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田三林是蒋华文的母亲,坐在她身边那个清瘦的男子则是蒋华文的父亲。他们到南京已有两三天了,但一直没见到孩子。
“发车了,家属准备上车!”早上7点整,南邮的校车准点停在了该酒店的门口,家属陆续上车。澎湃新闻记者上车后发现,学校在家属车上还安排了校医,并告诉家属,如果出现不适,立刻告诉校医。
从酒店到南京殡仪馆大约有1个多小时的车程。在这个过程中,车里异常安静。
抵达殡仪馆,家属们陆续下车。蒋华文的嫂子说:“华文的父母亲应该是蒙了,他们不会相信自己的孩子就这样走了”。
当日上午9点,在殡仪馆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当蒋华文的照片被放在灵柩前,所有的人开始失控,他们的泪水夺眶而出,悲恸的呼喊声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
照片上,穿着黑色西装的蒋华文帅气、稚嫩的脸庞不禁让人悲从心来。蒋的亲姨情绪过于激动,致使维持现场的校方工作人员几乎快要控制不住,大呼:“请家属把最好的一面留给南邮!”
蒋华文的亲姨告诉澎湃新闻,蒋华文小的时候,他的父母在外打工,她经常帮助带看孩子。她比划着蒋小时候的个头回忆道,“他这么小,我就带他。小时候就很乖,长得又漂亮。孩子老实得不行,他怎么能就这么去了呢?……”
“家里还有三个老人,有一个老人已经知道这事了,急着要赶到南京来。”蒋华文的嫂子说,自古最让人伤心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但你看看,他父母的头发还没有全白,唯一的儿子就这样没了。”
蒋华文的嫂子说,“我在网上看到,有人怀疑蒋华文是否得了抑郁症,因为一般抑郁症患者也不会留遗书的。虽然到现在为止,我们确实没有看到华文留下一个字。但是我们这个家庭,依据我们对华文的了解,他是不可能得抑郁症的。”家属称,他们在与生前的蒋华文接触时,从未有人察觉到蒋华文有情绪抑郁的一面。
人老实本分,读研期间更换了导师
1991年出生的蒋华文系江苏兴化人,家境一般,父亲在一家工厂上班,母亲没有固定工作,主要以做家政服务为主。
据从小和蒋华文一起长大的表哥戴杰介绍,蒋华文从小是个性格活泼开朗的孩子,虽然成绩属于中等水平,但性格非常好,爱玩爱闹,高中毕业后考上无锡一家大专学校,随后又从无锡考上了南京邮电大学通达学院念本科,2014年成为南邮计算机学院研究生,导师为张代远教授。
“研一的时候,他性格挺好的,还经常在宿舍里跟我聊天。我们聊天的话题也非常生活化,也会谈到女生,他说想去追某个女生,但应该没有真正地去谈一次恋爱。”和蒋华文住同一个宿舍的同学小邱(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蒋非常喜欢打篮球,研一的时候,有时间蒋就和同学去打球。“除了性格好,他的心理年龄要比同龄人小,人非常本分和老实,是个极为淳朴的同学”。
小邱表示,但到了研究生二年级,蒋华文的性格逐渐开始有了变化——“开始变得有些自闭,不再爱跟同学多交流,也不再喜欢打篮球”。当时,小邱已经找到了实习的地方,因此研二时,他便没有再住校,后来与蒋华文也逐渐疏远。
“我最后一次见他是今年的1月22日,当时一大早我准备回家了,他还在睡觉。没想到3天后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小邱告诉澎湃新闻,研二的时候,蒋华文曾搬出了学校,在外面租了一间房间,后来蒋华文又搬回来学校里住了。
蒋华文在研二那年前后发生了什么?蒋的性情为何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没有人能清晰地得出原因,但了解情况的人都将其指向蒋华文的“延期毕业”。
“他的事情我多少也有所耳闻。听说他之前的导师(张代远)一直不给他通过毕业论文,他后来换了一个导师。这在计算机学院,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换研究生中途换导师的事。”南邮大通讯专业研三的一位同学子尧(化名)对澎湃新闻说,“按理说,换了导师后,他的心理压力应该会有所减少。为什么还是会选择这种方式?”
关于蒋华文更换导师事宜,蒋的后任导师、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学院副院长章韵仅模糊地表示,“我只是接受了学院安排的工作”。“本来以为他(蒋华文)已开始和同学们讨论学术问题了,应该是好起来了,不料却不是这样……”
毕业生回忆:张代远穿着睡衣在家里视频点名
蒋华文跳楼的事情发生后,网上很快就有数篇声讨张代远的文章。其中一篇文章,列举了张代远的“几宗罪”:做助教没有交通补贴,上缴实习工资,强行收取论文版面费等。
南邮大一名也曾是张代远的研究生、目前已毕业工作的方胜(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是2011级的学生,当时,他们那一届曾经有多名研究生被张代远集体做了延迟毕业处理。
“当时他说我们小论文有问题,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一般来说,有人不合格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怎么可能六个人都不合格?除了毕业论文,本来我们还应该交一篇小论文就可以毕业,但他却让我们又交了2篇英文小论文。”方胜说。
据方胜回忆,“我们有个教研室在三牌楼校区科研楼8楼,但他从来没去过。我在那研究生三年一次都没见过他,他从来都不去。他每周一、三、五,通过qq视频点名,每逢他点名的时候,我们必须坐在教研室里等他点名。他每次点名都是穿着个睡衣呆在家里面。”
方胜说,张代远还负责南邮本科生的毕业设计,本科生主要在南邮的仙林校区,离研究生所在的三牌楼校区非常远,车程大约需要1个多小时。和研究生一样,张代远也在每周一、三、五,点本科生的名,为此,本科生每次点名,都要从仙林花费一个小时坐车赶到三牌楼。”
“他平时会在下午3点半点名,但有时在点名前的十几分钟突然说‘今天不点名了’。本科生已经坐车来了,却要告诉人家、叫人家回去,这样有很多次。但是他自己从来不和本科生说‘不用来了’,每次都让我们研究生当面通知这些本科生,我当时特别不好意思把这个事和这些学生说出口,他们太可怜了。”方胜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一开始接触张的时候,有人告诉他“张特别严厉”,他还认为是说张“严师出高徒”,但其实并不是。
对于上缴实习费的事情,方胜也证实了确有此事。他表示,从2005级后,张代远的研究生在实习结束后都会上缴“实习费”给张。“我研二时,在北京实习了10个月左右。我实习回来后,除去自己开销,我还剩下5000多块钱,给了张4000块。”
方胜说,学生实习回来后,张代远会把每个学生喊到办公室,跟你谈论论文问题,学生们就把钱放在信封里交给了他。“在你实习前,他会让你填一个表,那个表上有实习的单位,也有实习工资。你不填,他不会让你实习。他曾经打过电话联系过实习单位,去查你的那个工资,到底是不是你表上所填的金额,是不是故意少报或者漏报了。”
方胜告诉澎湃新闻,研究生发小论文,一篇英文小论文版面费要交2000元。其他的师门都是老师发,学生并不会出这份钱,因为学校会出这份钱,老师会去学校报销。“而张代远让研究生自己交了这2000块版面费后,还要走了学生的发票。有些学生实在没钱了,他就说,你们打个欠条给我,毕业前必须还钱。”
对于上述对张代远的指控,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学院副院长章韵回复澎湃新闻说,“关于网上说的事,许多(事情)我们也刚知道,或者说不知道这么多(事情),因为学校里各位老师的工作相对独立。学校会调查的,我认为也会公正处理的。”
家属希望张代远出席告别会未果
据南邮公开资料显示,张代远于1999年在电子科技大学博士毕业。后来到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学院从事科研和教学工作。张作为项目负责人主持了多项科研项目和教学改革研究项目。
澎湃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在蒋华文跟张代远读研究生期间,张代远在蒋的论文中期检查考核上写了一些对蒋极其不利的评价。在学生论文工作态度一栏中,张填写着“很不认真”这样的评语。按目前进度,导师认为能否按时完成学位论文一栏,张则写出“不可能”。检查评定等级中也说明“实际完成工作量较少,近期也无望出成果”。在学生是否擅自外出实习一栏中,显示“是”。
与蒋华文本科与研究生都同班的小强(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蒋华文在校期间非常认真。张代远后来之所以对蒋不闻不问,与蒋在校期间不上缴实习费有很大关系。
从1月25日到1月28日,澎湃新闻记者多次拨打张代远的手机,均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给他发了多条短信,他也一直未回。根据张代远公布的邮箱及QQ号,澎湃新闻记者多次添加也未果。澎湃新闻记者前往张代远曾留给学生的“家庭地址”,家中也一直无人。据张代远的邻居说,张出门的时间与一般人“不太一样”,“很少见到张本人”。
蒋华文的表哥戴杰说,表弟离开后,家属从网上了解到一些信息,他们对校方说,希望张代远能参加孩子的告别会。如果张代远参加了告别会,家属也就原谅他了。但当天张代远并没有出现在告别会上。
1月27日晚上10点许,南京邮电大学官方微博发文表示,“我校研究生蒋同学不幸坠亡事件发生后,网络上出现相关帖子,学校对网帖反映的问题高度重视,已着手进行调查核实,并将依法依规处理。”
据了解,南京警方已将蒋华文生前使用过的电脑和手机拿到了警局。警方告诉家属,因为电脑与手机均有密码,目前警方还未能打开。
1月28日,澎湃新闻记者致电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中央门派出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还不方便透露更多消息。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京邮电大学,张代远,蒋华文,跳楼自杀

继续阅读

评论(56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