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生存暗黑小指南:硕博士生遭遇不公应该怎么办

端木异

2016-01-31 16: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高校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乌托邦。可能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却毫无知觉地被推到了悬崖的边上。 视觉中国 资料
1月25日早晨,南京邮电大学研三的蒋华文同学跳楼身亡,在各家社交媒体上该校的学生们爆发了,对其导师张代远进行了口诛笔伐,“从03年他开始带研究生到16年,同门师兄弟们忍了13年终于忍出一条人命出来,可怕的不作为、可怕的沉默、可怕的自私自利之心!”
很多高校对于硕士、博士生来说,是一个“险恶”的地方。学校的结构决定了现在的学生就是弱势的群体。作为一个过来人,这种情况我并不陌生。写下这些建议,是给南邮的学生们的“高校生存小指南”,更多的是希望能对面临不公正困境中的硕博士生们有所帮助。
1、首要的,也是最重要的!不要用自杀或者自残来抗议一时的不公。
做好心理建设和情绪管理,是这种情况成功的关键。北邮五连跳事情发生后,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讲了一下自己做好情绪管理的个人经验和手段。似乎看起来也非常适合被逼到绝境的南邮的同学们。当你迷茫困惑,找不到方向的时候,应该意识到有的时候,错误并不一定在你身上;遭遇不公,被人欺负,经常是没什么道理的。即使是头脑清晰、人品端正的人,也仍然会有可能面对完全无法还手的不公和恶,或者陷入看不到希望的绝境中。拳头落在身上又打不过的时候,就不要去考虑如何还击,而是先承受它,哪怕是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如何减缓拳头的冲击力上,也比无谓的抗争更能保全自己。先自救,而不是急于还击,用自己的性命来抗议一时的不公。
无论是跑步、器械锻炼、读书或者发展一门新的爱好,请一定要发展出适合自己的一套情绪管理方式,避免自己陷入抑郁情绪中。否则一旦有抑郁症,情况就很容易失控。如何不让自己被负面的情绪碾压和吞噬,决定了你能否置于死地而后生,从逆境中一点点坚持走回到正轨上。
2、一定要学会保留证据。
当你发现你的教授、导师,或者辅导员有可能对你有歹心的时候,一定要避免和他/她单独接触,特别是在学校外较为私人的地方,比如导师家里。
如果有不得不去的情况,那么你应该做到:和该导师的一切非公开场合的谈话,请准备录音笔。手机装录音软件,每次通话都保留录音,总能有用。此外尽量用书面沟通,保留好邮件短信、收条发票(如果发票要交出去的,那么请拍照记录)、照片,等等证据。特别是女生,被性骚扰后经常很难取证而不了了之。厦大的“青春大篷车”事件当事人举报吴春明,其中短信和照片的佐证有很大帮助。
请用证据说话。
3、不要害怕举报。
国内的信访、举报制度其实没那么糟糕。糟糕的是,官僚机构为了避免麻烦,把举报的细节都隐藏起来。
第一,要把举报程序和途径搞清楚。一般来说,学院或者系内的问题要先向学院反映。认真阅读校规手册,一般有相关受理期限(如多少个工作日内必须给回音)。虽然基本可以肯定没人理,但是这是必要的程序,因为你“申诉以后没有得到合理合规的解决”这件事本身就是你进一步向上反映的依据。否则,上级单位可以直接以“越级申诉”、“要求下级单位协调”等理由把你的申诉发回到下级单位。这时候要注意保留“你已经申诉过了”这个事实的证据,不要心疼挂号信或者EMS的钱(顺便说下,不要用快递,顺丰也不行)。
第二,发给学院后,再发给研究生院,再等研究生院的处理结果(或者是没有结果)。一般来说,学院或者研究生院都有处理这类事情的时限,你要查清楚。如果没有结果,或者结果不合理,那就发给校长,一层一层来。如果没有收到回执,即可以“校方未按照文件相关规定处理”作为理由来进行下一步申述,市级、省级,挨个寄过来。写给学校信访办、教育部、教育部信访办。如果是学位问题,那么可能还要先写给学校学位办,然后可以一路向上写到国务院学位委员办。如果没有回应,修改一下发到国务院学位委员办的信访办。如果有性骚扰或者勒索学生财物的情况,向纪委举报应该也可以。
补充一下,有热心人士告诉我,目前只要举报对象是党员或公职人员,通过信件,信访,网络、电话向纪委举报都比较有效。如果是实名举报纪委还必须按照要求回访,也会严格为举报人信息进行保密。但是由于高校的行政级别比较高,请向省纪委或中纪委进行举报。 举报内容方面除了格式,措辞和行文外,更重要的是要提供完整的经得起验证的证据,要方便有关部门开展调查,缺少证据或者调查后形不成完整证据链的,都无法立案查处。供参考。
总之,多尝试不同的途径。
第三,注意文书规范。文书格式尽量要规范,显得有说服力,不要在文书里大段控诉或者讥讽,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要讲道理谈事实、展现逻辑,引用相关管理条则和校方规定、文件。一份排版、格式、书写都很规范的文书,能够显示出投诉人基本的学术写作素养,也更容易提升自己言论的可信度。官方部门每天都要收到和处理大量的信件,写得漂亮又严谨的文书和材料其实是非常少见和impressive的,对此申请过国外学校的同学一定同意。
每年高校都有这样申诉成功的学生,不要放弃。对于个体户穷学生来说写信的成本非常低,考验你们文书功力的时候来了。
不要忘记,所有发出去的东西都要备份。
第四,当对方给出解决的方案时,哪怕方案不合你的心意,一定不要直接拒绝。给出方案就代表对方有妥协的余地,那就是可以谈。此时切记两条:谈判之前一定要查清楚你的权益,在合理合规的范围内最大限度争取你的利益,比如张教授这个例子上,不要在你个人和学校谈判时提“开除张教授”,“拿张教授游街”之类不合实际、学校根本不可能做到的要求;同时记得保留证据,谈判一定要录音或者留下书面记录。如果谈不成,你还可以接着举报。
第五,不要怕麻烦。很多情况下,自己重大权益受损的学生,会出于怕麻烦心理,什么事都不干。比如说,当你向教育部发出一份申诉后,如果很长时间还没有回应,谦卑而得体地发一封信,把材料重新附上,询问为什么过了规定接受受理的期限后,仍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是不是因为邮件丢失了。有的时候确实会因为处理的人粗心或者遗失而导致你的申诉没有被受理,多问一次消耗不了你多大的精力的。请根据具体的情况修改你的措辞。
第五,举报的问题在于,很多人举报错了地方,或者用错了方法。好比投诉快递偷了你包裹应该去找国家邮政局举报,你一直去联系消费者权益协会,当然得不到回应。而且现在有些学校会故意在举报和投诉上设置一些门槛让学生找不到地方来维护自己合理的权益,所以,请多钻研学校的各种手册,多查教育部、国务院相关文件,并善用百度谷歌。
4、要学会谈判。
如果要找领导面对面谈话的话,也请遵循从下往上、一层一层找上去的原则。要带上所有的证据和文书,把你们的诉求明确表达出来,不要只会跟校领导掉眼泪求情,因为领导不是一个好的倾述对象。也可以团结起来向校方和研究生院施压,具体方式多种多样,大家一起约个时间找院长抗议(院长被烦死其实也不能把你们怎么样),集体签名情愿,都是常见的做法。校方一般希望学生们忍气吞声毕业走人,请不要天真地幻想学校官僚们会为你们着想。要有理有据,如果可以请带个记者当然最好不过。如果官方给予了承诺,请记得要求正式的书面记录和回馈。和校方管理人员谈话要录音和记下他们的工号或者名字。谈判是一门学问,具体策略可以参考一下市面上的商务谈判书籍,毕业后这也是一个很有用的技能点。
(当然我其实是建议像这种引起极大公愤的教授,你们又不是单枪匹马,大可叫上记者,集体蹲点校长办公室门口,要求过年前解决掉这个问题,要求可以是:开除/停止续聘/停止该教授招收学生资格,我看行= =)
5、学会保护自己,不要害怕拒绝。
准确地说,这种人得手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如果你们能做到他当时一开口提出不合适的要求就拒绝,一有不合适的举动就表达异议,硬气一点,可能以后情况会好很多。很多学生都比较软弱和天真,在涉及自己重要权益的时候早早让了步。一般为了稳定,会有同样是底层的辅导员或者学工办老师会来找你谈话,如果是怕你轻生那是比较好的,但是如果对方是劝你放弃,你得知道你完全有理由拒绝这样的“建议”。由于我国现在没有明文禁止师生恋,甚至也没有建立相应的反性骚扰机制,希望女同学们尤其要意识到师生恋并不是什么对等的美好恋爱关系。不学会保护自己,国内你没遇到吴春明,国外你也会遇到Geoffrey Marcy。不要当包子,说出来。
我们的学校教育一直在把优秀生培养成温顺的乖孩子,以至于相当多的学生,连起码的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最终导致缺失的这一课要用自己的性命补上。
6、尽可能地收集信息,多多向不同渠道寻找帮助。
请利用好学校的规章制度手册以及内部的信息渠道,如果是网络发帖,则做好被泼污水和遭辱骂的心理准备。同时保证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作为呈堂证据,为你日后扳回一局。准确地估计好自己的形势,可以利用的人脉,计算自己剩余的弹药和survive的几率。最好用本子写下来,梳理清楚思路,制定好可行的计划和备案。
多多认识律师、记者、高校工作人员、博士生和做心理干预的工作者,经常可以从他们那里获得有价值的意见和分析。不过不要把希望放在单一的渠道上,比如记者曝光,比如学院的教师身上。目前国内高校的情况是,流水的学生铁打的教职,青教现在也是金字塔的底层,他们常常有心无力。教师之间因为要处理好同僚之间的长期关系,所以很多人不会愿意牺牲自己来争取受害学生的权益,要理解他们的苦处。
7、用最快的速度反应。
被导师恶意卡壳(不让你参加答辩、不给你送审、打招呼让你答辩挂掉),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反应,拖得越久越不利于解决,timing很关键。很多人会劝你忍一忍,其实,在学校里,刚发生的事情,比如答辩,只要还没有形成正式的文书(比如你的答辩委员会主席还没写完报告交上去),都还有转机。
以上一共7点请全部用上。要发声,不要沉默,要让所有人知道你遭遇了不公,这没有什么好害羞的,毕竟就算是家养的动物,被杀之前都会号叫抗议。动用你所有的能量,灵活表达和抗议、去谈判要求换导师或者增设第二导师、搜集导师指导不力的证据、再组织文书向上反映、去向同门前辈比如博士生们求助帮忙分析导师这样做的原因。
高校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乌托邦。可能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却毫无知觉地被推到了悬崖的边上。要么是导师卡住你,不仅让你做免费劳动力,还要你出钱给他/她办事;要么是导师喜怒无常,一不高兴就卡掉你学位证,运气好会给你一个毕业证或者肄业证;更可怕的是,年近/过半百的导师对你提出性要求,你却担心学位和工作,没法拒绝。可能你既没有任何后台,也没有背景和关系,也许还有助学贷款没还,却甚至丢掉了找好的工作或者一时找不到新工作的时候,大概就是最糟糕的情况了。当然往好处想就是反正已经是谷底了,不可能更糟糕了,回到第一点,请不要自杀。
各人的情况都有不一样,社会学有一个讲法叫做“弱者的武器”,请灵活变通地处理,保持信念和勇气,请相信自己站着也可以拿回本来就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凡是建议你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都是嘴炮居多,谁真信了去对渣导师动手,请做好输掉所有筹码的准备,本指南里的每一条都无法把你从悬崖边上拉回来。
最后,如果拿到了想要的结果,我个人建议你们不要和恶人打没有必要的持久战,否则抑郁症和自杀是很容易的事情,正所谓“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恶龙”。你们有自己的人生,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扭曲了对世界的看法,牺牲掉年轻人宝贵的善良和正直。要用剩下的力气,去答谢给予自己帮助的人,去改变这个丑恶的现实,而不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让自己变成和张教授一样凌辱弱小的人。
我也希望冷言冷语的人看清楚,被逼死的学生根本不是因为仅仅遇到了一个人渣就跳了楼。“青春大篷车”当事人战斗了六年,要面对的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吴春明,而是整个学院、整个高校系统都出现了问题。即使有很正直的老师,也会被卷挟其中动弹不得,这才是令人绝望的地方。答辩的时候第一个发声的人决定了你的死活,其他人哪怕是答辩主席也只能默默地选择站队在自己的同事而不是学生的旁边。我的一位学妹就是这样眼睁睁看着老师们到处借涂改液把她的答辩成绩从优秀改成了不合格。高校系统里,一个不端正的教授要碾压一个硕士生或者博士生,他甚至可以不需要亲自动手。毁掉一个年轻人,他可能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如果可以,我甚至梦想以后自己发达了,建立一个高校学生权益基金会,帮助所有弱势的硕博士生特别是女孩子们保护好自己。上个月是北邮五连跳,这个月就轮到了南邮。没有人知道丧钟敲响的时候,下一个是不是自己。
不要虚耗在网络舆论战上了,行动起来吧。
责任编辑:谢秉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校,生存指南

相关推荐

评论(1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