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灶日话灶王:这位神仙有妻室?爱吃糖?

戴望云 / 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研究所

2016-02-01 09: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日送灶。
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又称“小年”,在传统民俗中,是送家中灶神上天的日子。
灶神,也称“灶王爷”、“司命灶君”等,神位在锅灶之上。其神像中常常身边伴着灶婆,宛若世间最普通的夫妻家庭。人们以他为“一家之主”,因为他平日里负责监督一家老小的善恶功过,到年末时上天奏报。为了防止他老人家向天帝打小报告,人们会在送灶时“贿赂”他一些好吃好喝的。
中国人爱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在传统中国,举头之间,与人们的茶米油盐相随的灶君,无疑是存在感最强、和人最亲近的一位神灵。用现在的话来说,也着实是有点萌的。
“灶神”就是“火神”?
我国对灶神的信仰历史悠久,早在先秦时代便已有之。一般认为,它起源于古老而原始的火崇拜。由于对火的发现与利用,人们才由茹毛饮血过渡到吃熟食。一个燃烧的火堆,对原始人来说便是他们的灶。当野外的火被人们引入居室,改进为火塘乃至搭起炉灶后,原本因对自然力的崇拜而生的“火神”,就演变成为了人类居住空间里司灶火的“灶神”。
比如“炎帝”。《淮南子•氾论训》:“炎帝作活火,而死为灶。”高诱注:“炎帝,神农,以火德王天下,死托祀灶神。”再如“祝融”。孔颖达注释《礼记•礼器》:“颛顼氏有子曰黎,为祝融,祀以为灶神。”而重黎的弟弟吴回,在重黎之后复居火正也担任“祝融”,同样也是“火神”与“灶神”的合体。
“火神”登堂入室成为“灶神”,其权力范围逐渐扩大,除了掌管灶火,后来慢慢变成了拥有监察和庇佑一个家庭的全面职能,如《敬灶全书》中所说,“受一家香火,保一家康泰,察一家善恶,奏一家功过”。
“灶神”是男还是女?
现在我们所见到的灶君,都是男性的形象。可是《庄子•达生》中说“灶有髻”,而晋人司马彪又进一步解释“髻,灶神,著赤衣,状如美女”,这是怎么一回事?
从古代的文献记录来看,灶神形象确实曾经有男也有女。《太平御览》卷五二九引东汉许慎《五经异义》云:“灶神祝融,是老妇。”汉代的经学大师郑玄亦持相同说法。而其他一些文献中则提到,祭灶或祭火的仪式是由年长的妇人来担任主祭。若论其由来,乃是因为灶与炊事紧密相联,而女性正是家庭性别分工之中主掌炊事者。
当然,随着后来儒家文化与男权占据绝对主导,灶神作为“炊母神”的形象逐渐褪去。到汉后,灶神基本已是男性形象,女灶神只留下了一个“状如美女”的模糊想象,或者作为男性灶神的配偶“灶王奶奶”而伴其左右。再到后世,女性失去了正统意义上的参加祭灶仪式的资格,民间谓之“女不祭灶”,而宋代范成大《祭灶词》中“男儿酌献女儿避”,说的也是这回事。
然而,我国少数民族的风俗仍然保留有比较浓厚的原始观念。一些少数民族的火神/灶神便是“老婆婆”的形象,穿着红袍或裹着红布以作为“火”的象征。
灶神有名字吗?灶王奶奶有几位?
尽管女性退出了灶神的主位,但是自然之火被驯化为人工之火,这位神灵的人格化、世俗化日益显著——受多了人间烟火的灶神,与凡人一般有了配偶,夫唱妇随。《五经异义》中说:“灶神姓苏,名吉利。或云姓张,名单,字子郭。其妇姓王,名抟颊,字卿忌。”隋代杜公瞻注《荆楚岁时记》,也沿用了这种说法。而到唐代时,关于灶神夫妇的传说中又多了六个女儿。灶神家庭的出现,正是世俗社会伦理意识增强之后,在神灵世界的一种投影。
民间年画之中,我们一般是看到灶君夫妇二人。但有的灶神像中,“灶王奶奶”有一左一右的两位。山东民间故事里说灶君“张郎”的这两位夫人,一个叫“郭丁香”,是原配,一个叫“李海棠”,是续娶。张郎曾背弃了贤惠的原配,但最终吃足了苦头,再与丁香重逢之时,他羞愧难当,扎入灶中死了。因其真心悔过,所以张郎被玉皇大帝封为“九天东厨司命灶王府君”。这是一个弘扬传统美德的故事,但故事后面却也是世俗伦理的逻辑:“齐人有一妻一妾”,世间的男人以之为理想,那么作为“男神”的灶君,也该享得“齐人之福”吧!
灶神为什么要吃糖?
鲁迅在《送灶日漫笔》中这样写:“灶君升天的那日,街上还卖着一种糖,有柑子那么大小,在我们那里也有这东西,然而扁的,像一个厚厚的小烙饼。那就是所谓‘胶牙饧’了。本意是在请灶君吃了,粘住他的牙,使他不能调嘴学舌,对玉帝说坏话。”
送灶日,北方多在腊月二十三,南方多在腊月二十四。也有所谓“官三民四”的说法,意为官府在二十三日,一般民家在二十四日。只是这样的“规矩”也并非铁板一块,而老百姓的心态是怕送灶迟了得罪了神灵,所以宁早勿迟,多在二十三日晚间送灶。
送灶的祭品,古时有一个高规格的配置,就是“黄羊祭灶”。有人认为这是杀羊来献祭,但也有人说所谓“黄羊”其实是“黄犬”。不管怎样,这种“高配”后世已不盛行,民间最普遍的祭品是鲁迅文中所说的“胶牙饧”,也就是“灶糖”。
灶糖是用麦芽糖来做的,有抽为长条形的“关东糖”,也有拉制成扁圆形的“糖瓜”,但无论形状如何,都是“盘中有饴凝作脂,愿神口舌甘如饴”,希望灶神食用之后,上天说的全都是甜言蜜语。当然,也可以用火把糖融化,直接涂在灶神嘴上把嘴粘住,让他一句坏话也讲不出来。如果这还不够,也可像宋代《东京梦华录》中所说的那样,“以酒糟涂灶门上,谓之‘醉司命’”,让灶神酒饱饭足,醉醺醺地上天去,莫要议论人间是非呐,最好还能带些天上的赏赐回来。
送灶的祭品有着丰富的地域性。江南地区的人们送灶时,会供上糯米团子或赤豆糯米饭之类,总之都是些能甜掉牙、粘住嘴的东西。上海人还喜欢用荸荠、茨菰,荸荠形似元宝而带着福气,“茨菰”用上海话说起来好像“是个”,灶君吃了,口中只需“是个、是个”地应承着便好,坏事就统统丢一边不会被提及了。
灶神与人日日相处最为亲近,所以人们尊敬他,但又忍不住要调侃或戏弄他,人们也把自己的生活方式与喜好投射在他的身上。所以,这样想来,这位萌萌哒、爱吃糖的灶君,到了现代,会不会也爱上甜甜的巧克力球呢?
灶神换岗去,人间“赶乱岁”
人们对灶神的期盼,是“上天言好事,下界降吉祥”。所以“上天”和“下界”,都有一个仪式。送灶的仪式是献完祭品后,把旧的灶神像取下,和一匹纸马一起烧掉,条件好、厚待神灵的还有纸扎的车舆或轿子。这就样,灶君便是送上天去了。
新的神像要等接灶时再设上去。接灶一般是在除夕,也有在初一甚至晚到十五上元夜的。接灶仪式要简单一些,供些瓜果即可,也烧一匹纸马,意思是送马去接灶神,好叫带着金银赏赐的他快快回来,切莫迷了路把财宝丢在了别人家。
灶神到天上述职换岗的期间,人间没有神灵进行督查,所以这段时间里,百无禁忌,凡有作为,不择历书,民间称为“乱岁日”。“二十四,扫房子”,人们一般在灶神离去后去先清扫屋宇。之后,嫁娶之类的事情,若平时未能择得吉日,这时候便可以进行,因为自扫尘日至除夕,乃阴阳家所谓新旧交承、无所禁忌的时期。当然,其实更重要的是,岁末年终,人们正好有了人力和物力,来完成婚礼这一项复杂却又重要的人生仪式,尤其对下层的贫民来说,更是如此。时至如今,“赶乱岁”习俗已经衰微,但腊月依旧多婚娶,仍然可以说是“乱岁”留下的记忆的痕迹。
仔细想来,岁末诸神朝天之后,人们依然“如神在”般规避禁忌的虔诚行为,与自己所宣称的神的“不在场”是有矛盾的。而对待灶神的敬祀与戏谑,也同样如此。然而这就是民俗,人们创造出民俗,来调节生活的秩序,于是它既需要神圣感的存在,又得遵循实用与功利的民间逻辑,所以难免露出些滑稽的地方,但终归是关于生活的、有趣的智慧。
思想
我是民俗学研究者戴望云,关于节日民俗的问题,问我吧!
戴望云 2015-09-26 282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张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送灶日,灶王爷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