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赵英俊,他写的歌会洗脑

澎湃新闻记者 钱恋水

2016-02-16 07: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大王叫我来巡山》(03:57)
在一个行业沉浮的时间久了,多少能摸到一点门道。如果混到近而立才等到时来运转,那么这样的人常常有点意思。
去年,赵英俊为四部电影写歌,《港囧》的《清风徐来》,《唐人街探案》的《唐人街》,《煎饼侠》的《煎饼侠》,以及《万万没想到》的《大王叫我来巡山》和《万万》,也在电影里露了几把脸。好坏暂且不提,总之这几部电影票房骄人,他也签进好兄弟徐峥的公司,为自己挣到“票房吉祥物”和爆炸头的脸熟。
在电影《万万没想到》中,赵英俊饰演打鼓小妖。
好歹也是明星了,赵英俊不管,照样说自己“烂命一条”,做电台混综艺泡剧组写音乐什么都干过也什么都还在干,并不是那种出了名就变骄矜的人。事情很多,又是个一个人住的糙爷们,结果把自己弄得眼圈发黑,被朋友拉去通宵喝酒排一个多小时的队吃一碗大肠面或者做电影配乐录弦乐到半夜,却都是越折腾越有劲的事情。
采访赵英俊,听他谈音乐聊电影是其一,更好玩的是听他讲沉浮,讲自己怎么从老家抚顺一个银行职员走到今天,又是怎么从一个文青变成目标精准的电影主题曲好手。
《港囧》剧照
“人怎么可能顺流而上,这是个病句”
赵英俊为《港囧》写的《清风徐来》还没出世王菲就已经答应献声。歌写出来果然很“王菲”,是写歌人想象中王菲的腔和调。毁誉参半,誉的是熟悉的王菲调性和又豁达又刚烈的那股劲;毁的多是诟病歌词,觉得语义不明故作深沉,说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赵英俊很自信,“我觉得这首歌最好的就是歌词,说不好的,是因为太年轻。”
如果知道这首歌的眼,会更容易理解写歌人的意思。“写出‘顺流而上’四个字,这首歌就出来了。这是个病句,人怎么可能顺流而上呢?年轻时候都喜欢拗着来,年龄大了才发现应该顺着来,顺应周遭,才能更好地活下去。”
他更拿手的,是写旋律上口内容接地气,让你听两遍就洗脑的歌。一首《大王叫我来巡山》“嘭恰嘭恰”地卖萌,能记住的也就一句话,但是这部电影卖的不也就是一堆段子和乐子。一首《煎饼侠》他一定夹带了私货,“星爷说没有梦想,就都是咸鱼”,这遥敬星爷的无厘头的梦想,凡是有过一刻发现自己渺小的人都能认同。
“为电影写歌是命题作文,我混得久了,很容易能知道这部电影要的点是什么,所以才能写得准。”比如《唐人街探案》的《唐人街》,“其实就三个字,唐人街。‘请问走多久才到唐人街’出来,一首歌也就出来了。唐人街是什么,是乡愁,是怀旧。要有中国风吗?要有,所以就用五声音阶。要用生僻字吗?用了也写不过方文山,那就平实一点吧。”
赵英俊
赵英俊形容自己写歌像玩数独,抓到题眼,顺势而为,剩下的就是慢慢填出一首歌。因为喜欢电影,参与编剧,所以往往题眼找得极准。他喜欢说“知难行易”,认为写歌和做电影都是,有想法总是最困难,后来的部分反而就简单了。
但情况也并非都是如此。他玩过最长的一次数独游戏是《万万没想到》的《万万》。“这首歌我几乎想了半年,因为网剧的主人公每次最后总是会说一句‘万万没想到’,所以这句话也必须是我歌的最后一句。”
写出来的歌里面他“啦啦啦啦”用掉了一半篇幅,“别人肯定想这人傻啊,这首歌怎么会想半年。”但是那些碎在歌里的有心无力,“提出问题花费的力气,永远都不够解决问题”,可能是这个“北漂”、“海漂”连轱辘转的爆炸头青年需要很久才咂巴出来的东西。
上海没有问题,只有答案
赵英俊来上海的时候只带了一个包,一把吉他。他在上海做过103.7的音乐节目DJ,反响挺不错,“下雨就放下雨的歌,下雪就放下雪的歌,走的时候心里难过,放了很多告别的歌。”也有段时间“天天像傻X一样混在东视录节目,做综艺咖”。他在上海住了四年,至今仍然觉得这是最好的城市。“上海让你活得有尊严,但是如果想做点事还得去北京,风沙漫天也要去。”
离开上海的时候,赵英俊带走了十把吉他28个包,到北京重新开始。
他的朋友圈有一条状态:“上海没有问题,只有答案。”北京则全是问题,需要他一个一个去碰。
2009年,赵英俊(右)与徐峥一同出演电影《夜店》。
2015年9月,徐峥、赵英俊现身《中国好声音4》。
大家都知道赵英俊和徐峥是好朋友。问赵英俊,徐峥是你最重要的贵人和转运点,还是只是到了北京之后一串人事里的一个?赵英俊说:“他是其中的一个,还有很多人事,一步顺了就全顺了。”
他其实还不知道今年会收到多少歌和电影的邀请,但是相信只要做好一件事,另一件事就回来了。这些年除了写歌,他发现自己做演员也还不错。“都是些配角,但是我可能还是有天分的。”
嘻嘻哈哈的角色,简简单单的音乐,赵英俊的理念听起来简单粗暴:“让一首歌容易记是基本道德,否则就是不努力。”
很容易让人以为他是个自信爆棚的北方老粗,殊不知这是想明白一些事之后才敢出的“狂言”。
“小时候我也是个文艺青年,看了很多电影。看诺兰的就一定比贾木许高级吗?听Nirvana和Radiohead就一定比流行歌曲有品位吗?”学金融出身的赵英俊玩过乐队唱过酒吧,现在回头看却觉得当年的歌形式大于内容。
有些人在青春里写出自己一生最好的东西,有些人未必有激越的青春才情,磕绊过后却能够摸出门道,至少能成为谋生的手艺。对赵英俊来说,他觉得自己早已过了想表达自己的阶段。“真的让我写自己,我反而无话可说。但是命题作文却很有趣,比如《唐人街探案》给了我这个设定,我可以去自由地想象。如果不是这个命题,我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去写跟唐人街有关的歌,写了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唐人街探案》剧照
艺术比生活好玩,所以他马不停蹄,甘愿把自己放在一个很小的位置,在很多人眼里唯恐避之不及的泡在剧组或者综艺里耗时间都变成有乐趣的事。“累了的话睡一觉并不能解决问题,最好的休息是去做另一件事情。”
艺术对赵英俊来说也不是阳春白雪。曾经是,他也依然有自己喜欢的超级冷门的乐队,但是他已经不认为这是艺术。他说不记得自己是哪天突然想明白了“什么是艺术”这个问题,反正现在他的答案是:“雅俗共赏的才是艺术,比如《这个杀手不太冷》,我妈不懂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但是看完她就哭了,觉得好看。比如《My Heart Will Go On》、《Knockin’ On Heaven’s Door》、《Let It Go》,有谁会觉得不好听吗?”
因为想明白了这个问题,所以能不能写出超级牛x的作品,会不会被别人批评自己的歌俗,突然眷顾他的运势会不会拂袖而去,很多东西他说自己都不是太在意了。“并不存在运势过去或者时代过去的说法,只是看愿不愿意。比如李宗盛那么久写了一首《山丘》,一下子把这一年的歌坛都给比下去了。只是他想不想的问题,也许哪天罗大佑也发了个大招,让人惊呼‘我x果然是罗大佑!’”。
他作了个比喻:“就好像我不健身不代表我不会去,只要给我个让我愿意去健身的姑娘,我立马就去做。”这就是他关于自信和焦虑的答案,非常简单,大概就是一个丢掉包袱的过程,所以这个爆炸头小人物才能一路走到现在。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赵英俊

相关推荐

评论(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