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肥15斤三月不洗脸,秦昊拍《长江图》吃的苦不比小李子少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6-02-22 17: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长江图》中的秦昊。
“秦先生”曾经很闲,一年一部电影,精挑细选,品质保证,把欧洲电影节红毯走得倍儿熟练,但电影终究太小众,以至于他的同学们都以为他退出了演艺圈,他却把那段经历看做人生中最惬意的时光。前两年,因为和伊能静恋爱结婚,他一度被爱晒的“微博女王”推到台前,有时不得不与八卦为伍的他也一度茫然于“原来拍了那么多好电影给中国电影长了那么多脸不算红,谈个恋爱就能红”的荒诞。
三个月时间增肥十五斤,不洗脸,每天睡前狂喝水为了让眼睛肿起来,直到有一天秦昊一照镜子发现自己都有了导演杨超的影子。
“秦先生”最近有些新闻,分属他的不同生活截面,也像不同时期的生活状态在某个时间点都汇合起来。四年前拍的文艺到不行的《长江图》让他再度入围柏林影帝之争;上了热闹的喜剧真人秀《欢乐喜剧人》的举动被老朋友王小帅评价为“疯了”;4月要上映的《火锅英雄》是部十足的商业片,同场飙戏的陈坤、白百何都被高票房加持过;以及老婆伊能静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怀孕,煲着鸡汤晒着幸福就要给他“生猴子”了。
看似和“文艺片男神”毫不搭界的电视节目《欢乐喜剧人》上出现了秦昊的身影。
这届柏林电影节,被许多导演看作是“最被低估的男演员”的秦昊带着他的《长江图》又一次走上了柏林的红毯,影片获得了杰出艺术贡献银熊奖。对欧洲电影节颇有经验的秦昊在谈及奖项时认为,其实《长江图》更符合戛纳的口味,毕竟柏林一直钟爱的是政治题材。有人开玩笑说他在欧洲三大的影帝“陪跑之旅”堪比小李子了,今年小李子获奖呼声颇高,因为《荒野猎人》拍得各种拼大家都有目共睹。其实秦昊的这部《长江图》拍得也是蛮拼的——三个月时间被导演忽悠去住在一艘名叫“五星游轮”的破船上不下岸,增肥十五斤,三个月不洗脸,每天睡前狂喝水为了让眼睛肿起来,直到有一天秦昊一照镜子发现自己都有了导演杨超的影子。
而另一个原本看似和“文艺片男神”毫不搭界的电视节目《欢乐喜剧人》上也出现了秦昊的身影。其实排小品这件事并没有那么让人大跌眼镜,读中戏的时候秦昊的功课就很好,能编很多段子,自己排一个,再把多出来的主意分给没主意的同学。所以他在班里还得了个绰号叫“秦艺谋”。
两年前的柏林电影节,秦昊坚持带伊能静一起出席,曝光了这段相差10岁的姐弟恋。这一次,在家养胎的伊能静在微博上细致地回忆了当年走上柏林红毯,感受“人前的爱情”的甜蜜温情,并隔空表白“只想站在红毯外,牵着你父母的手,一起凝望你发光”。而当了爹的秦昊也坦言自己性情受了影响,生活里的种种都变得感恩宽容,等不到柏林颁奖走完红毯看过首映就赶回国陪老婆孩子。
借着这一波家有喜事,又上电视,商业片也即将上映的劲头,秦昊的宣传团队开始放话“文艺男神转型”,秦昊自己倒是不以为意,“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别人的标签对于我来说不重要。”
对国际电影节“陪跑”很有经验的秦昊,带着他的《长江图》又一次走上了柏林电影节。
【对话】
“《长江图》更适合戛纳”
澎湃新闻
:你说过这是你拍过最苦的一部电影,那是什么原因打动你愿意接下这个角色?
秦昊:我第一次认识杨超是在2003年《青红》去戛纳的时候,当时杨超有一部叫《旅途》的片子也去了戛纳。我们一起聊,我就觉得他是个非常有想法的导演,说一定要合作。8年后,2011年,他拿着《长江图》的剧本来了。我看完剧本,当时的感觉就两个字:热爱。感觉这个剧本拿到《十月》《收获》直接发表也没问题。这个角色和我也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所以就觉得一定要演这个角色。
澎湃新闻:相似之处是什么?
秦昊:我的经历多少和高淳有些相似,他是个不得志的诗人,最后不得不放弃梦想去子承父业做船长;而我从中戏毕业后,就觉得自己一定要做罗伯特·德尼罗这样的演员,三年时间我推掉了所有的戏约,以至于很多人以为我不演戏了。所以从塑造人物的心理上来说,我是很有信心的。
澎湃新闻:除了船上生活的艰辛,在表演方式、拍摄方式上有什么新挑战?
秦昊:表演方式上来说,这个人物的心理、生理状态和四年前的我都很不一样。那时候我更年轻,高淳其实已经是个中年人了。从生理来说,我不得不增肥15斤,三个月住在船上完全不洗脸,每天睡觉前不停喝水,这样第二天才能很肿。就挑战来说,就是真的时间很长、很苦,一场戏拍好几次,每次等船开到机位,可能就是好几个小时,感情酝酿好,时间过去了,感觉没了。
拍摄方式也是完全不同的,以前都是摄像机和演员为剧情服务,但是这次真的是在为景色服务,导演更想用长江流水来表现生命和时间的主题。
澎湃新闻:这部电影观众在理解上有门槛吗?
秦昊:说大了这是一个魔幻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但是对于我来说,这部戏最重要的就是男女主人公之间的情感,如果观众不相信这个爱情,那观众还看什么?无论是高淳和安陆,还是高淳和他的父亲,这两条感情线都是我认为电影里最重要的内容。
我觉得一部电影不应该告诉观众你要想什么,而是让观众去想象,所以没什么门槛,愿意的话可以看风景如画,喜欢爱情的可以去看爱情,喜欢更深解读的也可以一直解读下去。
澎湃新闻:《长江图》有野心用一段旅程去串联时间和记忆,在拍摄的过程中,这样独特的拍摄状态有没有激发你的某种共鸣或者感慨?
秦昊:剧本看到的时候我觉得是热爱的,非常喜欢电影虚实结合的感觉的。在拍摄中,我也是认为这是高淳寻找自我和救赎的旅程,每个人其实都有这样的经历,有一段很后悔的感情,想要去重修旧好,去弥补自己做错的事情。
澎湃新闻:作为欧洲电影节的常客,这次到柏林和之前有些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秦昊:看完《长江图》,我是认为这部电影戛纳可能会更喜欢。我一直认为柏林是政治性更强的一个电影节,但是后来觉得柏林电影节也一直在改变,接受更多的电影来参赛。
参加“喜剧人”:“不作就不会死”
澎湃新闻:参加《欢乐喜剧人》与之前的给人文艺片男神的形象不太一样,为什么会决定去参加?
秦昊:因为我是《欢乐喜剧人》的超级粉丝!每期我都看,我比编导都熟悉每个段子和每个节目。去之前也不知道这么有挑战,我说我自己是不作就不会死,但是最终这个过程和结果我都很喜欢。
澎湃新闻:从以往的戏路看可能大家会觉得你是一个比较严肃的人,怎么评价自己的喜剧天赋?
秦昊:任何一个作品的经验都是给我个人和表演积累的宝贵的经验。我不是很喜欢肢体和面部表情夸张的喜剧,更喜欢有智慧的喜剧,但是这个就很难。这次一起做喜剧人,我就发现小品式的跳进跳出,这种完全不同的表现方式和展现方式,会对我以后演不同类型的电影有非常大的帮助。
澎湃新闻:似乎你身边的朋友对你参加这个节目都挺诧异的,王小帅还说你疯了,你参加这个节目之前有参考一些朋友的建议吗?老婆对你参加这个节目给了什么样的建议?
秦昊:我是这样的人,想好就去做,做了就不后悔。Annie(伊能静的英文名)知道我没事都在看这些喜剧,听我说要去《欢乐喜剧人》,她不意外,但是她清楚这个节目的难度,也是很佩服,一直在鼓励我。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秦昊,柏林电影节,长江图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