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天内两任俄罗斯反兴奋剂高官猝死,曾计划出书曝光丑闻?

澎湃新闻记者 朱轶

2016-02-23 12: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5年年底,俄罗斯田径被指大规模使用兴奋剂,并且遭国际田联全球禁赛,俄罗斯反兴奋剂高层也引咎辞职。但争议远未平息。
今年2月的短短12天里,首任俄罗斯反兴奋剂执行总裁维亚切斯拉夫和辞职不久的俄前反兴奋剂执行总裁卡马耶夫却都因心脏问题先后猝死。
英国当地时间2月21日,《星期日泰晤士报》曝出卡马耶夫生前曾有意出书揭露俄罗斯秘密研发兴奋剂的内幕。随后,美联社也若有所指地暗示其中扑朔迷离。

2月14日,辞职不到3个月的前反兴奋剂执行总裁卡马耶夫因心脏问题猝死。
两位高官猝死,他们都有心脏病吗?
没有人能否认俄罗斯田径深陷兴奋剂丑闻。
通过俄反兴奋剂机构的前雇员斯捷潘诺夫和妻子尤利娅·斯捷潘诺娃的爆料,德国ARD电视台拍摄了震惊世界体坛的纪录片《禁药密档:俄罗斯如何制造出它的冠军们》,揭露了俄罗斯田径界大规模使用兴奋剂的事实。
而斯捷潘诺娃还有另一个身份——俄罗斯著名的800米运动员。
这部纪录片导致俄罗斯田径形象的崩塌,其反兴奋剂机构也“大换血”。
2月3日,首任俄罗斯反兴奋剂执行总裁维亚切斯拉夫因心脏病发猝死。2月14日,辞职不到3个月的前反兴奋剂执行总裁卡马耶夫也因心脏问题猝死。
“十多天里,两位俄兴奋剂曾经的负责人相继离世,不能不让人感到意外。而从两人在任的时间点看,他们掌握了这几年俄罗斯反兴奋剂领域的一手内幕情况。”美联社暗示,两人的死亡疑团重重。
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的新闻官娜塔莉亚告诉美联社:“维亚切斯拉夫有长期的心脏病史。”同时也强调,卡马耶夫是滑雪后回到家中心脏不适,妻子立即拨打急救电话,但却没有来得及等来救护车。
但前俄罗斯反兴奋机构总裁卡布里耶夫在接受塔斯社采访时表示,并未听说卡马耶夫有心脏问题,“或许只有他的太太和家人才知道。”
卡马耶夫的葬礼。
海外出版“揭黑”书籍,损害俄罗斯声誉?
两位前反兴奋剂高官本就太过巧合的猝死,因为《星期日泰晤士报》的爆料变得更加“悬疑”。
《星期日泰晤士报》称,该报记者、曾经报道阿姆斯特朗服用兴奋剂的大卫·沃尔什在去年11月21日收到了卡马耶夫的电邮,后者希望与其合作一本揭露过去三十年前苏联乃至俄罗斯研究兴奋剂的秘密实验室。
《星期日泰晤士报》称,卡马耶夫搜集了很多秘密档案,包括使用和研究兴奋剂的内容,以及俄罗斯体育部门与国际奥委会的往来信函。
不过《星期日泰晤士报》并未透露,卡马耶夫是否提供了以上资料。
沃尔什称,卡马耶夫与自己合作出书的计划并没有下文,因为,他本人并不愿意与英文不佳、且涉及丑闻的卡马耶夫合作。
不过,卡马耶夫曾经的上司卡布里耶夫在接受塔斯社采访时称,卡马耶夫曾被不怀好意的人利用,试图借其损害俄罗斯的声誉。
“有些美国出版商向他约书,他来问我的意见。我当然不能阻止他这么做,尤其是他有话要说的时候。”卡布里耶夫说,“他死前15天跟我说不想写了,说对方老是强加给他一些东西让他写。最后,他放弃了。”
安全部门介入反兴奋剂实验室?
有意思的是,有意出书揭黑的卡马耶夫曾经在公开场合抨击外界对于俄罗斯反兴奋剂工作的偏见。
去年11月初,兴奋剂丑闻爆发后,他就称西方媒体的报道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报告存在偏见,“一些内容有特别剧烈的政治化倾向。”
他以承办2014年索契冬奥会时,关于俄罗斯国家安全局人员渗透进反兴奋剂实验室的说法为例称,这是一种“具有煽动性的想象”。
不过去年年底曾参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针对俄罗斯兴奋剂报告的新西兰体育部长乔纳森·科尔曼也公开质疑,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高层充满腐败,遭受了外界的影响。
科尔曼透露,世界反兴奋剂的报告中就指出俄罗斯存在研究兴奋剂的实验室,“俄罗斯的安全部门也介入了莫斯科的反兴奋剂实验室,这让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感到了恐吓的意味。”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兴奋剂,俄罗斯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