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观察|差点把牢底坐穿的4岁埃及男孩

陶短房

2016-02-26 16: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4岁的艾哈迈德·曼苏尔·古哈阿尼·阿里
2016年2月23日对埃及司法界而言是一个值得载入史册的日子,这一天他们终于毅然纠正了一个原本足以让整个埃及司法体系成为世界性笑话的可怕错误。
当天埃及军方发言人穆罕默德·萨米尔(Col Mohammed Samir)在Facebook上用一份声明宣布,埃及司法机关“把人给弄混了”,错将一名不应被判刑的无辜者当成另一个“罪有应得的人”加以拘捕、起诉,指控其犯有4项谋杀罪、8项谋杀未遂罪、1项破坏和平罪和1项毁坏公共财产罪,并在上周由埃及法尤姆省法院和另外115名“同伙”一起被宣判,这名被弄错了的被告被判处了无期徒刑。声明称无辜获刑者名叫艾哈迈德·曼苏尔·古哈阿尼·阿里(Ahmed Mansour Qurani Ali),而理应被判刑者的名字叫艾哈迈德·曼苏尔·古哈阿尼·沙拉拉(Ahmed Mansour Qurani Sharara),因此,“显然是弄混了”。
然而许多人对军方这一解释并不满意和信服,这不仅因为上述两个名字中的最后一个字节相差甚远,并非特别容易混淆,更因为被判处无期徒刑、指控犯有如此众多“穷凶极恶罪行”的被告,只需看哪怕一眼就会100%相信他绝不可能犯罪——他至今尚不满4岁,而在被指控“杀人越货”的“作案时间”(2014年1月),他才是个两岁的幼儿而已,而那位据说和他弄混了的沙拉拉,则“已满16岁”(军方并未细说16岁系指现年,还是“作案”时的年龄)。
当天晚上,“平反昭雪”后的小阿里出现在埃及电视台,但他并未对自己的“蒙冤得雪”发表任何感想,因为他躺在自己父亲怀抱里睡着了。他的父亲泪流满面地告诉世人,两年前尽管自己百般辩解并竭力阻止,但前来“捉拿凶嫌”的警察仍不由分说将“案犯”从父母怀里带走,扔进看守所关了整整4个月,后来他在朋友和民间组织帮助下请了律师,并向法庭递交了各种足以证明小阿里年龄的文件,包括阿里的出生证明,在被关押4个月后,阿里总算回到父母身边,但指控并未取消。本以为这件事就此便会水落石出,然而谁也未能料到的是,2月中旬,荒唐可笑的判决结果赫然出台。
一些熟悉埃及状况的法律工作者和分析家指出,之所以出现如此滑天下之大稽的裁决,是和埃及当前紧张局势有关的。
“尼罗河革命”后,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几经辗转成为执政党,成立了以穆尔西(Mohamed Morsi)为总统在前台执政、以穆罕默德·巴迪(Mohammed Badie)等为实际领导者的穆兄会政府,本身就有浓厚原教旨血统的穆兄会执政一年间不断试图推行原教旨法规、政策,遭到世俗派和军方的联合抵制,最终在2013年底、穆兄会上台执政一周年纪念日过去后不久,被塞西(Abdul Fatah Khalil Al-Sisi)为首的军人推翻,巴迪、穆尔西等人被捕,穆兄会则转入地下,埃及境内属于穆兄会或本土极端组织“安萨尔教法团”(Ansar el-Charia ,现改名“伊斯兰国西奈省”Sinai Province)的极端分子更不断发动恐怖袭击,以挑战埃及军事当局的权威。2013年导致9名香港人遇难的热气球爆炸、去年10月30日导致224名机上乘员遇难的俄罗斯科加雷姆航空公司客机坠毁事件余波未平,今年1月29日(也即阿里被判刑前不久),北西奈省拉法等地又发生连环爆炸事件,导致4名军警死亡,至少5人受伤。
在这种情况下,感受到穆兄会和其它原教旨组织强大挑战的埃及军事当局摆出一副“矫枉必须过正”的针锋相对姿态,以逮捕、判刑和镇压来对抗原教旨组织的挑战,过去两年来被逮捕者已逾4万,2014年3月24日和4月28日,埃及法庭先后分别判处529名和683名穆兄会骨干、成员和支持者死刑,后一次被判死刑者包括巴迪,去年4月21日穆尔西被判徒刑20年,本月初埃及最高法院尽管裁定被指控在3年前杀死13名警察的149人死刑应予撤销,却又裁定同案另外183人死刑裁决有效。
不正常的氛围加上黑箱操作、不透明审理,令许多负责审理的法官、检察官战战兢兢,惟恐“失出”而宁肯“失入”,因为“失入”即把不该判刑的判了刑,充其量是“能力问题”,而倘若“失出”,即该判刑的没判或没重判,那恐怕就会被指摘为“态度立场问题”了。
在这种情况下,小阿里所遇到的荒唐笑话就不再显得那么荒唐了:埃及律师工会的梅塞西(Ahmed Meselhi)指出,埃及法律规定12岁以下未成年人不应被追究刑责,像阿里这样的幼儿理应一眼被看出不应上审判席,法官和检察官的所作所为简直滑稽透顶,对此律师赛义德(Faisal al-Sayed)一针见血地指出“恐怕检察官根本就没把当事人辩护律师提交的出生证明打开来好好瞧一眼”。
许多观察家指出,因为痛感原教旨分子的压力,埃及当局“宁枉勿纵”的思维定式在针对“恐怖主义分子”的制裁和司法审判领域显得根深蒂固,这种思维定式导致了很多在旁观者看来可笑、对当事人而言却欲哭无泪的荒唐裁决——阿里的判决绝非偶然和孤立的,就在此案前不久,一名被告以“充当狙击手射杀警察和平民”为由被判处重刑,而据辩护律师胡莱赖(Mohamed Abu Hurayra)称,此人“根本就是个100%的盲人”。
尽管类似案件会引发国际舆论哗然并招致批评与压力,但鉴于穆兄会阴魂不散和外来原教旨势力的威胁,埃及军政当局势必会继续保持现有的高压政策、思路,以此为根源而产生的“宁枉勿纵”思维定式也自然不会被扭转。而在当前错综复杂的国际反恐局势面前,国际间对埃及当局的压力也注定只能是有限的、有分寸的,或许小阿里最终可以获得“彻底平反”(理论上他的案子并未完全了结),但类似的荒唐一幕,或许还会在这片已知最古老人类文明诞生地反复上演。
责任编辑:谢秉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非洲观察

继续阅读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