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星期二|别急着说特朗普是疯子,没章法的背后是商人本性

沈辛成

2016-03-01 09: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压倒性的赢下内华达州之后,媒体终于无法再无视或者嘲笑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成为美国总统的可能性,特朗普在内华达赢下了45.9%的选票,比第二第三名之和还多。“超级星期二”大战在即,以历史经验来看,特朗普已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那些曾经把他归入娱乐版块的大报,如今也不得不正经八百的送他上头条。特朗普角逐总统之位,已经从一件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络狂欢,渐渐趋近于一种恒温的政治现实。
特朗普自从第一篇竞选演讲起,就一直置身舆论涡流之中,在过去八个月里,他每天都在用热腾腾的猛料填充我们视线,一路走来他已经为自己挣得了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宗教歧视自恋狂法西斯等等数不胜数的“头衔”,现如今他似乎真的有望登上总统大位,这种念头,让很多美国内外的人们害怕:下一位美国总统,真的会是个狂人吗?
要知道,这个表情滑稽发型离奇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亿万富翁,在他跨上政界前线之前,一直都是美国主流文化的一块招牌。所以他到底是不是个疯子,不能着急着盖棺定论,此处且听我举三个例子。
立场不坚定的共和党候选人
共和党的党内初选,向来有几个分水岭级别的话题,在这几个问题上的站队是考验一个共和党人是不是真正保守派的试金石。其中之一,就是反堕胎,而生育保健规划联盟(Planned Parenthood,以下简称PP)向来都是这个议题中的众矢之的。虽然堕胎只是PP众多妇科疾病防治项目中的一个,但是因其堕胎案例数量之巨,同时还接受联邦政府资助,在保守派看来等于是变着法的把反堕胎民众的钱塞进了堕胎者的口袋里。PP方面一再申辩纳税人的钱从未用于堕胎项目,但是共和党把持的国会却不依不挠,甚至以停摆政府为要挟,试图胁迫奥巴马取消联邦拨款。在十七位众口一词共和党候选人中,特朗普是唯一一位对PP嘴下留情的人。2月25日的辩论中,特朗普立场的不坚定再次遭到夹击,混乱之中他竟也没忘提一下PP的好:“我会撤销联邦拨款因为我反对堕胎,但成千上百万的女性,宫颈癌乳腺癌之类的,PP为她们提供了不少帮助。”出乎意料的,特朗普在清一色保守派的观众中,竟然收获了宝贵的掌声。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表达对PP的变相支持,早在去年八月他仍是个政界雏鸟的时候,他就用一句大白话概括了PP的争议:“他们做了不少好事的。(They do good things.)”
其次是医保。自从奥巴马2010年签署通过俗名为“奥巴马医保”(Obamacare)的法案之后,攻击奥巴马医保的猛烈与否就成为了共和党人自由市场信念的党性指标。拿德州参议员科鲁兹(Ted Cruz)来说,他为了表现对奥巴马医保的愤恨算是费劲了心机,参议院上以冗长辩论阻挠法案通过,如今竞选中更是恶言恶语不断。但是,就在一月份他的竞选集会上,科鲁兹却吃了瘪。一位奥巴马医保受益者的亲属提问说:“我的姐夫一辈子小商人,一辈子都没休假过,但付不起医保,现在有了奥巴马医保他终于有病就去看病了,我就想问,如果奥巴马医保被废止,那么替代方案是什么呢?”科鲁兹挂着面不改色的政客嘴脸没有正面回答,避重就轻老调重弹,似乎选民的安康死活与他无关。周四的共和党辩论,从医出身的卡森(Ben Carson)甚至直接说,医保不是人权。反观特朗普,他说奥巴马医保糟透了,因为效率低,因为缺乏市场竞争导致保险金高企。至于该怎么做,其实特朗普心里没谱,他提倡的跨州投保增加竞争从而降低保金的做法,其实无法适用于美国按照医院划分区块的现实,但至少在态度上,特朗普全民医保的主张在共和党人中显得颇有温度:“反正我不能忍受看见有人看不起病死在街头,也许他们能,他们没心没肺,我不能。”
其三是小布什的烂摊子。小布什是共和党手里最烫的山芋,扔了不行,捧着又疼。从麦凯恩到罗姆尼,无一不是千方百计的与小布什划清界限,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压根不提那笔烂账,更何况此次选战,小布什的胞弟杰布.布什(Jeb Bush)也在局内,何苦得罪在共和党内树大根深的布什家族。可特朗普偏不认这理,选情初期,杰布.布什的民调支持度堪与特朗普一战,两人短兵相接,杰布瞄准的是特朗普没有从政经验,缺乏起码的体面,而特朗普毫不示弱,招招指向布什政权的负资产。杰布.布什的竞选logo是他的名字与一枚感叹号(Jeb!),似乎就是要让人们淡忘他布什家族成员的身份,这如意算盘算是彻底被特朗普打乱了。去年八月第一场共和党辩论,杰布就被逼得失了态,赌气说了一句,“我哥保护了我们的安全!”。他绝不会料想到,这句为他兄弟帮腔的气话竟成为了他甩不掉的诅咒。特朗普在此后的辩论中,不停地翻旧账,“世贸双子塔是你哥任内倒掉的”,“你哥扯的谎一个接一个把我们骗去打伊拉克”。杰布越是站队靠近胞兄,其声望就越低,越是想要奋起反抗特朗普的霸凌,越是显得中庸无能。成也布什,败也布什,一个姓氏让他出头容易,出局也容易。用一句特朗普式的大白话总结布什遗产:“我们花了好几千亿,死了几千条人命,啥玩意没拿到,布什撒谎说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们明知道没有还撒谎,我们就不该去伊拉克,我们破坏了中东的稳定。”
从竞选策略来看,特朗普吃共和党的饭砸共和党的锅,好像确实是疯了。在共和党建制派看来,他是拆台的疯子;在观察家看来,他是失策的傻子。可是在民众看来,他却是共和党候选人中最有血有肉的一位,他说的都是人话、真话,说的都是连共和党选民自己也门清的大实话。说起堕胎,PP的诊所深入低收入社区为大量贫困家庭和女性提供基本的妇科疾病检查防治是不争的事实。说起医保,截至今年,已有一千八百万过去没钱支付医保的人们加入了奥巴马医保,对这个法案如果只破不立,那就是一场会闹出人命的官司。至于小布什,这位支持率跌破25%的总统,几乎是民间公认的史上最差。失去理智的不是特朗普,而是闭门造车的共和党。这一回,共和党建制派所固守的这些“党纲”,几乎被特朗普搅了个遍。
结果是什么?民意的共鸣。此次内华达州共和党初选,七万五千人现身投票,打破了历史记录,这个投票率是2012年三万三千人的两倍有余。五位候选人中,特朗普一人收获了其中近一半选票,他非但在没有获得本科学位的人群中获得最高的支持率,而且在教育程度更高的人群中也占据优势。最叫人称奇的是,连他曾经羞辱过的拉丁裔选民中都有44%的选民投了他的票(要知道他的最大的两位竞争对手可都是拉丁裔人)。因此,单纯的将特朗普的成功归功于他粗糙简陋的语言,也就是所谓的接地气,是过于片面的,他在该上纲上线时所展现的弹性,想必为他赢得了不少中间选民。他此前公开说他能够改造和拓展共和党的票仓,笼络之前不愿投票给共和党投票的人,这话看来还真不是吹牛。
外交思维和商人本性
再看特朗普饱受争议的外交策略。他宣称要禁止穆斯林入境,似要与占到世界人口将近四分之一的伊斯兰世界为敌,好像确实是疯了。然而仔细看一看,这一步棋根本不像是什么大局中的一步,而更像是鉴于欧洲难民潮的教训,再经圣伯纳迪诺枪击案催化后的一种本能的应激反应。要说整体,特朗普的外交观,不但鲜见共和党人的强硬,甚至与美国二十世纪来的全球战略布局也格格不入。美国接受俄国要求加入叙利亚战局清剿ISIS时,共和党内一片反对,视奥巴马此举为软弱。特朗普却说,你不可能一次打赢两场战争,俄国人要帮忙清理这帮畜生,为什么不可以?在以色列巴勒斯坦的问题上,被问及如何站队,共和党人清一色的表示坚定的支持美国在中东的唯一盟友以色列。特朗普却说,作为总统我不会明里拉偏架,因为这样没法谈判,我认为只有我才有那么点可能为巴以之间带来和平。在朝鲜问题上,特朗普说,交给中国去做,中国对朝鲜有着完全的控制,他们说他们没有,可是没有中国朝鲜连饭都吃不上。关于伊朗核谈判,特朗普开口闭口说它是史上最烂协议,可是他谈的根本无关美国的中东地缘政治大局,他只是埋怨奥巴马人质换少了,钱给太多了。
外交由于是特朗普的短板,所以常常成为笑柄,可他的外交思维恰恰最体现他的核心价值观:商人本性,逐利而动。任何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于特朗普而言都像是一笔生意,生意只有赔或赚,比起苦心维系盟友关系,特朗普似乎更在乎美国能从交易中拿到多少钱。阿富汗和伊拉克这两场莫名其妙的战争,耗费了美国1.6万亿美元,打了胜仗也没能霸占油田,劳民伤财,无功而返,在这个意义上,美国民众朴素的利弊观与特朗普的商业嗅觉不谋而合。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特朗普没有功夫跟选民解释美国的全球战略,他也不懂那些,他只看一条,而这一条准则他二十多年前上欧普拉脱口秀时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像德国韩国日本这样的第一世界国家,为什么我们驻军保护他们,他们非但只给那么一点钱,还大肆向美国倾销汽车手机,重创我们自己的制造业?特朗普的结论也很简单:我们的领导人蠢,不会谈生意。在观察家看来,把国际关系看得如此简化的特朗普才是真的愚蠢,可你要说他愚蠢,他一边要甩掉世界警察的包袱,一边又偏偏选了只占美国人口百分之一的穆斯林这软柿子下手来炫耀自己的肌肉,他其实根本不蠢。
特朗普不是疯子,也不是傻子,之所以看起来如此没有章法,是因为百无禁忌的大嘴之下,用来测试党性的试纸永远都是失灵的。你无法用传统的政治智慧去把特朗普限定在政治光谱的某一个坐标上,他忽左忽右,忽蓝忽红,忽温和忽极端,传统的美式政治标签,都无法完整的定位这个人。也正因为如此,政治评论家对特朗普民调走势的判断一错再错。在历届选举中,夏季高开冬季低走,次年消失不见的候选人比比皆是,他们也自然地以为这样一位电视真人秀明星,不过就是昙花一现。可是他们全错了,特朗普越战越勇,原因包括他模糊的党派身份,朴素的利弊判断,以及其依托真人秀节目长期营造的强势形象,加上美国大众文化中对大资本家的英雄崇拜,不断为他赢得新的票源。
南卡一役之后,杰布.布什退选,评论家普遍看好建制派将整合票源,认为青睐务实建制派的选民会团结在声望最盛的佛州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的背后。可是内华达的选情狠狠的扇了建制派一个耳光,卢比奥确实拿了第二,票数却不及特朗普一半。2月26日,早已败选的新泽西州长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公开为特朗普背书,更加表明建制派内部已经无法统一。很明显,越来越多的选民开始聚拢在特朗普的背后,已经有民调显示,曾经支持建制派候选人的选民,在他们的第一选择退选之后,三分之一的人都会投奔特朗普和卡森这样的非职业政客。内华达州的出口民调中,对华府的怨愤也可见一斑:在参与投票的共和党选民中,六成对华盛顿目前的局势感到愤怒,六成的人希望能有一个“局外人”去改变现状。换句话说,共和党建制派在与奥巴马八年的缠斗中,交上了一份不及格的答卷,而特朗普入场角斗的时机,恰好踩上了共和党内官民对立的最高潮。
对两党政体的挑战
比共和党内部洗牌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的兴起是对僵化的两党政体的挑衅。民主党与共和党长久以来都依靠某些个热点议题来瓜分选民,但这些议题其实早已经退化,继续为此拉锯根本毫无意义。以同性婚姻为例,皮尤研究中心十五年前的民调显示,57%的美国民众反对婚姻平权,支持的人数是35%;而截止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2015年,已经有55%的人表示支持同性婚姻,反对的人只有39%,支持反对率已经颠倒。再例如,在堕胎是否合法的议题上,主张“任何情况下都合法”和“某些情况下合法”的人数已经稳步保持在八成,这种背景下两党再继续为PP大动干戈,或者绞尽脑汁任命保守的高院法官推翻婚姻平权,于普通民众而言根本不明所以。不可阻挡的自由化趋势,正在侵蚀保守主义的动员能力。小布什之后,共和党与温情保守主义(compassionate conservatism)基本绝缘,其白人鹰派基督教男性的狭隘定位已成为窠臼,在奥巴马胜选的两次选举中疲态尽显。现状如此,共和党的未来又怎么可能会掌握在科鲁兹这类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的手中。这个道理连深南部的基督徒们也懂,故而特朗普在神学大学引用圣经闹了大笑话也罢,他依旧游刃有余的赢下了福音派人数甚众的南卡。从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没有毁了共和党,而很可能是用休克疗法救了共和党。
特朗普对传统选战的真正威胁,已经开始辐射民主党。他不以党派为界的政治主张使他成为一个飘忽不定的常识聚合体,接口数不胜数,因此会在许多传统观察家不曾意料到的议题上,吸引大量独立选民。盖洛普2014年的调查表明,如今美国选民中,独立派已经成为占据43%的主力军(民主党的30%,共和党的26%)。这种党派格局在此次民主党的选战中,也已经展露无遗。民主党左翼候选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其作风话风虽然与特朗普南辕北辙,但是两人局外人的身份和各种主张却是异曲同工,民间声势也不分伯仲。此二人都主张鼓励制造业回流美国,提高劳工收入,培育中产阶级;同时大修基础设施,政府用投资拉动GDP增长,促进就业。而在全民医保的问题上,桑德斯和特朗普虽然一公一私路径不同,但是悲天悯人的情怀却很相近。桑德斯的支持者中,包含大量的年轻学生和底层劳工,这些人从来不信任民主党建制派的集大成者希拉里会真的为他们谋福祉,他们对民主党建制派的憎恶与他们的右翼伙伴们如出一辙。现如今桑德斯阵营把希拉里与华尔街金融巨头们的暧昧关系炒得热火朝天,万一桑德斯败选,这部分选民中难保不会有人基于最实际的经济利益考量,抛开意识形态的成见,转投特朗普阵营。到那时,他可真的就离总统宝座一步之遥了。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共和党,超级星期二,两党政体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