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抹香香”事件隐情:被辞老师超生,官员帮协调视频没播

人民日报客户端

2016-02-29 20: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次报道,引发3个热点。河南乡村教师丁学玉的遭遇最近牵动人心。
2月23日,一篇电视报道,《26年后才知被“辞退”谁造就了“黑户”教师?》,68岁的丁老师进入公众视野,他质疑“辞退”无缘无故,让他丢失教师身份。在新闻中,被剪辑进去的河南鲁山县委群工部部长汤钦意外走红。镜头里,他正在脸上抹几把护肤膏,同时回答问题:“我是当领导的,不可能每件事都知道具体”……
推诿、漫不经心的形象立时成为丁老师无助的原因。2月25日,有媒体二次推送《教师被辞退引发领导“抹香香”:河南平顶山市已成立工作组》,关注焦点转向汤钦的抹脸动作,还制作成动态图,称之为“抹香香”事件。
2月27日报道再度升温,网络新闻《河南乡村教师教书34年总工资不过万 民师资格被人顶替》,文中坐实了“顶替”情节。
教师蒙冤、官员麻木,舆论追打,但调查后的事实却呈现出一个完全不同的版本。
追问“顶替”——
“哪有成绩高的顶替成绩低的道理?”

相比外界舆情汹涌,丁学玉家显得平静。2月28日下午,丁老师和老伴于文哲、小儿子、女儿、女婿都在家。院里堆着玉米,孙辈的孩子们在院里跑来跑去。丁老师有两儿两女,都成家立业,这本该是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但十余年来,丁老师心有不平。2001年以来,上访是他家常便饭。他认为自己被顶替的核心证据得到媒体一再采信。那是1982年民师整顿几页成绩单的复印件。单子上他成绩不错,但备注“辞退”。另有一位老师胡超备注“转中学任用”。在老两口说来,“一退一用”必然是暗箱操作、冒名顶替的铁证。
在县教体局档案室,1982年民师整顿的全部单据非常完整。全县的表单厚厚一大本,纸页已经发黄。经查,胡超笔试62.25分,考核成绩77分。丁学玉笔试成绩55.3分,考核成绩76分。胡超均高于丁学玉。
县教体局主管人事副局长张志伟解释:“哪有成绩高的顶替成绩低的道理?”另外,胡超考的科目是历史,而丁学玉是语文。“就不是一门课!外校报考关西联中只有他们两人,胡超的分数已直接任用,丁学玉的分数可能在试用那一档。”
在当年的磙子营公社,考中学语文的共计7人,丁学玉笔试第三。但他并未被试用,而是留在大尹庄村小学教语文,直到2003年底。从档案上看,1982年他已失去了民办教师身份。丁老师声称他对此并不知情,一瞒就是26年。
时任村小学校长宋留中坦言,他当年就把离教证和离教补助金交给丁学玉。一并辞退的还有崔福玲、杨国堂、刘黑,但他已忘记证的样子和金额。档案中查到了丁学玉离教证件发放记录(证件号784),金额为55元,时间是在1982年9月30日。但丁学玉对此并不认同。
丁家人更大的质疑是,为什么会辞退?既然辞退,为什么又能在村小教到2003年底?
追问“辞退”——
四个儿女,丁老师不愿言说的心路

丁老师教学拔尖,是周围一致认可的。老伴听人称赞他“一个人顶一片”。1993年,丁老师曾得到全县教育先进工作者的荣誉。这一点,得到了宋留中的确认。作为当时的校长,宋留中相信他能教,也到乡里做了把他留下的努力,从村提留里给他发放报酬。
农村难得的好老师,却要辞退,个中原因,周边农村其实都心知肚明。在相隔不远的孔庄,记者采访到一位已70多岁的老太太李玉敏。1983年,她从民办教师岗位被辞退,回家务农。因为她在有两个女儿之后,又生了小儿子,违反了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
当年,计划生育“一票否决”,这是个严肃的问题。李玉敏如今身体很好,张口就笑,看上去像50出头。她随口数数,仅孔庄为此辞退的教师就想到六七位。她说,那时这事很多见,超生丢公职是必然的,她不后悔。
丁老师家最小的儿子今年33岁,出生在1983年2月10日,村里人记得那是个腊月廿八。按这个时间倒推,1982年春天,民师着手整顿时孩子已怀上。离教证发放时,大约5个月身孕。在县档案局,只有丁学玉的成绩表,而没有接下来政审表和体检表,说明民师转正的政审环节没通过。
小儿子前面有两个姐姐,这是丁学玉第二段婚姻,算来这是他第4个孩子。即使产前隐瞒,出生后也势必影响工作。
年代渐远,可以确定的是,丁老师留下了孩子,同时留住了在村小任教的工作,这少不了校长和村支书的首肯。宋留中的理由是:“缺人也惜才。”丁学玉回忆1982年每月发18元,经查当年类似的正式教师月工资四五十元。
2001年,丁老师开始上访反映“转正”问题。2003年底,随着乡村教师工资由乡村转县财政发放,他被迫离开讲台。从此,反映情况寄托了他最大心愿。家里几亩地,但丁老师不熟悉农活,老伴长年务农,十指都已变形。采访中,她流露过一句话:“哪想到教师工资涨这么高,每月退休金几千。”据说这个参照是中学高级教师的退休收入,每月三千多。
追问“抹香香”——
汤钦:帮对方协调调阅档案,只是这段没播

这轮媒体炮轰中“出名”的汤钦与丁老师同为磙子营乡的人,丁家和汤钦相当熟。早在2009年汤钦到县委群工部,双方就已经认识。2013年,丁老师在北京上访时突发脑溢血,救治花费很大,汤钦做了大量协调工作。病愈后丁老师腿脚不便,还常拄着拐杖找汤钦说事。
这些年,汤钦多次协调民政部门,将丁老师作为一户困难家庭进行帮扶救助。房顶漏雨,请过乡里协调修补,逢年过节送过慰问。就在今年春节前,汤钦协调乡民政所送去500元慰问金,丁家也很清楚。
2月17日是正月初十,汤钦一直忙开会接访。临近中午,他说觉得血压高,眼胀疼,就用盆里凉水洗了一把脸。擦干的时候,丁老师老伴带两个年轻人来了,说“丁老师的学生来了解情况”。汤钦办公室位置偏僻,有老太太带领,来人是直接拉开他的门,站门口说的话。
汤钦回忆:“年前刚帮扶过,转眼又来了,我有点生气,我的态度很不应该”。“丁老师的学生”问他情况:“这个事好像都知道?毕竟这么久了。”他回答:“我是当领导的,不可能每件事都了解得很具体,具体哪一年啥情况,我不是很清楚。到教育局问问情况,行不行?”汤钦紧接着说,可以协调教体局调档案给他们看,来人离开。他随即拨打了教体局长的电话。经查拨打时间为11点43分,电话持续1分13秒。
汤钦设想:“如果视频完整,应该看得到我要帮他们协调教体局。具体情况只能到教体局查。工作态度上我检讨,但对丁学玉家,我问心无愧。”他当时并不知道对方在偷录,初十,天还很冷,播出来的片段,是他挤不出护肤膏,又磕又抹的“洋相”。网上传开后,他成了被炮轰的对象。
在2012年,河南出台了原民办教师养老补贴的相关政策。按照政策,丁老师每月可以拿到民师养老补贴340元,民政部门为老两口办理了农村低保,儿女有公职、有打工、有经商。丁老师最大的心愿,仍是“从1982年起补足工资,并像当初通过考试老师一样,领到每月的退休金。”
责任编辑:顾静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河南,抹香香

相关推荐

评论(1.3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