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湃 | 当选举地图“说谎”时,我们该怎么办?

澎湃新闻 苏颢云 编译

2016-03-03 09: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马克·蒙莫尼尔 ( Mark Monmonier ) 在《会说谎的地图》开篇即写道:“用地图说谎不只是容易,更是必然。在平平的纸张或屏幕上,妄图清晰地呈现复杂三维世界里的种种关系,地图就必须有所扭曲。”
这样的“必然”是很多地图使用者意识不到的问题,更是有些资讯不该用地图传达的原因。时值美国大选之年,候选人支持率的空间分布是主角,地图的使用避无可避。但大选的核心是投票的选民:当人口并不是均匀地分布于国土之上时,以面积为重心的选举地图都是“说谎者”,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
本文经作者 Joshua Tauberer 授权澎湃新闻 ( http://thepaper.cn ) 翻译,内容略有删节,原文标题为"How that map you saw on FiveThirtyEight silences minorities, and other reasons to consider a cartogram.",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joshuatauberer/how-that-map-you-saw-on-538-under-represents-minorities-by-half-and-other-reasons-to-consider-a-4a98f89cbbb1#.5g7gfogcd。


有些人已经知道“格陵兰岛到底有多大”这个梗了,投影方式不当的地图显然是个灾难(译者注:不熟悉的童鞋可翻阅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85067)。但还有一个问题没解决:世界各地的人居密度不同,人口分布地图实质上是在突出人少的地方。为什么你该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呢?以美国为例:
  • 少数族裔占了美国人口的26%,但在人口分布地图上,他们居住的地方只占国土面积的16%。这样的地图可能误导政策制定者,愈加边缘化少数族裔的诉求。
  • 一半的人口聚居在只占国土面积1%的土地上。那么美国地图上99%的地方都住着些谁呢?
  • 典型的政治倾向地图突出了保守选民。2012年大选之时,虽然奥巴马拿到了一半以上的选票,支持他的选民们只占了地图面积的38%,所以看上去像是共和党赢了。
上面的信息量可能有点大,那么让我们从头开始说:大多数美国人都居住在都市圈。如下图所示,1%的国土上(深色部分)其实居住着50%的人口。
有趣的是,这句话反之也成立:美国50%的国土上只分布着1%的人口。(译者注:重复一下,只占全美面积1%的土地上居住着全国50%的人口,而50%的土地上只住着1%的人口。)
典型的人口分布地图(如下图)是以“县” (county) 为单位来绘制的,一定程度上让人口分布看上去稍微均衡了一点,中西部大部分州的人口稀少。
这就是问题所在。上图中,95%的人口只占了地图上43%的面积。这类以县为单位的地图,一大半的图幅上根本没多少人口,无法准确地反应人口分布,并大大挤压了都市圈的重要性。这种情况下,以传统地图来反映政治选情简直是“瞎了”。例如,下面是维基百科上的某次众议院选举结果,纽约市在地图上连1像素的大小都不到,却有6个众议院选区(译者注:20世纪60年代起,美国众议院选区开始按照10年一次的全国人口普查结果划分,纽约市人口密集,因此身为“弹丸之地”却拥有六个选区)如果选票多少在地图上根本看不出来,那么“一人一票”就失去了意义。
对于少数族裔来说,这是个严重的问题。与白人相比,这部分人口更偏爱人口密集的地区,大多居住在东西两岸。占全国人口26%的少数族裔只占了16%的地图像素面积,这意味着:如果在传统地图上每个白人占了1个像素的话,每个少数族裔只有0.53个像素。对于候选人来说,每张选票是同等重要的;但在以“县”来展示选情的地图从视觉上来看,少数族裔的选票重要性被大大低估。
开头还提到了2012年的总统选举,当时支持民主党的人占了选民的51%,占了地图面积的38%,即如果每个共和党支持者占了地图的1个像素的话,每个民主党支持者只有0.59个像素。
我们如何解决这样的地图扭曲呢?
答案是变量地图 ( cartogram )。传统地图让我们更注意实地的面积,而对于变量地图来说,每一个“变量”(对选举情况来说,就是每张选票)都被赋予了相等的面积。英国媒体就常常使用蜂窝变量地图来展示选情,下图是2015年英国选举,每个六边形都代表一个国会席位。
还有一个例子是《纽约时报》的这张图,每个州的大小以有多少份医疗保险衡量,同时各州保持着相对的地理位置。
变量地图乍看可能有点难懂,但它们能更准确地展示出投票情况,同时保持一定的空间信息。读者习惯也是需要培养的,我们应该多制作准确的变量地图,而不是让网络上充斥着无用的传统地图来误导民众。用我朋友的话来总结就是:“选民才是大选里最重要的,为什么我们做的选情地图却光顾着强调土地面积呢?”

译者注:
1. 作者列出的例子只是变量地图的一类,即 Dorling Cartogram,它不理会实际的地理形状,将各区域简化为几何图形,注重视觉平等化(“泡泡图”也属于这类)。Dorling的好处是易读性大大增强,缺点是地形失真。另外一个Dorling变量地图的优秀例子是皮尤研究中心在2009年发布的“世界穆斯林人口分布”:http://www.pewforum.org/files/2009/10/weightedmap.pdf。
变量地图还有其他类型,如不连续变量图 ( noncontiguous cartogram ) 等。

2. 篇首引言出处
Monmonier, Mark, 1991. How to Lie with Maps,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Not only is it easy to lie with maps, it's essential. To portray meaningful relationships for a complex, three-dimensional world on a flat sheet of paper or a video screen, a map must distort reality.”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统计 美国大选 地图会说谎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