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度全死角”影帝王大治:依然相信爱情是美好的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6-03-13 15: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王大治主演的电影《我不是王毛》。
3月11日上映的电影《我不是王毛》,作为一部战争题材的电影,成本只有270万,算得上是相当小制作的电影。影片黑白色调,讲一个小人物狗剩为了攒钱娶富家的女儿,三次顶替傻子王毛去当兵,在战场上发生的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影片也没什么明星,最大咖的主演是从影20年却第一次出演男一号的演员王大治。
在出演《我不是王毛》之前,王大治整整两年没拍任何影视剧。和董洁的“激吻门”风波给王大治带来了从业以来最多的曝光率,他也像个当红明星似的招惹来无数八卦目光和小道传闻。
除了“董洁出轨对象”,另一个为他赢得不少知名度的事情是和杨臣刚、孙楠的“撞脸门”。今年春运期间,还有人将三人照片套进12306网上购票系统的验证码识别题中,杀伤力预计能够打败全国90%的网友。这些花边都比踏踏实实演戏给王大治带来了更多的知名度,也让王大治意识到这个娱乐年代的无奈。因为这个觉悟,采访中他还特别叮嘱记者,还是麻烦你们媒体推荐这个电影的时候千万多写写它其实是个喜剧,你要写战争年轻人就不来看了!
王大治
让导演赵小溪找上王大治的原因是因为无意中看到他的照片,觉得“太丑了”,导演那会儿不认识这个演员,就是看上了他的丑。结果被称为“360度全死角”的王大治凭借《我不是王毛》拿下了俄罗斯邦达尔丘克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给他颁奖的是俄罗斯国宝级电影大师米哈尔科夫。采访中记者问他,是否一直以来觉得自己缺少一个来自外界的肯定,王大治急切地连说好几个“缺啊缺啊缺啊”。而这个影帝之后,他很快接到了请他担纲主角的片子,而他一转身,自己跑去当导演了。
导演看了我的照片觉得特别丑所以找了我
澎湃新闻:你之前好久没演戏了,这个角色当初是怎么找到你的?
王大治:导演说他那会无意中看到一张《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剧照,觉得丑得挺有性格,当下就对号入座这是他电影里狗剩的形象。当时导演不认识我,不知道我是谁,后来在网上查了我的资料,知道我能演戏,就联系我了。
澎湃新闻:怎么看待这个角色?又是悲剧又是喜剧,这个度怎么把握?
王大治:这个人物其实很单纯,就是一个对爱情很执着的人。他也很善良,很质朴,然后作为一个小人物,他的故事发生在那个历史时期,就必然要承载那个时代加诸在个体身上的悲剧,必须做出牺牲。但是作为一个个体,他有他很鲜活的地方,所以在其中又能看到喜剧的元素。其实一开始我们没想往喜剧的方面做,都是实际拍摄中大家碰撞出来的。但无论如何对我来说我演的时候没想这些,我也没想搞笑,没想煽情,就是在演爱情戏,演一个人为了娶他心爱的女人一路拼命。至于其他的维度、导演的抱负,那是导演的事情。
澎湃新闻:小成本拍战争片应该拍得挺苦的,哪几场戏是拍得比较印象深刻的?
王大治:我记得最后那场狗剩被暴打的戏,拍完我从头到脚全部都被血浆粘透了。那时候冬天特别冷,我们五点收工,我等到凌晨三点热水都没烧出来。到三点我实在受不了了洗了个冷水澡,洗完又开工去了。
不过270万成本是一开始明说了的,既然选了,就认了,不能抱怨苦。要过好日子就找有钱的剧组去,在这个组里,就做这个成本该做的事。
澎湃新闻:听说你有主动要求导演加戏,所以你是一个对于编导方面也会有自己想法的演员?
王大治:比如脱光了全裸蹲着那场戏,还有梦里吻杨三的戏,都是我跟导演提议的。除了我自己的戏以外,王毛死前喊的那声“姐,快跑”,也是我跟导演提的。当时大家都在想最后王毛说声什么,结果讨论的时候我说了这么一句后,大家眼泪都下来了。
关于有参与编导的想法,其实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因为我是从很小的人物一部部积累演戏到今天的。从一开始只有一场戏、两场戏,到后来能撑十来集,其实我很有意地——哪怕在很少的戏份里,也要让导演注意到我的才华,确实导演们也都认可。所以你看我合作的导演基本上都是固定的,拍过他们一部戏还愿意找我,一般还会多加点戏。
澎湃新闻:所以后来干脆就去做导演了,自己的作品可以介绍一下吗?
王大治:我的处女作《非常同伙》已经完成了拍摄,现在在做后期。是一部爱情喜剧,里面有我自己的一些思考和爱情观。
电影《我不是王毛》海报
考戏曲学院的丑角落榜结果被戏剧学院收了
澎湃新闻:觉得新近拿的这个影帝给你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王大治:非常大的意义。一方面这是一个肯定,毕竟演戏这么多年了,没有一个很实际的外在的一个肯定,甚至也有一些争议。而且这是我第一次做男主角,而且是一个俄罗斯的奖,苏联的表演体系其实是最扎实的,所以他们对表演的挑剔程度甚至高于欧洲的一些电影节,能获得他们那边的肯定我觉得特别有意义。
另一点很重要的是对家人的一种回报吧,他们支持了我那么多年。我爸我妈都是拿了很多奖的表演艺术家,终于有一天他们看到我这个儿子也拿奖了。我跟他们说我拿奖的时候,我们三个都哭了。
实际工作上倒没什么影响,当然多了那么几部戏愿意找我演主角了,但是我还是会坚持我自己的眼光挑剧本,按自己的节奏拍戏。
澎湃新闻:有觉得那么多年终于熬出头吗?
王大治:那倒没有,可能从小家传的,就继续低调演戏。
澎湃新闻: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演配角,更年轻一些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要演一些什么样的主角?
王大治:有,我从1992年开始学表演的时候就会看着各种电视上的颁奖礼幻想,有一天我拿这个奖说什么,拿那个奖说什么。其实我在学校功课还挺好的,所以肯定幻想自己以后能演主角,再小一点的时候还想演超人之类的超级英雄。但是后来慢慢走上职业演员的道路,才慢慢认清现实,确实咱没有颜值,也不是小鲜肉,就会受到很多限制,慢慢再调整心态,最后明白剩下的就只能踏踏实实好好演戏。
澎湃新闻:有因为颜值的原因困扰或者沮丧过吗?
王大治:年轻的时候当然有过不平衡,长相的问题倒不是困扰,会有一些不服气吧。后来慢慢也就想通了,每个人的成功都是有原因的,小鲜肉们也很努力。
澎湃新闻:做演员之前,长相问题有给你带来什么负面影响吗?
王大治:没有啊,我小时候觉得自己可火了!我小时候表演欲特强,到哪都很活泼,又会唱歌跳舞,到哪阿姨都抢着抱,我一直听到的反馈都是这孩子真可爱,真招人喜欢。
而且你知道吗?我父母在戏曲界也都算是大咖,结果我去考戏曲学院落榜了。我考的是丑角啊,他们都没要我。结果戏剧学院要我了!
澎湃新闻:其实也有长得不好看的演员演喜剧走红的,好像你接戏还是非常平均,有没有想过要给自己找一个比较鲜明的特色?
王大治:我自己有意避免发生这样的状况。其实很多导演找我,都是已经预先给我设定了一个表演的套路,所以经常发生的情况是我提出我想用其他方式演,这时候导演会说“我找你来就是看中你要怎么怎么地”,这对一个演员来说是很无奈的限制。我还是想尝试尽量多不同的角色。
跟杨臣刚孙楠的“史上最难连连看”我还去玩了
澎湃新闻:现在还挺流行演员们被各种截图做表情包的,你被恶搞会不开心吗?
王大治:我自己也看,而且我自己都笑死了。他们拿我跟杨臣刚、孙楠做了一个“史上最难连连看”,我还去玩了,我自己能玩出来,普通观众说不定还真玩不出来。还有今年春运那会12306的验证码,我还去关心了一下剧组的农民工兄弟,问他们“买着火车票了吗”?他们说买着了,我就放心了。哈哈哈,网友们真是太好玩了,我拿影帝的时候,好多人跑到杨臣刚微博下面去留言,恭喜他得影帝。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有一些困惑,觉得那么多年好好演戏,没人知道你,结果因为这些恶搞反而好多人来关注你,有想不通的时候。不过后来想想就是个娱乐化的时代嘛,大家笑笑开心,对我也没有什么损害。看后面还有什么好玩的发明,有好玩的我也去玩。
澎湃新闻:中间那两年没拍戏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王大治:是一个特别好的状态,那时候我没拍戏,就把自己关在山里写剧本,谁也找不到我,也不用碍于情面出来跟谁吃饭。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沉淀,把自己想表达的很多东西都想清楚了。
澎湃新闻:复出后心态有没有什么变化?现在回头看,觉得当时的风波给你的人生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了吗?
王大治:不能叫复出吧,我一直都在的。但是现在还没到说这件事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还得再沉淀沉淀,让自己再成熟一些的时候,再来看这个事。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依然相信爱情是美好的,爱是应该大声说出来的。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王大治

相关推荐

评论(1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