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军讲美国大选︱(九)美国人为什么都爱谈政治

吴军

2016-03-14 15: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美国总统竞选正在火热进行。而美国大选是了解美国社会和美国人的一把钥匙。@吴军博士 决定自2月29日起,“争取用一个月的时间写十集关于美国大选的介绍”。经授权,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将陆续转载。本文是他的 #文明之光#之#美国大选# 第九讲《为什么要谈政治》(3月12日撰文)
很多人问我,你一个科学家为什么要谈政治。这个问题问得很有道理,因为晚清在茶馆里就贴上“莫谈国事”的字条,到了北洋张大帅统治北京时更不得了,居然连记者也能杀。因此在很多人看来,政治是政治家的事情,少谈政治、明哲保身。但是在美国,每一个去投票的人都要谈政治,你不谈政治就会“马善被人骑”,因此我慢慢就养成了谈政治的习惯。我不但谈政治,最近还在帮助一位华裔竞选加州议员。美国的大选不仅仅是候选人的事情,也是每一个准备去投票的选民的事情,因此,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地谈政治。这一讲,我们就讲讲关于谈政治的话题。
为什么要谈政治呢?因为这本身是公民的责任,连马克思都承认,美国是一个具有特殊性的国家,它没有明显的阶级,富人没有太把自己当回事,穷人也没有绝对低人一等,因此每一个人自己的政治诉求都必须公开讲出来,别人才买帐,同时,每一个人也有权利厚着脸皮去要求自己的政治诉求。如果不这么做,活该没有人睬你、欺负你、蚕食你的权利。既然要谈政治,那么怎么谈政治,谈什么,不是专家是否有资格对国家政策指手画脚呢?
先讲讲谈什么,虽然每个人谈政治并没有什么事情不可以谈的限制,但是当然大多数时候大家谈的不是什么国家大事、世界局势,而是周围的事情和价值观。举个例子讲,一个州州立大学应该以什么标准招收学生,这就是谈政治的话题。在某些少数族裔和左派看来,应该照顾一下非洲裔和拉丁裔,以显得公平,几乎所有的州立大学在左翼的压力下也不得不这么做。但是,事实上谁都知道,过分照顾不符合资格的某个族裔的学生,对学校和学生本身都没有好处,更何况对其他族裔很不公平,因此这个政治大家就要谈一谈,讲一讲,每一个选民都会对此指手画脚,当然,为了形成合力,就要构成一些利益集团,同时,为了获得更大圈子里的人的支持,就要和身边所有人尽可能地谈政治。
再比如,对待接受难民和非法移民的态度,这个政治大家也要好好谈一谈,因为这涉及到自身利益。至于那些世界大事,什么TPP,什么申请奥运会啊,什么人民币计入特别提款权啊,什么地缘政治啊,大部分人反而不感兴趣。说得极端一点,美国人对家门口的马路上有一个坑、自家附近会不会建手机基站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比对世界大事更关注。去年TPP是中国一个热门的话题,很多电视上有节目专门介绍,专家上去讨论,在美国,大部分人不知道TPP,电视上居然很少有提及。
接下来是怎么谈政治,当然不能谩骂或者像北京的哥那样海阔天空地胡侃,那是没有用的。谈政治的手段很多,通常有这样几种:
1、积极影响周围的人,利用各种方式。
2、直接给议员和市政参议员写信,过去很多人绿卡排期很长,有些人找个理由给当地议员写信,只要议员有时间,或多或少能帮上忙。后来写信的人太多了,议员能够处理的比较有限,这个方法就不大管用了。我的一个朋友干脆给小布什的老婆劳拉·布什写信,居然也很快解决了。总之,有政治诉求得表达,不表达政客们就认为没有。
3、召集一个集会,然后把议员或者市政参议员请来,政客们一般考虑到集会会有很多选民参加,除非时间排不开,一般不会驳大家的面子,都会参加一会儿,听听意见。
4、在报纸上租下一版发文章,做广告。比如1996年NBC主播钟毓华(Connie Chung)在转播奥运会时污蔑中国运动员使用药物,当时华裔就是凑钱租下《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的版面发文章抗议,最后结果是让NBC道歉,钟毓华也辞职了。当然,也可以花钱到电台和电视台做宣传。比如在讨论同性恋问题上,双方都到同一个电台去做节目,有时两个广告还连在一起。
5、在各种网络媒体上发表意见,只要不犯“政治错误”,其它随便说,关于政治正确,我们明天再讲。
6、干脆捐钱、拉选票,扶持反对派。
当然,讲政治也涉及一些国际大事,比如通过谴责恐怖行为集会或者反战集会,大张旗鼓地讨论对外政策。
说到这里,可能有读者会认为这真是够乱的,难道政治家和所谓的专家不比你们懂,要你们天天在这里瞎吵吵?事实上,很多专家有时还真不比具有常识和逻辑性、观点客观中立的老百姓看问题更准确。大家不信看电视上那些专家的预测,基本上一半是错了,不是他们没有水平,而是各种因素、态度,没有一个专家研究得过来,更何况大部分专家并不中立客观。至于政客,观点更不可能客观了。正因为这个原因,老百姓才会觉得应该是我们一起来讲政治,我们每个人都有资格谈政治,而不是要听权威的话或者有关部门答记者问。从选民尤其是纳税人的角度看,用一句粗话讲,他们谈政治的资格不仅来源于“政客不比我知道的多多少”,更来源于“老子他妈的纳了税,这国家政治老子自然有发言权,你们公务人员花的是老子挣来的钱,或者老子捐的钱,当然有义务保证这个国家的世界地位,以及老子的利益”。大概就是这么不讲理的逻辑。
我也和不少日本人谈过他们一些右翼议员参拜靖国神社和制造钓鱼岛摩擦的问题。他们给的解释是,其实那都是支持议员们的选民背地里鼓动的,而这也是议员们获得选票的手段。因此,我从来不认为日本发动二战是什么“少数军国主义分子”的行为,事实上这是当时整个日本国民讲政治的结果。同样,美国发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也不是小布什等几个人加上几家石油公司心血来潮,事实上那些石油公司也没有挣到钱,而是美国民众谈政治的结果。
到了大选或者中期选举前后,每个人更是要大谈政治。当然,谈政治也存在一些不能碰的话题,这就涉及到美国政治中的“政治正确”问题,我们明天再讲。
焦点
我曾在美国白宫担任特别助理,关于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问我吧!
黄征宇 2016-03-18 235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大选,候选人,少数族裔,钓鱼岛

相关推荐

评论(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