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第一人”上田正昭逝世,曾主张天皇是百济后裔

龚婷

2016-03-18 16: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3月13日,日本多家媒体报道称“日本古代史第一人”上田正昭先生因病逝于其在京都府龟冈市的家中,享年88岁。上田正昭生前曾任京都大学教授、大阪女子大学教授、校长,并于1994年任西北大学名誉教授。1996年的亚洲史学会第六次会议(北京)被推选为会长。随后2000年被聘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学术顾问。
上田正昭(1927-2016)
上田正昭一生编著有上百册书籍,主要内容涉及历史(日本古代史、朝鲜史、东亚史)、日本神话、日本神道、民俗学、考古学等诸多人文学科。其代表作有《神话的世界》、《日本古代国家成立史的研究》、《日本神话》、《古代传承史的研究》、《古代日本和朝鲜》、《神道和东亚世界——何为日本文化》、《古代日本的史脉——东亚世界之中》、《东亚中的日本》、《上田正昭著作集》全八册等。2015年10月出版的《古代日本和东亚的新研究》是上田生前出版的最后一本书籍。
上田正昭著作集
与神道和史学结缘的契机
上田正昭出生于日本兵库县城崎町,中学时代被京都府龟冈市延喜式式内社小幡神社社家上田家收作养子。随后他进入国学院大学神道学科,师从著名民俗学者折口信夫等人学习,并取得神主资格,20岁成为小幡神社第三十三代宫司。1947年他转入京都大学开始日本古代史的学习,毕业后历任高中教师、京都大学助教授,1971年成为京都大学教养部(现京大人间环境学部)教授。京大任教期间,上田先生培养了大批现今活跃在日本古代史、日朝关系史等研究领域内的知名学者。
根据上田本人的回忆,他年轻时的梦想是当一名外交官,而对历史学产生兴趣则源自中学时代的班主任借给他的一本著作——早稻田大学元教授津田左右吉的《<古事记>及<日本书纪>的研究》(当时被列为禁书)。受到津田史学启蒙的他在此后数十年的学术研究中也一贯坚持了津田对《古事记》《日本书纪》中神话部分的文献持批判态度的观点。
上田在国学院念书时正是二战中东京大空袭最频繁的时期,空袭中他的很多同学都不幸遇难。2015年上田在接受二战结束70周年的采访中曾经这样说道:“大家都说这是为了天皇的战争,可这场战争带来的是更多的苦难。我的日本古代史研究就是从这样一片被空袭烧焦的荒野上开始的。”在对战争的恐惧和皇国思想压迫下,学生时代的上田开始反思“什么是天皇制”。这也成为他随后进入京都大学从事古代史学习和研究的契机。
像上田正昭这样既为历史学研究者,同时又持有日本神官资格的人在那个时代几乎是不存在的。早年在国学院的学习经历,使得他在日本神话、神道学上的造诣颇深。除了出版有大量日本古代神话和神道的书籍外,他作为小幡神社宫司也是恪尽职守。小幡神社在近现代仅仅只是一个村社级别的小神社,然而它作为延喜式式内社,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小幡神社在京都府龟冈地区的神道信仰中具有绝对性的地位。担任小幡神社宫司的上田则必须肩负起整个地区信者们的信赖。自从他担任宫司以来,五十余年从未缺席过神社的活动。
小幡神社
废除教科书中“归化人”一词的使用
上田正昭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版了《归化人——围绕(日本)古代国家的成立》一书。二战以前,日本史学界普遍将《古事记》《日本书纪》等史料中出现的外来民族(非大和民族,主要指朝鲜半岛、中国大陆的早期移民)定义为“归化人”。在书中,上田对这种基于皇国史观思想下的产物进行了批判,并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
上田指出,在日本古代这个漫长的时期中,由中国大陆、朝鲜半岛渡来的人群有着各自不同的历史背景,特别是七世纪中叶日本施行庚午户籍编纂以前移居日本列岛的人群,并不存在事实上的“归化”行为,使用“渡来人(渡海而来之人)”一词作为学术用语则更为恰当。该学说发表后在日本古代史学界引起了重大反响,并迫使当时的日本历史教科书将“归化人”这一记载全部改为“渡来人”,这是这一时期日本左翼史学的一场重大胜利。
《归化人——围绕(日本)古代国家的成立》
日本天皇“韩国因缘”发言的始作俑者?
在《归化人》一书中,上田还指出,据日本史书《续日本纪》的记载,第50代天皇桓武天皇的生母高野新笠氏是来自朝鲜半岛的渡来氏族百济王氏的后裔,从血统源流上看,现在的日本天皇也具有百济血统。此学说公开后,他还遭到了大批日本右翼分子的恐吓,有人称上田为“卖国贼”,并写信咒骂他,让他滚出京大。
上田私下有和歌创作的爱好,2001年还曾出席过天皇在宫中举办的年初和歌会。据说在这期间,上田经常到东京皇居给天皇讲习日本古代的历史文化。随后2001年日韩世界杯举办前,日本天皇明仁对媒体表示,自己的先祖桓武天皇的母亲是百济王武宁的后裔,他也感受到自身与韩国之间存在的因缘。
百济王氏创建的寺院遗迹
朝鲜史、日朝关系史研究的展开
《归化人》出版后的1969年,上田正昭与当时在日本文坛活动的朝鲜文学家金达寿、著名历史小说家司马辽太郎等人一起创办了季刊杂志《日本中的朝鲜文化》。此外,他还将自己的研究时代和范围进一步扩大,于2001年出版了与辛基秀、仲尾宏共著的《朝鲜通信使及其时代》。
2010年在韩国首尔市国立中央博物馆召开的学术会议上,上田将自己关于日朝两国建国神话的研究成果公开发表。他提出日本建国神话“天孙降临”与朝鲜半岛的檀君建国神话非常相似,具有同源的可能性。与上田一同出席会议的京都产业大学教授井上满朗也支持了这一观点,并同时强调“日本的天孙降临神话与朝鲜系、中国系神话应是同一类别”。
季刊《日本中的朝鲜文化》
关心人权问题
上田一生还致力于人种差别和被差别部落等群体人权问题的呼吁和研究,二战中的体验使他一直坚称“战争是对人权的最大侵害”。晚年的上田在1999年至2015年期间一直担任财团法人世界人权问题研究中心理事长。
2015年11月29日,在京都府向日市召开了由京都府埋藏文化财调查研究中心举办的“和魂汉才——京都、东亚考古学”的公开讲演。这次讲演也是上田正昭先生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他在以《古代东亚和京都盆地》为题的讲演中反复提到了东亚文化对日本文化的影响,并从文献史学的角度提及京都的前身平安京与中国古代都城洛阳和长安的渊源。
最后他强调,“大和魂”一词虽然在近代因为种种原因变成了带有军国主义色彩的日本精神的代名词,但回归语源,紫式部在《源氏物语》中提到的“大和魂”一词,是为对应源自中国文化的“汉才”而生的。同时,他也寄语于现在的日本年轻人,在寻找“大和魂”的时候不要忘记,正是因为历史上日本和亚洲诸国之间有着从未间断的交流,才有日本文化的今天。
“和魂汉才”讲演会上的上田正昭
作为近几十年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历史学者,上田正昭先生多年来在促进东亚史研究发展上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上世纪七十年代,他率先提出“东亚中的日本”这一新的历史课题。1972年中日邦交恢复正常化后,他打破中日韩三国之间的沉默,积极邀请各国学者访日,对同年日本的考古大发现“高松塚古坟壁画”进行学术考察和交流。正是因为有他付出的这些努力,日本十余年后才得以创办亚洲史学会,让更多的学者参与到东亚史研究中来。
如今上田先生仙逝,谨以此文敬祈冥福。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田正昭,津田左右吉,古事记,日本书纪,小幡神社,归化人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