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光|我们跟马格南老摄影家聊了聊,网络才是纪实摄影新出路

澎湃新闻记者 贾茹

2016-03-22 08: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两位马格南图片社的老摄影家,伊恩•贝瑞和布鲁诺•巴贝,带着他们的展览回到了阔别多年的上海。伊恩•贝瑞曾多次踏上中国的土地,拍摄了包括《三峡》在内的系列作品。布鲁诺•巴贝与中国缘起于1973年,跟随时任法国总统的乔治•蓬皮杜来到中国进行拍摄,并在2015年出版了《中国》一书。
他们并没有留在中国,50年间两位摄影家的脚步辗转五大洲。伊恩•贝瑞70年代拍摄的《黑与白》、《南非》、《生离》等作品,描述了南非的种族隔离。
1994年,南非,夸祖鲁-纳塔尔,拉蒙特镇。非国大支持者们在大选前等待曼德拉的到来。   伊恩•贝瑞
布鲁诺•巴贝的《意大利人》,《波兰》等系列也为他赢得了极高的职业声誉。
1981年,波兰,华沙,普拉加。苏波战斗兄弟情谊纪念碑。  布鲁诺•巴贝
两位摄影家已经年逾花甲,但谈及摄影的时候依然充满热忱,两人在接受澎湃新闻(thepaper.cn)记者采访时,还保持着随身携带相机的职业习惯。

澎湃新闻:请问您是如何开始摄影生涯的?
布鲁诺•巴贝:我的摄影生涯始于学校。我最初在一所艺术学校 l’Ecole des Arts et Metiers学习构图和摄影技术。(编者注: l’Ecole des Arts et Metiers是位于瑞士的一所艺术学校)
伊恩•贝瑞: 开始摄影师这个职业前,我是一名记者。作为一名文字记者,很自然地想到以后要做作家,写写书什么的。但是我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好的写作者。那时,我在《星期日泰晤士报》工作,刚好一个有名的杂志编辑来到我工作的城市。他要办一本描述非洲的杂志,叫做《鼓》。我想这是个成为杂志摄影师的好机会,就这样我找到这名编辑,得到这个工作,去了非洲。
1960年,非洲南非,一个黑人小女孩在为白人家庭照顾婴儿,她自己比孩子还大不了多少。   伊恩•贝瑞
澎湃新闻:您和世界上最著名的图片社合作,布鲁诺•巴贝先生在1992年到1995年之间还曾是马格南的国际部主席。在这些年与马格南的合作中,您觉得马格南给您带来了什么,而您又带给马格南什么呢?
布鲁诺•巴贝:马格南摄影师各自风格迥异,共同点是我们都在寻求视觉的延展表达。
伊恩•贝瑞:我记得我是第十三个加入马格南的摄影师,那时候我们13个人有很多共通点——我们都对社会问题很感兴趣。现在马格南有44个成员,还有其他20多个提名成员和通讯员等等。时代变了,市场变了,马格南也变了。现在马格南的摄影师活跃在不同的领域,有些人做广告摄影,有些人做“艺术”摄影,但事情不像过去那样顺利了,在赚钱这件事情上。
澎湃新闻:在您的职业生涯中曾经多次在国际上获过各种奖项,请问哪一个奖项让您在这么多年之后仍然感到自豪?
布鲁诺•巴贝:我得过的“The National Order of Merit ”是令我骄傲至今的奖项。(编者注:“The National Order of Merit ”是1963年由戴高乐设立的奖项,获奖者会被授予三个不同层级的勋章。)
1968年,法国,巴黎,圣日耳曼大道。巴黎1968年五月风暴,学生向警察投掷。  布鲁诺•巴贝
伊恩•贝瑞:我其实在竞赛这件事情上持一点怀疑态度。如果你参加一个摄影竞赛的话,比起竞赛主题,知道裁判是谁可能更重要。我刚刚起步的时候,也曾经对奖项很感兴趣,直到得过很多奖以后。后来就觉得这也太简单了,为什么还要费工夫去得奖呢?
1977年,英国,英格兰,伦敦。女王钻石禧年期间,一位年老的女人和狗站在家门口,前窗上挂着女王肖像和英国米字旗。 伊恩•贝瑞
澎湃新闻:您曾经走过许多国家,拍过许多地方,见过许多不同的人。请问您最喜欢的国家是哪里,为什么?
布鲁诺•巴贝:我最感兴趣的国家是拥有过去的国家。他们有自己丰富的文化和深厚的历史——既有现代文明和消费文化,也保留了自己的传统。最近,我对土耳其很感兴趣,然后是中国和摩洛哥。
1985年,摩洛哥,梅克内斯,穆莱伊斯梅尔王陵(穆斯林胜地)。  布鲁诺•巴贝
伊恩•贝瑞:工作的话,我更喜欢印度和中国;生活的话,我很喜欢新西兰。工作和生活合在一起的话,我会选中国。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自己是一名35岁左右的中国摄影师,因为这里拥有对于摄影师来说神奇的可能性。
澎湃新闻:您曾经多次到中国拍照,请问您在中国有什么特别难忘的经历吗?
布鲁诺•巴贝:对我来说很难忘的是, 1973年来中国的时候,人们都穿同一种颜色的衣服,很穷,国家还没有发展起来,而现在中国的发展令人惊叹。打比方来说浦东,我80年代来中国的时候,那里只有稻田。
伊恩•贝瑞:我拍《三峡》的时候,拍摄过一群乘船即将迁往上海的三峡移民,他们有老人,有年轻人,有农民,大部分不会说普通话。当然三峡一定很有价值,但是个人层面上,我有一些伤感。
澎湃新闻:伊恩•贝瑞先生,您曾经在2015年的一次采访中提到,你越来越为年轻摄影师担心。引用您的原文如下:“当我在巴黎的时候,如果我想去非洲,他们给我打个电话说伊恩去拍这个吧,然后给我几千美金就送我走了。但这种情况已经不再发生。我为所有的摄影系学生感到担心,尤其是那些想要做新闻摄影的学生。” 请问您担心的是什么,为什么?
伊恩•贝瑞:这次来上海,我也要指导学生们拍照。我和这些渴望进入这个领域的年轻人一起呆了4天。结束的时候,我不禁想引导这些年轻人走入新闻摄影界这件事情是否正确。杂志业正在消失,我不敢说如今还有那么多杂志愿意为纪实主题的摄影支付稿费。现在的欧洲和美国的摄影师逐渐开始在网络上寻找金钱资助,而不是再期待杂志付钱。以马格南为例,谷歌投资了马格南,但仅在技术支持方面,而非艺术方面。我相信越来越多的摄影师会在网上找到一条路。 在中国这件事情更有可能——中国的互联网比大多数其他地方都要更兴盛——这里有更多的年轻人。
本文图片鸣谢伊恩•贝瑞、布鲁诺•巴贝、玛格南图片社和上海摄影艺术中心
焦点
我是荷赛奖评委黄文,关于荷赛新闻奖及新闻摄影的问题,问我吧!
黄文 2016-02-18 106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贾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马格南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