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恒生电子总裁刘曙峰:HOMS系统5.3亿罚款并未定论

澎湃新闻记者 徐庭芳

2016-03-30 20: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恒生电子刘曙峰
历经一年的纷纷扰扰,恒生电子(600570)决定回归“初心”,只干那些技术型公司该干的事儿。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恒生电子总裁刘曙峰将这一年的日子形容为“过山车般的经历”。
“作为一家技术型的公司,HOMS系统令我们名气大增,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这一年来我们反思了很多,得到的一个教训是,即便是一家技术型公司,但在我们建立每一个系统后,是谁在用、怎么用、造成什么样的社会影响,这些都必须了解,也是我们必须承担的责任。”刘曙峰说。
恒生电子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26亿元,同比增长 56.52%;净利润4.54亿元,同比增长25.86%。
从数字来看,恒生电子仍是一家“赚钱”的公司,但面对此前证监会开下的5.3亿巨额罚单,恒生电子又将何去何从?
“5.3亿元罚款仍在和监管积极沟通中”
在刘曙峰看来,过去一年中恒生电子已经承受了太多的社会关注,直接原因就是社会对HOMS系统的争论。事实上,恒生电子一直是业内的“隐形巨头”。
作为国内最早专注于金融技术服务领域的企业之一,恒生电子市场份额常年保持在90%以上,但由于刻意“低调”,普通投资者很难接触到这家公司的实际业务。
2014年,恒生电子迎来一次“蜕变”,公司收到来自蚂蚁金服的注资,自此成为马云旗下互联网金额板块中机构业务的重要一环,其名首度在市场中广为流传。
2015年上半年,恒生电子伴随牛市“一炮而红”,旗下一款名为HOMS的交易系统因可进行证券账户的多账户和子账户同步管理而在配资领域被广泛使用,但随之而来高杠杆民间资本的涌入也极大吹高了市场泡沫。在股市从5100点高位出现螺旋式下跌后,监管部门开始彻查暴跌“元凶”。
2015年7月,证监会发布《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对证券账户进行实名制规范,HOMS系统和场外配资被认定为股市暴跌的“罪魁祸首”之一。
8月,恒生电子旗下子公司恒生网络因“涉嫌违反证券、期货法律法规”,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被立案调查。
紧随其后,证监会认定恒生网络涉嫌违法经营,拟没收该公司违法所得13285.24万元,并处以39855.72万元罚款。
总计超过5.3亿元的罚款,对年利润4.54亿元的恒生电子而言不是一笔小数目。对此,刘曙峰对记者多次强调,监管的最终处罚决定并没有下达,因此该数字也非最终结论。
同时他向记者透露,目前还在和监管部门沟通中,“公司已经向相关部门提起了申诉,且正在积极沟通中,因此整个事件还未有最终定论。”
“HOMS系统已经退役”
“作为一家技术型的公司,我们不太习惯这种关注。但我们也认识到这种技术作用越来越显性化,所以我们更需要搞清楚,什么是我们能做的,什么是我们不能做的。”对HOMS事件的处理,刘曙峰反思道。
在他看来,HOMS事件是个教训,更是件好事,因为它让恒生电子明白,金融机构的核心仍在对风控的把握,技术中性论并不能成为造成风险的理由。
“我们看到技术承担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作为一家技术公司,我们可能不仅仅需要关注技术的本身,还需要关注这些技术是被怎么应用的。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关注我们服务的客户它的业务是不是合规的,它的业务风险在哪里。”
值得一提的是,若仅从业务比重分析,剔除罚款直接影响,HOMS系统仅占恒生电子的业务比重很小一部分。
据刘曙峰介绍,目前恒生电子的收入主要分为四大类:
第一大类是资本市场业务,基本上涵盖了券商、公募基金、保险资管、信托、期货公司这条产品线,这部分在2015年贡献了13.17亿元的收入水平;
第二大类是除去资本市场之外的银行业务,去年银行业务的收入约为3.41亿元,占整个公司15%左右的比重;
第三类是互联网金融领域,该部分收入达到4.44亿,这其中就包括来恒生网络、恒生聚源、恒生云融等子公司业务。
最后是非金融部分,例如一些科技类的业务,这部分数额约为1.16亿元,只占5%。
不过,恒生电子如何处理这笔5.3亿的巨额坏账一直为市场所关注,也将深刻影响公司未来的发展。
对此刘曙峰表示,监管事件发生后,恒生网络业务一直处于停摆之中,“HOMS已经退役了,目前处于等待进一步通知的状态。”。
而此前市场曾有传言,恒生电子可能会选择“丢卒保车”应对罚款,即对子公司恒生网络执行破产清算,以此消减对母公司上市公司的影响。
刘曙峰对此回应称,恒生网络现在尽最大努力保持经营,当前公司业务已经收缩至很小,“我们继续保持恒生网络的正常经营,然后等待情况明朗化我们才能做进一步的应对策略。” 
5.3亿罚款的“减法”
不过据记者观察,恒生电子仍尝试通过财务数据向监管做出最大程度的“申辩”,以期将公司损失降到最低。
分析恒生电子2015年度财报可看出,恒生网络截至2015年年末净资产433万元,当年的净利润为-1.68亿元,公司实际上已处于“资不抵债”的边缘;不过对比公司此前公告内容,恒生网络上半年净利润仅为-1514万元,相较年底的-1.68亿元这一数字相差10余倍,也就是说剔除巨额罚款,公司本有可能实现营收平衡、甚至盈利。
同时该报告指出,恒生网络已结合现实情况,以2015年12月31日账面净资产为限,累计确认预计负债5789.09万元;受上述事件影响,期末应收账款中1.12亿元已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公司在年报中已经明确全额计提坏账1.12亿元,并将该笔费用计入资产减值损失账目,基本就是认定应收账款回不来了。”上市公司审计资深人士沈先生向记者分析。
他表示,监管罚款根据公司的实际违法所得再加上三倍定额执行,而恒生网络对此进行了计提,说明公司认定通过HOMS系统的实际收益存在缺口,违法收入理论上不及监管罚款中提到的1.33亿元。
换句话说,公司真正通过HOMS系统获得实际收缴上并不像监管所言的1.33亿那么多,而最终相关判决下达后,如果监管认定违法所得数额少于原先的预计,那对公司的负面影响将进一步下降。
“躺着把钱赚了”
在谈及恒生电子未来时,刘曙峰明确表示,恒生电子是一家技术公司,业务主体是为机构提供金融技术服务,而非金融创新。
“我们的任务是推动金融创新,以我们技术的手段去推动金融创新。但金融业务创新本身不是我们做的事,是我们来协助各种各样传统的创新金融来做的事情。”刘曙峰这样理解。
相比外界对其前途的“堪忧”,刘曙峰反而觉得,市场风格转变隐含着变革的意味,对恒生电子而言是再好不过的发展机遇。
在他看来,如今的中国投资市场已经呈现出从一个散户市场向机构市场转型的端倪,尤其是近期诸多市场风险的暴露,显示出个人投资者在应对市场风险时的无力。
“尤其是这次投资市场风险的暴露,我相信风险的暴露不管以何种形式,包括刚兑(刚性兑付)的打破还是股市的暴涨暴跌,这些都表明了,这是一种金融领域的‘新常态’,是一个从趋势性机会向结构性机会转变的过程。”
他用如今大行其道、被誉为金融市场下一个蓝海的PB(Prime Brokerage 主经纪商)业务作例子,他指出,机构市场正在不经意间飞速发展,专为机构服务的恒生电子能够“躺着把钱赚了”。
根据恒生电子的数据统计,如今市场资管机构总规模大约40万亿,其中券商资管14万亿,公募约8万多亿,基金子公司大约7万多亿,保险刚刚超过10万亿,信托为12万亿;再加之社保、银行,这部分资金的数量已经远超个人投资者。
“这一块,恒生电子占到市场份额95%以上,可以说是‘舍我其谁’。”刘曙峰说。
责任编辑:徐庭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配资,股市,马云,阿里,蚂蚁,澎湃

继续阅读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