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青春片如此乏味,确实是因为现实如此苍白

猫圈栓狗带

2016-04-03 09: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的开场是这样的,两个男生牵着一头羊驼一起参加歌唱比赛,他们的组合叫做“草泥马”,被评委“高老师”勒令“滚粗”之后,他们真的以一个“圆润”的姿态下场了。
这个“草泥马组合”成功奠定了整部电影的基调,提醒观众“请下线您的智商”,并将自己和另一部校园民谣音乐IP改编的电影《栀子花开》齐平在同一起跑线上。
从男版四小天鹅,到人畜和谐草泥马组合,音乐IP电影都喜欢用这种卖蠢的方式去拥抱观众,不知道算哪门子的潮流。
作为成功网罗大批90后观众的出品方,乐视坐拥《小时代》四部曲的辉煌战绩,如今少女们的浮夸相爱相杀青春史诗完结,少男小鲜肉们的胖揍“小时代”顺势接棒。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其实有一个不错的怀旧基础,而导演选择了完全扔开旧日情怀的包袱。于是唯一可能令人感怀的点都没了,让青春片纯粹地烂在当下。
与《小时代》多年积累的小说基础相比,《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虽然传唱多年,但听歌的人和院线观众的转换率几乎没什么关系,片方显然对粉丝电影的操作路数心里更有谱,于是先拍网剧,再做电影,电影作为网剧的大结局,由此开发出全新的粉丝电影生态链。
没看过网剧当然不会对看电影产生什么影响,依然是毫无新意的青春电影路数。一个寝室的四兄弟,囊括了从高富帅到穷吊丝的各个阶层,经历毕业时分找工作和谈恋爱的普世烦恼,用一种看似热血其实浮夸而且事实上从长远人生来看其实无非爽一下根本毫无助益的几场干架作为高潮的宣泄点,最终也看不到什么成长或者遗憾。
顺着与《小时代》一脉相承的路数,女生们围着男人撕x和买买买,男生们喝酒撩妹打打架,青春嘛,要表现得挥霍张扬总是不难。
弟兄们血性的出口只有拳头,青春的气息只靠荷尔蒙分泌,站在楼顶对着瓶口撒个尿,放出豪言“世界在我们脚下”,不过自欺欺人的诳语而已。
这一个寝室的男生们最引以为豪的义气是什么呢,是单挑、一打多、二打多、群架,反正各种打。最后聚众斗殴后以“正当防卫”爽爽地进警察局溜达一圈,导演你是不是忘记交代这个学校的背景其实是新东方武术学校?
影片自埋槽点的功力堪比乐视出品的另一部电影《何以笙箫默》,片中恋上自己实习带教老师的陈晓起码三次以上地说到要“一辈子做我师父”、“徒弟追师父有什么不可以”之类的话,对照着和陈妍希从《神雕侠侣》戏里戏外延续的“师徒情谊”,俨然已经是资深师生恋代言人的样子。而动辄柔光大特写慢镜头的美图秀秀风摄影同样“何以笙箫默”得一塌糊涂。
至于其中那些谜一样的爱情观,前一分钟说分手,下一秒就因为“分手前还没体会完相爱的全过程”就相拥啃个天昏地暗的奇葩逻辑;以及入职第一天当着没有女朋友在场的全公司的面,发表为爱无怨无悔的辞职宣言的中二剧情;或者高富帅的羊驼配种之旅配到“基情四射”这样于全片情节主题都毫无意义的低俗笑点,都只能让人感叹,反正这些年不懂“主流电影观众”的世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干架、喝酒、泡妞这些手段虽然浮夸,但大概也的确是男生青春里逃不掉三部曲。为什么这部电影让人喜欢不起来,是因为除了这些表象,这些人的青春几乎一无所有。
撇开狂妄自大和自以为是的哥们义气,愣头青们真是没什么可取之处。在“睡兄弟”们的青春里,看不到理想,看不到挣扎,甚至看不到天真幼稚的赤诚之心。
大概今天早就是个没有理想的年代,没有人对这个世界存着什么疑问,也没有人品尝其中轰轰烈烈热闹后留下的孤独。
那些个“如今再没人问起”的问题,歌里从来没有唱明白过,而曾经被打动的人各有各的心结。连高晓松本人再去写下歌词,“诗与远方”都再无从延展,只能止于具象而苍白的“田野”,一首过时的慢悠悠老歌要如何激发这个快到飞起来的小时代里根本来不及细想就翻篇的千篇一律的青春。
笔者在校园里看的点映场,也听到不少男生认可,这部电影切实地反映了他们的生活。所以说到底,什么样的现实出什么样的作品,这些年翻来覆去拍不好青春片,是不是其实当年民谣里的那份诗意情怀已经根本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少年意气成了空口叫嚣响当当的概念实则无可凭寄。
电影里重新被唱响的那首《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也是一样,更加丰富的节奏和编曲,却显得无比油腻,听不出离散的哀愁,听不出成熟的无奈。当年校园民谣里吟唱的那份怅然若失,看看今天的顶着同一块名号出来的作品,就知道,都已经是全然失去了。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继续阅读

评论(1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