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喜剧人》总导演施嘉宁:死磕的喜剧人是值得尊重的

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2016-04-04 09: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昨晚(4月3日),东方卫视《欢乐喜剧人》第二季落幕,德云社岳云鹏不出意外夺得冠军,虽然总决赛作品是他临时推翻、凌晨才出的新本子,他还是凭借爆棚的人气,稳稳地坐上了冠军宝座。
岳云鹏在赛后采访时表示,来到《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让他学到了喜剧精神,怎么去做好的喜剧。当记者问他什么是“喜剧精神”?他回答说,“ 我觉得就是坚持,拼搏、奋斗,把喜剧传递下去,不是能得到什么,而是这个人给观众带来了什么。”
从第一季的裸奔到第二季收视率一路飘红,《欢乐喜剧人》台上台下都付出了太多。
三年前,在SMG搞的创新创优提案比赛上,《欢乐喜剧人》总导演施嘉宁就提了一个《喜剧之王》,基本上和《欢乐喜剧人》类似。之所以提这个方案,也是因为当时各台音乐节目泛滥,施嘉宁隐约觉得再跟进,就是死路一条。综艺节目的蓝海还有没有未发掘的?想来想去,只有喜剧这一块好像没有人做过,当时也正好是像《泰囧》这样的喜剧电影异军突起的时候,也创造了票房纪录。那时候他觉得,笑确实是刚需。
在澎湃新闻记者专访他时,他给记者讲述了他一直以来做“喜剧人”的核心理念:结构与重构,或者叫混搭。
《欢乐喜剧人》总导演施嘉宁
“模式用的是《我是歌手》的模式,但有了很好的混搭和嫁接,《欢乐喜剧人》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一档节目,这一点是我最骄傲的。”
虽然《喜剧之王》的提案获得了第一名,但在当时的情况下,汇聚众多顶尖的喜剧门派是不可想象的,而且“南方人并不怎么接触北方的喜剧圈”,不过因为刚做完《妈妈咪呀》,施嘉宁便想到了能否曲线救国?喜剧+达人秀的模式,于是就有了《笑傲江湖》
“那一年很有趣,因为广电总局的限唱令,各卫视忽然涌现了几十档喜剧节目,到最后活下来的没有几档。而《笑傲江湖》在那堆喜剧节目中脱颖而出。《笑傲江湖》之后,我又开始筹备了《生活大爆笑》。在过程中,又开始做《欢乐喜剧人》。”
中国一直在讨论中国电视节目如何创新?在大量买入版权之后,制作人们开始琢磨如何“旧瓶装新酒”。
在《笑傲江湖》里出现的模仿宋丹丹的淘宝店主陈丹丹,此前也上过其它节目,内容一样,平台不一样,笑果也不一样,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施嘉宁颇为自豪的说,“导演团队的品味决定了作品的品味,这点我确实不谦虚,当然这和我们的努力相关,我们在海选时,发现全中国有几百个模仿赵本山的人,当时来了模仿宋丹丹的人,于是就有了这个混在一起的想法,所有的素人选手都要和她的人生、和日常生活结合,陈丹丹是淘宝店主,所以就想到“卖赵本山”。节目其实都来源于一个理念,并不是一个喜剧演员的简单选拔。”
笑的魔力不容小觑,它基于喜剧人和团队们没日没夜的死磕剧本,也正是这样一种竞技状态,让每个人都必须拿出最好的作品。于是在周六时段,一匹黑马《欢乐喜剧人》超越了原来长久压在头顶的两座大山:《非诚勿扰》和《快乐大本营》。
喜剧难搞是一定的,但首先喜剧门派的邀约是最难的,施嘉宁说,第一季先定下来的组合先是白眉工作室,后来敲定了本山传媒,“因为当时本山老师也是处在人生最低谷,各种传言也多,他们也很需要一个平台。” 宋小宝正是因为参加了《欢乐喜剧人》第一季,现在越来越火;第二季小沈阳来了,他甚至在某一期表演了一个正剧,虽然效果一般,但观众确实看到了他使出了全部的力气,想要证明自己的成功并非运气。
“小沈阳无非是他想实现他在这个舞台上的一个理想,他们是二人转演员,希望观众能够改变原来印象,虽然我们刚开始也不理解,但这就是一进一退,小沈阳很看重这个东西,我们也会尊重他们的诉求。”
施嘉宁是上戏导演系出来的,谈到创新,他一直觉得中国喜剧存在一个问题(晚会小品的泛滥),他对晚会小品很反感,“观众已经觉得晚会小品落后了,喜剧效果越来越弱,不像我们小时候,我看春晚的节目可以笑到趴在地上,所以我做这档节目理念很清晰,就是要创新和多元,要青春时尚,要符合年轻人的口味。”
喜剧人在台上为了让观众发笑,永远把自己弄得很low,但施嘉宁却坚持要把舞台弄得既“高大上”,又“最有仪式感”;
“我们的小金人看起来就像奥斯卡的小金人,为什么连奖杯都这么重视,因为这些看起来很低,但给你带过很多欢乐的喜剧人,是值得尊重的,所以我们的气质和其它同类节目很不一样,喜剧人能够愿意上这个舞台,也是因为他们得到了尊重。”
每组喜剧团队都会带来自己的编剧,遇到分歧,他们和节目导演组又是如何磨合的呢?
施嘉宁认为产生分歧很正常,喜剧人有他们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他想要表达是件好事儿,因为他在乎这件事儿,他并不是来跑通告的,演个节目赚个钱走人了,也正是因为我们这个赛制决定的,你只要答应来了,你就不敢丢自己的脸,因为你是赌上了这么多年自己积累的名声;我们也会共同参与其中,我们在题材和方向上把控得更严一点,他们的编剧可能更在意剧本的细节和包袱,这必须是导演组、编剧、他们自己三方打成一团的。
至于港台喜剧人的不接地气,施嘉宁表示,“喜剧人的舞台就是一个冒险者的游戏”。
“我们希望节目有格局,就不能光北方(喜剧人),说实话每年我都会给上海滑稽戏演员打电话,但总是被拒绝,所以中国的现状就是北强南弱,香港最厉害的就是詹瑞文了,但港台问题都是一样,他们一般都是两个小时的剧场作品,他们并没有小品文化,小品就是中国独有的东西,2个小时的话剧变成10分钟的小品,其实很难;但他们被淘汰并不代表他们的水平低,他们需要被关注。如果单纯为了收视率,我可以不请他们,但是既然做华人的喜剧,就必然要有他们。”
施嘉宁觉得,这帮人代表的是中国喜剧的现状,观众满意不满意是和观众期待值有关,唯一遗憾的是可能是准备的时间太少,如果给他们两个礼拜来录一期的话,可能就会大不一样。
喜剧的最高境界是“笑中带泪”,或者看完之后能够得到反思。但有些观众并不喜欢看一个喜剧最后看哭了,也不希望每看一个小品就要沉痛的反思一下人生,他们更愿意纯粹的放声大笑。对此,施嘉宁也认为“笑中带泪”首先是要让人笑,不能为了泪而泪。
“这一季跑上来大家也会有争论,可能煽情的地方过多,原因是这些人太在乎这个舞台,他希望出来的每一个都是作品,而不是好笑的段子;第三期后我开了一个会,我希望不要硬搞,我理念中的“笑中带泪”不是这样的,我说,你们现在的“笑中带泪”是晚会式的“笑中带泪”,如果没有很好的故事,很自然的到那一步,最好不要做这种事情,这会损伤观众感受,因为中国人看这种东西看得太多了。所以在第四期基本上就调整过来了。喜剧不代表没有主题的表达,有主题的表达不一定就非要哭。可以是有意义的,比如说麻花团队机器人那个小品。”
最后,记者问他对现在的笑果满意吗,他的回答是肯定的。“你要看什么样的心态,我首先要做到的是圈子里喜剧人都会认可这个舞台,他们觉得这个舞台是真正玩喜剧的人该来的地方,第二是观众的认同,这个体现在收视率,网络点击量,第一季全网点击量40亿,超过了跑男,我们这一季收视率前两期就达到了2.8,第三,从普通观众心态上来说,还是有笑果的,我岳母家有个钟点工,她礼拜天要看喜剧人,宁愿晚睡一点,因为不累,这就是这个节目最成功的地方,让大家放松,不累。”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欢乐喜剧人

相关推荐

评论(18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