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害人父母为“凶手”喊冤,贵州离奇“杀妻灭子案”正在复查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发自贵州 实习生王婷

2016-04-19 12: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李玉前家,孩子的玩具和足球布满了灰尘。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图

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钢铁集团(以下简称水钢)文明路9-7号,被荒置15年的李玉前家,蒙上了一层厚实的黑灰。地上的布娃娃早已看不清颜色,床头的婚纱照却依旧色彩鲜艳。
2001年的春天,水钢炼铁厂的铸铁车间主任兼党支部书记李玉前被指控杀妻灭子。
“这里就是李玉前妻子和儿子被分尸的现场。”2016年4月12日,李玉前的二哥李玉山指着灰色的卧室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一审开庭的时候,我心里就怀疑不是他(李玉前)干的。”受害者母亲张林合说。一审后,她多次跑到政法委,她说有人看了她的上诉书后说,“从来没有见过受害者家属为凶手申冤的”。
前后历经四次庭审。2004年10月12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二审判决:李玉前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缓。
李玉前的申诉律师王万琼说,该案的扑朔迷离之处在于,它是一起没有人证、作案时间不明、甚至连尸体也找不到的刑事案件,只有两个不一致的口供。在历次庭审中,李玉前从来没有承认是自己杀害了妻儿,并将矛头指向第二被告人,称被其栽赃陷害。
王万琼说,此案疑点重重,申诉已有进展,2016年1月,贵州省高院主动将此案卷宗从已经立案复查的贵州省检察院拿走,进行复查。
4月13日,贵州高院立案庭法官向澎湃新闻表示,此案正在该庭做立案前的审查。
李玉前和谢初明的结婚照至今挂在卧室的墙壁上。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图
妻儿失踪尸骨无存,自己去报案随后被拘留
这起离奇的杀妻灭子案,最初的报案来自李玉前。
2001年3月21日下午,李玉前到六盘水市公安局巴西分局(已于2004年被撤消,以下仍简称“巴西分局”)报案称:其妻子于3月19日晚上不知去向,要求公安机关立案调查。李玉前还说,水钢女工马瑞芳曾扬言要杀死其妻儿。
3月19日晚,水钢女工周慧在李玉前家玩耍,离开时,李玉前的妻子谢初明(水钢水电厂职工)和小孩李明昊在洗脚,准备上床睡觉。时隔15年后,周慧向澎湃新闻回忆说,她仍然记得,离开时她看了一眼电视,时间为十点半。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周慧丈夫龚定军去李家接周慧回家。他当时敲李家门,里面没有应答;他又到楼下用公用电话打李玉前家的座机,同样也没人接电话,只好一个人回家去了。此时,周慧其实已经到家了。
去接周慧之前,龚定军刚和李玉前在外吃完烙锅,李玉前并没有和龚定军同行回家,而是又和两个朋友去了水城客车站大光明旅社。
3月20日凌晨两三点,李玉前从大光明旅社回到家中。他自称妻子和儿子不见了,并于3月21日下午向巴西分局报案。
李玉前此后曾供述称,当发现妻子儿子不在家时,他以为谢初明在和自己怄气,带着儿子去娘家或朋友家了。3月20日凌晨回家时,他没有发现异样,倒头便睡,第二天清早就去上班了。
警方的检验报告显示,2001年3月28日晚,技术人员在李玉前卧室门边的墙上提取了两枚血指纹,得出鉴定结论:血指纹为马瑞芳左手中指遗留。此外,李玉前家中的血痕和毛发,经物证检验鉴定,确定为谢初明所留。
六盘水公安局刑警支队2001年4月7日的调查报告显示:3月30日,马瑞芳被刑事拘留,押至六盘水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突审。通过“反复做思想工作”,马瑞芳终于交代其在3月20日晚“协助李玉前分尸抛尸”的全过程。4月4日,李玉前被刑事拘留。4月28日,李、马两人被逮捕。
2001年5月24日,六盘水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李玉前和马瑞芳。李玉前被控杀妻灭子,马瑞芳被控协助毁尸灭迹。
检方指控称:自从2000年5月谢初明发现李玉前外面有女人后,夫妻关系恶化,2001年3月20日凌晨,李玉前回家后掐死了谢初明,又用枕头捂死了被惊醒的儿子李明昊(3岁半)。直到当天晚上9时许,李玉前找来马瑞芳,由李动手、马协助,将母子的尸体肢解,分装在4个编织袋内,马瑞芳用背萝先将谢初明躯干和双下肢背到炼铁高炉,然后再返回将余下的尸体分三次转移到炼铁女单身楼304室(马瑞芳有时住304),然后再用背萝背到高炉。
当年焚尸灭迹的水钢集团2号高炉。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图

“跨世纪人才”深陷三角情感纠纷,冲突不断
2001年3月30日,马瑞芳在第二次口供中讲述了她和李玉前的情人关系。
1994年,李玉前大学毕业后,被分派到水钢炼铁厂工作。龚定军回忆说:“李玉前是当年水钢引进的跨世纪人才。”
马瑞芳供述称,毕业两年前,李玉前和高中同学兼大学校友谢初明恋爱。但李玉前的男女关系并不检点,1995年,他又和马瑞芳谈恋爱。
李玉前和谢初明的结婚证。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图

1997年3月16日,李玉前和谢初明结婚了,但李玉前和马瑞芳的关系并未断绝。马瑞芳在供述中称,李玉前结婚当晚,还和她睡在一起。1997年8月11日,李玉前到马瑞芳住处,被马瑞芳母亲当场碰到。第二天凌晨,李玉前写了一份保证书,向马瑞芳母亲承认自己的过错,并表示如果由此引起马母身体意外,由他本人负一切责任。
中断了一段时间后,1998年,李、马两人又睡在一起。直到2000年5月,谢初明才知道李玉前的婚外情,提出离婚。李玉前供述称,他不同意离婚,并下跪获得了原谅。
马瑞芳供述称,她为李玉前打过七八次胎,李玉前答应要为她和谢初明离婚,但直到2000年上半年都没有离婚,她于是到李玉前上班的车间闹。
2000年7月,马瑞芳在李玉前腰上刺了一刀。10月25日,马瑞芳到水钢公安处刑侦科报案称,9月2日晚上,李玉前在办公室强奸了她。
2000年12月4日,谢初明在水钢炼铁公安科办公室做了一份笔录称:9月底的一个晚上,马瑞芳带了一个男生拿石头砸他们家玻璃。110来了后,马瑞芳还当面跟其丈夫李玉前争吵,随后两个女人不断在语言上起冲突。
几天后,马瑞芳以谢初明打电话骂她,在单位造成不良影响,侵犯了其名誉权为由,在六盘水市钟山区人民法院起诉谢初明,2001年1月19日,双方对薄公堂。
然而,谢初明并没有等到判决。当年4月12日,因谢初明被认定为死亡,法院裁定撤消本案诉讼。
马瑞芳25岁和李玉前谈恋爱,到2000年时已30岁的她,却变成了李玉前的婚外情人。马瑞芳供述称,她想离开李玉前,但李不准她和别人交往。
2001年3月30日,马瑞芳供述称,李玉前3月20日喊她去他家玩,她发现床和衣柜之间盖着被子,里面是谢初明和李明昊。李玉前告诉她,谢初明母子两个都死了。
案发时间扑朔迷离,谁是真凶?
从李玉前家到马瑞芳住的地方,大约只有50米左右,站在这边楼能看到那边楼。
马瑞芳的邻居杨焕木在公安机关的证词中说,他记不清是19号还是20号晚上,有人出入李玉前家。那天大约是凌晨一点多,杨焕木听到喘气声很大,有把重物放在地上的声音,他随后起床从窗子外发现,此人下楼后往右边走了。借助楼梯的灯光,他拿起望远镜看清楚了,正是隔壁304房间的马瑞芳。
李玉前的前律师滕鲁黔在辩护词中称,2001年10月3日,他找到杨焕木调查时,杨明确告诉他,马瑞芳移尸304房间的时间为3月19日晚上、20日凌晨。3月22日,马瑞芳在巴西分局刑侦队做询问笔记时称,3月19日晚上,八点半洗完衣服后,她和母亲就洗脸洗脚睡觉了。
2001年9月10日,六盘水市中院一审认定,李玉前晚上9点半找到马瑞芳,告诉谢初明母子的事情。马丢尸到二号高炉返回的时间是11点20分,之后,马再把余下的尸块分三次提到304房间,接着又在304室把尸体放进背萝背到高炉。
一审判决:李玉前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马瑞芳构成包庇罪,判处8年有期徒刑。
在庭审中,李玉前当庭翻供,称自己受到了刑讯逼供。他说与自己妻子感情很深,没有杀人动机和目的。他把矛头指向马瑞芳,称案发前两人关系已形同水火,他被马瑞芳栽赃陷害,真正的凶手是马瑞芳。
李玉前还陈述:如果真的是他和马合伙杀了妻儿,他不可能在去报案时主动向公安提出马有作案嫌疑,因为这不是把矛头引向自己吗?
李玉前的律师滕鲁黔当年在辩护词中称,本案现有的证据足以断定,检方指控的杀人、分尸、抛尸的时间,李玉前都不在案发现场。按“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的刑事诉讼原则,怎么都得不出李玉前是凶手的结论。
2001年11月20日,贵州高院二审裁定: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六盘水市中院重审。2003年12月1日,六盘水市中院再次作出一审判决,李玉前仍被定故意杀人罪,但被改判死缓;马瑞芳犯包庇罪,仍判8年。
2004年10月12日,贵州省高院终审裁定,维持了一审判决。
李玉前的二哥李玉山说,听完一审庭审后,他就发现案子疑点重重,“比如说,那两把被指证为分尸的菜刀,既没有缺口也没有血迹。”
“整个案卷关于被害人的遇害时间扑朔迷离。”律师王万琼说,“没有人证,可以说没有物证,没有具体的作案时间,只有李玉前、马瑞芳两人的口供,而且两人口供也不一致。”
王万琼说,如果移尸是3月20号晚上,那杨焕木凌晨一点看到马瑞芳,和马瑞芳八九点开始移尸就有冲突。
受害者父母为“凶手”申冤,探寻真相15年
贵州高院二审判决后,李玉前开始了十余年的申诉。谢初明的父母也一直在寻求真相。
4月11日,73岁的张林合对澎湃新闻说:“15年都没有个结果,真正的杀人凶手逍遥法外。”
2001年6月29日,张林合不顾子女反对,跑到监狱里看李玉前。“当时李玉前哭了,我也哭了,他说不是他做的,我说你把这个事情详详细细写下来。”
但张林合说,案发时自己其实是怀疑李玉前的,一直到2001年7月13日一审开庭。“在法庭上我就明白了,哪儿来哪儿去都明白了。”她说。
随后,张林合和丈夫谢洪禄写了好几份申诉书,张林合说,有人看了她的申诉书后对她说,“从来没有见过受害者家属为凶手申冤的”。
张林合回忆说,6月29日当天,她还去看了马瑞芳,“我当时对她说,‘你杀死她娘俩,她娘俩不会放过你的’,马瑞芳听后转身就走了。”
“他(李玉前)写信来,说要跟她娘俩走,我就又去看了他一次。”2001年的秋天,张林合对李玉前说:“她娘俩是你杀的,你要死现在就死;她娘俩不是你杀的,你就要找出凶手来。”
谢洪禄夫妇在申诉里写了很多个“为什么”,但如今,两老因为身体的原因,只能在精神上支持李家。“2014年动了4次手术,2015年又动了一次。”张林合说老伴谢洪禄。
4月14日,澎湃新闻找到马瑞芳的弟弟马备其,他说,几姊妹当中,自己和马瑞芳的关系最好,“(马瑞芳)坐牢出来后,回家呆了一个多月,没找到工作,就在路边摆摊,然后又被城管没收。”因为没有生活来源,2009年,马瑞芳从监狱出来后,没多久就外出打工了。
“她是很乖的人,读书的时候也没打过架,毕业之后就分配到了水钢,也没在社会上来往过。”马备其不相信马瑞芳杀人,也不知道姐姐和李玉前的关系,“没听她说过。”
“可能在浙江某酒店打工,具体不知道在哪里,我们也不怎么联系。”马备其说,马瑞芳至今还没有结婚。大哥马备洪在电话中告诉澎湃新闻,自己不清楚马瑞芳的情况,也不想卷入这个事情里面。
马瑞芳的父母都已八十多岁,住在一栋自建的石头房里。走进里面,看见蚊子四处乱钻,屋里东西凌乱。父亲马素清头脑不清,而且几乎不能走动。母亲何苗力听力不好,她不记得女儿犯过案。
“好多年没有回来了,你们是来统计什么吗?”她问。
(文中马瑞芳、马备其、马备洪、马素清、何苗力为化名。)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杀妻灭子案 申诉 冤假错案

相关推荐

评论(36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