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象:宪法宣誓和共产主义信仰

澎湃新闻记者 徐萧

2016-04-19 11: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2015年7月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实行宪法宣誓制度的决定》。《决定》规定:自2016年1月1日起,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选举或者决定任命的国家工作人员,以及各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任命的国家工作人员,在就职时将公开进行宪法宣誓。宣誓的誓词共70字:
我宣誓: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国家努力奋斗!
对于宪法宣誓制度究竟有何内涵和深意,4月16日下午,清华大学法学院梅汝璈法学讲席教授冯象做客上海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以“誓言与信仰——从宪法宣誓谈起”为题进行了讲演。
冯象以“誓言与信仰——从宪法宣誓谈起”为题进行了讲演。
冯象认为,宪法宣誓制度实际上意味着,党员干部必须回到其最原初的位置上,宣誓人代表中国共产党,再一次向监督者——老百姓作出承诺,是对信仰要求在制度上的回应。他结合当今科技发展和资本主义制度面临的危机,认为共产主义信仰并不是太遥远。
三个改变
宪法宣誓制度,从2014年10月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四中全会提出草案到2015年7月1日正式决定,冯象观察,宪法宣誓制度在内容上发生了三个改变:
1.宣誓人范围的扩大。由“国家工作人员”,扩大到“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一府两院)系统的所有国家公职人员。
2.宣誓方式的改变。放弃了原先的“向宪法宣誓”,改为宣誓人左手抚按《宪法》,诵读誓词,在宣誓场所悬挂国旗或国徽。冯象认为,宣誓人是在向国旗或国徽宣誓,实际上是在向全中国人民的宣誓。
3.誓词内容的改变。由“拥护”宪法改为“忠于”宪法,把“自觉接受监督”明确为《宪法》规定的“接受人民监督”。最为重要的,是删除了末句奋斗目标的定语“中国特色”四字,代之以《宪法》序言关于“国家的根本任务”的文字,即建设“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冯象认为,人民监督,或主权者(“国家的主人”)出场,并略去“特色”委婉语而重申社会主义道路的普世性,体现了誓词的主旨。
两点困惑
自2015年7月以来,冯象观察了解到,一部分党员干部对于宪法宣誓制度主要存在着两点困惑。
1.宣誓的意义在哪里?
大部分中国人对官员宣誓的概念,主要是从电视或其他媒体报道中得到,例如西方官员的宣誓或者美国总统就职仪式,宣誓人一般要手按《圣经》宣誓,以此作为承诺,然后宣誓。
这不仅让人联想:中国并不是基督教的国家,共产党本身信奉的是无神论,那么中国的宪法宣誓制度是在何种意义上进行的呢?
2.宣誓会不会成为走过场?
有些人提出来,宪法宣誓最后是不是会变成走过场,宣誓人需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和义务,假如违背了宣誓内容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对于第一个疑问,也就是宣誓的宗教背景,冯象认为,这并不是宣誓必备的要素。因为现代西方国家基本都是政体分离,也就是说奥巴马作为一个新教徒,就会用《圣经》宣誓。但如果是信仰其他宗教的宣誓人,就可以用他信仰宗教的文本。“假如他们选出一个穆斯林,也许宣誓人就会用《古兰经》作为宣誓工具。”冯象这样解释道。
而对于如何不让宣誓走过场,宣誓人承担怎样的责任,冯象认为,单从法律的角度来说,目前宪法宣誓并没有法律上的责任。冯象解释,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的宪法是经典的社会主义宪法而不是西方宪法。
“社会主义宪法不可作为诉讼依据。我把它叫做是‘沉默性的安排’,这和西方宪法是不同的,在社会主义国家是没有宪法诉讼的。”
冯象认为,宪法宣誓人承担的不是以法律为依据的责任,而是信仰上的承诺。
“我认为,宪法宣誓实际上意味着,党员干部必须回到最原初的位置上,也就是入党那一天对党进行的宣誓。党员干部在做宪法宣誓前,已经做出承诺,这种承诺高于宪法宣誓。”
在冯象看来,“宪法宣誓,实际上是宣誓人代表党,再一次向监督者——老百姓作出政治承诺。”
新就职国家工作人员,身着正装,依次走上宣誓台,面向国徽,左手抚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右手举拳,庄严宣誓。 视觉中国 资料
从难民危机到AlphaGo,共产主义不遥远
在20世纪的尾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在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后遭受到了冲击,西方国家趁此不断唱衰共产主义。但是冯象认为,共产主义并不是太遥远的理想,宪法宣誓制度就是在制度上回应信仰的要求和倾向。
之所以说共产主义并非太遥远的理想,冯象的根据是,“全球化的资本主义扩张、竞争失控之后,未来先进科技将给世界带来巨大的变化。”
在冯象看来,有两个标志性的事件,正契合了这种变化。一个是欧洲难民危机,一个是AlphaGo轻松击败人类最好的围棋选手事件。
欧洲难民危机,为什么被西方媒体一口称为“欧洲危机”,而不是根据难民的所在地、发源国和到达地来命名?“尽管到达欧洲的难民,是整个难民数量中的极少一部分,但在西方人看来,是‘末日’,难民都来了。”这正说明了在西方国家各种政治正确的阴影下,资本主义已经无法处理它本身固有的矛盾。
“西方的政治正确要求他们必须要收容和善待难民,但这样就会带来危机。如果放弃难民安置,又违背了全球化的福利思想和积极权利的争取,这恰好是西方最前卫的政治正确。”
在冯象看来,西方人心里恨难民恨得要死,但是又没有办法不在表面上收容、安置以及给予他们相应的权利。“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川普满口的政治不正确,一方面被媒体口诛笔伐,一方面又获得很高的民意支持的原因。”
而这种难民危机,冯象预测,在技术扩展下,在未来将会成为全球中产阶级的共同危机,以谷歌AlphaGo为标志的人工智能正是这种共同危机成为可能的信号。
谷歌科学家预测,十年内,机器人将会写小说。清华大学开发的机器人作诗,已经让唐诗专家很难分辨出是人还是机器写的。部分科学家预测,在2046年,人工智能能够攻克自然语言,实现人工智能的自我意识,机器人将从今天的强人工智能走向通用智能。如果那一天到来,冯象认为,这种通用智能可以立刻取代人类大部分白领的工作。
“假如到时候,机器仍然是自利的话,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势必将失效,那么人类肯定要毁灭。这是人工智能带给人类的挑战,在这种挑战下,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是无效的。”冯象认为,未来可能发生的人机关系需要一种新道德、新伦理,用最简单的话,就是无私。
“正是在这个层面上,共产主义将恢复它强大的生命力,将实现共产党宣言里面所设想的,全体先进国家同时爆发革命。”冯象说。
回到宪法宣誓,冯象认为,正是将中国的政法制度回到它原本的基石——共产主义上去,回到需要共产党的那条道路上去,而党要在适当的时候行动起来,他认为这个时刻就在今天。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冯象

相关推荐

评论(1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