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滚床单为目的的爱情片,你还会去看么

kiki

2016-04-29 07: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注意:本文有剧透
和朋友看完《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走出电影院,我们彼此长舒一口气。她突然问:“你信么?”我说:“信什么?”她说:“成年人的世界还能找到这么纯情的恋爱方式么?”
两个多小时的片长,导演不紧不慢娓娓道来,让男女主角各自生活,偶尔交集却又无数次地错过,只通过最传统的方式——书信来维系和增进彼此的感情。两个中年男女撩来撩去却到片尾才彼此相见,完完全全的柏拉图啊……
然后导演就把观众粗暴地赶出了电影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让我们这些怀揣着观赏爱情片目的的人情何以堪!
每个观众大概都在心里大声疾呼——导演你是为了玩我们嘛,“不二情书”你就真的只给我看两个人写情书?
这不是岩井俊二的《情书》,它讲述的不是少男少女的初恋,这也不像《爱在黎明破晓前》那种纯粹的文艺爱情片,完全抛弃叙事只剩精神交流。吊诡的是,女主是澳门摸爬滚打多年的赌棍,男主是从小漂泊美国放荡不羁的地产经纪,他们怎么可能还会像小学生一样对见不到摸不着的人倾诉衷肠?怎么可能还会毫无保留地向陌生人敞开彼此的心扉?归根结底,这一对历经沧桑的中年人,哪里来的能力相信不滚床单的爱情。
有人说导演矫情、作,也有人说导演太理想化、太文艺。种种质疑,不过是源于大家对这种古典主义爱情观的不认同。
“滚床单的热闹,一定会变成滚钉板的惨叫。”“爱都可以做了,还需要谈么?”这样的台词在片中俯拾皆是,导演似乎早已料到这些反应,未卜先知地将自己的观念植入到电影里。她向往“云中谁寄锦书来”的浪漫,向往“向死而生”的忠贞,对现代社会所谓的亲密关系充满了不信任。
诚如廖一梅在《柔软》中所说,“每个人都很孤独,在人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理解。”我们已经习惯牵手、接吻一站式的模式,我们热衷于虐心剧情、花式撩妹的韩剧,突然遇见这样两个小时毫无进展毫无高潮的爱情片,竟然会觉得无比尴尬——两个成年人,用这样的方式谈恋爱真的合适么?
导演想探讨的东西太多——亲情、乡情,甚至人类之间的感情,但观众似乎并没有耐心去容纳和接收更多导演想要传达的信息,因为我们都是抱着去看爱情片的态度去的啊。
两个多小时,我们如坐针毡却又不敢离席半步,不过是因为我们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男主女主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啊”。当影片结束时,男女主人公终于相见,相信无数人内心都有千万匹草泥马在奔腾,导演你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呢。大概只有导演在银幕后默默偷笑,我就是让你们这些想看滚床单爱情片的人内心惨叫。
《不二情书》与《北京遇上西雅图1》没有任何情节上关联,除了男女主角没有换。汤唯还是那个拜金汤唯,但吴秀波已经从老实巴交的落魄叔摇身成为浪迹情场的花花公子。(没有看到男主女主见面,但导演让男神吴秀波在戏里脱衣秀肌肉也算弥补女观众们的一大福利了吧。)剧中最大的亮点是与吴秀波配戏的老夫妇,几乎全场笑点和泪点都来源于此。(此处省略三千字就不剧透了。)由此可见,老年人的打情骂俏可以被解读成相濡以沫,但中年人背对背的恋爱,就很容易被贴上矫情的标签了。
导演把《查令街84号》这本被誉为“爱书人圣经”的书作为电影全篇线索,运用蒙太奇的手法让两个鸿雁传书的男女靠想象谈情说爱,一个化身学识渊博风趣幽默的男教授,一个变成天真烂漫俏丽可人的女学生。关于两个人如何通信,一直是整个剧情的关键,到最后葬礼上通过书店老板的遗言才揭晓谜底,原来是他一直把世界各地的信件相互传递,这是编剧最为巧妙的地方。
在《查令街84号》的译序中,译者这样写道:“一旦交流变得太有效率,不再需要翘首引颈、两两相望,某些情意也将因而迅速贬值而不被察觉。我喜欢因不能立即传达而必须沉静耐心,句句寻思、字字落笔的过程;亦珍惜读着对方的前一封信、想着几日后对方读信时的景状和情绪。”
导演大概也是此书的拥趸者,才会用书信来串联整场。这种设定既不迎合主流市场,也不照顾观众情绪,但在国产影片里也算独树一帜吧。
很多人还是会情不自禁地把这部影片与上一部相比,第一部片中小三远赴异国他乡生子并爱上接盘侠,曾经被很多人诟病为三观不正,但没有人觉得它脱离现实。如果说第一部是讲“生活的苟且”,那这一部大概就是“诗与远方”。在爱情速食主义盛行的年代,拍一部如此节奏缓慢的爱情片,多少有点吃力不讨好。吴秀波在片里说,别谈感情了,伤钱,其实耗的还有时间。
我们没有空闲写信,没有精力谈情说爱,甚至没有耐心看完一部男女主角两个小时都不见面的电影。说导演理想主义也好,说她天真也罢,但这样的不合时宜,这样的不顺势而为,反倒显得难能可贵。
《北西2》显然是一部更有野心和更有情怀的电影,但是情怀不小心就变成了说教,野心也可能变成理想主义。在世俗的电影市场,再去谈论“诗与远方”很容易就会沦为人们嘲笑的对象。就好像有人讽刺汪峰和许巍,“都他妈快五十岁的人了,还迷茫,有什么可迷茫的。”
看完《北西2》,估计很多人也会撇撇嘴说,都三十岁的人了,还写什么情书啊。不过我总是本能地对这些自我放弃毫无愧色的说辞充满了警惕,也对一切抱有理想和文艺之心的人保持着敬意。为什么人到中年就不能谈一场没有荷尔蒙的恋爱呢?
明星
我是导演薛晓路,关于都市人的恋爱和移民文化,一起聊聊吧!
薛晓路 2016-04-28 118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