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新闻丨先与美签军事协议再挺中国南海立场,印度玩两手抓?

澎湃新闻记者 任丹妮 高行

2016-04-22 08: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4天前在莫斯科举行的中俄印外长第十四次会晤,没有绕开炙手可热的南海问题。
中国外交部网站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和印度共和国外长第十四次会晤联合公报》第二十一条写道:中国、俄罗斯、印度承诺维护基于国际法原则的海洋法律秩序,该秩序显著体现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所有相关争议应由当事国通过谈判和协议解决。外长们呼吁全面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及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后续行动指针。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4月20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上述内容与中方处理有关海上问题的一贯立场相符,也体现了中、俄、印三国作为有重要影响力的大国维护海洋秩序以及地区和平稳定的共同意愿。
对于俄、印两国的表态支持,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赵干城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析称,“虽然谈不上‘力挺’的程度,但俄印在南海主权争端问题上采取了比较中立客观的立场,强调通过谈判与和平方式解决,这种不持立场的态度与美国“拉偏架”的行为形成了对比。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左)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中)、印度外长斯瓦拉吉共同会见记者。
印度态度“急转弯”?
针对预计将于近期公布结果的所谓“南海仲裁案”,中方多次在外交场合表示,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的实质和目的是企图全面否定中国对南沙群岛的领土主权,显然有幕后指使和政治操作。“南海仲裁案”严重损害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严肃性和权威性,是对国际法的滥用。中方不接受、不参与所谓“仲裁”恰恰是在维护国际法,维护公约的严肃性。
中方反对美国将南海问题国际化的态度一直受到俄罗斯的支持,俄外长拉夫罗夫此前明确表态称,企图将南海争端国际化是徒劳的,支持中国走谈判和协议的解决路径。
印度在南海问题上的类似表态,则尚属首次,而且似乎显得有些“急转弯”。就在上周,美国防长卡特出发亚洲“过中国而不入”,转而与印度签署了军事后勤保障协议,双方共享军事基地。加之近年来美印联合军事演习的频频发生,印度外长在莫斯科的表态让部分人忽觉“风向突转”。
但在赵干城看来,“突转”并不存在。“我们太容易对号入座了,觉得什么都是针对中国。美国与印度的防务合作的确有进一步的发展,但军事后勤协议本身并不针对中国。”
印度与美国在军事后勤保障协议上的谈判实则已经进行了长达数十年,印度一度犹疑谨慎。
“美印双方在军事防务上的合作一直是稳步向前的,已经按这种节奏走了五六年,它并不是突然一下子加速或是怎样,而是一直有这样一个合乎逻辑的趋势。如果仅仅因为双方签署了后勤保障协议,就认为印度成了美国盟国的一员,这是不合逻辑的。”赵干城认为,印度与美国签署后勤保障协议,仅仅希望以此提升在亚太地区的地位,并不针对中国,也不影响其在南海问题上的表态,印度奉行的仍是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
美国“印太战略”对接印度“向东看”?
近年来,美印关系日益走近,2014年9月的莫迪访美和4个月后奥巴马的回访行程中,两国发布了联合战略文件,并签署有关核能、防务和贸易等多项协议,美、印两国在战略、经贸等领域的合作提高到新的水平。
随着与印度的愈发亲近,美国希望其“印太战略”能与印度历来的“向东看”战略对接,共同致力于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战略发展。为此,美国还特邀印度总理莫迪于今年6月前后再度访美,这将是莫迪上台2年内第4次访美,也是第一次正式的国事访问。双方将在会谈中讨论美国“重返亚太”和印度“向东看”的战略。
对此,赵干城表现得比较乐观。在他看来,可以明确的只有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是明显针对中国的,但是其“印太战略”是否同样如此,目前仍有争议。“各方博弈的过程不见得是零和博弈,印度没必要以与中国为敌为代价,中印关系的发展目前看起来仍是正常的,并不是说敌人的朋友就一定得是敌人。”
况且,印度本身的“向东看”战略在实践层面上也显得比较模糊。“除了修建印缅泰公路、与越南的少量军事合作和一些零星采油活动以外,该战略的象征性意义要大于其实际意义。”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张家栋向澎湃新闻表示。
中印高层就边界问题再次会晤
在中俄印外长莫斯科会晤的同一时期,印度国防部长马诺哈尔·帕里卡尔(Manohar Parrikar)与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Ajit Doval)相继访华。针对历史遗留问题、中印双边关系中最为核心的问题之一——边界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常万全4月18日与帕里卡尔的会谈中,首次提及了建立“两军边防热线”这一概念,双方正寻求逐步建立起两军间的互动机制。而在20日,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与多瓦尔分别作为特别代表的中印边界问题第十九次会晤中,双方认为,中印边界谈判保持积极势头,边界争议得到有效管控,边境地区总体和平稳定。
作为“中印两国解决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的重要渠道”,也是“中印进行战略对话的重要平台”,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在过去13年中共举行了19次。双方在2005年达成了“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迈出了解决边界问题的第一步,在2013年达成了两国边境防务合作协议。“但这些进展都不是决定性的,它不涉及核心问题。”赵干城表示,“对于最核心的实控线的界定,双方并没有设定时间线和框架,前景仍不明。”
赵干城同时指出,尽管核心问题没能得到解决,但是50多年来,中印在边境上没有再发生过较大的冲突,这也归功于双边对话机制。
“谈总比不谈好,有框架总比没有框架好。”谈到未来中印是否能达成实质性的进展,赵干城笑着说道。
责任编辑:李怡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海问题,印度

继续阅读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