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接连被打背后的思考:“三轮车上的快递大国”如何监管

新华网

2016-04-21 19: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新华网北京4月21日新媒体消息,继北京快递小哥因发生车辆剐蹭被扇耳光之后,陕西也发生一起快递小哥被打事件。缘何快递小哥接连被打?骑电动三轮车的小哥与司机师傅矛盾频发的背后,是什么深层次的社会问题?
快递小哥接连被打 行业心酸难为人知
日前,一条快递小哥被打视频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因发生车辆剐蹭事件,出租车司机李某借故辱骂、殴打驾驶电动三轮车的顺丰快递小哥。
19日下午,陕西西安圆通速递驾驶员徐某正常行车过程中,遭到一辆轿车撞击,此后男性驾驶员和女性乘客对徐某辱骂不止,一番施暴后驾车扬长而去。事故导致徐某头面部受伤。
快递小哥接连被打引起社会轩然大波,关于普通劳动者职业尊严何以维系的问题成为网络热点。网友“VV叫我菌子SAMA”说,“社会存在职业歧视,在外务工的劳动力没有归属感,因为他们从来没获得社会的尊重。”
26岁的马绍院是杭州申通快递公司的一名快递员。今年是从事快递工作的第三个年头。“干这一行没被欺负过、没受过气是不可能的。”
前不久,马绍院在送快递时开得有点快,和一辆大众轿车距离有点近。车主二话不说,猛地刹车把车横在他面前,打开车门下来就是恶言相向,“你知不知道,碰到我的车你一个月的工资都赔不起,你也别想继续在这里干了。”瞧不起的样子和侮辱的语气,让他当天晚上饭都没有吃下。
风里来雨里去,却常受人白眼,马绍院的遭遇是100多万快递小哥面临的普遍情况。三年下来,马绍院尝到了做快递员的酸甜苦辣,身边的同事走了不知道多少拨。“没人把做快递当做长久职业,都是在城市里过渡的谋生出路罢了,除了时间相对自由、进入门槛低,没有其他可以让人留恋或者有成就感的地方。”
以价换量粗放竞争 挣生活只得多送快行
顺丰快递小哥被打后,顺丰总裁王卫在朋友圈称“如果这事不追究到底,我不再配做顺丰总裁。”目前,打人者李某因寻衅滋事已被警方依法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
快递快速发展背后的行业弊病,成为讨论热点。一些市民也表示,虽然自己理解和尊重快递小哥,但快递车四处乱窜、见缝就钻,确实给他们的生活带了了诸多不便。
开着一辆纯电动五菱小面包,穿越4条复杂路段,抵达2个小区,负责200多个公司的收送件业务,工作时长超过12小时,这是上海韵达快递送货小哥小魏的工作常态。马绍院也是如此,每逢“双十一”,“即使是站着,十秒钟不动都能睡着。”
小魏说,他每天要送100多件快递才有基本工资,提成与收揽快递挂钩,一个月提成五六百元,总收入4000多元。“在路上必须争分夺秒,才能保证按时送达快递件,在这个过程中的确容易和别人发生摩擦。如果遇到车辆刮蹭故障等意外,还必须换车加班完成工作。”
快递小哥的经历背后,正是快递行业繁荣背后以价换量、同质竞争的脆弱产业生态。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罗列了两组数据:2007年国际国内件均快递收入为28.6元,2015年这一收入跌至13.4元;目前80%的快递企业微利,20%处于无利甚至亏损状态。
在徐勇看来,低价战略、粗放竞争是快递产业发展的巨大障碍。“中国快递依托于网购,老百姓喜欢购买实物而非服务,越是买廉价的货品越对快递价格敏感。企业收益微薄,快递小哥只好多送快送,一些交通安全隐患也随之而来。”
而入职门槛低、员工流动性大,则让这种生态进一步恶化。相关数据显示,我国快递从业者中,进城务工人员和低收入人群是主要构成人群。“从事快递的都是社会底层,就靠着这点工资养家糊口,为了挣生活也只得如此。”徐勇说。
“三轮车上的快递大国”如何监管
随着网络讨论的深入,快速崛起的新经济业态与固化的社会管理方式之间的矛盾浮出水面。网友“凯峰队长”说:“打人固然不对,但我们在谴责这种行为的同时更应该冷静地思考,如何加强对于电动自行车三轮车的管理。”
虽然民营快递业发展已有20多年,但直到2009年新邮政法实施才正式获得合法地位。时至今日,对快递业合法性的认可仍然不足。由于法律法规限制、标准缺失等原因,全国数十万快递电动三轮车实际上处于灰色运营状态。
一边是各地民众对维护交通秩序、加强城市管理的要求不断提高,另一边是高速发展的中国快递业对电动三轮车的高度依赖,两边时而爆发的矛盾,一次次将快递末端配送车辆的路权问题推上风口浪尖。
从职能部门来说,查扣违规上路的电动三轮车是依法行政。超速行驶的电动三轮车存在较大的交通安全隐患,加上一些车辆还涉嫌非法营运,一旦管理趋紧,便难逃被整治的命运。
就快递行业来说,中国物流市场规模已成为全球第一,电动三轮车是其最普通采用的末端配送工具。去年中国快递业派送的快件达到206亿件,其中绝大多数是快递小哥们骑着电动三轮车逐件派送到用户手中的。
近日,由国家邮政局组织邮政科学规划研究院等单位编写、发布的《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技术要求》正在征求意见。新标准对车速、车身尺寸等进行了规定。一旦这一标准落实,将成为国家强制性标准。但是不少快递公司、快递小哥认为,标准还需商榷。如标准规定,快递三轮车最高车速不应大于每小时15公里,但在实际工作中,这一速度不能满足送货需求。目前这一意见稿仍在讨论之中。
徐勇认为,给快递三轮车一个明确的、合法的地位是促进快递业健康发展的重要一步。“如果相关部门像明确校车标准一样,让快递送货车也有明确的标准,而不是以罚代管、以禁代管,将会对快递小哥社会地位的提高起到促进作用。”
中国快递协会理事、中国电子商务物流企业联盟副会长相峰说,长期看来,尽管修法涉及方面广,会有激烈的博弈过程,但只有凝聚共识,对法律进行及时修订,才能使法律如实体现中国道路现状和城市物流配送的强烈需求,为快递业收派车辆的升级换代乃至中国新能源货车的研发、制造、使用开拓出新的空间。
此外,通过提供差异化的服务来引导消费者适应购买服务,也是培育市场、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重要举措。“比如设置一日达、两日达、三日达的产品,让客户自由选择。让价格通过差异化的服务反映,而不是靠跑量反映。”徐勇说。
责任编辑:王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快递员,竞争

继续阅读

评论(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