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创造了毒舌的古美门律师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6-04-25 07: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日本著名编剧古泽良太。
去年年底,SMG尚世影业与日本富士电视台签署了战略协议,宣布今后3年内优先获得富士电视台优质电视剧的开发权,初步确定将在三年内翻拍五部富士台的电视剧。据说,《东京爱情故事》、《求婚大作战》、《最后的朋友》等经典日剧作品都列入了翻拍的备选名单。
近几年,国产电视剧翻拍国外作品,还是以翻拍韩剧居多,日剧翻拍少见,且质量欠佳。而这次合作,富士电视台将在剧集制作中全程参与,不但在改编、选角上会提供建议,在摄影、灯光、服化等中间环节上也会深度介入。目前看来,这确实是个值得日剧迷们开心的消息。
《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
首轮项目已锁定热门日剧《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以下简称《约会恋爱》)。尚世影业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之所以会将《约会恋爱》确定为首部翻拍作品,一方面是爱情喜剧在观众中接受度高,便于快速检验市场;一方面是该作品首播在去年1月,但到去年年末日剧盘点时,该剧的口碑、豆瓣评分依然居高不下;然而,更为重要的原因是该剧的编剧,古沢良太,一直以来的作品,在中国日剧迷中的口碑都相当不错。这成为中方的信心来源。
日前,尚世影业邀请到古沢良太和他的“老搭档”富士台制作人成河厷明来沪商谈合作事宜,抽空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说到古沢良太,就要说到2012年,一部律政题材的日剧《胜者即是正义》(Legal High)红出了日剧迷圈,红到了微博。其中,主角古美门研介这个毒舌贪财又机智有趣的律师形象深入人心。全剧罕有悬疑、动作等吸引眼球的元素,光靠着古美门提出大胆而犀利的观点,慷慨陈辞的段落就能吸引观众看得欲罢不能。其中关于民意、医闹、环境问题、邻里纠纷等大大小小现实问题的讨论,让观众在娱乐之余,也对其中的议题加以反思。
《胜者即是正义》。
而这些精彩的段落,犀利的台词,尽出自古沢良太之手。可以说,如果堺雅人演活了古美门之“形”,那么古沢良太就是赋予了古美门之“神”的男人。聊到这个角色,古沢强调,他创作的初衷,常常是“抓住生活中一个小的出发点”和“要做和以往不一样的剧”。
“题材方面,我不会追社会热点话题,还是会写自己感兴趣的话题。相反,有些‘不流行’的东西,我偏要为它做一个剧,是为了让大家重新对这个话题产生兴趣。比如《胜者即是正义》这样的‘律师剧’日本一直都有,但我就是想写一个‘金钱至上’的奇怪律师。”古沢这样说道。
除了《胜者即是正义》,古沢良太的代表作还有《相棒》、《外事警察》、《怪胎刑警》、《如月疑云》等影视作品,算得上是高产的编剧。不同于国内一些编剧以工作室形式来进行流水线式的集体创作,古沢没有团队,全靠一人一笔,独自写作,并在业界内出了名的“绝不会拖稿”,让制作人都非常放心。
中国电视荧屏上,一直以来日剧引进的不算多,很多传统电视观众对于日剧的认识,还停留在90年代的《东京爱情故事》这样纯美的都市爱情童话。而实际上,古沢和制作人成河都提到,现在的日剧,最火的还是警察和医疗题材。但同时,二人也表示,日剧的优势在于从小人物出发,写日常小事让观众共鸣。早年作品以悬疑推理见长的古沢,有着相当缜密的逻辑和谋篇布局能力,又能对日常生活保持洞察力。因此在婚恋题材的《约会恋爱》中,他也能切中当下男女婚恋问题,一针见血指出痛点。
年少照片。
古沢还说起日本当下的社会现状:“以前的恋爱剧拍得太美好了,太浪漫了。日本年轻人有一部分对爱情失去了兴趣,出现了一批‘不婚族’。”聊到《约会恋爱》,古沢这样说:“我想通过这部剧告诉大家:其实恋爱会有很多痛苦的时刻,恋爱也是有缺点的,但是,还是要恋爱。”那古沢本人对约会恋爱的态度呢?现场有媒体问到这个问题,古沢一本正经:“我本人对约会没什么兴趣。”
采访中,古沢如传言中一样——高颜值,并且内敛寡言,开口之前会思考良久,很难想象这位看似不善言谈的人写出那些大段犀利的台词。然而,据他自己说,创作中,他最喜欢的部分就是创作台词。他会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往返踱步,同时在脑中分饰好几个角色,与自己对话。这样的创作状态,让记者想起网友对他的一句点评,颇为精准:“他在尽一切可能诠释最丰富的立场、观点、理论,甚至是世界观。他所做的工作,是在用看似夸张的戏剧化手法,反思我们现实世界的多样性。”
最后,记者问到古沢对上海的印象,他老老实实地说到外滩、建筑,以及中方团队的年轻,都让他惊讶,然而似乎他最有兴趣的还是——汤包。
花絮:
采访结束后,记者跟尚世的项目负责人聊了几句,得到的可靠消息是,《约会恋爱》会做成网剧,投入的资金不少。中方的七人编剧团队(收集龙珠的人数配置……)基本都是对日剧有较深认知的85后,他们主要负责剧本的本土化细节。
说到这里,记者感慨了一句日方可能不了解中国电视剧市场,负责人带着谜之微笑说:“呵呵,不要小看富士台的情报机关哟。”据他介绍,富士台连中国哪些网站能看到他们哪些日剧的盗版都一清二楚。“人家只是不想打这个官司罢了。”
记者听到这里,一时默然。
古沢良太团队与尚世影业沟通剧本。
对话:
澎湃新闻:约会恋爱的女主角,代表了一种“30+”女性的烦恼,在日本社会,是否确实有这类女性的婚恋烦恼?
古沢良太:我觉得,相比“婚恋烦恼”,更重要的是,日本社会中,有些男女已经对爱情失去兴趣,“不喜欢谈恋爱”了。而剧中这两个人的爱情观就是“恋爱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他们以契约形式谈恋爱。虽然极端了点,但日本确实有这样的年轻人存在。当然最后还是让这两个人真心相爱了,这就是这部剧好玩的地方。
澎湃新闻:古美门研介这个人物,说台词的方式很有特点,尤其是堺雅人先生的一些肢体动作。这些是源自你的设计还是演员的再创作?如果与导演、演员合作发生意见分歧时,一般会如何处理呢?
古沢良太:主角的那些动作,都是演员自己设计的。我的工作,其实就是到剧本完成为止了。拍摄的时候,演员在现场往往会对剧本做一些小修改,小范围程度都是ok的,如果意见发生较大分歧,最终决定的将是制作人。
我在现场的时候,有时演员自己会提出修改台词;但有时,有时他们也会夸奖我的台词写得好。(大家笑,羞涩的古沢难得表扬自己)
澎湃新闻:你的作品里,台词都是非常华彩的部分。创作中,台词部分的创作是最辛苦的部分吗?
古沢良太:那是我最开心的部分。其实写剧本最难的部分,不是写作过程中的哪个环节,而是开始写之前,决定要写什么,怎样构架的时候。
澎湃新闻:《legal high》,《相棒》这样的剧里,都有很多精彩的段落,有对人性和社会的思考和批判。这些是借角色之口表达你的观点,还是创作需要角色这样去说,而不代表你的个人观点呢?
古沢良太:我并没有刻意批判社会的某些现象,只是通过找到社会热点,挖掘有趣的素材,让观众觉得“好玩”,有意思。我个人的价值观的态度是能包容所有的价值观,是多元的价值观。 但为了写剧本,有时候会刻意批评一种价值观。
澎湃新闻:你写过很多侦探、警察的剧,也写过约会恋爱这样关于爱情的剧,哪种你觉得比较难写?
古沢良太:个人觉得都挺难的,根据自己当时的构思来选择写哪种,但再难也得写。
澎湃新闻:爱情方面的体验是怎么创作的?对于没有亲身经历的角色,是如何创作的?
古沢良太:爱情方面不会把自己经历过的爱情写进去,这样会找不到“有趣的点”,我还是会创作没有经历过的爱情体验。
我会根据对角色的知晓进行创作,电视台也会提供相关专家把关。一般是我写的时候自己上网查资料,但完成的时候还是会交给相关专业的人看一下。作为编剧,我的工作主要还是要放在剧本的构思上,那些设计“职业剧专业”的细节问题,会交给相关专业人士看。
(成河厷明补充):电视台会提供相关的专业人员,我们是边写边审看指导的,并不是等全部本写完才审看的。对医疗类、侦查类等不同类型的职业剧而言,这是一种固定的流程。
澎湃新闻:你写台词的时候有什么独特的创作方式么?
古沢良太:我往往是自己一人分饰几个角色,自言自语,找到代入感而创作的.
澎湃新闻:创作时,有没有一些特别的小习惯?写作时遇到写不出来的时候,会干些什么?
古沢良太:(站起身演示)我会在房间里像这样走来走去,其他就没有了。
澎湃新闻:作品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出生后就任人评价了。如何面对观众的差评?特别是带有人身攻击的差评?
古沢良太:我会先找一些好评看看,平复一下心情(众人笑)。然后再细看差评的原因,决定是否需要改进自己。
写剧本就是为了让人觉得有趣,有差评也能接受。看到人身攻击的差评的当下,心里会难过,事后想想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澎湃新闻:创作过程中,最喜欢的是什么时刻?什么时候会觉得“能成为编剧真好啊”?
古沢良太:像这样很多时刻我都很喜欢,比如听说自己的作品在上海受欢迎。因为我来到上海后,身边的工作人员一直转告我说,中国的粉丝很喜欢我,我很高兴;
能够让大家看到有趣的作品,大家也喜欢,我就开心;
创作的时候,想到自己的作品这么有趣这么好玩,想想都很开心;
在创作卡住,又可以继续写下去的时候,也会很开心。
以上,都会觉得,“能成为编剧真好啊”。
堺雅人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古沢良太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