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垫底辣妹》,日本多的是高中生励志片

张阅

2016-05-02 09: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垫底辣妹》剧照
没参加过高考的人生不完整。高考是第一场对意志的磨砺和考验,考生背负的不只是自己的人生希望,还往往是整个家庭的希望。
看日前热映的《垫底辣妹》,我们发现日本人关于高考的思路跟中国人完全一致,而人生失败的中年日本人,也一样会让孩子代替自己实现梦想。
《垫底辣妹》剧照
“为了他人的幸福很努力地生活(工作)”是这部励志片反复强调的价值观,沙耶加一看到母亲的各种劳苦和牺牲就马上自觉回到桌前苦读,这样的温情,尽管动人,却有种隐秘的亚洲病痛。为了自己的幸福很努力就无法打动亚洲观众吗?
《击浪青春》剧照
不只是为他人,《击浪青春》(1998)这段从1976年春开始的高中女子赛艇故事,可是以开学典礼上学生们高喊“东高,我们为你奉献一切!”开场的。我们小时候充其量也就为自己的重点高中喊喊“今天我以X中为荣,明天X中以我为荣”这样的口号。“奉献一切”简直不可思议。
这些昭和时期的少女,跟21世纪初的少女区别并不大,一样慵懒茫然地不知道除了上学还能干什么,好在悦子发现了划艇,还倔强地创立了女子划艇部,尽管她们比赛屡屡掉船尾,悦子又体弱,但“不做最后一名”、“划艇就是一切”也能成为她们奋进的理由,反过来,她们的斗志,又激励了教练这样忘记青春初梦、心思懒散的成年人。
《棒球英豪》剧照
励志故事常常发生于赛艇部、棒球部、足球部这些日本高中体育社团。沙耶加的父亲,迷恋棒球,也是把一切希望寄托在将儿子培养成职业棒球手上。高中棒球决赛场甲子园球场,是棒球少年们的青春梦想之圣地,看《棒球英豪》(2005)、《棒球伙伴》(2007)等电影,都能感觉到日本对棒球是从娃娃抓起,这种热情持久而普遍,甚至波及到日据时期的台湾。
在日本电影里,音乐也具有与体育相仿的竞技精神,各类音乐部自然是励志片常见社团,而文化祭、音乐祭等等就是社团大放异彩的舞台。很多十七八岁的少年和少女,生活目标不明确,沙耶加一开始在女中课堂肆无忌惮地化妆、聊天的无知傻白甜形象,具有一定代表性,但他们常常在电影结束前燃烧安迪·沃霍尔所说的“十五分钟”。
《摇摆少女》剧照
《摇摆少女》(2004)里,为逃避暑期数学补课而自愿为管乐队送便当的少女们,本来懒懒散散,及时行乐,但不小心把管乐队整成集体食物中毒,只好顶上她们,完成跑步、吹气、音阶这些基础训练后,却要从替补席上退下,吃过爵士乐这道好菜的少女们怎么会甘心!从夏日倦怠之气到东北学生音乐祭的大爵士乐队现场高能,整个带有漫风飘逸味道的电影氛围都契合爵士乐意蕴,抖着腿吹响次中音萨克斯的18岁的上野树里,和常做异类教师的竹中直人,都令人印象深刻。
《琳达!琳达!琳达!》剧照
青春的迷茫和燃烧都是普遍的。《琳达!琳达!琳达!》(2005)里,裴斗娜饰演的韩国留学生,要是不被险些解散的乐队偶然拉成摇滚主唱,也不会暴露她八卦活泼女的小性格,而平日里冷艳孤高的吉他手小惠等四个妹子,也会继续无精打采。
像前面的爵士少女们会发生忘交报名表和路遇暴风雪之类的阻碍,摇滚少女们也在全校文化祭出场时间睡过头又路遇大暴雨,用刻意的拖延情节,日本编剧让影院里等着上厕所和在家拖进度条的观众,最后一刻才感受到少女们演绎The Blue Hearts乐队名曲“Linda Linda”时那无以伦比、令人艳羡的“十五分钟”青春。
但男孩子组乐队就没这么懵懂了,为了耍帅为了追女孩子是常有的事。《夏日的冲绳》(2006)里三个着急长大又不知道该干吗的高三小子,被一场嘻哈演唱会激活了,男主透一边崇拜主唱凉太,一边傻乎乎爱上人家25岁的女友。
透一开始娘炮到一直被暗恋他的姑娘欺负,但沉迷音乐、琢磨rap唱词的时候,就变得帅气又耐看了,果然专注做心爱事的男人自然帅。青春少不了打架、停学、失恋、暴雨中演出之类的事,成人仪式也就这样在阳光海水间完成了,成年人凉太又俗套地被小孩子感染了,不再逃避爱情责任。
也有男孩无法满足于音乐这种安全无害的发泄方式,摇滚乐这一人类伟大发明消耗过剩力比多的功效,连杨德昌都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中暗示过。
村上龙记录自己青春的小说《69》,2004年经由宫藤官九郎之手编剧,亮出1969年那些高中少年同时拥有狂乱性幻想和纯情初恋的状态。
鼓手剑(妻夫木聪饰),读兰波的诗,跟乐队玩Cream的歌,还要学戈达尔拍实验电影,学西方搞反战嘉年华,为了吸引心上少女的注意,搞了校园大封锁,同时他又是真心实意想要跟好友阿达玛(安藤政信饰)、岩濑等人一起“解放女生”,无法忍受如此美好的女孩身体去跳土风舞、男孩身体去做大扫除,整个违规、停学、成长并实现梦想的过程中,他们明白了叛逆革命和为造反而造反的区别。
毕竟,学校是我们待过的第一个有权威感的社会,我们要做怎样的大人,不是回避矛盾的鸡汤能解答的。
《垫底辣妹》那几个孩子,也在学习如何尊重父辈又反抗父权。
《坏孩子的天空》剧照
安藤政信的成名作、北野武的《坏孩子的天空》(1996年)一边平静地说叛逆,一边告诫我们世界冷淡无情,“我们完了吗?”“傻瓜,还没开始呢!”这才是面对人生的态度。
少年与少女的纯洁初恋,也能激发人的正能量,比如吉卜力名作《侧耳倾听》(1995)里爱写作的少女和去意大利学小提琴制作的少年,都在为理想奋斗。但世间也有《一公升的眼泪》(2005)里那种身患绝症的少女,从花季起就不能幻想有爱情和长久的生命,能多活一天,多做一天对他人有用的人,就是胜利。你看,日本“利他主义”价值观又来了。
更多孩子的苦恼,来自平常生活。宫藤官九郎妙在从不回避阴暗,却以幽默、积极的方式打开励志的大门,他编剧的《GO!大暴走》(2001)也如此。导演行定勋因少时留日朝鲜友人去世而难以释怀,拍这个故事也在思考日本的“少数民族”年轻人如何正视种族问题。杉原性格暴躁,会做在行进的地铁前狂奔这样极度危险刺激的事,交狐朋狗友,却与品学兼优的正一最要好,因为他们的朝鲜身份,杉原被女友拒绝,正一又被刺死,挫折中的倔强少年需要振作。
《夏日的冲绳》剧照
正如《垫底辣妹》、《69》、《夏日的冲绳》里那些幸运的孩子一样,杉原是在温暖、有爱、三观较正的家庭长大的,所以他也跟他们一样,最终能走上积极健康的叛逆路。家庭往往是一个人振奋的力量源泉。
《夜晚的远足》剧照
破碎家庭出身的孩子就不能幸福吗?咱客观地讲,部分孩子的性格确实稍微别扭点,但也是更渴望温暖和爱的善良孩子,比如《夜晚的远足》(2006)里那对令周围人各种捉急、各种帮忙的同父异母兄妹,他们的心愿,只是彼此能说说话而已。原配生的哥哥西胁对小三生的妹妹贵子说,自己后悔没有好好享受青春,贵子开导他“这样不是很青春吗?在高中最后一次步行祭要结束的时候,你和你一直想跟他说话的同学一起步行”。80公里的步行祭,仿佛就为了成全这两个人,也许这就是片中反复强调的时机。青春,就是及时做该做的事,不后悔的事。
再回到《垫底辣妹》。一个吊车尾的辣妹,怎样考上最好的私立大学?她遇上了懂得因材施教的好老师,知道她更易从玩耍中吸取知识,甚至让她看漫画记日本史。这也是幸福的机缘。
《麻辣教师》剧照
因材施教四个字其实是世界难题,但日本人依然用《麻辣教师》、《极道鲜师》这样夸张、好看的日剧来安抚年轻人,满足他们渴望遇到理解自己的老师这种心态。
话说,年纪大了之后回头看,我们才明白,高考是人生最微妙的一个阶段,因为只有那时候,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只要努力,就能取得进步,看到彼岸幸福的大学生活。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垫底辣妹

继续阅读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