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召忠:我最招大家批评的,大概就是雾霾防导弹和海带缠潜艇

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2016-05-06 07: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张召忠参加《最强大脑》。
“昨天上午在部队讲课,下午去海岛送书进军营,下午四点和微信小伙伴商量公众号要发的内容,会一般开上一个多小时,内容要反复修改,之后坐飞机回北京,结果晚点了,到家收拾停当已经半夜两点,今天上午10点接受你的采访,下午还要去谈一个合作……”
这节奏,年轻人都要叫一叫苦,本该“颐养天年”的张召忠,却“乐在其中”。只恨“首堵”真耽误时间,“录节目大部分都在东南角,我在西北角,路上开车来回就得4个小时!”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记者问他,“干的事情太多,不累吗?”
因为“常年这样”,他自己倒一点也不觉得累,“闲下来我都不知道干什么。”
有一句话,真性情的人不一定聪明,但聪明的人一定是真性情。虽有点绕,却很符合张召忠。
近两个小时的采访,他说话很有逻辑,却并不会拿“专家学识”来绕晕你,基本都是大白话;主动和年轻人交流,求知欲是他保持活力四射的秘诀;不矫情,把一切自然的、不自然的都归于常态,欣然接受。也难怪他会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喜欢。
采访一开始,当然免不了关于“局座”的老生常谈。一开始听到有人喊他“局座”,张召忠表示“听不懂”,后来每天“上网溜达”才慢慢知道是“战略忽悠局局座”,别人都告诉他是贬义词了,但张召忠觉得就是网友们的调侃,真没当回事儿。“你们愿意叫,少数服从多数,我就从了呗……”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被网友称为魔幻般的笑声,记者也跟着笑了起来。
张召忠参加《最强大脑》之前的公众形象,是一个充满争议的军事评论家,源于他“敢说”的个性,录节目很不喜欢“背稿子”,也不愿意“打腹稿”。
他对记者说:“我最著名的、招大家批评的,大概就是‘雾霾防导弹’和‘海带缠潜艇’。”网友戏讽他是“嘴炮”。“因为媒体的断章取义,故意抹黑啥的,我自己一般就把这些当作笑谈。”
但在《最强大脑》第三季里,张召忠完全颠覆了“嘴炮”形象,显示出了“军事专家”学识渊博的一面,点评专业、惜才爱才,力图将每一位选手的技能运用到社会实践中,收集了不少手动点赞。现在,年轻粉丝也会在微博微信上留言里为局座叫屈:最讨厌有些人说局座年纪这么大还每天坚持写,我们局座没有年龄。
话题自然而然切换到了“无龄感”的穿衣风格,按张召忠自己的话来说,对仪表的重视,体现在他人生的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直到18岁才离开农村,当兵前穿的都是“妈妈缝制的衣服”。虽然条件艰苦,但张召忠每天保持着最上面一个扣子要系好,衣服保持整洁干净;
第二个阶段是当兵后,“早上起床按时按点,每天刷牙洗脸”,他说自己在农村都没刷过牙,因为“那个年代连饭都吃不饱”,到了部队就养成了好习惯,见人敬礼讲话有礼貌;
第三个阶段是1974-1978年在北大学习外语,当时外语系有位叙利亚的专家,专家周末经常带着学生们去颐和园、香山玩。让张召忠印象深刻的是,“那个年代中国人没有很好的卫生习惯,我们到了草坪上野餐,吃过的饭盒、用过的餐巾纸,大家扔那儿就走了,专家就自个儿在那儿收拾,把垃圾装塑料袋里拎着走,给了我非常深的教育。”
“因为学的外语,将来的方向就是当翻译,就要知道吃饭时什么举止,穿衣说话都要注意,你的位置是在哪里,礼宾的那一套,这些都进行过专业化的培训。”他说。
第四个阶段是他2001年去英国学习,当时住的那一层楼有几个房间是公用的,“一个房间是专门熨衣服的,英国军人不熨衣服是不准出门的,还有一个房间是擦鞋子的,不擦鞋子也是不能出门的。所以我的衣服永远是平整的,鞋子永远是整洁的,胡子每天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也是一丝不乱。再加上后来老做电视,还有我原来在部队的时候爱画画,对色彩有一定的感觉,西装领带的搭配能够做到基本的协调。也没有人帮我弄,全是我自己来。”
张召忠觉得人的内在和外在是不能分割的,因为内在修养就会体现在外在仪表上。“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就是对他人的尊重。”
他还给记者讲了一个小故事:“我当翻译时有次坐火车,偶然碰到一个国家的武官,当时我的领导就邀请他和我们一起共进早餐,大家都刚睡醒,都穿着睡衣,这哥们也穿着睡衣,但他说,你们等我两分钟,我回去换一身正装,当时我也年轻,就说都穿睡衣干嘛这么正式,他不行,一定要回去换。所以,穿衣打扮一方面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另外,从穿衣说话就可以看出人的品味,看起来不经意其实透露出修养。”
作为上世纪90年代第一批老网民,“20多年,肯定有我赞成或反对的,但我到现在从来都没在网上留过言,因为军人涉及到保密的问题,但不发言也并不代表我没有态度。”
“您是长期潜水者?”记者问。
“一直潜水,我到现在还在潜。”
虽然以前是部队老干部,但张召忠并不喜欢以“老干部”自居,采访过程中,网络新词儿经常往外蹦,“一见面五分钟内要让年轻人喜欢你,就不能拿领导训话那一套,年轻人一看你那样就跑了,你如果说他们的话,他们一看是自己人,才跟你玩儿。”
张召忠喜欢和年轻人待在一起,他甚至认为“我们这样的老人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在年轻人身上,老是批评年轻人怎么会这样。其实你不能怪他们,时代进步了,是你自己没进步”。
张召忠。
【对话】
澎湃新闻
:你觉得自己是潮男吗?
张召忠:哈,他们倒是都管我叫潮男。但咱和明星比不了,我发现明星都很潮,是因为他们背后都有一个团队去打造他的形象,服装师化妆师造型师等等,包括在什么场合讲什么话,碰到粉丝该说什么,都有指导。我肯定就没有,我是军人嘛,都自己来。
澎湃新闻: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口才特别好?
张召忠:我小的时候沉默寡言,也不敢见人,农村一个封闭的圈子里,没有一点让我能够感觉自信,除了一点——小时候长得还比较好,老师总是让我当少先队活动、升旗仪式的司仪,司仪必须要求说普通话。
我为什么会说普通话?因为我家里有一台矿石收音机,就俩(电)台,从小我总听广播,就这样学了普通话。
到了部队之后,部队有班务会,(上世纪)70年代有早请示晚汇报,开班务会必须说话,要批评和自我批评,而且要说很长的话,对象局限在一个班十个人。
到了北大,我担任了班长和党支部书记,要经常开会,而且要面对更多的人,所以对说话开始有一种感觉了。
以后当翻译也是一种锻炼,如何让语言更加的优美,到1992年做电视节目,我说的话编导要审查,我就会总结,怎样说他们才会觉得好。
那个年代做节目,专门有人写稿子,然后让我背出来,我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我说如果你们让我背,那我还是不做了,因为我是创造型人才,说别人的话,那要我干啥?所以我到现在都这样,没有腹稿,一开篇就是长篇大论。就像你来采访,我把准备好的东西背给你,那是对你的不尊重。虽然我并不是对每个人都很满意,但我也从不说别人的坏话,尤其是公开场合,但我偶尔会说说美国日本的坏话,哈哈哈。
澎湃新闻:听说你退休的时候其实也买过文房四宝,但没几天就都扔了?
张召忠:对,还都是全套的,上好的纸。但真的没那个耐心,我正经练了两天然后全扔地下室了。我们军休所组织了很多兴趣班,老年大学里有练剑啊,跳舞啊,到哪个商场买菜啊,我哪个都不感兴趣,都没参加。我这辈子就钓过一次鱼,单位组织的,还在养鱼池,我以为鱼饵下去鱼吃了就上来了,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技术,钓了半个小时还钓不上来,原来我根本没看浮漂,思维逻辑是错误的,真是术业有专攻,我这些还真不行。
澎湃新闻:怎么会想到创建自己的微信公众号?
张召忠:对于40岁以上的人,他们想什么我基本上知道了,但对于90后00后,对我来说他们是个迷。比如说我那个小孙子一岁多的时候,他自己能开iPad,然后找到游戏《愤怒的小鸟》,他其实只看我做过一遍,我很惊讶,他是怎么找到的?从那时候,我就觉得不行,我得研究这帮孩子,这些新媒体的玩意,对于他们来讲是与生俱来的,他们不用学,而我们要学习。
澎湃新闻:开个号是很累的,事先有没有这个思想准备?
张召忠:没有。一个大前提是我退休了,过去部队要求不能用手机,不能上网,不能开微博,我就遵守纪律。现在我是一个社会老人啦,他们就有人不断来勾引我:你开个博客吧。我说太累了就推了。
我发现周围,像我老伴都在玩微信,我自己是没有微信的,还是军人保密的原则,后来参加《最强大脑》录制,节目有微信公众号,我就上了一次他们的公众号,哎,我看完就觉得现在的小孩怎么这么说话呢,怎么还搞动图?后来他们把节目领导叫来了,我一看是88年的,怎么这么小,后来全体都招呼来了,都是90后,我当时特别想了解他们是怎么想的,就像部队领导训话一样,没几分钟他们全跑光了,因为他们发现我比较老套,就不理我了,哈哈,特好玩儿,其实他们也是忙嘛。
后来宣传组的就来找我采访,我说了节目意义、科学普及的重要性等等那些,结果他们剪辑出来完全是一个搞笑版,这个给我一个很大的震撼。我正经八百给你们说了一大堆,你们给我弄了一个搞笑的版本!我坐高铁回来就在思考,这些年轻人他们的做派,他们说的话,他们那些图,我是第一次见到……
然后我就说,我也开个(微信公众号)吧,他们跟我说,你得每天更新,我说这没问题啊,这是我长处。好家伙!一直到40万粉丝之前,都是我写文章我在更新,后来实在受不了了,找了几个兼职,后来我又找了主编。
我担心年轻人不爱看我写的文章,还专门请年轻人帮我包装编辑。过去一般人不敢改我的文章,现在我对他们说:随便改!只要年轻人能够看懂。我一万多字的文章他们给我改到两千多字,然后变成年轻人的语言,我特别高兴。
“局座召忠”微信公众号上的表情包。
澎湃新闻:00后的语言你现在都能看懂吗?
张召忠:现在基本上没太大问题了,文章经过他们改过我基本上不会再改了,虽然个别词语上还不是很懂,在慢慢学习。
澎湃新闻:你知道什么叫“狗带”吗?
张召忠:狗带……对,他们老用这个,哈哈,其实还是不太清楚。啊呀,原来还感觉周围都是50后,现在都退了,周围全是90后。怎么一下子都出来了。
《进击的局座之舰娘玉碎》漫画
澎湃新闻:你在B站很红,比如《进击的局座之舰娘玉碎》啥的你看过吗?
张召忠:我经常看,上次在乌镇我参加一个游戏的发布会,各家网站都来了,我说B站的人来了吗,他们就点头,我就说,人家都提问题了,你们为什么不提问题?我给你们点时间提个问题,他们就提了个问题,他们拿手机拍了我的回答,然后放在了B站,我去看了,连续两天都置顶了。
还有一个巧合。前不久我和我们编辑说,我喜欢“舰娘玉碎”这个漫画,作者很有功力,虽然用“舰娘”的方式其实是画出了爱国的情操,整个还是积极向上。我经常说幽默是人类智慧的最高境界,他能把长篇大论一本书浓缩成漫画,说明他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我让编辑试图联系下这个作者,我想把漫画登在微信公众号上,结果第二天晚上,我发现这个作者给我后台留言了,他留言说,我正好看见你在招人,我就是那个作者,你要有需要就联系我。
你说公众号好吧?多好!结果一联系作者就把30多幅原稿都免费给我了,我不仅发了,还发了头条,当天晚上就到了5万,点赞就到了5千多,后台评论就600多,大部分都是肯定的。而且我们后面还会继续合作,他把后续的漫画也都给我们发连载了。
澎湃新闻:人家做公众号都是想赚钱,你怎么还倒贴钱?
张召忠:我还在纠结这个事情,搞一个公众号毕竟不是我一个人能干的,雇人必须要出钱,年轻人总要养家糊口。但公众号能上广告,大部分都是搞笑娱乐类似非主流的东西,我是搞爱国主义国防教育,这个立刻就会把很多人吓跑了,他会说我上网就是来玩儿的,不是来受教育的。
澎湃新闻:三个月做到40万粉丝,基础相当OK了。
张召忠:现在有43万了,我就是讲这个道理,人家上网不愿意受教育。还有一个,你这个内容是没有人给你赞助的。什么有点击率呢?比如大家都说好,你偏说不好,你质疑,那这个就有点击率了。像我这个专业,我注定不能成为网红,注定不能成为广告商关注的对象。
为什么还要搞这个东西?就是稀里糊涂搞了。一定要说为什么,就是想要了解年轻人,年轻人是祖国的未来,是军队的未来,是部队征兵对象。我喜欢和他们唠唠,你说我一个退休老头儿能干什么?我也希望他们能够喜欢部队,而不是光知道吵吵,啥也不干。
澎湃新闻:做这几个月有了什么心得体会?
张召忠:过了40万之后,粉丝多了之后需求就多了,原来我自己做的时候每天都更新,包括春节,微信公众号已经开了三个半月了,该说的话也都说了好多了,之后你要提高啊,不然粉丝就跑了,没有新的东西,没有黏性能够黏住粉丝。你看这些都是挑战!怎么样搞好呢?我就是要提高质量,提高质量就得雇更多的人,有创新能力的年轻人。
澎湃新闻:你现在也算新媒体人了。
张召忠:还不行,现在也该放手放手,很多运作我也不懂,让年轻人去折腾吧,但我说有一条,公益本质不能变,不能搞成一个商业性的公众号,不能通过这个在社会上圈钱。
公众号有这个好处,你今天有个想法明天就可以试,比如说他们因为不忍老是用我的工资,就对我说有个人打电话来希望在我们下边出现一条广告,结果试了一下,网友都在骂,我就说赶紧撤下来,以后别再干这个事儿了。微信纠错真的很快。
澎湃新闻:《最强大脑》里我很欣赏你说过的“伯乐和千里马”那段话,千里马常有,但伯乐不常有,你觉得怎样做一个好伯乐?
张召忠:我的理念一直是尊重年轻人,长江后浪推前浪嘛,只要他们坚持的事情我就会支持,所以我爆灯给陈智强留下了。最后一场,其实我说了很多的话,当时耽搁了一个多小时,因为气愤之极,主场要打仗了没人上,中国一个孩子等着被挑战。陈智强到最后轻而易举完成了这个项目,要宣布他是世界脑王的时候,他说他要向更高的目标挑战,问他为什么,他说就是为了让世界脑王的奖杯留在中国,很了不起!这就是中国新时期的少年。
如果我们树立死读书的孩子,他永远没有挑战权威的勇气。我一直有个忧患,15世纪之前世界的科技创新都是中国引领,15世纪之后世界的所有科技创新都与中国无关,这是与中国儒教独大,科举考试压制人的创造性是有关系的。
前三次工业革命是英美挑起,所以他们在世界上掌握霸权,现在我们正面临第四次工业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一共有12项技术,其中有9项都是和人工智能相关,如果中国还在通过脑子死记硬背那就完了,煤油灯的那个年代可以,现在你搜李白的诗,还不要一句“床前明月光”,只要“月光”,网上就都出来了,有必要背吗?有意思把每个人都训练成一个机器人吗?还不如给他更多的时间让他去搞创新。
我一辈子都是挑战者,愿意接受新鲜事物,我为什么不当翻译了,就是因为没有创新,因为搞创新,就要亲力亲为,要说自己的话。虽然有人对我做的事情有争议,但是你不能强求所有人都说你好,有人说不好,我就看看到底哪儿不好?要有战略性思维,如果你站在高山之巅,看到山下有几个小青蛙在跳,你不会关注它们,你会关注更遥远的远方。所以小事儿很容易就过去。
澎湃新闻:有些明星“玻璃心”,一有负面不能接受,你能否给他们出出招,怎么保持豁达的心态?
张召忠:我自己首先不是明星,我就是社会公众人物。我个人的感觉,作为社会公众人物,要有示范效应,我做一个错事儿和普通人做一个错事儿是不一样的,你要严于律己,比如吸毒、闯红灯啊这些违法乱纪的绝不能做。但毛主席说过,世界上不犯错误的只有两种人,一个是庙里的泥菩萨,一个是死去的人。
我一进《最强大脑》的录制现场,他们就喊”局座局座“,我心想,你们喜欢,我就从了你们就完了,没什么别的理由,少数服从多数,我都这样了,你们还会拿这个局座来黑我吗,不会了。像B站有很多黑我的,我对他们没啥要求,就有一条,下次再画我的时候,画得漂亮点儿,哈哈,玩儿嘛!又不是上纲上线的原则问题。
澎湃新闻:媒体有的时候为了点击量,也会刻意放大好的或坏的,怎么处理这之间的关系?
张召忠:有些记者,会觉得大家都说张老师正能量嘛,我非要挖一些不为人知的负面,这样才能显得我高明、和别人不一样。你说他采访了吗?他确实采访了,但我说了一堆,他只把几句话拎出来,其实这种片面的写法会对我造成伤害。但有句话叫,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不用纠结这种事情,也不用写文章反驳、争得脸红脖子粗,主要我也没这个时间,我还有那么多要做的事情呢!
早期在央视录节目的张召忠。
澎湃新闻:你和媒体合作了24年,能否对媒体十年后的发展做个预测?
张召忠:我2000年写的网络战争,预测了十年后网络会是什么状态,我的预测基本上全都正确了。现在可以预测未来十年。
现在发展趋势是年轻人阅读碎片化,不再看纸质书了,网络已经到了4G了,但大家还在用台式机、iPad,比较潮的自媒体就是微信公众号。十年后再谈这些东西都会成为历史。
不用十年,就会有5G6G,大的趋势就是全球wifi,提供了全球的信息高速公路,就是大家不再考虑花钱的问题,等于开车上路不用考虑油费,网络完全打破国界。
第二个趋势,由于全球WiFi提供了信息高速公路,所以在网络上传任何多媒体的东西,文字、音乐、视频等等它的速度都是一样,不用考虑哪个快哪个慢,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告诉我们什么?十年之后,各种媒体的地位都是平等,你是文字记者,他是电视记者,大家都是平等的,这个也几乎用不了十年。
前两个如果能够实现,那就会出现第三个趋势,大家还会坐在办公室里上台式机吗?所以和台式计算机相关的问题都没有了,电视机并不会被手机取代,而是会被VR取代,每个人出门戴个眼镜,看电影看电视。
澎湃新闻:每个人都是流动的媒体。
张召忠:每个人都是一台流动的电视、流动的计算机、流动的信息接受者,同时也是信息发布者。将来完全扁平化,不再谁高谁低,网络上全扯平了。也不存在权威了。
当这些实现后,因为大家看得都太多了,就会有一个问题,怎么我以前看得都是垃圾呢?那就会进入一场反思,那些垃圾、碎片化的东西就淘汰了,大家都在重新找寻真正的精神食粮,而那些精神食粮不再是书,而是视频化的东西,将来会更多,快餐化的时代将来还会转入深沉的时代。
澎湃新闻:所以用不了十年我就失业了。
张召忠:你肯定失业,你必须要去找寻新的东西。原来我们要掌握一个知识,要循序渐进,现在有计算机辅助,利用云计算都可以完成,过去我们用四年完成的学业现在其实一年就可以完成。
没有原来“上班打卡”的概念了,你看我招了一堆人,好多人我还没见过呢,我现在就是通过微信群和他们说话,我们有个群叫“局座军部”。我说你们都上传个肖像照片发到群里来,大家认识一下,结果他们发的都是动画表情,你说好玩不?哈哈!
我这里上班时间也不限制,愿意几点来几点来,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干好了就行了,我专门招了个小伙子让他负责视频,我基本上不说我想怎么弄,都是说你想怎么弄,我写的文章几万,你写的文章几万,一对比就出来了,自己去折腾。
我觉得我们这样的老人不要把自己观点强加在年轻人身上,一定要发挥年轻人的主观能动性,社会放大了也是如此。
澎湃新闻:未来关于军事节目还有什么构想吗?
张召忠:有。我做了24年的电视节目,写了二十几本书,最近也在公众号里对粉丝进行了一次调查,80后以前的年龄段,都是我的固定粉丝群,这些人基本上没有代沟,你写论文他也愿意看,但是对于年轻人,我用论文的语言正经八百地讲,他不听的。所以我们要研究他们爱吃什么,我们能不能做出来他们喜欢吃的菜。
我以后会干什么呢?我以后会逐渐淡化长篇大论地写文章。
“人机大战”我用了两天两夜写了八千多字的文章,很专业的一篇文章,结果阅读量还不到三万,这是非常少的,我一般都七八万。我写“军民融合”,这是多重要的事情啊,我讲了日本如何搞军民融合,放在头条位置也才三万多。
啊呀,我就想啊,那你们到底想听什么?哔哩哔哩!哔哩哔哩!这是啥?就是一个个小视频。我现在演播室已经搞好了,录制的节目马上就要播出了,主要是我的脱口秀,节目时长不会超过十分钟,也算一个尝试。
视频也是第一步,接下来就是VR了,再下来就是军事游戏了,看如何用VR来为大家传播军事技术,说不定我哪一天会给大家搞一档好玩儿的游戏呢。
你可以想象,某天大街上,一个身在上海的小伙子和一个身在北京的小伙子在一起组队玩张召忠团队开发的军事游戏,这不是很好玩吗?哈哈……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张召忠,最强大脑

相关推荐

评论(1.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