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舟:人工智能非常发达时,人类有哪些无可取代的价值

澎湃新闻 李雅琦

2016-05-05 16: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主讲人:陈一舟(人人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主题:2016(第八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
时间:2016年4月10日
主办:《中国企业家》杂志社
【编者按】
阿尔法狗打败人类的围棋界冠军之后,人工智能问题成为广泛关注的话题。人人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一舟在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发表主题演讲,他认为围棋是非常难的智力运动,是人所发明的最复杂的棋类运动,阿尔法狗战胜围棋界冠军是机器打败人类的标志性事件。
陈一舟谈到,当人工智能非常发达的时候,人类无可取代的价值还是来源于我们自己进化的过程,我们可以设身处地为他人想,我们有慈悲之心。
陈一舟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以下是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陈一舟发言内容的摘录:
过去一段时间人工智能的课题非常受到大家的关注,主要是因为谷歌阿尔法狗打败了人类的围棋冠军,围棋是非常难的智力运动,是人所发明的最复杂的棋类运动,机器打败人类是标志性事件。
为什么我们认为机器总有一天会超过人类,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随着过去70年IT革命的发展,计算能力成本迅速下降。2001年,1000美元买到的计算能力跟一只老鼠的计算能力类似,据估算,在五到十年以后1000美元所能够买的计算能力就会超过人类的大脑。2050年左右,1000美元可以买到的计算能力是人类大脑的总和,这就是为什么这些理工男对未来的机器人的能力是非常恐惧的,因为它的发展速度太快了。
我们人类所特有的能力,比如意识能力,包括自由的意识,实际上并不是人类独有的。灵长类的很多动物基本上也有意识,最近去泰国旅游看到大象会画画,我觉得大脑非常大的哺乳动物也有意识。
很多年前科学家通过实验证明,非常低等的软体动物比如乌贼,睡觉醒来可以观察到脑电波活动大幅度加强。
十几年前,英国剑桥的科学家提出了一个关于意识的宣言,大量的证据表明人类并非唯一拥有产生意识的神经基础的机制,包括所有的哺乳类和鸟类及其他生物,也拥有能够产生意识的神经基础机制,生物学上已得到证明的,很多科学家相信这个事情。
人类在过去的350年之内,大脑加重了近二倍左右,我们的脑容量扩大了两倍多,大脑的重量提高了两倍多。现在的人类比350年前要聪明不少,我们比几千年前人类估计也要聪明一些,科学家觉得过去几千年脑容量和聪明程度也是逐步增长,且不说过去几百万年。
基于各种各样看起来很有根据的规律,我个人感觉,包括很多国外感兴趣的科学家,我们基于硅和碳的物质如果可以足够先进和复杂,他们的意识和智能一定由此产生,阿尔法狗是有智力和智能的,但是没有意识,因为它太简单了,它在一个非常专门化的工作性质上,比如说围棋这件事,它是可以超越人类的,专门化挖掘深一些是可以超过人类的。
宇宙中各种智能体,它们有哪些共同特点?一只老鼠、一个人都是智能体,我们看他们共同的特点。我寻找很多文献,找到了一个教授的著作,哈佛大学教授Alex Wissner-Gross在物理学的刊物上发表了一篇很短的文章,他提出智能应该被看作是物理过程,任何智能最终目的是为了将自己未来的行动自由最大化,并且避免自己未来中的约束。
举几个例子,《越狱》中一个囚犯关在监狱里,不想越狱的囚犯不是一个好囚犯,因为出去以后可以获得自由,甚至包括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低等动物,比如一个猴子,你上面放根香蕉,旁边有根棍,它会很快想到用棍拿到香蕉,所有的智能都会想办法,要在自己的未来中的自由不要受到约束,不管它有没有某一个行动,所有的智能都有这个条件。某种程度上阿尔法狗也有智能,它计算的方向是让自由最大化。
智能体之间是怎么合作与对抗的呢?我对机器人很恐惧,所以我要考虑哲学的问题,智能体之间的合作是怎样的。关于热爱,包括人为什么有这么多无私的情感,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人的进化是由团体的选择来完成的。美国著名生物学家威尔逊是以研究蚂蚁著称的,他写过一本书《蚂蚁的故事》,奠定了在科学界的基础,他说拥有众多愿意为了集体利益做出贡献或为之牺牲成员的部落将会胜过其他合作意识不强的部落。一个部落很多人愿意站出来说我愿意去打仗,另外一个部落的人都不愿意去打仗,那些善于打仗的,愿意去打仗的部落会逐渐统治它周围的环境。现在统治地球的包括我们智人是相对其他类似的智能体比较愿意去为我们的团体、为我们的部落、我们的民族和国家而做出牺牲的,没有任何牺牲精神的话这个团体不可能长时间生存下去。
还有一个伟大科学家是霍金,他也有所表述,虽然我们不太了解外星人,但是我们了解人类,纵观人类历史,人类与智力相对欠缺的物种之间的接触,站在他们的角度来说这种接触往往是场灾难,先进文明与原始的接触对原始是非常糟糕的,有一天人工智能远远超过人类的智能的时候是不是对我们很糟糕呢?
霍金说文明的外星人可能会比我们早数十亿年读取我们的信息,人是非常恐惧的,对未知的先进的智能有本能的恐惧,恐惧有非常强的原因,比如对待动物、对待大部分动物是非常残忍的,对差不多聪明的动物,猪比猫聪明,但是我们会吃猪肉会把猫当作宠物,我们会吃很多牛肉和鱼。人类对待人类也是自相残杀的,强大的部落永远战胜弱小的部落,美国是世界上非常民主的国家,但是也会对印第安人进行屠杀。
一群具有智力的力量在一起的时候,强大的智能会团结在一起欺负那些弱小的,比如八国联军欺负中国,我们有理由认为不同的智能体会统一表现出一种驱动力,和其他强调的智能体力量合作在一起欺负小的智能体,获得最大的利益,我国著名的科幻小说作者刘慈欣提出黑暗森林的法则,如果是一个智能的话,如果是地球上的人最好在宇宙探索的时候不声不响,因为如果主动对外发出信号,让先进的外星人知道以后,先进的文明可能会马上把你干掉,这是黑暗森林的理论。
我们讲了关于机器人和人类本性丑陋的一面,但是我们要看到在越来越聪明的机器人面前,我们面临很大的难题,我们是男人、女人和机器人的时代,我们的价值到底在哪,我们有哪些独特的地方,这是值得大家去思考的。
关于宇宙智慧发展的曲线,如果人类在未来被比自己先进的物种或者是包括机器人这样先进的人工智能灭绝了以后,我们在宇宙智慧发展中还是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也许我们的情感会变成机器的方式继续繁衍和生存下去。
当人工智能非常发达的时候,人类到底有哪些无可取代的价值?这些无可取代的价值还是来源于我们自己进化的过程,我们可以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我们有慈悲之心,在这个过程中不会有天生的慈悲之心,但是我觉得人类社会走向女性发挥越来越大作用的时代,人类社会出现任何一个非常艰难的、用理性、用暴力不能够完全解决的难题的时候,女性的智慧、女性的宽容、女性更加强大的慈悲情怀,也许能够帮助我们找到答案。
(本文根据主办方提供的速记整理,未经主讲人审订)
责任编辑:张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人工智能

相关推荐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