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贪官堪称演技派:被调查时口吐白沫装羊癫疯,还故意尿裤子

熊盖尧/廉政瞭望

2016-05-06 10: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为了翻供,王纪平竟在法庭上称,其在一审中供认的罪状,都是精神病发后的胡言乱语。  视觉中国 资料图
近日,怀化市原副市长李自成,被曝出不讲规矩、用权“任性”,号称“没有不敢干的事儿,没有干不成的事儿”。其中之一就是曾玩弄手段,将一举报人定性为“偏执性精神病”,关进了医院。
不管是精神病还是被精神病,总不是件好事。但廉政瞭望梳理发现,一些落马贪官很喜欢往这上面凑,一个个将“装疯计”用得出神入化。
其实,凡是曝出某涉案人员疑似精神病的新闻,常常让人呵呵一笑,意思你懂得。
以精神病为由翻供
为掩盖自己贪腐的本相,贪官们无所不用其极,有人把别人包装成精神病,有人却干脆自己装精神病。
原北京地税局局长王纪平,贪污上千万,包养小情人,最后当然栽了。不过他跟一般的贪官不一样在于,他是被自己的部下包养的情妇举报出来的。
此人最奇葩的是,在法庭上,他公然辩解自己有狂想型精神病和身体疾病,一直靠胰岛素控制病情。
一审时王其实已经认罪,但后来称是因为精神病发,脑子里一片混乱,所以才问什么就答什么。
不仅否认贪腐事实,王纪平还自称是科技反腐推行者,他称他推行的税控密码器不仅世界领先、国内首创,而且还荣获了国家重大发明奖。自言在税控改革推行中,国家选取了7个地区试点,但其他6个地区都失败了,只有北京成功而且创造了150多亿的税收。
在最后陈述阶段,王纪平还表示,自己没有贪污受贿,对得起党,对得起祖国,对得起北京市。坚信自己有错误但没有罪。
一个有精神病有作为有瑕疵的好官,这就是王纪平给自己的定义。
把精神病当成救命稻草的贪官,不是王纪平的“独创”。
安徽省粮食局管理处原处长朱元友,在受审时,也是以精神病为幌子。声称家族有精神病史,自己是个精神病患者。不但当庭翻供,甚至坚称“没收过一分钱,从来没帮过一次忙”。
在85家企业均承认向朱元友行贿的前提下,朱元友对检方的所有指控全部否认,对自己以前的有罪供述,他辩解为自己曾遭刑讯逼供,被迫编造了虚假的受贿经历。
在朱元友的家中,有一份合肥市精神病医院的病历,病人的名字恰恰就是朱元友,虽然后来朱元友的胞弟表示,该病例是他的,只是写了朱元友的名字。但他们还是狡辩称,这份病历至少可以说明,“他的家族可能有精神病史”。
朱元友甚至说自己时常出现幻觉,请求进行精神病司法鉴定,期望彻底靠“精神病”瞒天过海。
公开媒体上目前还没有朱元友判决的消息,但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法庭迟早会给一个公正判决。
会装精神病的人,都是会表演的人
贪官都是演技派,装起疯病来,演技非凡。
湖南的一个公务员吴轲,利用职权之便造伪证,骗四人65万,东窗事发后,赶紧躲进医院装精神病,以心悸精神病作为犯罪理由,乞求宽恕。
而号称安徽界首最年轻的乡镇党委书记丁峰被查时,竟然当场口吐白沫,四肢僵硬装羊癫疯。
丁峰既会装羊癫疯,还会“演戏”。他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群众”写信陈词,“情辞恳切”地说丁峰是如何的自己欠一身的债给人发工资,还使出种种手段阻碍调查。
原广西民政厅救灾救济处处长龙志华因贪污受贿上百万元,被判刑20年。此人在调查期间,不但装疯、装傻、装病、装死,还故意尿裤子,耍尽无赖之能事。
这些人,精神没有病,心理却已变态,早已经“失心疯”了。
当然,这些贪官再怎么卖力表演飞越疯人院,也逃不出办案人员的火眼睛睛,逃不出法律的天罗地网。如此行径,不过是徒增笑谈罢了。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贪官,精神病

继续阅读

评论(1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