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谈|还会有下一个成功的商场莫奈展吗?

澎湃新闻记者 徐佳和

2016-05-06 13: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年来,商场成为一个办艺术展的热点,然而,如2015年的“莫奈展”这般的成功,是不是还有可能复制?商场办大师展,如果真的只是找个空地搭个展板这般容易,那么那些“心远地自偏”的公立美术馆的优势在哪里?又该以何种方式来吸引观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就此与当年“莫奈展”的策展人谢定伟进行了对话。
2011年10月12日,2011毕加索中国大展中方策展人谢定伟接受采访。澎湃新闻记者 高剑平 图
作为2011年就在世博中国馆做过毕加索画展的天协公司负责人,谢定伟之后的莫奈大展从毕加索展览亏本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引发了沪上看展的热潮,这当然与他选择的展场位于市中心人流密集之处有脱不开的干系。商场办艺术展随即成为一个办展的热点,逛完街,喝个咖啡,顺路看个艺术展,与商场互相增加人流客源,也同时丰富人们的精神生活,这是主办方的良好设想,静安嘉里中心、环球港等大型新兴的商场里,很多艺术展都在举行,然而,莫奈这般的成功,是不是还有可能复制?商场办大师展,如果真的只是找个空地搭个展板这般容易,那么那些“心远地自偏”的公立美术馆的优势在哪里?又该以何种方式来吸引观众,吸引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呢?
就此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与当年“莫奈展”的主办方、专事办大师特展的上海天协文化公司负责人谢定伟进行了访谈,了解了莫奈大展轰动背后的许多不为人知的操作内幕,也试图为将来可能再进行的大师艺术展作一番展望。
2014年3月7日下午,备受关注的“印象派大师·莫奈特展”在上海淮海路K11地下B3层举行了开幕仪式。澎湃新闻记者 高剑平 图
澎湃新闻:从你主办的莫奈展开始,前两年上海的商场里办艺术展的方式忽然开始大行其道。但现在这些商场艺术展和2014年的莫奈展受关注程度差别已经很大了。
谢定伟:大家都在做。我们还在外滩18号做过“疯狂达利”。环球港里有毕加索展,芮欧百货里有米罗展,现在新天地在做“年轻蒙娜丽莎”的展。正大广场做过一个哈利·波特的展览。
有些展览,比如在环球港里的毕加索展览的内容不够好,基本都是陶瓷作品,不是毕加索的主要作品,旁边说明都写的是意大利公司制作。是否有可能是拿到版权后复制的。包括一走进去看到展出的几幅毕加索版画,实际上是根据原作重新印制的,而原作也并不是版画。
澎湃新闻:K11、静安嘉里中心还有外滩18号你都办过艺术展,和商场合作的模式是怎么样的?
谢定伟:合作模式基本是租借场地的形式。但像K11就不收费,静安嘉里中心也不收,外滩18号也没有收,而对方希望我们把艺术展放在他们的商场里办。所有的运营费用如装修、搭建、改造都是我们自己承担,包括电费。但有些场地电费也是免的,每个场地都不一样。只有在正大广场做的乐高积木展,那次场地租赁费用比较高。
澎湃新闻:将商场作为一个展览艺术的地方,对民营策展方,除了在票价上能够比在国营美术馆博物馆方面提高一些之外,还有什么优势吗?
谢定伟:办顶级大师的展览,如莫奈和雷诺阿级别的展览,放在商场对吸引观展的人流有好处。莫奈当初能够如此火爆,就和办展的地点有关——K11地处市中心,交通便利,地铁一出来就直通商场,人流量本身就比较大。周边办公楼、商场、淮海路上都是行人,再加上周边还有不少居民。K11本身还有很多餐饮商店,也吸引了很多游客。这些是很大的优势。但并非所有商场都拥有这些优势。受到电商影响,实体店的购物人流减少,人们都开始网购。高端奢侈品商场,在这方面受到较大打击。而现在很多新商场大得吓人,都要几十万平方米。但总的来说,商场因为自身有一些人流,展览还能够有人气。一个艺术展放在商场里举办,不管天气怎么样,你在里面吃饭逛街再看看展览很方便。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我们办了莫奈展,其实也误导了很多人。有人和我说:谢总,你害了很多人啊。因为很多人把莫奈展误解为只要是在商场,都能办这一类高端艺术展。而实际上,按照目前上海商场的展馆条件,要想再在商场里做莫奈展,或者凡·高展,已经不太可能了。
澎湃新闻:为什么呢?
谢定伟:顶级的展览,或者顶级艺术家的作品都是来自于外方的博物馆收藏,这些博物馆也是顶级的国家级博物馆,他们其实并不赞成在商场办展。我们曾经合作过的毕加索博物馆,是巴黎国家级博物馆。莫奈展,虽然展品是从私立的博物馆借的,即使不能称之为国家级博物馆,也是个国宝级的博物馆。而且是世界上收藏莫奈作品最多的博物馆,以莫奈名字命名的博物馆全世界也独此一个,其实他们并不愿意在商场办展览。首先是商场的展厅不够专业。莫奈展为什么能在K11办,实际是也是因为一些偶然的原因才办成的。这此细节我从来没有公开过,无人知道背后的故事。国内还有人批评这个博物馆,说法国人想钱想疯了,竟然到商场里办展。实际上,法国人其实根本不同意到K11来办展。我们当初到处找场地,找来找去走投无路了找到K11,不是我们“很聪明”地选择了K11,后来却有很多人认为我“很有远见”。因为到公立场馆办,按照现在的规定应该是免费,即使特展也只能定价20元,所以只能去商业会展场地办,但商业场地办展的费用太高,开价就是4个月几百万上千万的租金。当时毕加索大展在中国馆展出无法收回成本,就是因为当时中国馆还没有成为中华艺术宫,要收1400万元的场地费。但外方通常愿意选择在政府的场馆办展,级别不一样。上博、中华艺术宫、当代艺术博物馆这些都是政府的场地,都是免费参观或收费20元,由于我们办展成本太高,所以我们去不了。
2015年9月25日,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萨尔瓦多 达利大批杰作在上海外滩18号集中展出。澎湃新闻记者 高剑平 图
澎湃新闻:当初如果毕加索展放在K11,肯定盈利。毕加索为什么没有考虑多伦美术馆这类场馆?
谢定伟:地址太偏,毕加索展的经验就是地点太偏。再说,多伦场馆也比较小。那时候K11说他们有一个艺术空间可以做展览。我就拍照片给法国人看,K11的外景也不错。开始外方坚决不同意。可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只能想办法说服对方。首先用日本的例子,商场展览在日本很普遍。森美术馆就很典型,在办公大楼的顶楼有一个展厅。我就说日本能办,为什么上海不能办。外方馆长就说到日本商场办我们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中国从来没办过,不同意。他不了解中国情况,比较担心。日本能办,是因为日本场地专业,日本人做事也很细致。这些,我们比不过人家。从理论上,馆长没法反驳我,但就是不同意。我想了第二个办法,邀请了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的文化领事来看场地,领事的工作是推动中法文化交流,他肯定是希望促成这次展览,上海总领事馆代表法国政府,出面讲话的分量与我不同。他来看过场地后就说这个地方他知道,总领事馆也在K11办过一个介绍法国的展览。我就拜托领事把这两点写封邮件给莫奈博物馆馆长,文化领事答应了,但他明确解释自己不是专家,不能肯定K11就能办莫奈展,只能说这个场地确实办过法国领事馆的展览。最终这个地方到底能不能办莫奈展,还是要由博物馆来决定。总领事馆出面,馆长态度有所墨迹开始转变,但馆长提了第二个条件——指定一位法国设计师来负责所有内部的布展装潢。我说没问题,让他派设计师来。来的是一位法国资深的女设计师,在法国颇有名气,在卢浮宫也设计过展览。2004年,老上海美术馆里的奥赛博物馆馆藏法国印象派展览,在上海很轰动,她就是展览的设计师。莫奈馆馆长当年正在奥赛博物馆工作,也是上海印象派展览的策展人,馆长和设计师是好朋友。设计师在上海待过十几年,余德耀美术馆内部以及当代艺术博物馆很多展都是她设计的。我灵机一动,问她:如果K11这个场地要办莫奈展请你来设计,你能设计得好吗?这样的问题,她当然要回答Yes的。她说她有办法设计好。然后我就让她打电话给那位馆长,说这个地方可以设计用来办莫奈展的。设计师马上就打电话了,馆长就心定了。我们自己说K11场地能办莫奈展,馆长不一定相信我的话,但领馆说可以,设计师也说可以,她就会相信。这样一番争取之后,馆长基本同意在K11办展了,而且她也不来上海看场地了。如果馆长亲自来看场地,展览肯定就办不成。但是馆长还提了第三个条件,就是保险公司是否能承保。如果保险公司不能承保,那也不行。保险公司委派了英国第三方咨询公司专家来K11评测场地。派来的专家对上海很熟悉,西岸滨江艺术品的保税仓库就是他来评测的。安迪·沃霍尔在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展览也是他来评测的。专家来了之后,K11里里外外,楼上楼下每一条通道都仔细看一遍。专家评测的目的是要保证展场的安保措施到位,K11展厅在地下三层,即使偷了画逃到地面也不容易。100%的安保探头,每张画都能监控到,24小时的录像保存三个月90天、红外探头、门禁系统我们都重新安装,这些都没问题。我请了100多个保安进行24小时的安保。这些措施落实到位,安全问题就解决了。
澎湃新闻:展馆里恒温恒湿的问题如何解决?
谢定伟:这个不算大问题。恒温一般商场都有空调,恒湿可以安装加湿器、除湿器。虽然人工调节起来比较麻烦,但还做得到。咨询专家回去花两个礼拜写了报告给保险公司、博物馆还有我各一份,评分是94分。但是整改措施有几十条。专家问了很多问题,像地下三层发大水,水倒灌进来怎么办?去看商场的排水泵。停电怎么办?去看发电机。K11五十几层楼有两百万瓦的发电机。看了发电机房,专家就说可以的,合格的。这样之后,领馆也说可以,设计师也说可以,保险公司也说可以,那位馆长就不亲自来上海看场地。馆长只开幕时来了一次,闭幕时来了一次,其实她并不喜欢这个场地,一直都不开心,甚至发脾气。实际上遇到的最大的硬件问题是——场地的运输通道太小。有两幅2m×2m的画,加上木框有2.7m×2.7m,而运输通道高度只有2m,运输电梯也太小,没有一部能装得下。人工搬,楼梯的空间不够大,转弯也不行。合同签好了,画都运过来了,展览不能不办,最后只能在办公大楼把木箱拆开,再把裸画搬下去。但裸画每张也要两三百斤,需要4个人搬,而且很危险。办公大楼白天不能开箱搬画,太多人上下班,只能凌晨4点钟搬。馆长比我们还紧张,万一有什么事她要担责任。卡车上搬下来直接运到办公楼大堂里开箱,再搬到展厅里去。凌晨4点拆箱的同时,海关人员还必须在场监督拆封条。后来,考虑到安全,我们用硬纸板做了个纸板箱套在画外面,再用海绵垫在里面,海绵与画之间用特殊的无酸纸隔开。从北门进来,在大堂开箱,包装好、绳子扎好,半夜4点半开始搬。进去之后沿着自动扶梯走到B1,再走到B2,再走通道,到达B2下到B3的自动电梯。从自动扶梯走下去。我估计单程是100多米的距离。一共有十几张画,分了四个晚上搬。画也是分了4架飞机到达。
2014年3月7日下午,备受关注的“印象派大师·莫奈特展”在上海淮海路K11地下B3层举行了开幕仪式。澎湃新闻记者 高剑平 图
澎湃新闻:馆长对这样的处理有什么想法吗?
谢定伟:馆长紧张得不得了。这种事情从来没碰到过,肯定不开心。她离开时对我说:“以后你就不要想再在这里办展览了。这次你搞定了我一个人。如果展览有来自好几个博物馆的展品,其中只要有一个馆不同意,你就办不成功。”还有一点是巴黎的舆论也批评这个展览,虽然展览有40万的参观人数,展览在上海很轰动。在这点上,馆长觉得很欣慰。她回去后打了个电话给我,问我能不能让法领馆和大使馆帮她写封信。莫奈博物馆的上层有一个艺术学院,负责管理莫奈博物馆和莫奈花园。馆长希望领馆能写封信给艺术学院,说明上海展览的盛况。
由于我们公司是展览的主办方,而不是博物馆,所以我们去法国借画,对方第一个问题就是:在哪里展出?经过莫奈展之后,我们再去谈其他借展,有的博物馆事先声明:我们不去商场办展。外国人对展览的举办场地还是很敏感的,特别是法国人。他们把艺术展览看得很神圣,他们认为,艺术和商业是不能简单混在一起的。所以,他们对商场办高端艺术展这件事通常是持反对态度。但现在回过来看,他们的反对不是针对商场,而是针对场地的不专业。中国现在所有的商场里面,没有一间商场是有专业的美术馆或者博物馆。但在日本的情形不一样,像森美术馆,世界各地博物馆都愿意借艺术品给它,没人反对,奥赛也借东西去森展出,就是因为它的专业。如果一家商场要办展览,那商场和出借展品的博物馆是不对等的。但如果是商场里面的某某美术馆或者某某博物馆,有专业的硬件和专业的团队在运作,这样外方才会认可。所以这也是为什么K11艺术空间现在要改名叫K11美术馆的原因,品牌很重要。许多商场都曾经问我,能不能去他们那办展。有人直接问我能不能在他那里办个凡·高展,我没办法解释。
澎湃新闻:这次在上海展览中心进行的雷诺阿展,为什么没有去商场?
谢定伟:我完全没办法再把类似的展览带到商场里。这次雷诺阿展,14家博物馆,没一家同意去商场展。苏格兰国家博物馆、贝尔格莱德国家博物馆、日内瓦小皇宫美术馆,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博物馆,名气都很响亮。不是我不想去商场,是外方不同意。雷诺阿选择在展览中心办,租金高达数百万。
澎湃新闻:现在,大师展要在商场办是不可能或者说可能性很小,是吗?
谢定伟:除非商场有专业级别的场馆,像日本一样,建立一个品牌。把展览办好,一炮打响。
澎湃新闻:当代艺术家的展览在商场办是不是更有可能性?
谢定伟:如果说是一般的当代艺术家,价值不是非常高,艺术家本人健在,他也同意的话,那在商场办展是很可能的。但如果对方是国家级的博物馆,不管是不是当代的,它就要考虑自己的名声地位问题,通常是不会接受在一个非专业没品牌的商场展览空间办展的。在一般的商场里,展览空间也不会很大。再者,改造成专业场馆的费用很大,对商场来说不仅占用商业面积,还要投入改造成本,得不偿失。
澎湃新闻:日本森美术馆也不盈利吗?
谢定伟:森美术馆的情况不一样。首先森夫妇是收藏家。第二,在造这幢高楼时,他们提前就想好顶楼要造成专业的美术馆。这也体现了日本人很有前瞻性。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花钱造美术馆也是正确的。也有开发商来找我,说要在商场里造个美术馆,我说好的没问题。但一定要提前就想好,事先要有专业的美术馆设计。如果没有专业设计,楼造好之后,再要改造成美术馆就没那么简单了。
澎湃新闻:商场要做美术馆的话专业性如何体现?
谢定伟:所谓的专业馆,不只是一块地方。首先是观众的动线,要有一个前厅公共空间,有售票、接待和衣帽间,让观众全面了解一下博物馆的信息,感受一下博物馆的氛围。然后调整好心情再去看展览,看展的时候也有相应的动线,看完后买纪念品留念,这些都要经过专业的设计。如果博物馆是盖在一个大楼的高层,最好有独立的进口和直达电梯。如果博物馆是和商场、办公楼在一起,整个场地的空间要能够相对立。西方人去博物馆和美术馆是很严肃的一件事,而不是什么在隔壁吃完饭,推门进来就看展览了。
澎湃新闻:对莫奈展的复制是基本不可能了吗?
谢定伟:需要有好的场地的出现。上海现在这个情况,我没有把握做。
澎湃新闻:尽管上海所谓大师展层出不穷,但其实根本看不到耳熟能详的名作。
谢定伟:世界上许多博物馆收藏的大众耳熟能详的名作都是他们的镇馆之宝,通常不愿意出借,所以办莫奈展的时候我问过《日出》借不借,人家说不借,因为这幅画曾经被偷走过,偷走五年后才找回来,所以他们不愿借。我说我下次办莫奈展的时候,希望把这张画借给我,他说五年之后再考虑。这是莫奈第一有名的作品《日出·印象》,印象派的名字就来源于这幅画。奥赛博物馆有张凡·高的自画像和《星空》很出名,但是给钱也不外借。法国的借展费中,奥赛博物馆是最贵的。凡·高还有一张最有名的《星空》在纽约,不外借,纽约MOMA的毕加索的《亚威农的少女》也不外借的。许多镇馆之宝、顶级的作品是不外借的,观众要了解这个情况,不是我们不想去借。如果一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发生闪失的话,这家博物馆就没价值了,保险公司赔钱又有什么用?
在艺术方面,世界范围内,只有法国的政策和中国比较像。法国所有的国家博物馆都由政府说了算,所有馆长都是政府任命的。法国有文化部,不像美国没有文化部的。法国人就是在艺术上,政府管得挺严的。所以政府下令让博物馆借十张画出来,博物馆不能拒绝。作为文化交流,还不能收借展费。
责任编辑:朱洁树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商场艺术,谢定伟,莫奈展,K11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