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人设敛财?“留学9年支教10年”海归女硕士:接受审计

红星新闻客户端

2021-09-25 17:29

字号
最近,“连续10年支教湘西”的海归女硕士龙晶睛火了。头顶海归硕士的高学历、连续10年参与支教、足迹遍布24所偏远学校、毕业后即投身公益……一个个光鲜的履历令人赞叹,但随着龙晶睛引发广泛关注后,质疑声也随之而来。善吟共益对龙晶睛的介绍

善吟共益对龙晶睛的介绍

在国外读书9年,如何能连续10年支教?短视频中,龙晶睛精美的妆容被指与乡村环境格格不入,还有网友扒出与她相关的公益项目收取高价报名费组织支教旅行……这位“最美支教女老师”究竟是热衷公益还是生意?有网友向长沙市民政局投诉称善吟共益在没有公开募捐资质的情况下开展募捐活动

有网友向长沙市民政局投诉称善吟共益在没有公开募捐资质的情况下开展募捐活动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在龙晶睛爆红以后,有网友向长沙市民政局投诉称,龙晶睛所创办的善吟共益在没有公开募捐资质的情况下募捐193万元。对此,9月24日,长沙市民政局慈善社工处回复称,经初步调查,中心在网站上挂有中心账号及募捐二维码的情况属实,社会组织执法监察部门正在依法调查、取证、核实。并称该中心确实开展了支教旅行相关活动,收取了一定费用,费用主要用于活动开支,社会组织执法监察部门根据信中反映的问题正对项目详情进行全面核实。长沙市民政局回复网友关于对善吟共益投诉

长沙市民政局回复网友关于对善吟共益投诉

9月24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采访到了龙晶睛。她称,报道确有表达失误之处,自己从未在平台上说过扎根山区支教10年,“我觉得大家对支教的理解不同,在数字信息化时代,我们有很多方式去支持乡村教育。”
此外,对于网友质疑的收费支教问题,龙晶睛称此项目系义工旅行项目,旨在为公益组织持续造血。“网上曝出的5000元报名费支教旅行,系在长期支教项目难以为继的情况下,公司合伙人提出的一个针对新媒体人的活动,但最终并未成团,也没有收取费用。”龙晶睛称,自己的长沙市善吟共益助学服务中心是一家民办非营利机构,“像我们支教旅行的收费都在这里面,是接受审计和监管的。”
以下为红星新闻记者与龙晶睛的对话:
留学9年如何支教10年?
回应:大家的理解不同,支教并非扎根大山

红星新闻:很多网友质疑你,在国外留学9年却称连续10年支教。
龙晶睛:
我从来没有在平台上说自己“扎根大山支教10年”,我更多的是利用假期时间往返大山,硕士毕业后全职投入公益事业。部分媒体报道中,可能在一些言语表达上存在不准确的地方,让大家误以为我是10年都扎根在山区支教。
关于支教,我觉得大家对于它的理解不同了,有人认为一定要去现场才叫支教。但我觉得在这个数字信息化时代,我们有很多方式去支持乡村教育,并非一定要去边远地区做支援型教育。
另外有的报道中提到我“10年间支教足迹遍布湖南、江西、贵州、陕西等地24所偏远山区学校”,其实是我们公益机构帮扶到的学校有24所。我本人只去了其中的10所学校,感情比较深的有四五所,基本上我每年都会回去看那边的小朋友。龙晶睛

龙晶睛

红星新闻:谈谈你的“支教”经历。
龙晶睛:
我在2010年出国留学读高中,2011年暑期回国时,想做一些公益,看看大山里的孩子到底过着怎么样的生活,有什么是我可以提供帮助的。然后我在网上搜到了凤凰助苗网的一个活动,联系到当地一名乡村教师,在他的带领下,我们进入湘西凤凰县好友村开展助学支教活动。
那时候山里还是泥巴路,村里学校条件也特别差,破破烂烂的,没有自来水,大家还要去井边挑水,甚至没有地方洗澡,睡也是在学校里打地铺。
第一次支教给我的感觉特别震撼,就感觉大山跟外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非常的闭塞。孩子们看到我们用的手机,都会特别好奇。小朋友们也非常友好,跟我们一起上课玩耍,也会特别不舍。自己会有那种特别希望他们走出大山的感觉。
2012年,我发起了一美元爱心计划(ODP)公益项目,号召身边的留学生朋友加入。不光是每年暑假过去助学支教,而且与当地建立联系,帮助当地修缮校舍、资助学生,做一些暖冬行动,给孩子们送一些围巾帽子。另外,如果有村民受伤或学生家里房子着火了,我们也会帮忙筹集费用,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高价报名费是为圈钱?
回应:收费是为“造血”,项目受监管审计

红星新闻:2018年9月,你创立了长沙善吟共益助学服务中心,成立这家机构的初衷是什么?
龙晶睛:
我们在运营公益项目的时候,遇到了几个难题。第一是对于山区的孩子们,如果我们只是每年暑假的去关注一下他们的话,确实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志愿者有自己的学业或者工作,在项目计划实施过程中,会有很多衔接不上的地方。龙晶睛 图据网络

龙晶睛 图据网络

第二,如果有了一个慈善主体机构,我们就能更好地运营项目。不光是接受别人的捐赠也好,还是说做一些“自我造血”的短期支教旅行的项目也好,它能够把大家的热爱公益之心变成一份长久的事业,进而可持续地运作下去。
所以在我研究生第一年结束时,也就是2018年9月11日,成立了民办非企业——长沙善吟共益助学服务中心。它是一家非盈利机构,我们所有与乡村教育相关的项目,包括助学、支教旅行项目的收费都是在这个中心里面,是接受民政部门审计和监管的。
2020年5月,也就是硕士毕业一年后,我又成立善吟创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公司并非什么留学中介,也不是像网传的会把项目费用收到这个公司。该公司是专为公益提供传播服务的。
因为在公益宣传推广方面是比较受限的,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做自媒体账号,是因为当我们的支教老师没有人报名的时候,资金筹集不足的时候,需要这样的渠道去发声,让更多人知道我们在做这个事情,更好地帮助大山里的孩子。三种支教方式

三种支教方式

红星新闻:你们支教项目有三个,其中短期支教(义工旅行)收费较高,费用都用到了哪里?
龙晶睛:
像短期支教(义工旅行)项目在我们平台统一发布的费用是在2200元—2400元之间。主要分为四个部分,一个是专业领队辅导,包括行前培训;二是交通和住宿都依靠当地村民,我们认为这种支付方式能够带动当地经济发展;三是我们也会做一些少数民族文化体验,去景区,了解当地旅游产业如何发展,包括民宿和景点门票费用;四是为志愿者购买文化衫和保险。
短期支教项目一般是全年都在做,这部分费用会有一些盈余,盈余部分也是反哺到我们机构的一个可持续运作里面来。
2019年初,我们开启了长期支教项目“希野计划”,这个项目需要为支教老师提供食宿交通,第一年每月有1000元的补贴,第二年每月2000元,这个项目是纯支出项目。目前已对7所定点合作学校输送了55名支教老师。被广为质疑的收费5000元的爱心暑托班

被广为质疑的收费5000元的爱心暑托班

红星新闻:今年4月,你们曾发布为期5天的“爱心暑托班”项目,并且收费5000元,是什么情况?
龙晶睛:
当时我们的账号并没有什么吸引力,机构这边要维系长期支教项目的开支,然后收到的捐赠也特别少,所以我们特别着急。
我们善吟创益文化传播公司的投资人计育韬(占股10%),是新媒体领域的一个“大神”,当时知道这个情况后,想通过他和他公司的影响力,帮忙招募一些志愿者来参与短期支教项目,进而反哺我们机构。
这个“爱心暑托班”招募计划只是他自己公司的官微发布了。至于文章中称“5000元是项目善款”,这个确实是我们考虑欠妥。最后这个针对新媒体人的支教项目也只有4人报名,加上遇到疫情,最终没有成团,也就没有收取任何费用。
短期支教就是玩?
回应:更多是精神上的陪伴

红星新闻:我注意到你们的短期支教义工旅行以及暑假的ODP项目为时都在一星期左右,很多网友质疑为走马观花式支教? 
龙晶睛:
首先我们的短期义工一是要经过培训的,我们会教志愿者如何设计一节支教课堂,能够在短时间内带给孩子们一些东西。比如,我们最近一批义工给孩子上梦想演讲课,给孩子们讲解人生有无限种可能,更多的是在素质类、梦想类、艺术类的课程,帮助义工发挥特长。
此外,还有专业的从教老师对大家进行一对一的课程设计的咨询和辅导,确保大家出发前都能准备自己的教具和教案,从而真正的参与进来,并非走一个过场而已。龙晶睛 

龙晶睛 

红星新闻:针对孩子的课程有哪些?
龙晶睛:
我们的课程划分了8个类别,简称为“八知体系”。一是知“识”,这一块可能长期支教老师做的更多一点,主要是语文、数学、外语这些基础类课程;二是知“艺”,音乐、舞蹈、美术等艺术类;三是知“体”,体育类的如篮球、足球、乒乓球等;四是知“阅”,像是阅读、写作、朗诵、写诗等。我们称这些为“上四知”,帮助孩子们培养技能,激发他们的兴趣爱好点。
“下四知”的内容,一是知“安”,包括饮食健康、人身安全以及性教育,帮助孩子们更好地保护自己;二是知“心”,包括社会情感、自我情绪管理以及与人交流等方面;三是知“德”,思想品德方面;四是知“己”,就是让孩子们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未来想做什么,自己的梦想是什么,让他们更加了解自身。
红星新闻:有网友认为这种短期项目会对孩子造成心理伤害?
龙晶睛:
我觉得短期支教的作用,并不是一种知识上的输出,更多的是情感上的关怀和陪伴。像我们去到的地方,很多都是留守儿童,他们成长过程缺少像我们这样的哥哥姐姐去关心,他们受伤了,我们会给涂药;他们想玩游戏,我们会陪他们一起玩。
小孩子非常喜欢我们。本来是8点到学校,很多孩子4点多钟就起床了,就等着跟我们一起上课一起玩。其实游戏在国外,也算是一种疗愈,因为游戏是有规则的,在跟孩子们玩耍的过程中,就会发现一些问题,比如如何做决策。通过这种场景去引导孩子做决定,更好地实现社会化。
我也问过一些曾支教过的孩子,我们短暂的停留是否会对他们造成心理伤害?他们的回答更多是感谢,感谢我们的陪伴。其实从心理学的角度讲,给孩子带来创伤的一定是给他们带去很多悲伤的人物,而我们的到来是给他们带来快乐,他们记住的是快乐的时光。我们走了他们会伤心是必然的,因为我们之间产生了感情,而这种难过是正向的。
我觉得大家认为会对孩子产生心理伤害,很大程度上没有从孩子的角度来思考这个事儿。
背后有专业摄制团队、凹人设?
回应:公益并非卖惨

红星新闻:有人称短视频中的你妆容精致,小孩成了陪衬?
龙晶睛:
孩子们是真的喜欢我跟我一起玩,我也是想把最好的一面留给他们。在镜头前我并不是时时刻刻都保持妆容精致完美无瑕的,而且我也没有什么妆造团队,都是我自己用10分钟化的妆。龙晶睛的抖音账号

龙晶睛的抖音账号

我不想大家看到的是一个憔悴、疲惫的我,如果我把公益人刻画的很惨的话,那谁还愿意来当支教老师呢?我更希望大家看到美好的一面,与孩子相处的美好瞬间。
另一方面,我国已经实现全面脱贫、正在实施乡村振兴,现在去到的村庄基本都通了公路,不再是十多年前的模样,各方面配套设备都建设起来了,村民也富裕起来了。在做乡村教育上,也不再说是一定要从上到下、讲究无私奉献的支援型教育。
当然,我很尊敬那些扎根山区的老师,他们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但从公益传播的角度来讲,永远把这些公益人物刻画成条件艰苦的形象,那还有多少人愿意来做这个事儿呢?
红星新闻:有人质疑你假借公益圈钱?
龙晶睛:
我们是一家非盈利机构,项目会有盈余,但我不是从这里面赚钱,我的每一份工资都是通过我自己的劳动所得。
目前我们机构专职人员加上兼职实习生有七八个人,加上长期支教老师,每月的人力成本在四五万元左右。
红星新闻:有媒体报道称你们没有募捐资质,却在此前的活动发布中贴了收款二维码?
龙晶睛:
我们挂靠的灵山慈善基金会下面的“希野计划”是有公开募捐资质的,短期支教义工旅行和ODP项目是没有的。之前机构刚成立的时候,对很多操作流程不了解,后续也没有注意去更新,也没有了解到这个里面会有一些问题,所以确实是我们自己做错了,马上就撤下来了,目前也在配合民政局的一些沟通。 希野计划预算表

希野计划预算表

红星新闻:你对公益的理解是什么?
龙晶睛:
公益不是单纯地捐资捐物,我觉得好的公益并不是牺牲自己去帮助别人,二是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你有收获我也有,大家都有收获到的地方,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我们通过商业的模式去产生一种可持续模式,让大家彼此都受益,并不是说利用公益去牟利,或者完全把公益去商业化。大家觉得我去做志愿服务,这中间产生一定的管理经费,这样子就不合理了,其实公益背后有一些非常多的项目运营的逻辑。
公益是需要人来做的,没有人怎么会把事做好呢?那么专业化运作公益项目,专业化的去解决社会问题,也就需要专业的团队。我们要养活大家,也要支付得起大家全职投入公益的这样的一份薪资,他们有了这份收入我们公益才会越来越专业,越来越高效,能够真正解决问题。
红星新闻:你如何使自己的项目做的公开透明化呢?
龙晶睛:
对外公开项目,我们在腾讯公益上面还有月捐平台上面都会定期更新善款开支情况,以及在公众号上面也会公布我们的项目运营进度。
另一方面就是接受审计,最开始我们在官网上面没有公布审计报告,确实是有做得不足的地方,后来我们又挂上去了,目前都可以查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刘雯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支教

相关推荐

评论(23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