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肾缺失”患者再发声:隐瞒4个月才交涉是为防止冤枉医生

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实习生 陈卓 李佳蔚

2016-05-07 16: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5月7日上午,刘永伟在电话中告诉澎湃新闻,之所以隐瞒4个月再去找徐医附院,是为了到其他医院检查确认“右肾缺如”这一事实。 视觉中国 图
为何在山东省立医院查出“右肾未见确切显示”4个多月后,刘永伟才去做手术的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以下简称徐医附院)反映问题?
就此问题,5月7日上午,刘永伟在电话中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之所以隐瞒4个月再去找徐医附院,是为了到其他医院检查确认“右肾缺如”这一事实,“防止冤枉了胡波,防止冤枉了好人”。
胡波是徐医附院胸外科主任医师,刘永伟的主治医生。
据刘永伟介绍,从徐医附院出院后,他先后去山东省立医院、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合肥某医院和宿州某医院拍CT进行检查。
“我右肾没了,怎么可能再卖左肾?”
刘永伟说,2015年6月,自己遭遇车祸,在徐医附院做了两次手术,8月19日到山东省立医院拍CT发现 “右肾未见确切显示”。9月15日又在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检查出“右肾缺如”。
据新安晚报报道,刘永伟还称去合肥某医院和宿州某医院拍CT,结果都是右肾没了。“我忍不住了,我又来到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拍CT,当我把CT单子交给胡波医生时候,他明确跟我说,右肾的确没了。”
徐医附院医务处负责人杨煜称,从刘永伟2015年8月出院到2016年1月5日再来拍CT并发现右肾缺失,4个多月后,其间,刘永伟曾多次来徐医附院复查,但刘一直未提及自己已在其他医院查出右肾缺如,也未在该院对肾脏部位进行影像学检查。
胡波表示,在刘永伟透露自己右肾缺如之前,刘永伟曾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询问其能否帮忙卖掉自己的左肾。胡波觉得匪夷所思,当即予以了拒绝,并表示,买卖器官犯罪。
但对于卖肾一说,5月7日上午,刘永伟明确予以否认。他说,“我右肾没了,怎么可能再卖左肾?那样的话,我还怎么活?”
2016年2月18日,徐州市医患纠纷调解中心正式立案刘永伟提出的调解申请,他请求一次性赔偿两百万元。
2016年2月18日,徐州市医患纠纷调解中心正式立案刘永伟提出的调解申请。 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图
对此,刘永伟回应称说,“索赔两百万元,是徐州医患纠纷调解中心调解员张树槐逼出来的。我向张树槐明确表示,我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一个公道。张树槐说,不给一个数字,就不能立案调解。我问张树槐,我索赔2角钱、10块钱行不行,张树槐说不行。”
对此,张树槐告诉澎湃新闻,“人民调解的重要原则之一是自愿,我怎么可能逼刘永伟呢?200万数额巨大,我问刘永伟确定吗?他说想好了。索赔只是人民调解中诉求的一种,还有赔礼道歉等种类。但刘永伟只写了要求一次性赔偿200万元。”
为配合调查在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再次接受检查
在交流中,刘永伟反复向澎湃新闻称,“我只想弄清楚,自己的右肾到底是怎么没的,徐医附院到底有没有责任?为什么两个月住院期间,医院一直没发现,也没提醒我肾的问题?”
徐医附院医务处负责人杨煜称,从刘永伟2015年7月1日第二次手术后到其8月18日出院期间,医院的确没有再次给刘永伟做过CT检查,没有影像学证据以证明第二次手术后其右肾也存在。但直至出院前,患者的肾功能相关生理指标都是正常的。现在看来,可能是左侧肾脏的代偿功能,掩盖了右肾萎缩的症状所致。
杨煜还表示,在肾脏有损伤的情况下,两个月的时间内,一颗肾脏的确有可能从正常大小萎缩至影像学上的“无确切显示”。临床上有过类似案例。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主任医师、泌尿肿瘤外科副主任江春告诉澎湃新闻,由于代偿作用,肾萎缩过程中,患者可能没有疼痛、肿胀以及肾功能异常等症状,因此,除非刻意地检查,否则难以被及时地发现。而且,肾萎缩无药可治,难以逆转。目前,常见的导致肾萎缩的因素包括外伤、先天性肾萎缩、高血压、感染、肾结石等。
但刘永伟不相信这个说法,“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样的案例。”
刘永伟说,自己1990年从卫校毕业,就考了医士证(他拒绝回应后来是否换发或考取了执业医师资格证或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成为一名医生,被当地卫生局安排在宿州市三八医院的化验科等科室工作,目前在编不在岗,在家开有诊所。
刘永伟表示,自己现在睡觉都不能躺平,左肾也已经感染,伤口没有愈合,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去了很多家医院,但都没有医院愿意给自己做手术。
刘永伟告诉澎湃新闻,为配合徐州市卫计委的调查,他今天在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接受了进一步的检查。
下午2时20分,刘永伟称自己已经坐上高铁,从南京返回老家安徽宿州,检查结果将由徐州市卫生计生委的工作人员带回徐州。
“男子胸腔手术右肾缺失”事件时间轴:
2015年6月12日:刘永伟发生车祸,同日进入皖北医院。
6月19日:刘永伟转至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下称徐医附院)。次日接受手术,手术记录称“将肝脏及肾脏还纳入腹腔,修补膈肌。”(据新安晚报)
8月18日:刘永伟从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转院到山东省立医院。次日,拍CT显示“右肾未见确切显示”。(据新安晚报)
9月15日:刘永伟来到南京军区总医院,彩超检查得出同样结论:“右肾缺如”。
2016年1月:刘永伟返回徐医附院拍CT。刘永伟说,主治医生胡波看了CT后承认“右肾的确没了”。(据新安晚报)
4月21日:刘永伟到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医患沟通办公室。负责人说,找了胡波医生,“他猜测当时放回去的肾脏没有安置好,就萎缩不见了。” (据新安晚报)
5月5日:徐医附院公布两张CT检测片,称2015年6月21日(术后第1天)和6月25日(术后第5天)的2次CT复查均显示该患者的右肾存在。
5月5日:徐州市卫计委组成联合调查组进驻徐医附院,称下一步将安排刘永伟到第三方医疗机构进一步检查。
5月6日:微博认证信息为“徐州市卫生局官方微博”(即徐州卫计委)的@健康徐州通报称,初步判断患者存在右肾损伤后血液供应障碍引起肾萎缩的可能性,需要对患者进行进一步检查,已安排工作人员陪同患者及亲属赴第三方医院作进一步检查。
5月6日下午,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医院医务处处长杨煜表示,目前院方正在配合卫生主管部门进行调查,徐州市卫计委将在南京邀请各方专家,期望能够得出权威结论。同时,医院官方并没有得出右肾萎缩的结论,只是有此可能。
责任编辑:温潇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右肾缺如 肾萎缩

相关推荐

评论(1.7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