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暴徒作恶称为医患冲突,只会激起群体对立并变成“标签战”

曹林/中国青年报

2016-05-09 16: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广东省人民医院被砍伤医生抢救无效不幸辞世,点燃了医生们积蓄已久的情绪,或发起“黑丝带”行动,用刷屏的“黑丝带”头像表达无声的愤怒;或义愤填膺地发文追问“陈医生上了天堂,谁应该进地狱”;或诉说自己从医中遇到的各种侮辱和危险。这样的悲剧场景是多么的熟悉,几乎隔段时间就会重演一次。
然而,医生们越是有力地表达愤怒,越暴露出自己的无力——除了愤怒,还能怎么办,拿什么阻止类似悲剧发生在下一个同行身上。
陈医生被砍成重伤后,医院竭力抢救却没能把他从死神那里拉回来,可想而知,当医生们救治自己可敬的同事却无力回天时的悲痛。看着他们的眼神,我充满了恐惧,我担心以后可能要面对一群因被攻击而充满愤怒感的医生,一群因常被妖魔化而对患者充满防范的医生,一群在习惯性的被误解中没有了职业尊荣感的医生。
朋友圈中很多人为陈医生点蜡烛,为医生鸣不平,我没有跟着一起去表达愤慨、同情和敬意,这种表达收效甚微。我厌恶舆论对医生的态度随着一些个案不断摇摆:今天,一个医生被砍身亡,一片悲情中向医生致敬;明天,一个患者遇到庸医导致病情被耽误,一片愤怒的骂声涌向医生;后天,媒体报道了一个医生因太累而睡倒在手术室地上的照片,“最美”“最帅”的赞誉又涌向医生;再后天,一个过度医疗事件曝光,又让舆论急剧转向对医生的批判。
医生们肯定也烦透了这种随着个案而起伏的情绪。他们不需要浮夸和廉价的“最美”,也不需要难听和污名的“最毒”,他们需要社会对这个职业公正的评价——正如他们并不希望有什么特别的保护和特殊的待遇,他们希望的只不过是最基本的安全和尊重。
医生的愤怒不是指向患者,更没有把患者当成自己的敌人,而是指向暴力伤害。很多人用“医患冲突”来描述和解释广东这起事件——动辄将某个具体事件描述为“医患冲突”,对这两个群体不公平,也很容易引发进一步的对立和撕裂。其实,这就是一起严重的暴力伤人事件,一起刑事案件。即使砍人者自称是患者,自称20多年前找医生做过口腔手术,可这算什么患者呢?将这种完全没有一点儿正当性的暴力伤害称为“医患冲突”,只会激起群体对立并变成“标签战”。一个暴徒作恶,其他患者何辜?暴徒作恶,怎么能让医患关系埋单?
医生的愤怒是寄望于社会对医生的理解。医生不是上帝,不可能包治百病;患者不是上帝,不是花了钱就可以对医生提不切实际的无理要求,不要把“花多少钱都行,只要把病治好”“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挂在嘴上。患者到了医院,医生肯定会尽力,但面对生死的自然规律,医学还有太多的无力和局限。
医生们不需要悲剧发生后的怜悯,需要的是媒体对这类事件客观和专业的报道,需要严格执法、严厉打击医闹,需要卫生行政部门能改变缺位而扮演一个有公信力的第三方。请先把最基本的安全和最起码的尊重还给他们。
责任编辑:周子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暴力伤医,广州

相关推荐

评论(47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