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苍天:传统作家可以让人郁闷,我们要让读者爽

裘云

2016-05-11 16: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网络玄幻小说作者逆苍天。
逆苍天接受笔者采访的时候,他正处于“转会”敏感期,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被解读为对上家的不满或对下家的示好。
网文界的大神身价动辄几千万,任何风吹草动都是人民币在鼓与呼。逆苍天,起点玄幻大神,单本书收获十万收藏,百度风云榜前十常客……这样的成绩结果却是,去年起他的五部作品留在网站上仅一本《灵域》,剩下的全被关进了“小黑屋”。
“今天发现(逆苍天)竟然只有一本书《灵域》,这也太夸张了吧?其他几本书去哪里了?就连最火的《杀神》居然也不见了,难怪《灵域》匆匆结尾……”
“写黑道、写黄、写暴力血腥、写政府,这些本来就是有风险,没被封算幸运,被封了也不要说冤枉……”
“《灵域》完结三个月了,听说逆苍天要跳槽纵横了?”
以上是论坛上网友的发言,笔者也从逆苍天本人处确认了这一消息,一年以来甚嚣尘上的去留问题尘埃落定。
“换平台只是换一个地方码字,没外界传得那么多恩怨情仇,无非一个个人选择。”在笔者面前逆苍天一再强调起点中文网对他事业的托举,感激之后却是无奈,“如今的起点与过去不一样了,我理想的创作平台是起点(阅文集团)强大的推广力度与现在纵横宽松的环境。”
逆苍天的小说《灵域》
有种合同是卖身契,不签就扑街

为什么要离开背靠腾讯、阅文集团?这是最让人好奇的一点,但逆苍天回避了个人经历,只以行业现状来回应:“其实作者与平台的关系应是合作互利,但有时候这种关系会有裂痕。比方说,网站对作者的运作、推荐原本是一件双赢的事,赚的用户点击双方分成,但网站为什么要推你呢?答案只能是作品质量与签长约。”
网文界有一种所谓的签约制度——“签人”。以前常见的合同内容是“限定xxx作者在未来的n年时间内,以xxx之名创作的所有作品电子版(或其他版权)均为本网站所有”。但这是早年的做法,看似一份短期卖身契侵犯了作者的人身权,但这种限定恰恰反映了平台对于作者的依赖。网文作者与网站之间有经纪人关系,网站通过一系列宣传把作者个人IP打造出上千万价值,如果这时候作者“见异思迁”另觅他家,这将是巨大的经济损失,因为网站将失去的不是一部两部书,而是与作者IP黏合度极高的几千万读者,以及日后的所有版权兑现。
近几年许多作者在与平台的合作中发现了人身限制,屡屡出现大神作家与平台闹上法院。平台也渐渐开始调整签约方式,现在比较规范的方式是先签一份协议,约定几年内作品的发表平台,然后针对日后的作品再单独签作品合同。看似严谨但事实上还是有风险的,因为存在平台在日后的单一作品合同里提出苛刻条件的可能。如果接受,伤钱;不接受,伤感情。
“作者是海量的,对于平台来说最好的合作对象一定是合作意愿强烈的。但我个人认为如果对作者的限制太多,比方说平台把全版权握在自己手里不让作者做主,那么作者跟平台的关系就会很像员工关系了。” 逆苍天说。
底层作家通过把自己的大部分版权利益交给平台处理,以此获得可能的晋升机会,而一旦他们真的成名后,早年签的“卖身合同”就是芒刺在身了。逆苍天透露九成网文作家都面对着这样的命运,没IP价值的小作者不需要话语权,完全依托于平台。但平台主要的经济利益是来自于那一成的大神,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大神作者就会被不停催签5年约。
如果不签的话会怎样?逆苍天笑称,“用极大的诚意来感动你,都合作了那么多年了,你好意思拒绝人家么?说白了人家都做到这份上了,你再不签就是存心想要走了。”
当下的网文市场今非昔比,往前几年影视作品改编权、游戏改编权都不怎么值钱,有电影要改网文作者的作品那是特别挣脸的事,倒贴都有人干,但如今IP的概念被无限利用无限放大,已有小说仅游戏改编权就冲到了千万。逆苍天感慨,时代在变化平台也在变化,当网站集团化经营后瞬间成为网文界的霸主,许多举措开始有了霸主的强势。行业内人士分析,许多平台在代理作者的版权时并不会马上出售,囤着等上市都有可能。“我性子好自由,自己的东西就自己卖,不太能接受全版权被别人代理。”
逆苍天的小说《杀神》,他的5部作品给他拉来了巨大的财富。
很正派的网文并不受欢迎

“逆苍天写的小说真是一本比一本垃圾,《杀神》看到刚开头他把一个女仇人结婚的时候强奸了就不看了,太丧尸了,我承受不了。”
“看了个开头就被毒死,偷看女人嘘嘘被发现还不知廉耻的自鸣得意,太恶心了。”
这是论坛上随机选取的两段读者评论。逆苍天早期几本作品的“三观”的确受到诟病。“很纯、正派的网文并不受欢迎,我觉得所有人骨子里都是有戾气的,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作者在网上会写出充满愤世情绪的东西,他们在发泄自己的情绪,我早期也是这样。现在的我变了,淡泊名利无欲无求。”这种转变要从他的人生轨迹解读。
逆苍天跟大多数80后男生一样都是看黄易、变形金刚长大的,现在还会从《火影忍者》《钢铁侠》找创作灵感,“开脑洞”“爽”是他对作品的追求,看似肤浅的两个字恰恰是当下网文畅销的奥义。相比一些互动性很强的作者来说,逆苍天几乎低调到落伍,不看读者评论,没有微博不做营销,没有公开的故事没有话题,如果不是这次转换相信笔者也没什么兴趣跟他聊。出于一种窥探的心理,笔者问他写文几年赚了多少钱?大概一千多万吧,他耸耸肩做出一副“仅此而已”的样子,“算命的都说我命好。”
逆苍天原先是一个程序员,跟很多后来开始码字的写手一样,最初只是看,看着看着觉得“这我也能写啊”,于是利用每晚一两个小时开始码字。2007年,在家人的反对下他决定全职写作,心想要是工资单过万就开干,那次他拿了一万多。对比了下当时一个程序开发3000元的收入,觉得每天干一两小时却比干一整天的活赚得还多,第一年赚了十万。往后的几年收入不断翻倍,从pc端电子阅读到移动阅读再到如今的IP改编热,逆苍天的5部作品像5部马车给他拉来了巨大的财富。
逆苍天称多年前回扬州买完房买完车后就没了太多花钱的欲望,如今的生活重心是家庭,尤其孩子出生后他发现自己的人生观也被改变了,看世界的心境更从容平和,这也是为什么近作《灵域》少了血腥与戾气,“玄幻本无正邪,只是我以前愤青厌世时会把自己的情绪由笔放大,现在不会了,年龄是自我约束,以前的极端都收敛了。”逆苍天笑称现在看来,当年他就是个写“小黄文”的。他还自曝以前写小说时出过的洋相,“一部小说写了两年,很多情结铺设、人物关系会忘,就得开个文档说明‘此处应有坑’‘这里很重要’等等,因为如果不这么做就容易忘事。比方说我在同一部作品里重复用过同一个名字,读者一看:呀这人不是死了怎么又出来了?或者之前这人还叫这名字呢,过了很久我又把这个角色拿出来用,名字却记错了……”
一部网文(玄幻)动辄几百万字,几乎需要作者每天不断更新以保证自己的作品在榜上,这不仅是脑力也是体力的极限挑战。写了那么多年会疲惫么?逆苍天摇摇头,“我喜欢这行,生活稳定、自由,还能在写书中找到乐趣,把想象中的世界展现分享出来,我觉得有人认同我的世界就很快乐了。写玄幻还是最大的可能,但未必是读者想象中的玄幻,毕竟玄幻可涉及的内容太丰富了,上古神仙、科技文明、异形怪兽……都能写。”
逆苍天透露新作已在酝酿当中,正式开更前他会把电脑里装的游戏都给删了,“新书叫《万域之王》,可能与《灵域》有交接,创新之处会是更广阔的世界、更丰富的种族设定,希望能在成绩上达到跟《灵域》一个级别,能冲到百度指数前十。虽然现在平台没有以前那么成熟,但百度只是综合主网站、盗版网站、搜索的网络热度反应,还是有希望的。”
新作会写成套路文么?原以为他会尴尬一把,不料他笑称,“大神都套路,改变风格对已经有庞大粉丝基数的作者来说风险太大,不是每一个人都敢像梦入神机那样尝试改变的,他是一个异数。最好的情况是风格不变,内容变、情节变,比如我不会让主角从强硬变软弱,因为那才是符合读者人生观的,但我会弱化正反两派的对立。”
有的网络文学为什么写不好?创作环境差

初步判断逆苍天没有玻璃心或者尴尬癌后,笔者追问了一个更尴尬的问题:你觉得网络文学作品与传统文学差距在哪?
“你信不信很多网络作家是你只要给钱,你想怎么都行?我看到的更多传统作家赚钱是有骨气的,你看莫言他要是想赚钱不是分分钟的事么?”逆苍天几乎是笑着说的,“我们与传统作家的定位不一样,我们顺应时代潮流路,说白了很多人入行目的就是赚钱,所以当初我会说如果半年内不赚钱我就放弃。我特别敬佩那些并不怎么赚钱的、甚至贫穷的传统作家。”
但逆苍天本身也会有意无意回避与传统作家的直接接触,他曾经听说有网文作家被传统作家指着骂:“你们没有文人的骨气,写的都是垃圾”。
“我们都无言以对,其实心里很难过,虽然我们确实写东西有好有坏,但本质上我们也是想与人分享。时代不一样了,年轻人喜欢我们写的东西,可以说我们写的东西影响了很多70后、80后、90后,等他们老了后时代会认同我们的,这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逆苍天进一步谈到当下玄幻文学的质量问题,他认为现在书量太大了,这与玄幻作品好作游戏改编经济利益大有关,但很多人的灵感却有限,所以目前看来创新不足,许多作品模板都一样。
逆苍天同时认为以读者为导向也让创作受到了限制,“平心而论我自己写得也不行,太迎合读者需求了。网文创作有几个万万不能触碰的雷区:1、绿帽子情结,你不能让主角的女人出轨,因为读者会有代入感,他们会不爽。2、软弱情结,家人被欺负不能不报仇,被打脸可以但不能连着打脸,太懦弱的主角读者会怒的。3、女性角色要跟主角暧昧,漂亮的女性角色不能归别人,读者代入会生气的。4、有仇必报不能埋坑(我会有文档记录),这一点上烽火戏诸侯是个特例,他把太监文(编者注:停止更新的文章)写成招牌了,他文笔好,华丽的文字号称‘装逼之王’,有读者愿意跳坑。
“我举个例子,《神雕侠侣》里小龙女被尹志平xx的情结恶心了我那么多年,这是出现在传统出版物,网络文学根本就不能,会被读者追杀的,传统作家可以让人郁闷,这是艺术成分,我们不能,我们要让读者爽,让读者开心。当然,我常常怀疑这种情节不影响销售是因为书已经买了不能退。如果网文作者这么写了,读者郁闷了就不会为接下来的章节买单了,订阅会大跌。读网文的低龄化读者是很脆弱的,能骂你一两个月。”
IP价格可能还会翻倍,全靠粉丝买账
逆苍天所说的粉丝伤不起,其实不仅网文销量仰仗粉丝经济,更多的版权延伸需要粉丝买单。小说改编游戏、影视已是热潮,但扑街的也是众多,逆苍天认为只有影视、游戏、小说连载一起做才能最好地聚拢粉丝。他的《灵域》十集动画片在网上播出两季已累积三亿点击,影视作品也将在年底开拍,作品改编方面逆苍天一贯是撒手不管,“他们说吴奇隆会来演?谁知道呢。”
如今各大视频平台在打破头争抢网文原创内容,频频喊出高价,但一些真正尖端的IP却被深藏在平台内有市无价,因为奇货可居。逆苍天对如今的影视改编权高价表示观望,“前几年你十几万卖一个小说已经天价了,如今你没个几百万根本不用来谈。本来女频作者影视版权卖得好,是因为男频玄幻等作品拍摄成本太大,技术又不成熟,但现在形势有点不一样了,《花千骨》《九州海上牧云记》等一部部作品会把我们的制作水平提升上去的,值得注意的是萧鼎的《诛仙》改编的《青云志》,如果这部拍好了,那我想玄幻的影视时期就要来了,到那时候所有作品的改编权价格还得再翻几个倍。”
逆苍天承认正因为IP能带来的巨大利益空间,在选择平台时他最看重的还是IP打造能力,“完美的平台是读者多、活跃度高的,当然看你想要什么,知名度?那你就得低头听话,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坦白说如今的纵横平台与起点有差距,我来纵横中文发展是有风险的,相信未来的作品指数有涨有跌,可能跌的多。但我无法做太多,把书写好,效果怎样还是看网站推广。但我不愿低头,不想被更多约束,我要的是自由,情愿冒一定风险——鬼知道这算聪不聪明,先爽就行。”
思想
我是网文作家梦入神机,关于网文创作思路的问题,问我吧!
梦入神机 2016-04-13 104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网络文学

相关推荐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