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编辑了阿耐小说《欢乐颂》,她真是个神秘的作者

李淑云

2016-05-11 11: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欢乐颂》很火。电视剧《欢乐颂》正在荧幕热播;《欢乐颂》广播剧正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欢乐颂》原著纸本书销量飞涨,电子书销量占据各个平台榜首,不仅《欢乐颂》成为了IP,原著作者阿耐本身也成为了IP。阿耐作品《都挺好》《大江东去》也在进行影视改编中。
认识阿耐已有6个年头,有幸担任她包括《欢乐颂》在内多部小说的编辑。这些天,总有人向我打听阿耐是个怎样的人。这实在是一位太过神秘的作者,她谢绝任何签售,也鲜少接受采访,就连网络上都搜索不到关于她的一张照片。工作的缘故,我的确与阿耐打过不少交道。事实却是,我也没有见过阿耐本人,甚至没有与她通过一次电话,更不会问她小说以外的任何事情。
一方面出于对其低调习惯的尊重,另一方面现实生活中的我也是个不善于与人交流的人。几年以来,我们却似乎形成了一种默契:出版工作中,编辑与作者见面并非必需,稿件的一切细节都可以在网络上进行——我们前前后后通过百余封电子邮件及私信,聊《欢乐颂》,也聊阿耐的其他作品。
2010年,我正与《欢乐颂》中的邱莹莹一般年纪,在出版社的数字出版部打了一年酱油,顺便编辑一些图书。工作上的烦心事似乎没完没了,比如急着下印时设计师突然人间蒸发,比如作者三番五次给出的修改意见竟然前后不一,比如书印好才发现错误蹦了出来……回想看来,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当时每每却要哭上一场。就是那段时日,我在微博上无意中瞥见阿耐正在连载的《欢乐颂》,那感觉就如同邱莹莹、关雎尔遇上了安迪、樊胜美。
每个工作日的晚上十点多,阿耐都会在微博上更新三四千字新一节的《欢乐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追看《欢乐颂》连载,成了我工作一天下来最大的期待。每每看完,再低落的心情也会满血复活。小邱遇到白渣男虽然丢了工作,但在咖啡馆开网店工作更有成就感,平凡如小邱,也能把手里工作做好,我觉得我也可以。
《欢乐颂》中的五位女孩
《欢乐颂》截取了五个女孩从成长到成熟的阶段,让五个不同出身的女孩不断在生活、职场和爱情中犯着错,遭遇着迷茫和困惑,在面对同一事件时,做出不同反应,激发冲突,在冲突中思考。她们太亲切了,尤其是2202三个资质平平的女孩。她们的喜怒哀乐牵动人心。她们就是看着小说的我们,就是我们身边的朋友。
每次阿耐更新连载,总有很多读者留言讨论,其中不少读者是中青年女性,有智慧有阅历。至今还记得有位名为泥巴潭的网友,对人物的剖析异常犀利,并且总能神剧透,猜到情节的走向。大家都戏称泥巴潭为老谭(即《欢乐颂》中的谭宗明)。《欢乐颂》大结局之前,泥巴潭就曾洋洋洒洒写了两三千字,预测了几种结局。每晚看完阿耐连载后,第二天我总要再去翻看大家的评论,看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评论,感觉我们生活在另一个欢乐颂22楼。《欢乐颂》初版的书签,就有一句话:“亲爱的业主,欢迎入住欢乐颂××××”。其中有500套签名书签,是阿耐在书签上签名并手绘小狐狸,我手动填房号。每个房号都不同,我们的读者一起住在欢乐颂。其中有两枚书签的房号是2201和2203,三枚书签的房号是2202,因为2202是合租的嘛,要住三个人。
《欢乐颂》中的几位男主。
仅仅追看《欢乐颂》连载还嫌不过瘾,我几乎将阿耐所有的作品统统找来。实体书找不到,就趴在晋江文学网、阿耐的博客上看电子版。这些文字看得我每个毛孔都竖了起来:《食荤者》《不得往生》的商战酣畅淋漓异常生猛;《都挺好》剖析中国式家庭关系鞭辟入里;《大江东去》写改革开放20年民企、国企、私企发展,恢弘壮阔……当时,阿耐开了一家淘宝店,因为《大江东去》迟迟缺货,她把这本书标价1000元,本意是为了阻止读者下单。然而真有读者下单购买,觉得《大江东去》值这个价。《大江东去》在豆瓣上获得了9.2分的评分,被读者盛赞为新时期的《平凡的世界》。
职场是阿耐作品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很长一段时间阿耐也曾被贴上“财经作家”的标签。但阿耐笔下的职场,是特别的,不同于市面上侧重于圈套、心计、阴谋的职场或商战畅销书。她笔下的人物,总是坦荡磊落的,不管家境如何、资质如何、处境如何,都在努力工作、积极生活、互相友爱着。作品总能传递出基于丰富的人生、社会阅历,所给出的理智、公允而又充满善意的观点。
不过,《欢乐颂》又有别于阿耐以往更多着墨于精英人物传奇人生的作品,也撕掉了此前作品鲜明的商战/财经小说标签。《欢乐颂》并不太好归类。这部小说既有职场法则,又有爱情指南,但若简单归为职场小说或爱情小说又有失偏颇。后来一个朋友说得挺在理,《欢乐颂》是很好的世情小说,小说不在于写爱情怎么美,职场怎么混,而是写出人生世态。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欢乐颂》海报
2011年底,已然成为阿耐忠实粉丝的我,萌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我是不是可以向她约稿。亲自出版自己喜欢的作品,没有什么比这更有成就感了!我认真地恳求社领导将我调到了文学编辑室。
在微博上,我战战兢兢地给阿耐发出第一封私信,石沉大海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事。沮丧难免,几经辗转我却又在网上找到阿耐的邮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发出了一封两千字的约稿邮件,谈了我对她作品的一些感想。这一次,终于盼来了阿耐的回复。阿耐的回复简短随和,却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欢乐颂》的书稿从约稿到签合同接近半年。这也难怪——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向作者约稿,我也没有正儿八经编辑过原创小说,我只是单纯地很喜欢阿耐。在上班的公交上,我常常在琢磨该怎样编辑这部《欢乐颂》,该怎样让阿耐放心地把作品交给我这么一个新手编辑。我突然想到,《欢乐颂》在晋江和阿耐博客连载时,追文者众,读者评论的质量其实很高,比如《长大》的作者zhuzhu6p就在追《欢乐颂》时写过很多精彩的长篇评论。当时也有网友留言,认为评论也是《欢乐颂》的一部分。何不在每一章节后收录部分精彩评论?我这个一拍脑袋的想法竟然也得到了阿耐的支持。成书以后,有人坦言看这些评论就像看电影电视剧时的弹幕,很有趣。不过也有读者觉得影响自己对小说的判断,所以新版就删去了。
尽管阿耐早在2009年就摘得分量颇重的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然而,或因阿耐的低调,很长一段时间,她其实都是一位略小众的作者。向阿耐约稿的时候就隐隐觉得她的作品终会畅销。阿耐的写作兼具个人风格与思想深度,更重要的是轻而易举就能激起大众的共鸣。
《欢乐颂》即将出版前,我在豆瓣上挨个给读过阿耐作品的人发了一封豆邮,告知出版信息,附上《欢乐颂》网站预售的链接,就像《欢乐颂》小说里的邱莹莹一家一家跑咖啡馆推销咖啡一样。那时的豆瓣没有群发功能,只能一封一封发送,不断填写验证码,且每个ID每天只能发30封豆邮。为此,我曾注册过好几个ID。偶尔收到网友回复,说是已经下单购买,我就特别开心,好像听到金币落进口袋的声音。不想过了几天,我的几个ID 陆陆续续被封了,估计是发送广告信息太多遭到了投诉。这期间我所收获的,更多的还是感动,比如遇到了作为作家的阿耐粉丝,有感而发地为《欢乐颂》撰写书评,遇到了作为网店采购的阿耐粉丝,在后期的销售中在网站上给了《欢乐颂》非常好的页面位置,我很感谢。
虽然《欢乐颂》目前火了且是由自己编辑的,但我最喜欢的作品是阿耐《大江东去》。常常在微博上看到“我怎么觉得《欢乐颂》作者有点眼熟,原来是以前写《大江东去》的”,总会忍不住一笑。阿耐还有很多作品都很优秀。
(作者为四川文艺出版社编辑,策划编辑作品有阿耐小说《欢乐颂》《不得往生》《都挺好》等)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欢乐颂

继续阅读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