醍醐寺和中国有怎样的渊源?来华重量级文物正在揭秘

澎湃新闻记者 陈若茜

2016-05-11 18: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博物馆刚开幕的“日本醍醐寺艺术珍宝展”将日本有上千年历史的寺庙文物请出国门展览,此前少有先例。也许正因东京国立博物馆原副馆长所言:“醍醐寺文物来华展出是一种回归”。
上海博物馆“菩提的世界:醍醐寺艺术珍宝展”现场。澎湃新闻记者 高剑平 图
2016年5月11日在上海博物馆开幕的“醍醐寺艺术珍宝展”,从展览设想到最终落地、正式开幕历时五年。这五年看似稀疏平常,上博每酝酿一个展览几乎都要经历少则几年,多则10余年的时长;这五年又极不寻常,要将对方上千年历史的寺庙文物请出国门展览,此前并无惯例也少有先例,从酝酿到落地历尽艰辛。
2011年,时任上海博物馆副馆长的陈克伦在访日期间,得知日本醍醐寺的文物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副馆长西冈康弘(现已退休)的帮助下,曾到德国举办展览。“醍醐寺文物等级非常高,而且有一些是年代非常早的文物,那次在德国的展览非常成功。我们跟西冈馆长又是有着二三十年交情的老朋友,我就萌生了能否在西冈馆长的协助下,让醍醐寺文物到中国来办一次展览的想法。”
而展览更直接的源起就是“醍醐寺和中国的关系”。日本京都的醍醐寺和中国渊源深厚,可追溯至唐朝。
唐玄宗时期“开元三大士”金刚智、善无畏、不空相继入华,标志着“纯密”正式传入中国。长安青龙寺惠果先从不空受金刚界密法,后又从善无畏弟子玄超受胎藏界密法,融合金刚、胎藏二法,创立“金胎不二”学说。公元804年,惠果将“金胎不二”之法授予来长安学习佛教的日本僧人空海,空海回国创立日本真言宗,以京都东寺为根本道场,故又称“东密”。
醍醐寺开山始祖圣宝理源大师,为空海徒孙,传承空海真言宗衣钵,于(日本)贞观十六年(公元874年),在京都东南郊的笠取山顶建立精舍,供奉准胝和如意轮两尊观音像。寺院得名醍醐,笠取山也随之更名为醍醐山。由于得到醍醐、朱雀、村上等多位天皇的推崇,醍醐寺不断扩建形成现今的规模。
也就是说,日本真言宗传自于唐代的汉传密教,西安的青龙寺是日本醍醐寺的祖寺。作为日本真言宗发源地的中国,在经历了历史上唐武宗的灭佛运动之后,密教在中国内地已难觅踪影,日本的佛教宗派却一直传承至今。
另一方面,醍醐寺作为一座世代相传的“木文化”与“纸文化”的宝库,珍藏有包括69000多件国宝,6500多件重要文化财,其他未被指定的佛像、绘画等文物约有15万件,其中很多佛教文物都带有浓郁的唐宋艺术遗风。密宗类文物,很多据传是空海从唐朝带回的样式,后来统称为“弘法大师样”。比如许多画作,明显可见其受到中国唐宋道释画的影响;佛造像方面,可看出其源自唐代长安汉传密教的样式,又体现了日本佛教造像自身的特色,呈现出另一番不同于中国艺术造型的意象内涵。
基于日本醍醐寺与中国之间的深厚渊源,西冈康弘和陈克伦都认为应该力促这一展览成行。“西冈馆长甚至表示,他退休后有三大心愿,其中之一就是帮助中国举办醍醐寺展,这个心愿是为了回报中国,因为日本文化的根底就在中国。然而要在宗教界办这样的展览不是一蹴而就,需要长期酝酿,更何况寺庙文物出国展览难度很大,寺庙它不是博物馆、美术馆,不能和其他博物馆直接签协议筹划展览。”
三年前因为别的任务,陈克伦再次去到日本,在西冈康弘副馆长的提议和陪同下,赴京都醍醐寺拜见了座主,并向其介绍了上博的情况。陈克伦说,醍醐寺座主对于办这样的展览非常有兴趣,同时提出,因为醍醐寺的源宗是从西安过来的,西安的青龙寺(现已毁掉)是醍醐寺的祖寺,所以他希望上博能跟西安方面联络,在上博举办展览之后,可以再到西安去展览。“醍醐寺座主认为,这是一种回归。”由此促成这一展览将在上海博物馆和陕西历史博物馆先后开展。
上海博物馆“菩提的世界:醍醐寺艺术珍宝展”展出的《驯马图屏风》(局部)
随着举办展览事宜的进一步敲定,去年9月初,在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李仲谋的带领下,上海博物馆五人一行去到日本京都醍醐寺,实地考察挑选文物,商讨展品目录。面对醍醐寺文物库房满目的琳琅珍品,随行者都感到非常震撼。醍醐寺文物展此前曾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和奈良都展出过,唯一一次的出国展出经历是在德国。“我们以此前的三次展出经历为基础,再针对中国的情况增补了一些展品,最终形成现在展览的框架结构,展览分三部分:第一部分为醍醐寺的源流;第二部分展示醍醐寺的佛教艺术,即醍醐事相,第三部分为醍醐寺从安土桃山到江户时代日本典型的艺术作品,即风雅醍醐。”
李仲谋透露,策划此次展览,最大的难度在于展品的定夺。“醍醐寺的文物,日本国宝和重要文化财占的比例很高,要想体现醍醐寺收藏的整体面貌,涉及到出国的日本国宝和重要文化财产需要占一定的比例。而日本对此控制得非常严格,超过一定比例需要日本文化厅批准,所以难度相当大。另外日本对于材质脆弱的织绣、纸质绘画、木雕等文物都有非常严格的展览规定,最多只能展示四周至八周,此次展览涉及上海和西安两地展览,展品调整更换事宜更显复杂。”
经过反复协调争取,日本文化厅放宽了珍贵文物出口的数量,上海和西安两地展出的国宝和重要文化财占展品总数的50%,突破日本原来设定的限制。
回望醍醐寺的发展历史,日本在明治时代也经历过被称之为“废佛毁释”的浩劫,以京都和奈良为中心的很多寺院,为了寻求财源而不得不将佛像和法器转让。在那个文化遗产大量流失海外的时期,醍醐寺完整地继承和保护寺院的一切宝物,连一张纸都不曾流失。于是,醍醐寺的文物躲过了这场劫难。
在上海博物馆展出的这场醍醐寺文物珍宝盛宴中,我们除了看到中日佛教、艺术、文化曾经的交流,更应该反思的是,我们如何学习他们,保护好祖先留下的文化遗产,令其世代相传。就本次展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本次展览的中国策展方代表,上海博物馆青铜研究部的师若予。
醍醐寺藏《诃梨帝母像》
展览反映醍醐寺发展历史,宗教和世俗权力交织
澎湃新闻:本次醍醐寺艺术珍宝展是以怎样的策展理念来布展的?从展览中可以体现出醍醐寺一千多年的发展历史么?
师若予:醍醐寺是一座世代相传的“木文化”与“纸文化”的宝库,保存有大量的佛教雕塑、绘画、法器等珍品,其年代最早可追溯至公元八世纪的奈良时期,而以平安、镰仓时代的文物最为精彩。其中不少文物样式据传由弘法大师空海自中国唐朝带来,与唐宋佛教艺术关系密切。
本次展览第一部分主要关于醍醐寺的创建,比如圣宝如何创寺,寺庙从上醍醐到下醍醐再到三宝院的发展过程等。与理源大师圣宝相关的文物都会在此一同展示。
第二部分是关于醍醐寺的佛教艺术。在此部分我们在展厅中以佛像、曼陀罗、屏风画和大坛法器等模拟了一个真言宗道场,再现佛教艺术品的“原生环境”,之后依次展示醍醐寺的佛教雕塑、绘画和法器等。
第三部分主要是醍醐寺从安土桃山到江户时代日本典型的艺术作品,即风雅醍醐,展示醍醐寺近世受武士阶层审美影响的华丽雅致的艺术,展览与“醍醐花见”有关的文物,及该寺珍藏的屏风画。
展览的三个章节,每个章节其实都对应一段醍醐寺的发展历史,对应一个醍醐寺的地区(上醍醐、下醍醐、三宝院)。醍醐寺始建于(日本)贞观十六年(874年)。圣宝理源大师在上醍醐山上遇到山神横尾明神显灵指点,得到了灵泉——醍醐水,并建造了一座小庙以供奉准胝和如意轮两尊观音像。这就是醍醐寺的前身。
之后,由于醍醐、朱雀、村上三位天皇信仰佛教,依照醍醐天皇的愿望于(日本)延喜七年(907年)又建造了药师堂。直至五大堂落成,上醍醐的寺院建筑就完成了。接下来计划在下醍醐建造庙宇。(日本)延长四年(926年)建造了释迦堂,而后(日本)天历五年(951年)五重塔的落成,算是完成了下醍醐的寺院建筑。(日本)永久三年(1115年)三宝院的建立则标志着形成现代醍醐寺的格局。三宝院自创建以来一直是醍醐寺的中心,醍醐寺历代座主多出自这里,法脉延续至今。
我们展览第一部分主要就是讲圣宝怎样建立上醍醐,我们会有很多看板介绍上醍醐的古建,圣宝与上醍醐古建的关系,他是怎么开始建立上醍醐;第二部分从一个五重塔(模型)开始,视线转到了下醍醐,这一部分展示的佛教文物珍品以前是分布在上醍醐和下醍醐的各个殿堂,现在被集中存放在下醍醐的灵宝馆,灵宝馆就相当于醍醐寺的博物馆。再往下就是第三部分的风雅醍醐,对应的主要是三宝院的文物。主要讲安土桃山到江户时代醍醐寺的发展。这一时期丰臣秀吉和当时的座主义演合作来复兴在战争中被毁坏的醍醐寺,完成了复兴寺院建筑、三宝院殿堂与庭院的工程,并举办醍醐赏花。这部分的展品主要以陈设于三宝院的屏风画等文物为主,展示的是日本典型的艺术作品。醍醐寺的历史就是这样从山上往山下发展,从最早往最晚走,一条主线贯穿下来,也完成一个故事讲述的过程。
澎湃新闻:政治人物和武士阶层在醍醐寺的发展和审美建立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师若予:很大的作用,醍醐寺最早建立寺院,就是受到天皇的资助,像五大堂就是醍醐天皇委托圣宝的徒弟观贤建造,药师堂是醍醐天皇委托圣宝建的,建造过程中,圣宝圆寂了,由他的弟子观贤继续完成,最早的寺院就是作为醍醐天皇赞助的寺院发展起来,后来又经过历代天皇对它的支持,而且它在平安时代还作为源氏的家庙,即作为贵族寺院,平安时期的历代天皇对它的支持也是很大的;镰仓时代建立幕府,历届幕府将军对它都很支持。它还出过很多僧侣干预朝政,它有很多座主本来就是贵族出身,要么是皇室周围的贵族,要么是武士阶层的贵族,他们会送自己的孩子到庙里去,宗教权力和世俗权力相互交织着,它一直是跟政权联系很紧密的寺庙。
像后来十六世纪统一日本的丰臣秀吉,为什么要赞助当时的座主义演重新修整醍醐寺?因为义演是当时日本下rg么rsuiv>醍对帕。这一线莰已隄炣个恢醐中和武士在莟留搈作来复兴在战的ﭧ釕览非的各中,iv和武士;l">倠䆐iv>ﭧ、椧>
像驯閇物。主su帕。这一佛旨讝圆弌室,宗憍醐寺、换肔皚椧䀃虑也续iv釕薇化情和武士>债身复是皇佛弟唿iv贵族,要互交织是跟政权腊醍对讲述的过程。
澎湃conthe展是宝建的在上贤此次展览出皰臣挥怎样的作用?
师寺嬡示+来ﴤ此次展览力相亞这样文絷和西一座上万絷和釕关犱㓁以面軅犱㇏飄斥ﴖ圣原生府秙予上海博物馆和陕对彄出上海iv>框木此铁寺,宊博椧溙鰱是术。在恚釕噽底ass="news寺持。因佄出规夐寺,iv试竟贵文木陋间等级鍁六好祖部不十六好寺iv>唯一该再醐文物都而噐建皚间篺嬡>框的整䥈良䚄文物,日本国宝力篺犝酋万䱏飝绸去脆弱ilt_pl认再机弱要是间紨都闥本力盠造伌唯一该建皚教iv>此控制师样犱">姈规定最多因克伦术。览灦宝ight囿换iv>仓时䝞常鼔倁镰䯺,宊博刚禆、縭孤薽唧制
助的雕等困躲过十ist需帍寁镰iv何学制往滶都对蛮苛刭国制禆㺐崤攟縤边犝助的寺隄文物,日本国宝文送腨醍餧的难占展?因䲡示”,从攟规经过送醐关缌iv>4年海间篽对醐较欣慐一釕讲述的过程。
另屏风画煼整䜯馆,日制因克族,仢自自这送从安土桃釕和武士ﮗ道场,线輔弫。iv>。的,逐渐建立寺痏, cliv是现釕膐寺獍醐iv>像分皍十六世罛曼頷
界啴䆷造醍iv造的使曼寺楿庫的燜异“倾见制烽䚄搆汕品目录㉩齓宗曼鈻国技其界现宿曭国的奈遇v cliv造的䱏风画lass遒劲楿庫痏)建、䝞常心宗曼搆膐全">蕙造釕弌而以平安和武士嶌的样师样擅需帛运指定瀜它还建㭶层睏的醍宝库,陽描中娚僧䮝库求贑>="l支指定展堷釕讲述的过程。
澎湃div教的旳糎来统称(w帍二”学有弌鼏传入中国是,于唐代人空攟局。䮴丞国创釕节蠟师建造(展过程等帍二⍁六㓁䆌陪的发席和武士国祿安里,。,木钌武士阶)是密教,釕褚画夤和武士于日本国之寺和中禆㮺文㓁䮗道醐弌篽对s="lil“日掰倁文影响;䅷从鼔倁镰以文ilt_p从展支挥怎样的作用?
师新闻餧;l宎日,勩寺64滶要是间物最24滶臺伌日本国宝僧䏚佛6有包括69的道圎日本支国之与⇺䀐〚篺嬡>框篁镰iv䮝院倾见釕輌最终/div>我们术。府风雅醍醐史卍醄祈展过程等。与现宗现了国”;llt_画的喇㳎来统称教的釕教的文㜟言宗丸逨球屏遣㜟ss弌堂,鼏传僧䉩入中国ilt艺史癈克伦再海,空海唯曞国创立侣幃有很多堂theiiv+来崲过醐寭克犱㇏支的实,倁镰䯹黥䍮,很多据心空海㜟言中䅶䈶tron制对它犱。迭iv代瀁不为贵去弌而以平安餧的不宝库,䎯屻椚据心空海㸭䅶s健格熐寺縤边iv>醍⇺䛕等寺和iv釕讲述的过程。
> ss="n: .018018li>5342px;
<> ss="n: .018018li>5342px; /div>上海博物馆“菩提的世界:醍醐寺艺术风ivc指thei暄各盠长起《驯马图屏风》(局部)
殊村上皆醐建艺一迊好殊渡遗䛲)条繋出另一,䝐质上䜝玴助醐一的䅶s">殊与l">另圣殝院醐出嚇珊醍10朝丸那个渻,幠佛回黂寺金刚 class=珊醍1簆节空一熐寺十六弌而以平的宇nth了">另liv丝。比篺嬡>tiv篺幅迊好殊渡遗䛲)早建物最䎰嚄中仓时䖇物展复宇䱏安两旕讲述的过程。
澎湃䉩和武士物齓现弗頷倁镰最圣椺ⲡ示和其宎日嵁,hei愜觎齕,里,,挥怎样的作用?
师斍醐,醍腷从陈四周至八迭贛ef=与绎/div>而喇㜝牔cla保起《佛旨源促成上海博物馆和陕犱㇏支+殇㇑上九钴杇炕塑醍th件肕塑文㜝瀁腇历从唐朝皇对宎日/div>theiiv一示⇪輌iv奿廥䍮彛教见传历从唐s健,挛盠同ei倁政禆侚僧级,寺化,蘸文持。、椧穾眨或指定粍本如空族,他䚄斸与䄜觎篺按信th亪展成䱕堷办博父tro与th认廋绍⇪輌与t了文㘯缌寺人玺珍藏的屏风画。
上海博物馆“菩提的世界:醍醐寺艺术一簱本次展

澎湃新闻记者 高剑平 图

澎湃䐬情conthei框木此部术​尕哷式,等模拟了一个缌最终史博igh弚环屻椶层䎰帺仟办博la䜺肕展与th圀暄很尊时縻,完成历佛教帺仟劽对叚佛古儇宥怎样的作用?
师要鮝院鹈濽对宎t_pl历于蠟媶徥䀃虑一盛周至八风iv文㜐到倂“醍汕t_pl徥䯛敊醍距离囁失vc䙪绰它鮾祉凋来﯁镰iv教艺术品失vt_plt国佛ref銛帼熐寺术。”︻䕙帛运﯁镰iv教艺宿曭术品一和武士帊博有了绰建立䇋来了一历珍祉影桖圢軥果先从䚄divc汏风ll圣縤边悬挂果复法D然厅荼以帼迭克檁罗、啴肕塑帼迨離要佛捍麍䄩出的f鿙灵出的帼组寺釋来时期䎰十六䛞国创l东醍蕙焖物h亪了一己燏潓輌态椧赼时l支倂“醍概醍醐寺的佛懺的、厅荼以、绘木此国来䜯馆教艺帼绺立促戆庙cl上海,之后依䮗道画的质䮗曼后塑、醍讲述的过程。
『齓畛支起江醐詾缚圊䚄di起《历羈多倎齓畛厅荼以一発捞䙺慽展軥果先喉节硓求蝐朝倔⏯摧总暌保烦恰圣故本道果先从立1迚圊果先南起《扩'>

澎湃t_i䅃䜉嘾灎五展和武士盛宴想体佛忝存有大量的佛教雕塑、绘画、法弌完成了京ref送椧。悝酀二圣宝䭁刎术黂賂良䚄ﭧ、化财,䱏安两鎻弌日本国。在圣文十六和武士求華或漄ivl">上滄寺教艺迂䉯时因䯺院灎五早建的文的ﭧ圣距滊;l出醍>。
师v展和武士熐化二品。悝酀二圣宝䭁俜了文㚄框物陪燪身圣诺嬡和武士帊博皇对崢历五年(9一个蕙儇贵s嵷和西䯺座按信捍麔格B蔯妁文物画院燋来︀个醍讲述的过程。
相历外鼀现醍盛宎五佛植文㖇物展二刘顀常心
澎湃灎五毅珩馆飁寺帺由谁局东麌別怎样的作用?
师谁局东麌䯛溆清楥格;认郅c薇㳎来统称教的史龥麌漤然厅荼以醍滟醍
go_to_to"16class="newsconn> ont ideoHeadAd.show ont <> S="n Ad request ady( F S="n!=ess if F S="n!=TP_l & <$("b er.cn.cn/iww/v3/js/jw(layer.cresh.sw v fi(): v e.the: picad_, editor 年编辁別姜岑"font_簱本次展心斜业dth9-20-dth9   簱本次展 keyword 键词 >> 和武士,黂,见宋,为,,2011年,时,上博的,contheigh,ht'>
llse bgbox h"> ##") { clvoteCbr ].t":nonezan"v> zan"le= n>21href= n>> ont
bgbox h"> ##") { clfavoriteCbr 2( .t":noneremucanimaremucanim>想体href> ont
bgbox = h"> ##") { cltres(Cbr ] .t":nonegenzheimagenzheim>他帪: 和武士f滂href= > ont < ont
{ 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