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关雎尔”乔欣:没有时间去叛逆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6-05-16 07: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993年的乔欣,演过《琅琊榜》里的南楚郡主,《青丘狐传说》里的阿绣,到演了《欢乐颂》里五美中年龄最小的关雎尔,开始走入观众的视野。
2016年4月11日,上海,乔欣参加《欢乐颂》发布会。东方IC 资料
跟这个姑娘聊天,会发现正午阳光挑演员的眼光相当了得:乔欣本人的气质和成长经历,和关雎尔有颇多相似之处。乔欣跟关雎尔一样行事稳重,待人温和。从小就是乖乖巧巧的好学生,父母对她也放心,让她很小离家去上海求学。“跟银行有信用系统一样,我在父母眼里属于‘信用指数’比较高的,没有透支过,做事情比较靠谱。所以他们放养我。”
有着东北姑娘的高个大长腿,眉眼秀丽,和许多有天分的漂亮小姑娘一样,乔欣小时候就被各种兴趣班的老师鼓励考中戏。家人也觉得,女孩子多受些艺术熏陶挺好。“既然你喜欢文艺,那就去学几年吧,反正不指着你养家。学学话剧、艺术,人生多点东西,没问题。”乔欣这样复述家里人的态度,然后补充了一句:“但他们一开始不赞成我当演员。”
“那你自己呢?想做演员吗?”
“其实我都到中戏快毕业了,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做演员。”
乔欣是当年以中戏专业第一的成绩进学校,喜欢戏剧,却一直没有会成为演员的自觉。后来接了几部戏,又深感拍戏辛苦。“一走几个月,组里谁也不认识,自己生活能力也不强,把自己扔到那儿,我其实很不适应。”到临毕业,外形条件不错的她,有几家公司想签。这时候乔欣还是迷茫着,犹豫不决:“我当时考虑的完全不是人家公司实力怎样,能给我什么戏。我就担心,我别去了拍几天戏就干不下去了,那就把别人公司给坑了。”
很难想象一个中戏学表演的漂亮姑娘对自己会这么不自信,然而乔欣说起学生时代的困惑,非常真诚。考上中戏时,她是班上最小的学生,总是受到大家的照顾,性格温润安静,不会表现。连班主任刘天池都担心她出社会会被欺负,最后干脆把乔欣介绍给认识了十几年的好朋友导演孔笙。孔导觉得小姑娘不错,乔欣接触正午阳光团队,也发现这个团队的工作氛围踏实认真,让她完全没有“出社会”的感觉。
刚签进正午阳光,没有人来要求乔欣,要怎么走红,怎么赚钱。外面有剧本找到乔欣,她去征求侯鸿亮的意见,片酬给到多少多少,有没有接的必要。侯会让她把剧本发给他审一审,然后告诉她:“不要去考虑钱,如果你能学到东西,就去。”
“像是在读研究生,长辈们都教我帮我,很安心。”乔欣这样说。
在拍戏的过程中,她也开始听到一些鼓励,有前辈会夸她“你条件不错”“有潜质”,乔欣听着,迷茫在渐渐消散,一边也暗暗生出渴望:能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变成自己擅长的事情,在自己擅长的事情上做出一点成就,那该多好。
乔欣认真地决定要做一名演员了,而家人的态度,在看到她下定决心时发生了变化。家里人告诉她,既然决定要做,那就要做好。
关雎尔是幸运的,身边围绕着知书达礼的父母,真诚聪慧的朋友们,乔欣无疑也是幸运的,家庭、学校、公司,在她成长中都给予了她一个善意的环境,让她最大程度上保持了温润纯朴的真实面貌。虽然小姑娘尚显稚嫩,还是会在发布会上紧张到死死攥住裙角,但她已经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并将如何为之努力。这样的姑娘在人群中总是温和讨喜,又柔中带刚,而她温和中偶尔流露出一点对小小叛逆的向往,对自己“要有种”的要求,也让人理解之余,不禁莞尔。
“我爸妈教我的是:干什么要成什么,养什么要活什么”。这句话从乔欣嘴里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颇有些铿锵。
《琅琊榜》中的南楚郡主
《青丘狐传说》里的阿绣
【对话】
澎湃新闻:关关在性格迥异的五美中,是性格不那么突出的一个。会不会觉得人物比较平淡不出彩?
乔欣:当时剧本还没出来,我就先看小说,看小说的时候,我没有去考虑这个角色能不能出彩。小说里先有一个人物简介,安迪什么性格,关雎尔什么性格。当时看着这个名字,就觉得关雎尔这个名字很好听,很有诗意。我还看见网友说道:“哎呦什么样的姑娘敢叫关雎尔啊”,哈哈,应该是个特别美好的女孩儿。她的处事风格我也很喜欢,很温暖,我很想走近她。
刚开始拍摄的时候,我也会发现她对事件的反应是最小的,确实不像其他人观点态度比较鲜明。我有试过是不是应该让她出彩一点,表现得多一些,但这种时候孔导就会对我说“这个不是关雎尔会有的状态”。然后我也慢慢发现,当我演得最舒服,最自然的时候,就是最贴近关雎尔的时刻。我也就明白了,有时候不需要刻意去“表现”一个人物,你的表演符合这个人物就是最大的表现,哪怕她平淡不出彩。
乔欣在《欢乐颂》中饰演关雎尔
澎湃新闻:那这么说,你生活中的性格应该和关雎尔有相同之处吧?
乔欣:其实我现在会觉得,表演的时候,我不是在演全然不同的另一个人,而是放大自己身上和人物相似的一个侧面。比如关雎尔,我就会放大自己身上“乖”的那一面。但我身上有没有其他的侧面呢?也有。在别的角色上,大家也能看到我其他面。
澎湃新闻:樊胜美评价关关,“关关这样家庭出身的孩子,行事做人都有章法”,你怎么理解这个评价?
乔欣:可能因为关关父母比较有文化,从小到大也会为她安排一些事情。大家会发现这个孩子特别规矩,因为她从小看家庭里亲人们怎么为人处事,耳濡目染自然就学会了,所以她做事情会比较有分寸。
我自己从小是家里放养长大的,家里人就觉得我比较有分寸感吧。跟银行有信用系统一样,我在父母眼里属于“信用指数”比较高的,没有透支过,做事情比较靠谱。他们相信我能搞定一些事情,就不大约束我。
澎湃新闻:所以成长过程中,没有“叛逆”过?
乔欣:我觉得我心里一直有叛逆的种子,但也许是因为我现在做着我太喜欢的事情了,所以我要压抑住。比如我有时候也会想不工作,出去疯啊,玩啊,背起包去旅行啊。但工作刚上轨道,大家也愿意给我一些好的机会,那为了喜欢的工作,还是没有时间去叛逆。
但以后要是有机会,我还挺想叛逆一下,因为人还是应该敢爱敢恨。尤其我演了关关这个角色之后,我更加觉得,做人不要太拘束,要“有种”一点。我一直说,我是和关关一起长大的,希望到了《欢乐颂》第二部第三部,关关对人对事态度能更鲜明,总之……“有种”一点吧。
澎湃新闻:感觉你身上有很矛盾的地方,一方面乖巧沉稳,一方面你说“有种”这个词的时候,有霸气。
乔欣:我不觉得我乖,我是想叛逆的,但人生中每时每刻好像都觉得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没有时间叛逆。比如上学的时候,我有很想做的事,但觉得必须要好好读书;工作的时候,有好的工作机会,也觉得应该把叛逆放在一边,好好做事。
澎湃新闻:那如果学生时代给你一次叛逆的机会你会干嘛?
乔欣:可能我会多翘点课吧……然后在篮球场上,跟自己喜欢的男孩表个白什么的。
澎湃新闻:这听上去也不算很叛逆。
乔欣:还是不够叛逆啊……真的吗?难道还得打老师什么的?(笑)那肯定不行啊,我做不出有攻击性的事。
叛逆对我来说,大概也就是上学的时候多玩玩。我工作了发现,上学的时候,学了那么多数理化并没有很大用处,现在想想,当时该去翘课,和朋友多溜达溜达。因为现在会觉得,小时候朋友都那么真那么纯粹。而且那时玩什么都高兴,吃个哈根达斯都觉得好厉害,特别容易快乐。反而现在也许见得越多,玩什么都觉得还行。越长大,人就越难被取悦。
当然这些也只是现在想想,回到小时候,哎,我还是会老老实实上课的。
澎湃新闻:前面说想在篮球场跟喜欢的男孩表白,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赵医生那样的?
乔欣:我没有特定的喜欢类型吧,就看感觉。但我一定会喜欢正能量的,很阳光的男孩,感觉跟他在一起,他会带我去看新的世界,这样的男孩儿。
澎湃新闻:那对待感情的态度呢?会像关关那样被动吗?
乔欣:我觉得我会挺怂的,可能是那种平时对着朋友什么都正常,但面对自己喜欢的男生就会怂,感觉自己什么都干不好,瞬间不自信,可能发条微信都要斟酌很久,不大像自己了吧。不过我肯定会比关关“有种”,虽然我不敢去追,但我一定要让对方知道我喜欢他,看看他会不会有行动。
我会一直看他,一直看他,用充满崇拜爱慕的眼神,死盯着他,让他收到我爱他的信号。
澎湃新闻:会刷b站之类的弹幕吗?现在好多网友都很喜欢你,说你是新一代“国民媳妇”?
乔欣:我不敢从头到尾地看,大家好的不好的都说。我觉得我现在内心还不够强大,担心演戏的时候会因此顾虑太多,反而束手束脚。但我的朋友们都会上b站,他们看到关于我的评论,有时候会截屏发给我。现在还好吧,以一个旁观者的心态看个乐呵,夸我的也还是有的,我知道有人说关关是“妈妈指定女朋友”,哈哈。但是“国民媳妇”,感觉还是把我说得有点老。“准媳妇”行,我比较喜欢。
澎湃新闻:事业刚刚起步,现在最希望自己未来取得怎样的进步?
乔欣:当然是希望接触更多好的作品,被大家认可,演技能够得到锻炼。经常有人问,你要做什么样的演员,我的答案是希望做有商业价值的演员。我不希望只被当作“好演员”,然后可能因为知名度不够,选择面窄,而接不到自己喜欢的作品。我希望能磨练演技成为好演员的同时,也能成为有商业价值的演员,这样面对自己喜欢的角色,我能有底气去争取,去说:我想要这个。
责任编辑:徐崚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乔欣

相关推荐

评论(1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