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17岁少年自曝看守所遭性侵:向民警反映被告知很正常

微信公号“前街一号”

2016-05-17 11: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微信公号“前街一号” 5月17日消息,5月15日,未成年人小项(化名)在网上爆料称,自己2015年在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看守所羁押期间,受到了207监室其他在押人员的鸡奸,在一个多月里前后有四五次。期间,他还看到看守所内民警给在押人员外带食物、香烟等乱象。目前,鹿城区公安局已经介入调查。
小项对前街一号记者说,2015年,他在温州市的公益活动中筹集了2万6千元,但是他挪用了全部善款购买了一步苹果手机、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台相机。犯罪后小向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主动去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家属也代为退出全部赃款。小项因此被判了6个月,2015年11月,小项进入温州鹿城区看守所。当时他只有17岁。
小项说,一开始他被关押在2监区的208监室。小项在208监室待了一个月左右,同监室的在押人员李长江告诉207监室的在押人员叶克农说,监室里刚来了一个“新客”,这个“新客”是温州本地人,人长得全身白白净净的人,也长得可爱帅气。要不他和主管民警罗吉宁说说,把这个小孩调换到207监室让叶克农玩玩。叶克农同意后,李长江和罗吉宁商量,但是因为207监室人数已满,小项没能被调过去。不肯罢休的李长江主动和小项找茬,想要和小项打架。在两个的一次争吵中,李长江把一箱银鹭花生牛奶砸向小项,小项躲闪过去以后按了监室的报警对讲机求救。主管民警见状只能将小项换到了207监室。小项没想到,这才是自己噩梦的开始。
到了207监室以后,52岁的叶克农自称是207监室的管理人员。他因为涉嫌吸毒、贩毒被判无期,正在上诉。一开始,叶克农只是碰碰小项的身体和脚,小项并没有在意。大概过了两个星期,叶克农要求小项晚上必须挨着他睡觉。在睡觉时,叶克农的行为越来越过分。叶克农曾经在被子里将小项的内裤强行脱下,小项蹬腿反抗,无奈双脚被叶克农压住。叶克农往往会在凌晨四五点钟开始对小项进行猥亵,在被子内向小项强行“打飞机”,后来直接对他进行鸡奸。这样的事情前后发生了5次左右。小项的脚踝由于长期被按压,造成了瘀伤,至今未痊愈。
小项说,他曾经向主管民警罗吉宁反映过自己的遭遇。但是罗吉宁却告诉他,这在看守所里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在女监室也有这样的情况。因此希望小项不要再反映此事。因为见怪不怪,罗吉宁没有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在 207监室待了一个多月以后,叶克农怀疑小项偷走了自己用塑料黑笔做的烟嘴,因此和小项吵了一架。小项因此被换到了210监室,至此逃脱了被猥亵的日子。 小项说,叶克农之所以有烟嘴,是因为有看守所的民警可以给他从外面带回香烟,有时候还有熟食。如果叶克农提出要求,民警也会把他带出监室抽烟聊天。在看守所内,有数名和叶克农一样享有这样“特权”的人。
2016年3月,在看守所羁押了4个月后,小项进入杭州市少管所继续服刑,于今年5月10日恢复了自由。此后,小项向鹿城区看守所所长袁先生反映了自己的遭遇。袁先生为小项做了调查笔录。
5月15日下午,前街一号记者采访袁先生时,他表示,目前,看守所的上级机关鹿城区公安局已经对此事开始进行调查,看守所作为当事机关,不方便自查,正在等待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
鹿城区公安局表示,确实收到了小项的举报,目前相关部门正在调查,还没有任何调查结论。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17岁少年自曝在看守所遭性侵

继续阅读

评论(27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